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她迷人又危险[快穿] > 209.美人计〖16〗

209.美人计〖16〗


  第209章

  “你听说了没有?现在前朝好多人上奏劝阻陛下修建行宫。听说林大人和赵大人长跪不起, 可是陛下根本不理会,别说是听谏, 现在根本不打算回京。”春来顿了顿,“陛下对咱们主子可真好……”

  她说到最后声音逐渐低下去,眉头微微皱起, 陷入沉思。她没有读过什么书, 懂的道理也不多,可是也隐约感觉出来陛下如今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一旁的秋往性子更沉稳些,平时也没有春来话多。她听了春来的话, 只是点了点头,沉默着想着什么。

  过了半晌, 春来又一次开口:“秋往,我前几天去集市采买的时候听到了一些说法。他们说咱们主子是惑君的红颜祸水,如果陛下再不将主子打入冷宫,胥国就要、就要……”

  接下来的话实在不能随便开口乱说,春来住了口。

  秋往想了想,才说:“陛下命人挖沟渠, 引水道, 在中秋的时候让清荷开满整座城。”

  “距离中秋也没多久了, 又是劳民伤财吧?”

  秋往抿了下唇, 没回答这个事儿, 反而说起:“安林那边的粮草也不知道够不够。不说了, 我抱茶进去了。”

  春来望着秋往离开的背影, 这才想起来秋往的哥哥正在安林一代从戎。

  ·

  不管战事如何, 行宫之中永远歌舞升平。

  倪胭从鹿乳中出浴,由侍女服侍穿上衣裳。她斜坐在美人榻上,挑着手指任由侍女给她的指甲染上丹蔻。

  “赵将军还在外面等着?”倪胭懒洋洋地问。

  “是。赵将军说您要是一直不见他,他就一直等在外面。”

  倪胭轻笑了一声,无所谓地说:“那就让他等着吧。”

  这些臣子劝不了胥青烨,将主意打到倪胭身上,一个个纷纷要做说客,打算让倪胭劝胥青烨。

  开玩笑。

  她拿的就是祸国殃民剧本。劝胥青烨当个好皇帝?荒唐。

  也就是因为如今倪胭住在行宫,才让这些臣子有机会求见。不过胥青烨得知这些臣子来烦倪胭,他自然是大怒,下令不得圣旨任何人不得进入行宫,更是责罚了赵将军。

  ——真是坐实了昏君的名号。

  臣子们劝不动胥青烨,见不得倪胭,最后将所有希望放在了扶阙的身上。

  “国师,如今边塞战事吃紧,陛下仍要坚持大肆修建行宫可怎么好!”

  “国师大人,都说美人误国。陛下如今是沉迷美色完全不理朝政了啊!太平盛世便也罢了,可如今敌军都要快打进来了,陛下还是这样!这……”

  “国师大人,您可得劝劝陛下啊!”

  扶阙将这些大臣送走,沉默地给窗台上的几盆花浇水。最终他叹了口气,走出房间,将倪胭的补药煎好,亲自送去给倪胭。

  他赶去倪胭那里时,倪胭正坐在莲花池旁的藤椅里,腿上抱着一只雪白的猫儿,逗着玩。

  “又劳烦国师大人亲自给我送药了。”倪胭亲了亲小猫儿的脑袋,弯腰把它放在地上,然后接过扶阙递过来的汤药,捏着汤匙轻轻搅动,小口小口喝起药来。

  扶阙立在一旁瞧着倪胭优雅喝药的模样,开口说:“这是药,不苦吗?”

  “不呀。”倪胭眼尾轻挑,抬眸望向扶阙,意味深长地说:“甜得很。”

  对上倪胭的流转的眸光,扶阙没有躲闪。他正视倪胭,说道:“收手吧。不要再造成另外一场悲剧了。”

  “国师大人的话,阿滟听不懂。”倪胭脸上挂着浅浅的笑,继续一小口一小口吃着汤碗里的药,不知道的,瞧她动作神情,还以为她在品尝佳肴。

  “你听得懂。”扶阙长叹了一声,“夷潜是个可怜人。如果你与他真的是旧相识,应该帮他从过去的偏执里走出来,而不是做他的刀。”

  倪胭装傻充愣,眨着眼睛茫然地望向扶阙,问:“旧相识是什么意思?我和国师大人算不算旧相识呢?”

  她吃吃地笑,半憨半娇。

  “阿滟。”扶阙加重了语气,“战争不是儿戏,黎明百姓的生死也不是复仇的筹码!”

  倪胭用指腹抹去粘在娇嫩唇上的一点药汁,似笑非笑地望向扶阙,笑道:“国师大人果真忧国忧民,有一颗慈悲心。”

  扶阙是极为少见的肃然,义正言辞:“阿滟,我不想对你出手。可若你真的助纣为虐……”

  倪胭微微眯起眼,将食指抵在唇前。

  “嘘,陛下要过来了。”倪胭卖乖一样眨了一下眼,声音低软下去,“国师大人虽狠得下心对阿滟出手,可阿滟不想国师大人出事呀。”

  远处的脚步声打断了扶阙还想要继续说的话。

  胥青烨过来了。

  倪胭起身相迎,在胥青烨还没有走近的时候,她忽然压低了声音去问扶阙:“国师真的狠得下心对阿滟出手呀?”

  扶阙对上她这双流光浮动的眼眸,一时无言。

  胥青烨走近。

  倪胭转过头,亲昵地迈出两步迎上胥青烨,挽起他的手臂,温声细语:“陛下今日过来得好早。”

  胥青烨上下打量了一遍扶阙,慢悠悠地开口:“远远瞧着,还以为又是哪位不长眼的臣子过来烦你,没想到是国师啊。”

  胥青烨语气莫名。

  倪胭掩唇而笑,靠在胥青烨的臂弯里,语气娇软:“那些臣子的确讨厌,幸好都被陛下赶走了,没人再来烦阿滟了。国师大人是来送药的。喏,刚刚喝了小半碗,还有半碗呢。”

  胥青烨顺着倪胭的视线瞟了一眼石桌上的药碗,眼中阴翳稍消,开口说:“怎么不喝完?”

  “这不起身迎接陛下嘛。”倪胭仰着头望向胥青烨,含情脉脉,语气撒娇。

  胥青烨望着倪胭的眼中便只剩下了宠溺。他亲自端起汤碗,喂药给倪胭吃。

  扶阙收回视线,静默地立在一旁。

  ·

  中秋这一日,胥青烨举行了盛大的庆典。

  行宫所在的栾城经过几个月的改建,由一座普通的城镇变成了一座水上城。

  拱桥林立,清溪缓缓。

  引来数以万计的清荷,铺满水面。接天莲叶间,一朵朵怒放的红莲绽放。即使已经过了红莲怒放最好的季节。

  胥青烨带着倪胭泛舟,轻舟经过之地,两岸烟火繁华。

  倪胭靠在胥青烨的怀里,望着满天的烟火,笑着问:“陛下为什么要引这么多红莲?”

  胥青烨垂首,将下巴搭在倪胭的肩上,三千雪发垂下来,随着清风轻轻吹动。

  “同舟共饮,也算陪你看过了三千繁华。”

  胥青烨手臂慢慢收紧,用心感受怀里的温柔和温度。

  倪胭展颜,她侧转过身,端起一旁桌上的两盏酒樽,将其中一盏递给胥青烨。胥青烨接过来,深深望着倪胭,将樽中酒一饮而尽。

  “陛下!不要放弃安林啊!我的老伴和三个儿子都在那里啊!”一个老妇人忽然从岸边窜出来,跪在岸边朝着倪胭和胥青烨所在的轻舟大声哭诉。

  侍卫吓了一跳,急忙抓起老妇人手臂,将她拉走,免得惊扰圣驾。

  倪胭微微侧过脸,去看胥青烨的神情。胥青烨面无表情,像是完全没注意到刚刚岸边的小插曲。

  就在倪胭打算收回视线的前一刻,胥青烨看向倪胭古怪地笑了一下,说:“我早已料到今日。”

  “什么今日?”倪胭追问。

  胥青烨眯起眼睛,盯着倪胭。他像是在看倪胭,又像是透过倪胭去看另外一个人。

  他慢慢抬手轻抚倪胭的脸颊,缓声道:“因果循环,人总要为他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倪胭感觉得到胥青烨最近情绪有些低,又因为如今的一头白发,更显沧桑。再不复倪胭初见他时唇红齿白的清秀模样。

  倪胭犹豫了一下,然后握住胥青烨的手腕,望着他的眼睛,问:“陛下说的可是灭族策?”

  胥青烨没有回答。

  倪胭便也不再问,慢慢握紧胥青烨的手,靠在他怀里。

  轻舟划过,涟漪轻漾的水面上,映出两个人相偎的身影。

  这一夜,烟火点亮了栾城,婉如白昼。

  轻舟停下时,已到了胥青烨为倪胭修建的新行宫。

  胥青烨揉着倪胭的头,向她指向前方,说:“看,像不像。”

  那是一对相互依偎的雕像,雕的正是倪胭和胥青烨。巧的是,雕像中的两个人姿势和倪胭与胥青烨现在一模一样。

  “像。真的好像!”倪胭离开胥青烨的怀抱,提裙小跑,跑到雕像面前,新奇地摸了摸雕像。

  胥青烨跟上来,宠溺地望着倪胭。

  他想给她一切,哪怕付出任何代价。

  时辰已到了下半夜,胥青烨亲自将倪胭送回寝屋。两个人站在寝屋门前,倪胭拉着胥青烨的手撒娇:“陛下不宿在这里吗?”

  胥青烨俯下身来轻轻吻了吻倪胭的额头,温声说:“会吵到你。”

  倪胭心神一动。难道胥青烨知道自己有睡梦中说呓语的习惯,怕吵到她,所以才从来不在她房中留宿?

  倪胭踮起脚尖,轻吻胥青烨的唇角,软绵绵地开口:“那陛下早些歇着。”

  “你也是。”胥青烨仔细为倪胭整理着衣襟,“过了中秋天气转寒,我瞧着你穿得有些少。该加衣了。”

  倪胭乖巧地一一应下,转身回房的时候忽看见屋中一道阴影一闪而过。

  倪胭微怔之后,眼眸中闪过一丝狡猾。

  她转身,喊住胥青烨:“陛下!”

  “怎么了?”

  倪胭拉住他的手,蹙着眉撒娇:“新搬来的行宫,陛下不陪阿滟进去瞧瞧吗?”

  胥青烨笑着推开门,陪倪胭走进去,一边走一边说:“不是提前问过你怎么布置?都是和你以前的布置一模一样……”

  胥青烨的话还没有说完,倪胭已经勾住他的脖子,用自己香软的唇将他的话堵了回去。

  寝屋内没有点起灯柱,一片灰暗,只有从窗纸透进来些微星月的光芒。

  淡淡的香气萦绕,胥青烨有一瞬间的懵怔。紧接着,便彻底在倪胭的温柔中丢盔弃甲。他用力抱着倪胭,专注而深情地回应着。恨不得将这一生所有的温柔都给她。

  倪胭脚步微错,带着胥青烨换了个方向。她睁开眼睛,越过胥青烨,望向阴影里的夷潜。

  她的眼尾挑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而后重新合上眼,就当没有看见夷潜一样,继续和胥青烨相吻。

  呼吸逐渐加重,倪胭推开胥青烨。她向后退了一步,脸色绯红地望向胥青烨,娇喘地说:“时辰好晚了,陛下该回去休息了。”

  胥青烨向倪胭迈出一步,捧起她的脸,细细端详,恨不得将她的眉眼刻在心里、刻在魂魄里。他温柔地吻了吻倪胭的眼睛,说:“早些睡。”

  “知道啦。”倪胭娇羞地将胥青烨推出门。

  她刚将房门关上,夷潜的脸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面前,倪胭愣了一下,转瞬妩媚笑起:“主上,你可算来见阿滟啦。”

  夷潜忽然擒住倪胭的手腕,将她拉到身前。倪胭身形一个踉跄,半跪在夷潜面前。

  夷潜用力握紧倪胭的手腕,死死逼视着她。

  倪胭这才看清夷潜的眼睛,他的眼睛里猩红一片,是极少见到的盛怒,和竭尽全力的克制。

  想必,同处一间屋中,眼睁睁看着胥青烨和倪胭拥吻,他要用尽力气才能克制住自己不对胥青烨出手。

  “看来阿滟的日子过得极好。”夷潜咬牙切齿。

  倪胭笑着说:“天下皆知陛下沉迷美色,我就是想要天上的星星陛下也会给我,这日子能不好吗?”

  夷潜松了手,反而掐住倪胭的脖子,眼中的盛怒肆意:“陛下?为师的好阿滟叫得可真亲切!莫不是这几个月的相处,就让你对这狗皇帝动了真感情吧?”

  倪胭以一种不太舒服地姿势跪在夷潜面前,她甚至被夷潜掐住了脖子。她不大高兴地皱起眉,抱怨:“主上问什么,阿滟答什么。陛下对阿滟好是事实。”

  “你!”

  倪胭挑衅似地望向夷潜,心里却在叫嚣着:快快快,快来跟我强取豪夺啊!快点在爱的小互动里亮起第七颗星啊!

  夷潜却在忽然之间颓然松了手。眼中所有的仇恨和怒火都跟着消失。

  倪胭在心里暗道一声:坏了!玩过头了!

  夷潜的声音冷下去,又变成以前那个他。

  “你派人送消息给为师要见为师所谓何事?难道就为了让为师见你和狗皇帝卿卿我我?”

  倪胭垂下眼睛,伏在夷潜的膝上,眼角的泪逐渐染湿夷潜的长衫。

  “前些日子,阿滟差点死掉了。”

  夷潜垂眸看向倪胭,长久的沉默后,低沉开口:“为师知道。”

  倪胭慢慢攥紧夷潜的衣襟,声音里带着些哽咽:“阿滟不怕死,可是怕不能死在主上的身边。”

  她缓慢地抬起头,目光寸移,用盈满泪水的眼睛望向夷潜。

  “是。我刚刚知道主上在这里,故意和狗皇帝亲热。我想气你,我想知道你会不会生气,我想知道你是不是像之前说的那样不在乎。”

  将落不落的泪珠儿终于滚落,楚楚可怜。

  夷潜抬手,用指腹抹去倪胭的眼泪。他把倪胭拉起来,倪胭就势坐在他腿上,像曾经那样窝在他怀里,将脸埋在他胸口,小声地哭。

  夷潜搭在轮椅扶手上的手微微发颤,他极力克制,才终于平复情绪,轻轻拍着倪胭的背哄着她:“不哭了。”

  倪胭将沾满泪水的脸使劲儿在夷潜的衣襟上蹭了蹭。

  “阿滟,再给为师一点时间。”夷潜低下头轻吻倪胭的头顶,眼泪滴落在她的发间。

  倪胭凑过去,轻吻夷潜的脖子,轻吻中带着浅浅的啃咬。

  夷潜闭了下眼睛,再睁开后,直接将倪胭扔到床上。他擒住倪胭的双手,捂住倪胭的嘴,用力地占用和索取。

  宣誓主权,又或者吸取力量。

  倪胭望着架子床床顶晃动的水红色轻纱,妩媚的笑容里带着些得逞的味道。

  鲜血的味道流出,夷潜的动作不由停下。他不可思议地望向雪白床榻上蜿蜒的一大片红色,整个人陷入一种极大的震惊中。

  倪胭用脚勾住夷潜的脖子,含笑问:“主上还要再给我补一次吗?”

  此时的倪胭风情万种,脸上染着几分醉人的绯红,和刚刚那个伤心落泪的她简直判若两人。

  夷潜盯着倪胭半晌,俯下身来,有些疲惫地压在她身上。

  倪胭抱住他的腰,手指在他的腰侧轻轻画着圈圈。

  半晌,夷潜埋在倪胭颈间闷声开口:“阿滟,有时候你让为师觉得可怕。”

  倪胭没心没肺地笑笑,说:“美人有毒,我本来就是危险的。”

  她又像个小孩子一样去挠夷潜的痒痒,见夷潜一点都不痒,她又凑到他耳边哈气,娇里媚气问:“所以,主上还要不要给我补一次啦?”

  夷潜目光复杂地望向倪胭,问:“是很舒服吗?”

  倪胭舔了舔嘴角,眼中光明正大的流露出兴趣。

  夷潜拖长了腔调,呵笑了一声,说:“原来我的阿滟好这一口。”

  他抬起倪胭的腿,将手探入。

  屋外忽然响起了脚步声。

  夷潜的动作停下,倪胭也收了脸上嬉笑的表情。四目相对,像是考验着两个人之间的默契。

  ·

  胥青烨睡不着。

  回到他自己的寝殿后,他躺在床榻上辗转反侧,口齿间、鼻息间,都是倪胭的味道。

  望着床头梨木桌上的烛台摇曳的烛光,胥青烨有些犹豫和迷茫。倪胭进宫几个月,全天下都知道他沉迷美色,他和倪胭行动举止间也总是十分亲密的。

  可是他几乎没有宿在倪胭房中,更没有真正碰过她。

  理由?

  如今边疆战事,胥国国势危危,他早有所料。

  胥青烨八岁登基,如今过去十七年。在倪胭入宫之前,他后宫之中三千佳丽美人如云。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他没有任何子嗣。只因为,那些服侍过他的女人全服了避孕的汤药。

  他做的事情他认,那些报应就让他一人承担,不想连累后代,所以他不想要后代。

  灭族策让胥青烨注定名流千古,纵使是骂名。

  他何尝不知世间对与错,他何尝不知因果轮回。只是有些事情,明知道是错的,他也要去做。

  他冷血无情,不想连累后代,又何尝想连累这一生对他最重要的阿滟?

  他极尽所能的宠她,又谴责自己的宠爱让她背负骂名。

  他知道扶阙对倪胭有情,可是他在带着倪胭来行宫时,为了倪胭的身体必须带一个太医随行,他选了扶阙。

  就算他不喜扶阙此人,他也能跳出个人的喜好公正地去评价扶阙这个人。

  若他死了,或许扶阙可以好好待他的阿滟。

  这样一闪而过的念头让他决定带着扶阙一同来行宫,然而平日里,他又控制不知道自己的怒火,随时都想杀了扶阙这个敢觊觎阿滟的人!

  若他注定要为当年的事付出代价早早死去,又何必动了她的身子?

  想要,不敢要。

  矛盾、挣扎、犹豫和茫然。这样的情绪每一日每一夜地折磨着胥青烨。

  然而所有的情绪仿佛在今夜和倪胭的亲吻中到了一种不可控的局面。

  胥青烨本来就不是一个能够很好克制自己的人。

  最终,胥青烨还是在挣扎过后起身,打算去见见倪胭。即使这样晚的时辰,她已经睡着了。他什么也不做,他只想去看看她。

  ·

  胥青烨独自一人走到倪胭寝殿门外时,听见屋内一阵异响。

  胥青烨顿时脸色大变,推门而入。

  迎接他的,是一地凌乱的衣裙。水红色的轻纱衣料堆在地面上。正是倪胭今日穿的那一身。晚上分别前,他还曾劝过她天气转寒,让她多穿一些。

  胥青烨望着满地凌乱的衣衫,逐步走向床榻。

  倪胭趴在床上,脸色绯红。被子斜着盖在她身上,露出大片雪色香背。

  寝殿内飘着男女欢好过后暧昧旖旎的气息。

  胥青烨立在床前,一动不动。

  倪胭抬眼望向胥青烨,轻轻笑了一下。

  胥青烨无法描述倪胭的这个轻飘飘的笑容。是承认吗?还是其他?

  凉凉的风从大开的窗户吹进来。胥青烨抬头望向大开的窗户,想来他刚刚听见的声音正是有人从窗户翻出去的声音。

  胥青烨走到窗前,望向窗户外面。窗户外面对着一片假山,在黑夜里,假山黑压压的一大片阴影。

  胥青烨抬手拾起窗棱上的一小块衣摆,看上去像偷香之人离开时慌乱中被窗棱刮下来的。

  胥青烨将布料摊开在掌中,雪色的衣摆里绣着八卦的暗纹。

  倪胭也看见了胥青烨见到的衣料。她眯起眼睛,用不属于人类的视力去看,便也看清了衣料上的八卦暗纹。

  倪胭不由愣了一下。

  不过转瞬之间,倪胭又了然。

  这样的确也符合夷潜一贯的行事作风。

  倪胭几不可见地笑笑。看来,夷潜是真的打算收网了。

  “阿滟,你不打算解释些什么吗?”胥青烨站在窗前,任由窗外的风吹拂三千雪发。他凝望着倪胭,许久之后终于开口。

  倪胭却只是望着胥青烨,笑而不语。

  胥青烨闭上眼睛,握紧手中的衣襟。

  ·

  今日突然从人群中跑出来,跪在岸边对着胥青烨哭诉的老妇人后来被侍卫拉开时,拉扯间,摔了一跤。侍卫虽也并非是对她动粗,可她到底是个老人,摔了这一跤还是让她这一生老骨头有些吃不消。

  扶阙亲自打听了她的住处,去给她看了看身上的伤,又留了些药材和钱财,才踩着夜色往回走。

  他刚回到住处,便看见一大堆侍卫守在他房前。

  “这是有何事?”扶阙诧异地问。

  当首的侍卫拔刀,肃然道:“国师大人,得罪了。我们也是奉命行事,押解去见陛下。”

  扶阙皱眉。

  扶阙不想难为这些侍卫,也不多问,颔首,道:“带路吧。”

  去见胥青烨的路上,扶阙随手在地上捡起了几颗小石子儿,随意算了一卦。当他看见卦象的时候,不由整个人愣住。

  扶阙望向前方豪华气派的行宫,眉头越皱越紧。倪胭的眉眼和夷潜的身影浮现在他的眼前,

  几番挣扎之后,扶阙长叹了一声,终于有了决断。

  ·

  “国师深更半夜去了哪里?”胥青烨站在高台上,手中捏着那块绣着八卦暗纹的衣料把玩细看着。

  扶阙看了一眼胥青烨手中的布料,联想刚刚算出来的卦象,他已经将事情猜到了个大概。

  事已至此,倒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胥青烨挥了挥手,将大殿内的所有人屏退,他走到扶阙面前,脸色阴沉:“国师不想为自己解释些什么吗?比如别人陷害?”

  不等扶阙开口,胥青烨阴森冷笑。

  “国师擅卜卦之术,不若给自己占卜一卦。看看今日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

  扶阙忽然云淡风轻地笑了。

  他习惯性地随手理了一下衣袖,伏地跪拜,诚恳道:“是臣见色起意,强迫了她。”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她迷人又危险[快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