可乐小说网 > 她迷人又危险[快穿] > 196.美人计〖03〗

196.美人计〖03〗


  第196章

  倪胭服顺地贴在夷潜的怀里, 低语开口:“阿滟想让主上再教一次。”

  她在夷潜怀里仰起头望着他, 氤氲的水汽打湿了倪胭挽起的乌发, 潋滟秋眸里亦泅着一抹氤氲。如雪似玉的脸颊上挂着水珠儿,水珠儿轻轻滑落,沿着她的玉颈和锁骨,融于沟壑间,隐于药汤里。

  夷潜别开眼。

  轻颤的水面上映出两个人紧密相贴的身影。

  夷潜岔开话题:“进了宫, 不要因为一时冲动给你爹娘报仇, 而害了自己性命。”

  倪胭娇娇地轻笑了一声, 低语轻喃:“主上已经说过了。”

  夷潜便不再言。

  室内的博山炉里飘出淡淡的熏香。夷潜一日不可离了药, 药味过浓, 他便在室内点一些熏香。只是那些熏香仍不能散去药的苦。

  倪胭瞟了一眼, 檀口轻轻吹了口气,博山炉上飘出的袅袅香雾,不动声色地换了个方向。

  “如果连主上都惑不了, 阿滟入了宫也不过是送死罢了。”夷潜锁骨下有一处旧伤留下的疤痕, 倪胭凑过去轻轻地啃舔。

  夷潜略一犹豫,低下头轻轻吻了吻她的头顶,任她胡作非为。

  倪胭用夷潜教的手段,也用不仅是他教的手段来勾出他的情.欲。

  博山炉里飘出来的香更浓了。

  当倪胭跨坐在夷潜腿上时, 夷潜的眼眸瞬间恢复了清明,握住了倪胭的细腰。倪胭妩媚地笑起来, 她捧起夷潜的脸, 俯下身落下细密的吻。

  “我就碰碰, 不让它进来……”

  倪胭的声音低低盘旋在夷潜的耳畔,像是一种蛊惑。整个室内温度在升高,熟悉的药味儿中掺着丝丝缕缕的异香。

  当鲜血融于水中,夷潜迷乱的眼中瞬间一寒,他猛地将身上的倪胭推开。

  倪胭从他的腿上跌落下去,后背靠在浴桶上,激起浴桶中已经凉了的水。

  倪胭望了一眼不远处的博山炉,微微蹙眉。

  夷潜的定力比她想的还要强。

  虽然倪胭掌心里夷潜的星图中早已亮了两颗星,可是这七颗星前三颗星为基础星,到了五颗星才算是爱情。也就是说,前三颗星不过是个印象分。即使是对身边印象不错的朋友之情亦可亮起。而原主和夷潜是这样旖旎亲密的关系,他居然只亮着两颗星,连第三颗星都没亮起,可见其冷情。

  “主上生气了?”

  夷潜脸色有些难看,他疲惫地合上眼,冷漠地开口:“出去。”

  倪胭安静地看了他一眼,扶着浴桶起身。她拿起架子上的衣袍裹在身上,刚要往外走,夷潜又喊住她。

  “阿滟,为师没生你的气,只是气自己罢了。”

  倪胭脚步微顿,继续提步往外走。

  ·

  接下来两日倪胭很少见到夷潜,夷潜似乎在忙。而到了第三日,原本倪胭该出谷的那一日,夷潜却通过身边的侍女送下消息——计划取消。

  虽然没有原主的记忆,但是通过这几日的了解,倪胭也知道夷潜筹备了很久。

  ——“无意间”流落到皇帝手中的女子背景图画,“千方百计”找出来的正面小像,还有被皇帝“顺藤摸瓜”找到的假身份。甚至还有宫中、朝中的眼线。

  换人根本是不可能的。

  夷潜房间的窗户是开着的,他坐在窗前低头一直在写信。在他窗前是一片竹林。倪胭提着裙子,穿过竹林,立在窗外,她弯下腰,胳膊肘搭在窗台,托腮望着夷潜,说:“主上应该相信阿滟的实力,即使不是处子之身,也能勾了狗皇帝的魂儿。”

  夷潜没抬头,继续写信。

  倪胭探手穿过窗户给他研磨,一边研磨一边说:“主上,你不要生气了。主上秀色可餐,阿滟一时没忍住……”

  夷潜这才抬眼看她,倪胭挑起眼尾对他笑,大大方方地迎上他的审视。

  “我看你就是想给我出难题!”

  “咚咚咚——”有人叩门。

  夷潜说了一声“进”,木门被推开,一个中年男子走进房中。中年男子张望了一眼,见夷潜坐在窗前,又多看了倪胭一眼。

  男子瞧上去四十多年,着实有些丑。而且小斗眼转来转去,给人一种色眯眯的印象。

  夷潜凉凉的目光扫过倪胭,直接将窗户关上。

  接下来的几日,夷潜几乎没有出过房间,那个中年男子倒是每日都会去见夷潜,他一早来,暮色四合才会离去。

  倪胭从谷中其他人口中打探出那个中年男子姓秦,潜光谷里的尊称他一声秦神医。

  “阿滟姐姐,我怎么觉得秦神医看你的眼神色眯眯的。”杏儿和倪胭一起坐在秋千上,往嘴里塞着果子。

  “有吗?”倪胭随口问。

  她见过太多男人色眯眯的眼神,早就不当回事。

  “嗯!”杏儿认真点头,“那老东西色胆包天,可以前也不敢这么光明正大地打量你呀。咦?阿滟姐姐,是不是你惹了主上生气让老东西知道了呀?”

  倪胭眯起眼睛望着远处弯腰立在夷潜门前叩门的秦神医。看来以前的原主身份还挺高,别人会顾虑着。不过这种顾虑,想来是看在原主在夷潜面前受宠的份上。

  “阿滟姐姐?”杏儿塞了倪胭一手小果子,“阿滟姐姐,我可真羡慕你。”

  倪胭吃了一口果子,漫不经心地问:“羡慕我什么?”

  “谷里的人都怕主上,可是主上对你最好!”

  倪胭笑笑,带着点试探地问:“有吗?”

  “嗯嗯,当然!哎呀,年年姐又要来找你吵架了……”杏儿压低了声音,悄悄扯了一下倪胭的袖子,“阿滟姐姐,我胆子小先走了!”

  杏儿从秋千上跳下来,笑嘻嘻地对罗年年点头打了个招呼,一溜烟小跑着离开。

  倪胭任由罗年年走到身前,她也没看罗年年一眼。她望着远处小径经过的三五个人,圆儿面无表情地走在最后面。自从上次夷潜让圆儿知道了什么是人彘,圆儿再也没有笑过,整个人变化了不少。

  罗年年哪里受得了倪胭这样不可一世的态度,她冷哼一声,笑道:“阿滟,你知不知道你永远这么狂妄的样子特别让人讨厌!”

  哦?原主也是狂妄人设?这倒是蛮对倪胭的胃口。

  “你有什么事。”倪胭凉凉地瞥着罗年年。

  罗年年生气地说:“你老实说,是不是你不愿意入宫才求主上取消了计划!你知不知道为了这个计划,我们足足准备了三年!甚至有人付出了生命!”

  倪胭又咬了一口果子。

  罗年年更是气愤。

  “别以为你能骗得过别人就能骗过我,我算是把你看透了!你故意跟主上献上美人计,让主上重视你,格外栽培你,你好接近主上,腻在他身边,现在又反悔!”

  等等……

  倪胭蹙眉。

  这一出美人计是原主主动向夷潜提出的?

  倪胭恍然。

  原来是她先入为主猜错了剧情。

  她原以为这是亡国皇子为了复国不择手段的故事,没想到竟是一场复仇者联盟,而夷潜不过是这场复仇的领头人罢了,山谷中人人都在时刻准备着复仇,当然也包括原主。

  倪胭又想起夷潜曾嘱咐她入宫后不要急着给父母报仇……

  所以,其实是原主打算雄赳赳气昂昂地入宫复仇?

  一个主动提出美人计,又让夷潜教她房中术的女人,她对夷潜的感情到底是哪一种?有没有感情?忍辱负重爱而不得?同盟者?又或者相互利用?

  倪胭忽然发现自己分析不出来。

  “阿滟姐!”一个夷潜身边的侍女疾步赶过来,“主上让你沐浴之后去他房中。”

  侍女说完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罗年年更是因为这句话联想到某些事情,顿时脸色大变,指着倪胭气冲冲地说:“我就知道你勾引主上!你再蓄意勾引主上,我绝对饶不了你!”

  倪胭这才看向罗年年,她轻晃秋千靠近罗年年,俯下身来拍了拍罗年年的脸,懒洋洋地说:“别整天咋咋呼呼的,知道自己没那个本事,就别丢人现眼。”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她迷人又危险[快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