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她迷人又危险[快穿] > 217 娘珍珠娘〖中〗

217 娘珍珠娘〖中〗


  第217章

  白石头站在七星阵阵眼之上。七星阵盛大的光芒以他为中心聚拢。金色的光芒逐渐变得发白, 白到刺眼。

  他站在光影里,含笑望着不远处的倪胭。

  这是一眼望尽几万年的牵绊。

  白石头知道, 此次一别便是永别。

  他孤魂寄于人界太久, 又为这阵法,消磨了他自己的魂力。他在不久之后将会魂飞魄散。

  白石头本可以在倪胭身处任务世界中时开启阵法离开,可他还是想等她回来见上一面, 亲口将一切真相告诉她。即使得到她的恨。

  她有权利知道一切真相。

  可白石头太了解倪胭的性子了,她这么骄傲的人怎么会允许别人欺瞒利用她这么久。

  所以,他算好了时辰。在她发病的十五之夜离开。

  也就只有每月的这一夜,她才无暇顾及其他。

  七星阵之上光影浮动,白石头的身影逐渐变得透明。

  几步之遥,倪胭望着白石头,忽然笑了,媚可入骨, 又带着她天生的骄傲。白石头猜她应当是生气、恼怒,却见她笑了起来, 不由诧异。可是他来不及深究。

  倪胭双唇开合,似乎在说着什么, 白石头皱了眉。他已打破时空之界,听不清倪胭的话了,也逐渐看不清她的眉眼。

  他的目光凝在她身上,可终究眼前一片白色, 彻底看不到她了。白石头陷入七星阵的虚无之中, 时间倒转, 缓缓回到过去。

  房间中的光芒黯淡下去,白石头亦随着光影不见了踪影。

  倪胭脸上的笑容很快消失,因为她的眼睛逐渐爬满蛊虫之毒。她身形轻晃,探手压在桌角撑着身子。

  倪胭长长轻叹一声,指尖儿抚过自己的眼睛。

  “两万年了,我用了这么多个身体,最后还是觉得自己的身体最好……”

  是时候拿回她自己的身体了。

  即使饱受蛊虫折磨。

  倪胭的身体无力的滑落,跌在地毯之上。珍珠娘的魂魄冷漠地立了一旁。脱了这具身体,魂魄形态的她眼中的蛊虫更为可怖。

  “站住!什么人胆敢闯入龙宫!”

  “让开。”

  珍珠娘的魂魄裹着一件宽松的白色袍子,雪色长发随着海水温柔地轻浮。一张三界倾城容,偏偏冷意入骨。爬满蛊虫的眼,犹如炼狱恶魔。

  她踩着海水而来,天现异象,海水倒流。

  海中妖卒妖魂皆震,踉跄后退。

  “是、是珍珠娘回来了……”妖卒结结巴巴后退,望着倪胭的眼中满是惊惧。

  珍珠娘两万年前一件件一桩桩事迹浮现眼前,妖卒退了又退,再不敢上前。

  珍珠娘这次回来可不是为了打架的。无视所有海底妖卒,她径直走向魇蛊塔。

  她的三魂七魄在雀跃,每一魂每一魄都在想念着她的身体。

  走进珍珠殿堂般的大殿,无数夜明珠散发着柔和的光。

  珍珠娘目光温柔地望向蚌壳中自己沉睡的肉身。

  这种温柔的目光,她也只会给自己。

  她的肉身穿着蚌妖族的盛装,美艳不可方物,偏偏被粗重的玄铁链锁在蚌壳中。

  在看见玄铁链时,珍珠娘的眉心才略拢起。

  下一瞬,玄铁链发出碰撞之音。沉睡的肉身发出痛苦的哀嚎,没有魂魄的肉身本能地想要抬手抓烂自己的眼睛,然而手腕被玄铁链锁住,双手碰不到眼睛。

  珍珠娘朝着自己的肉身缓步走去,踏上一层又一层的琉璃玉阶,最后立在肉身之旁。

  并非有人故意锁着她的肉身,只是当每月十五发病之时,倘若魂身分离,便将那种痛楚分散了些。

  可是现在,倪胭想拿回自己的身体了。

  青涯赶来时,见到的便是珍珠娘身上的宽袍滑落,半透明的魂魄融入蚌壳中的肉身。

  魂身归一的那一刻,倪胭凄厉的喊叫声震开。

  “阿厌!”青涯的声音带着颤音。

  她还是选择魂身合一了。这代表着双倍的痛楚。

  青涯立在原地似乎犹豫了一瞬,而后不管不顾地朝珍珠娘奔去。这一刻,纠结了两万年的底线和犹豫全部不再存在。再也没有她的一分重要。

  青涯守在珍珠娘身旁,小心翼翼地握紧她的手,任由自己的手背倪胭抓伤。

  往昔总总云烟拂过。

  即使过去了两万年,他永远忘不了初见时她的回眸。

  一切命中皆有定数。

  青涯忽然释然地笑了。

  他抬手,一道锋利的灵力之刃出现。

  正在闭关修炼的椒图也得到了消息,顾不得其他,匆匆赶来。他慌慌张张踢开沉重的殿门。

  “阿厌!爹爹的宝贝儿呦!你——”

  椒图的声音戛然而止。

  半晌,才从嗓子里挤出一声干涩的:“青涯,你……”

  “今生注定不能乱了纲常,连相见、陪伴都是错的。只好将我的眼睛给她,也算陪了她生生世世。”青涯微笑着,鲜血从他的眼角滴落。

  “你……孽,都是我造的孽啊!”椒图长叹一声,没了平日里的疯疯癫癫,瞬间苍老了许多。

  一儿一女,皆是他的劫数。

  青涯慢慢转头,面对着珍珠娘的方向。珍珠娘安静沉睡着,再不似曾经月中十五时的折磨。他抬手,想再抚过她的面容,却克制地收了手。

  若说遗憾,便是再也见不到她的眉眼轮廓。

  不过也无妨,她的一颦一笑早已刻在他心里。

  珍珠娘坐在海水中的秋千里,轻轻摇晃。望着远处的珊瑚丛,微微出神。

  许久之后,晃动的秋千停下来。

  珍珠娘抬手抚过自己的眼角,神色莫测。

  她醒来之后便没有再见到过青涯。椒图告诉她是随便抓了个人挖了眼睛,寻了神医换给了她。

  珍珠娘笑笑。

  若是随便抓一个人抢了眼睛来用就能解去蛊毒,她又何必受蛊毒折磨这么多年。

  只有龙裔之血才能做到。

  她知道,这是青涯的眼睛。

  心口有些闷。

  难过?倒也没有。若是没有剜了心之前倒是可能,现在的她已经不知道什么是难过了。

  椒图像演马戏一样逗着珍珠娘开心,直到珍珠娘终于笑了,他才停下来擦了擦额上的汗。

  “爹给你建的宫殿很快就要完成了,只剩最后的一点点!到时候啊,回家来住!”

  珍珠娘似笑非笑,问他:“何必呢?我不曾被你养在膝下,也不曾尽过孝,对你也不好,更是害过你。何必要我这个女儿呢?”

  椒图闷声走到珍珠娘身后推动秋千,秋千上上下下晃动了几个来回之后,他才闷声说:“反正你是我闺女,我是你老子!罩着你天经地义!”

  珍珠娘一阵大笑。

  她从秋千上跳下来,没大没小地拍了拍椒图的头,说:“我要回去了。还有些事情没有办完。”

  椒图立刻皱起眉,不假思索地开口:“不行!”

  而后又软了语气:“家里不好吗?别再去外面晃了。”

  珍珠娘含笑望着他,没说话。

  不过是呼吸间的时间,椒图却觉得好像父女两个已经僵持了很久。他不得不再次妥协:“那事情办完了一定得回来!”

  “啊……看心情喽。”珍珠娘眉眼含笑,口气随意。

  椒图最喜欢看见她笑,可是此时望着她的眼睛,不由又想起了青涯,又是一阵心疼。

  心疼只能收起来。

  要不然还能怎么办呢?

  珍珠娘忽然拍了拍椒图的脸,说:“能不能把胡子给刮了?还有啊……”

  珍珠娘又拍了拍他的肚子,说:“这也发福得太严重了吧?你瞧瞧你六哥,孙子的孙子都一堆了,如今还是风流倜傥。你就不能拾弄一下自己?”

  椒图一拍肚子,佯装生气地说:“你等着哈,等你回家了准能见到一个道貌岸然的爹!”

  珍珠娘吃吃地笑了起来。

  椒图也意识到了自己好像用错了词语。

  远处,青涯隐在暗处,听着父女两人比起以前和睦了不知多少倍的谈话。他的嘴角不由攀上一抹笑意。

  双目之上所覆白布在海水中轻晃。

  珍珠娘回了倪胭这一世的家。

  她寻了一支长烟枪,倚靠在床头,品一口香,吐一口云烟。

  白石头从阵法中出来时,失魂落魄地跌坐在地。

  “又失败了吗?”珍珠娘好笑地瞧着他。

  白石头抬头,望向倚靠床头姿态妩媚慵懒的珍珠娘。珍珠娘早已魂身合一,如今用的是她自己的身体。

  白石头望着她,没吭声。

  珍珠娘娇娇地笑了起来,上身轻探,将长烟枪中的燃过的烟灰轻轻磕出。

  哒哒哒。

  她转眸,望向白石头,带着似愚弄的目光。

  “我真喜欢瞧着你如今失败了的模样。”

  白石头苦笑。

  是,他失败了。

  他已经利用七星阵回到过去两次。

  第一次,他找到刚被擒住的夷潜,将他救下,又悉心照顾他,与他成为挚友。祈求将他从年少时掰正。然而即使他们称兄道弟多年,最后夷潜还是反了。

  他不杀扶阙,不会抹去扶阙救助之恩。然而灭族策之仇不可不报。

  第二次,扶阙狠了心肠,直接将尚未羽翼丰满的夷潜杀了。比起三千万无辜身死的百姓,他宁愿自己的双手沾满鲜血,死后入地狱。

  可是即使他杀了夷潜,又一次的灭族策还是发生了。夷国遗民中仍旧出了一号“英雄”,打着复国的旗号,斩杀三千万胥国无辜百姓。

  珍珠娘继续挖苦他:“花费了两万年研究撕破时空的七星阵,即使回到了过去也不从改变历史。是不是很憋屈呀?”

  白石头终于抬眼看向珍珠娘,欲言又止。

  “这就生气了?”珍珠娘幸灾乐祸地抽一口烟,故意将烟雾吐了他一脸,“让你算计我,活该!”

  “活该”两个字被她咬得很重,隐隐带着点解恨的意味。

  她甚至剐了白石头一眼,带着欢愉式的恼怒。

  即使是幸灾乐祸的模样,每一个眼神带着浑然天成的媚,勾人魂魄。

  白石头沉闷的心情忽然释然了许多,他低声笑了出来,无奈摇头,带着点苦涩。

  “也罢。”他说,“是我能力不够,已经尽了力。没什么遗憾的了。”

  他虽然说着没什么遗憾了,向来沉静干净的漆眸中仍旧染上了几分黯然。

  珍珠娘托腮想了想,用手中的长烟枪敲了敲白石头的膝盖,慢悠悠地说:“是你告诉我世间之事皆有因果。灭族策便是因。你回去的时间点太晚,没有解决‘因’,后来‘因’通往‘果’的路上,即使你再努力修正,也阻不断‘果’的发生。”

  白石头有些惊讶地看向珍珠娘,倒是有些意外她会说这番话,更意外她还记得他曾对她说过的话。

  白石头敛了眉,怅然道:“我知道。可我只能借助这七星阵回到过去的我人生中的某一刻。灭族策发生的那年,我年纪尚幼。”

  珍珠娘愣了一下,这才隐约想起来,灭族策发生那一年,胥青烨似乎也才七八岁。而扶阙比胥青烨还要少个一两岁。

  珍珠娘勾唇浅笑,仍旧用一种阴阳怪气的语气挖苦白石头:“呦,堂堂国师大人居然也怕自己太年幼而不能改变历史呐。我还以为你本事大着冽,天不怕地不怕哩。”

  她故意将长烟枪里的烟灰磕到白石头雪色的长袍上气他,又“啧啧”两声。

  白石头盯着珍珠娘看了半晌,才无语开口:“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还有如此小家子气的时候。”

  “哦?”珍珠娘挑眉,眼中挖苦不见,只剩锋芒,“所以你是希望我把你剥皮抽筋以解欺诈之恨、愚弄之仇?”

  白石头语气淡淡:“随你。”

  珍珠娘若有所思地细细打量了白石头两遍,而后重新懒懒散散地倚靠在床头,抽一口烟,慢悠悠地说:“你回不到你未出生之前,我却可以。要我帮忙吗?”

  白石头惊愕地抬眼看向珍珠娘。

  静了一瞬,他才开口:“不,七星阵光芒已逝。不管是你,还是我,都不能再回到过去。”

  他转眼看向桌子上的白玉石。经过这么多个任务世界,白玉石也彻底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出现一道道裂纹,曾经的温润光芒已经不见。

  珍珠娘嗤笑了一声,带着点嘲意的看向白石头,道:“你一个区区凡人都可以摆阵撕裂时空回到过去。当真以为三界之内只有你有法子回到过去?”

  白石头猛地站起来,灰白死气的眸中瞬间生机复苏。

  珍珠娘涂着鲜红指甲的一双小脚儿交叠着轻晃,抬眸望他,媚声开口:“求我啊。”

  白石头不假思索:“求你。”

  珍珠娘盯着白石头的眼睛,轻哼了一声:“一点都没诚意。哎呦喂,这脚好酸,也不知道有没有懂事儿的过来帮我揉揉。”

  白石头根本没有任何犹豫,朝珍珠娘走去。

  珍珠娘皱了眉,在白石头握住她脚腕的前一刻收了脚,坐起来理了理身上的真丝睡衣,恹恹道:“真没劲。”

  她没个认真的样子,白石头却十分认真。哪怕知道珍珠娘很可能只是随口说说,可只要有一线生机,他便不愿意放弃。

  珍珠娘好笑地瞧着他紧张的模样,说:“这么快就信了我?就没想过我可能是故意逗你玩儿?”

  “你不会。”

  “这么确定?”

  白石头微笑着俯下身来,逼近珍珠娘的眼睛:“即使三界都传言你媚行三界,无法无天,不是善类。可我知道你心里仍旧有善。你会帮我的。”

  珍珠娘有些恍惚。

  “善?”她吃吃地笑,“我活了这么久,还是头次有人把这个词塞在我身上。”

  白石头蹲下来,与倚靠在床头的珍珠娘平视。

  他望着她,也在等着她。

  过了一会儿,珍珠娘才恹恹皱了眉,随意说:“也成吧。不过等我回来了,你可得用狗叫来谢我。会狗叫吗?要不要现在学一个逗我开心呐?”

  珍珠娘恶狠狠地捏起白石头的下巴。

  白石头的眸中的柔光渐次温暖。

  见他如此从容,丝毫无恼意,珍珠娘顿觉无趣,嫌恶地把他推开,没好气地说:“别用这种眼神看我,还是冷着脸好看点。”

  白石头问:“还有谁能帮你回到过去?”

  珍珠娘怔了怔,眸光随意置于一处,有些失神。

  半晌,她才有些怅然地缓缓开口:“三界六道唯一的神。”

  白石头皱眉,隐约想起曾经查到的关于珍珠娘的资料。他问:“给你十万年修行的那个人?”

  珍珠娘笑了笑,语气轻缓随意:“三界中称神者不少,能称为上神的,便只有他一个。”

  奈何一别,竟然已有两万年不曾再见他。

  白石头偏过头看向倪胭的侧脸,总觉得她的神色有些奇怪。他忍不住问:“可有危险?”

  珍珠娘古怪地翘起嘴角,嗔了白石头一眼,指尖儿点了点白石头的额头,含娇带媚:“你想什么呢?九天之上可是三界中最安全的地方。”

  珍珠娘起身,白石头也跟着起身。

  珍珠娘回头瞧他,笑问:“你这虚幻漂浮的魂魄之身当真能去九天之上那般纯阳之地?”

  白石头微怔,慢慢将散了又凝,凝了又散的左手藏入宽袖中。

  珍珠娘慵懒倚靠一侧的高桌,媚声细语:“怎么?你这孤魂要撑不下去了吗?”

  她指了指自己的嘴角,说:“来亲亲我呀,我的身上可处处都是充盈灵力,可凝你的魂魄。”

  白石头立在原地没动,望着珍珠娘也没说话。

  “唔,一来一回这么久,我的国师大人难道不想活着看见历史改变,救下无辜百姓的一幕了?”珍珠娘循序渐进,连哄带骗。

  白石头似乎细微地轻叹了一声,挪到珍珠娘面前,低下头来,将唇贴在她的嘴角。

  珍珠娘的嘴角慢慢滑动,勾勒出美艳至极的风韵。

  白石头一动不动立在那里,贴在珍珠娘嘴角的唇没有离开。片刻之后,白石头喉间细微的滚动了一下,双唇轻挪,覆于珍珠娘唇上,温柔轻蹭。他轻轻将倪胭的唇瓣吮于口中,尝她的香甜湿糯。

  垂在身侧的手略微挣扎,搭在珍珠娘的细腰上。

  唇下,是令他心善的温柔。

  珍珠娘忽然抬手将白石头猛地推开。

  白石头踉跄向后退了一步,逐渐收回心神。

  “我让你亲亲我的嘴角,是不是亲多啦?”珍珠娘眨了下眼,用指腹抹去白石头唇上沾着的湿润。

  她望着白石头,潋滟眸光里媚意流转,将指腹上的沾到的津液舔入口中。

  白石头喉间再次上下滚动了一瞬,那双情不自禁萦绕旖色的眸子逐渐冷静下来,又恢复成他一贯的云淡风轻、从容不迫。

  珍珠娘转身离开,却在刚迈出一步的时候回头望向白石头,说:“我在任务世界最后的那段时间里掌心里的星图不见了。所以……最后你的第七颗星到底有没有亮起来呀?”

  白石头的眸光有一瞬间的躲闪,他轻咳了一声,一本正经地道:“路上小心,保护好自己。”

  珍珠娘吃吃地笑,没心没肺地说:“放心,没把你气死之前我都会好好的。”

  珍珠娘的身体逐渐变透明,而后消失。

  房间里只剩下白石头一人。

  许久之后,白石头才抬起手,轻轻压了压自己的唇。

  珍珠娘无论用了什么人或妖的肉身,即使原本的身体不算倾国倾城,只要她的魂魄进入,总能将那个身体带出一股浑然天成的媚。若原身本来就面容姣好,更是美得惊人。

  可如今她的魂魄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便只能用完美来形容。

  白石头不由想起曾经查到的资料里所提到的——媚行三界。

  珍珠娘站在九天玄境之上,望着一望无际的云雾,不由失神。

  她也没有想到两万年前离开之后,自己竟然真的再也没有回来过。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的目光逐渐柔和下来,嘴角情不自禁勾勒了几许柔情的笑意。

  不仅是因为九天之上的人,也因为这里曾是她长大的地方。

  九天玄镜周围布满灵力屏障,阻外人闯入。然而珍珠娘直接走进屏障中,毫不避讳。

  这些屏障,本来就是两万年前她布下的。

  即使失去了完整的记忆,轻易穿过这些屏障几乎已经是这个身体的本能。

  九天之上安安静静的,几万年几十万年,都只有上神一人尔。

  珍珠娘直接去了九重宫,踩着玉阶,提步而上,朝着高处的九重镜而去。她立在高处,回望下方,这三千界便被她踩在脚下。

  她将手搭在九重镜上,九重镜发出一阵低鸣声,身为灵器本能地抵抗。然而下一瞬,像是感觉到了珍珠娘的气息,九重镜的低鸣声消散,散发出柔和的光芒。

  遥远的神殿里,上神合着的眼睛徐徐睁开,望了一眼桌上的贝壳风铃。

  “终于肯回来了吗?”

  清寂的神殿内,无人作答。

  灭族策是因,想要阻止第二次的灭族策发生,当然要阻止第一次的灭族策。

  珍珠娘想了想,若她想阻止灭族策,于当年穿过去恐怕来不及。便提前了三年。

  瞬息之后,珍珠娘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胥国皇宫中。

  一排宫女悄然从一侧走过,珍珠娘隐在暗处,手指临空点动,下一瞬,她身上的衣裳也变成了胥国皇宫中宫女的服装。

  方便行事。

  珍珠娘先悄悄去查探了一下如今在位的老皇帝。

  老皇帝老态龙钟,年纪着实不小了,人瞧着也有些糊涂,离退位也不远。

  珍珠娘想得很简单。

  她只要阻止老皇帝立胥青烨为太子,事情自然会发生改变,灭族策亦无法发生。

  若她记得没错,曾经听说胥国原本的太子并不是胥青烨,而是皇后所出的三皇子。只是先太子天生体弱,十几岁的时候没挨过一场风寒,就那么去了。

  而后宫中皇子进入夺权争位之中,暗潮涌动,血雨腥风。

  珍珠娘暂时以宫女的身份隐于宫中,暗暗观察宫中的几位皇子。

  说来奇怪,她竟是没见到胥青烨。

  珍珠娘暗中打听了一下,再加上她后来自己了解到的事情。终于将事情大致捋清。

  胥青烨的生母位份不高,生下他没多久就难产去了。如今的他由宫中其他妃嫔代为抚养。如今抚养他的妃嫔乃他生母生前交好的妃子。他不过五岁的年纪,年纪也小,又无家族支撑,完全远离了太子之位的纷争中。

  如今的他平日里极少出现在人前,所以也不怎么惹人注意。

  珍珠娘细细回忆了一下,隐约想起来曾听夷潜说过,胥青烨的几个皇兄为了太子之位自相残杀,最后陛下大怒。几个皇子或死于手足之手,或被陛下发落。

  所以到了最后,宫中没有参与到争位纷争的胥青烨反倒被送上了太子之位。

  为了打听如今宫中的消息,珍珠娘假扮了大半日的宫女,和其他宫女一起在鸾凤宫中打扫。

  打扫这事儿,实非珍珠娘所愿。

  没多久,她便趁着夜色偷偷溜了出来。

  她立在檐下望了一眼天际的弦月,懒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收转翻转间,一个白色的细口小药瓶出现在她手中,只要她将这药兑入太子的吃食中,自然可以改变他的体质,让他的身体恢复到于常人无异。

  往东宫去的路上,珍珠娘经过一座瞧上去并不算多气派的宫殿。和她今日打听消息的后宫嫔妃住处想比,的确是磕碜了些。

  不过,珍珠娘还是停下了脚步。

  她忽然想起来,胥青烨在这里为她修建的荷花池,还有那些他拉着她到荷花池旁为她洗脚的时光。

  还有,他滚落至她脚边的人头。

  她曾听胥青烨说过这里原本就有一座荷花池,只是后来荒弃,隔了几年之后才被胥青烨重新修建。

  “小青烨小时候住在这里不成?”

  珍珠娘收敛了气息,悄声潜入院中。当她看见庭院中的荷花池时不由微微惊讶。

  她知道这里的荷花池曾被胥青烨下令反复修葺,却没有想到不管修葺了多少次,这里都还是和原本的模样没什么区别。简直一模一样。

  珍珠娘望向房间的方向,锁了眉,略犹豫。

  要不要顺路瞧瞧小时候的小青烨?

  说起来,她随意做了个小小的手脚,就使得胥青烨丢了日后的皇位。虽说这样对他未必不好,却也未必就是好。

  罢了。去见了他又能怎么样。

  是她害了他的性命。还是不要与他有所瓜葛了罢。

  珍珠娘转身打算离开,隐隐听见小孩子的哭声。那哭声极为压抑,像是蒙住了头,又极度的克制忍耐。

  若不是珍珠娘非凡人,定然是听不到的。

  似想到了什么,珍珠娘循声走了过去,一路悄声走进偏殿,偏殿壁画后藏着一处暗室。

  小孩子的哭声正是从暗室里传出来的。不仅有小孩子的哭声,还有女人恶狠狠的声音。

  珍珠娘动用灵力,轻易穿过暗室的门,出现在暗室的阴影中。

  然后,她一眼便看见了胥青烨。

  即使只是五岁的小青烨,珍珠娘还是一眼便把她认出来了。

  小小的他被绑在椅子上,两个宫女站在他的两侧钳制着他,还有一个宫女用一方厚厚的帕子捂住了他的嘴。

  原来那种压抑的哭声竟是因为这种原因。

  一个穿着华服的美艳女人拉住胥青烨的小手,笑着将针一根根刺入胥青烨的小小的指甲里。

  五岁小孩子的手又小又嫩,此时食指插着细针,指腹发白,痉挛颤抖。

  “呀!”美艳女人尖叫了一声,原来竟是她不小心将银针扎了自己的手。

  “陈妃娘娘!”宫女急忙小跑着过来,握住陈妃的手,给她擦去指上沁出的血珠儿。

  “滚开!”陈妃一巴掌朝宫女的脸上扇过去,小宫女身子一栽歪,朝一侧跌倒。

  陈妃捏住胥青烨肉嘟嘟的脸,眯起眼睛:“说,你不是你这个小王八蛋在心里咒我?呵,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个小王八蛋和你那个该死的娘一样,都是一肚子坏水的狗东西!”

  陈妃捏着胥青烨的肩膀将他从椅子里拎起来,扔到地上。指甲里的银针碰到地面,又往指甲深处刺入。

  胥青烨全身痉挛,凄厉地喊叫出来。

  那般凄厉痛苦的喊叫完全不像一个五岁的孩子。

  “还愣着干什么!把不赶快把这个小王八蛋的嘴巴堵上!”

  宫女急忙提裙跑来,两个宫女仍旧抓着胥青烨不停发抖的双肩,另一个宫女慌慌张张地去堵胥青烨的嘴,却一个不察,被胥青烨狠狠咬了一口。宫女吃痛,“哎呦”了一声,慌忙松了手。

  原本打算去堵胥青烨嘴巴的帕子落了地。

  胥青烨小小的身体拼命挣扎,恶狠狠地瞪着陈妃:“死。你去死!我要杀了你!”

  “哈哈哈哈……”陈妃愉快地笑了起来。

  笑声阴森森的。

  她笑够了,用一种像看垃圾废物的眼神看着胥青烨,怜悯开口:“孩子,你的野心和你娘那贱人一样不小啊。杀了我?你娘也说过。可还不是死在了我的手上?”

  她抬起手,认真欣赏着自己鲜红的指甲,神态悠闲极了。

  “你娘这个可笑的女人不仅死在我的手里,还死得很快活呢。你知道什么是奸.杀吗?哈哈哈,你还小,你不懂。长大了就懂了哦。然后呀,她死了之后被做成了人彘,被我当成靶子玩了好久呢。人彘也不懂吗?没事没事……等你长大了也会懂的哦。”陈妃蹲下来嘲讽地拍了拍胥青烨的脸,“不仅她死了,她的儿子还被我养在膝下,要喊我娘呢。哈哈哈哈哈……瞧你气成这个小模样,可真是可爱极了哦。”

  珍珠娘危险地眯起眼睛。

  陈妃,是夷国人。为了两国交好,联姻时,嫁到胥国的夷国郡主。

  珍珠娘望向五岁的胥青烨,眉头紧皱。难道就是因为这个陈妃的缘故恨了夷国人?非要杀掉世上所有的夷国人?

  陈妃原以为胥青烨会哭嚎,却不想紧紧抿着唇,只用一双孩子干净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

  这样的目光不奇怪,这样的场景下的这种目光莫名让陈妃心里慌了那么一瞬,觉得有些瘆人。

  陈妃向后退了两步,厌恶地说:“好了,把他收拾一下,送回他的房间去。”

  “是。”偏殿内的几个宫女一起领令。

  陈妃冷着脸转身走出偏殿,并没有看见用了隐身术的珍珠娘。

  珍珠娘一直立在远处,看着那几个宫女将胥青烨指甲里的细针拔出,而后随意敷衍似地上了点药。一个婆子进来将胥青烨抱了起来,一路疾步,将他送回了自己的房间。

  宫中皇子众多,恐怕连皇帝都忘了胥青烨的存在。

  胥青烨的生母生前又和陈妃极为亲密,当初陈妃哭着求陛下将胥青烨交给她抚养,宫中人人道她心善。

  如今宫中虽然还有皇后,可是皇后早已过了花甲之年,整日吃斋念佛,宫中之事几乎全部都交给陈妃打理。

  即使胥青烨是皇子又怎样?

  在皇宫中遭受如此虐待竟然无人可知。

  珍珠娘偏过头望向抄手游廊中,陈妃逐渐远去的背影,仔细回忆了一下陈妃的下场。

  珍珠娘居然是没什么印象。

  是了,她本来便一直都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从未真的去了解过胥青烨的生活。

  珍珠娘跟着抱着胥青烨的婆子去了胥青烨的住处,眼睁睁看着那婆子将胥青烨扔到床榻上之后,翻了个白眼,转身往外走。

  那婆子离开之后,整个屋子里竟然没有一个宫人前来伺候。

  胥青烨几乎一动不动地在床上躺了很久,偶尔手脚抽搐一下。烛台上的蜡烛几乎燃尽时,胥青烨才从几乎和他差不多高的床榻上起身,一瘸一拐地走到窗前的洗手盆前。

  他踮着脚将红肿的双手放进凉水中,止痛。

  珍珠娘立在他背后,慢慢皱起了眉。

  原以为他日后不称帝仍可做个逍遥王爷,然而如今看来,这孩子若未在八岁时登基,还不知道能活到几岁。

  珍珠娘有些无奈,如果不是她多此一举地撞见了这一幕,现在兴许已经离开了。

  如今既然已经知道了……

  也罢,说不定她有能力从胥青烨小时候将她掰正呢?

  珍珠娘笑了笑,散去隐身术。

  胥青烨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冰水中红肿的双手,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敏感地觉察到了什么。

  他警惕地回过头,看见珍珠娘,上下将珍珠娘打量了两遍,冷静地问:“你是哪里的宫女来我这里做什么?”

  珍珠娘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宫女装,而后望向胥青烨缓缓摇头:“不,我不是哪里的宫女,而是天上的神女。”

  她抬手,指了指头顶。

  胥青烨的眼神没什么变化,仍旧用一种警惕防备的眼神看向珍珠娘。显然是对她说的话不相信的。

  珍珠娘在说出自己是天上的神女时,她自己也愣了一下。

  胥青烨一生都在寻找幼时见到的神女,并且把她当成神女。这真的只是巧合吗?

  珍珠娘挽起嘴角。

  也罢,没那么重要了。

  是就是罢。

  她垂在身侧的双手微微抬起,悠闲缓慢地转了个一个圈儿。

  身上的宫女装褪去,变成水色的轻纱裙。就连她的面容都被她用了阿滟的模样。

  “瞧呀,我可会法术呢。现在信了吗?”珍珠娘放柔了声音,用一种哄小孩子的语气哄着胥青烨。

  胥青烨的眼中浮现茫然和惊愕。

  许久之后,他咽了口唾沫,将放在冷水中止痛的手拿出来,试探着说:“你是神女会法术?如果你能让我的手不疼了,我就信你!”

  珍珠娘笑出声来,好笑地望着胥青烨:“真是……人虽小,脑子转得却不慢啊……”

  珍珠娘走到胥青烨面前,在他小小的身子前蹲下来,捧起他的一双小手,在他的十根细弱的指尖儿上吹了吹。

  暖暖的,香香的。

  胥青烨抬起自己的双手,不可思议地瞪圆了眼睛瞧着自己的指尖。居然真的不疼了!

  “你、你!”胥青烨睁着一双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瞪着珍珠娘。

  这个模样的他,才真真像了五岁的孩童。

  “我、我!”珍珠娘学着他的模样,大惊小怪。

  胥青烨拧了眉,稍微冷静了些。甚至因为珍珠娘学他失态的样子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珍珠娘抬手去揉了揉他的头的时候,胥青烨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

  条件反射一般。

  珍珠娘不由想到刚刚亲眼所见的那一幕。

  她亲眼见到陈妃将细针刺入胥青烨的指甲已经如此残忍,在她没看见的以前,也不知道胥青烨遭了多少虐待。

  似乎,胥青烨自一出生就被陈妃抱走养在身边。

  珍珠娘温柔地笑着,将胥青烨小小的身子抱紧怀里,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安抚他。

  “小青烨,不怕了,不怕了……”

  胥青烨小小的身子僵在那里。他硬着脖子,十分硬气地说:“我才不怕!”

  珍珠娘笑了,松开怀里的胥青烨,望着他的眼睛,点了点他的笔尖儿,说:“对呢,我的小青烨天不怕地不怕,可厉害了呢!”

  她说了什么,胥青烨没怎么在意。他只注意到她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被她抱在怀里的感觉真温暖。

  原来被人抱着是这样的感觉。

  他曾经远远看见皇兄被他的母妃抱在怀里哄着的模样。那时他懵懂地站在远处瞧着。陈妃在前面喊他,他急忙收回视线不敢多看,小跑着跟上陈妃。

  他自出生,就从来没有被人抱过。

  珍珠娘留在这个世界近一年,每一次陪着胥青烨。她施了法术,整个皇宫中只有胥青烨一个人能看见她。

  她也对胥青烨使了法术,屏蔽了他的痛觉。面对陈妃的毒打,他再也感觉不到疼痛。

  当然,他特别会演戏。在陈妃面前的时候,他还和以前发抖、呜咽。只是呜咽间歇,他会抬起头来,在别人都没注意的时候,对不远处的珍珠娘翘起嘴角。

  这个时候珍珠娘会朝他竖起拇指来,用口型无声夸他演技真好。

  胥青烨曾问珍珠娘为何不直接杀掉陈妃。

  珍珠娘把他抱在膝上,说:“我当然可以轻易帮你杀了她。可是我不会这样帮你。自己的仇自己报,等我的小青烨变得更强大,自然就能亲手报仇。给你自己报仇,也给你母妃报仇。”

  “那怎么才能变得强大?”胥青烨急忙追问。

  珍珠娘晃了晃手里的书。

  胥青烨顿时垮了脸。

  也只有在珍珠娘面前的时候,胥青烨才会露出小孩子的神情来。偏偏有时候又强撑着装出成熟的样子来,频频惹得珍珠娘一阵欢愉的轻笑。

  见自己的小伎俩被珍珠娘识破,胥青烨会红了耳朵尖儿,也会因为见到珍珠娘的笑脸而傻傻地笑起来。

  这一年,珍珠娘教胥青烨识字读书,教他兵法、阵法,教他为君之道,教他光明磊落,善恶分明。直到最后珍珠娘用暗示的口吻去询问胥青烨除了陈妃,可还恨陈妃的母族。

  胥青烨诧异地眨了眨干净的眼睛,问:“心思歹毒害我的人是陈妃,我为什么要恨她的族人?”

  珍珠娘终于放下心来。

  安静的月夜,珍珠娘和胥青烨挨着坐在荷花池旁,就着放在一侧的宫灯,珍珠娘温声念书给胥青烨听。

  念着念着,珍珠娘打了个哈欠。

  胥青烨偏过头来,仰起脸望向珍珠娘,说:“我回去一趟!”

  “去做什么?”珍珠娘放下手里的书册,诧异问道。

  胥青烨没回答,爬起来一路小跑着往回去。

  珍珠娘笑笑,也没怎么在意。她望着眼前的荷花池,回忆起那些胥青烨长大后拉着她来到这里,为她洗脚,为她画了一幅又一幅画的日子。

  珍珠娘也说不清楚,她在胥青烨小时候停留了这么久,是不是也怀了几分愧意。

  愧意?

  珍珠娘怅然地摇摇头,她没有心,怎么会有愧意这种东西?

  大抵,是她闲的吧。

  胥青烨跑回寝殿之后抱了一件薄毯回来。刚入秋,夜里已经有些冷了。他瞧着珍珠娘双足垂于荷花池中,怕她冷。

  他小跑着回来,远远望着珍珠娘坐在荷花池旁的背影,不由停下了脚步。他长久地望着珍珠娘的背影,干净的眼睛里盛放着他小小年纪中所有的光芒。

  当珍珠娘试探胥青烨问他会不会恨陈妃族人,得到否定答案时,珍珠娘便放了心,她已经成功把这个日后的小魔头暴君养成知善恶的好孩子了。觉得也是时候离开这个世界了。

  嗯,毕竟那个世界里,她还等着一块气死人的石头“汪”给她听呢……

  是时候回去了。

  偏巧这个时候,宫中诸位皇子的争权如火如荼。陈妃自然全力支持自己的儿子,恨不得杀光宫中所有其他皇子。

  即使是毫无威胁的胥青烨。

  当陈妃的毒酒送来,珍珠娘拦下胥青烨饮酒,告诉他酒中有毒,又告诉她到了她该走的时候。

  “傻孩子,我可是天上的神女,不能在一个世界停留太久,是该回去啦。”

  胥青烨紧抿着唇,安安静静地站在珍珠娘身侧。

  珍珠娘原以为胥青烨会像很多小孩子那样哭鼻子,却没有想到他这么平静。

  珍珠娘揉了揉他的头,将他小小的身子抱在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慰着轻哄:“小青烨要好好长大,日后做个好皇帝才成。”

  许久之后,胥青烨才张了张嘴,闷声问:“你真的要走了?”

  “是的,真的要走了。”珍珠娘端起陈妃送来的毒酒轻晃,小口抿了一口,“这毒酒的颜色瞧着不错,竟还有淡淡的香气,惹的我想尝尝看。”

  胥青烨扁了下嘴,闷声问:“真的不回来了?”

  珍珠娘想起他日后的模样来,笑了笑,说:“谁知道呢,也许二十年后会回来瞧瞧。”

  胥青烨盯着珍珠娘,没说话。

  珍珠娘便回了主世界中。她从九重镜中走出来,周围一片雪白。和她来时一样。

  她轻松愉悦地离开这里,踩着一朵朵白云离开九天玄境。却在临走前,回头望了一眼神殿的方向。

  其实他应该知道她回来过。

  这样挺好的,他不来见她,她也不去见他。

  这是他们两万年的默契了。

  珍珠娘没心没肺地笑笑,转身离开九重天。

  神殿内,上神坐在玉案之后,望着长案上流动的光影,光影之中是珍珠娘逐渐走远的背影。

  一晃,两万年。

  他还记得领她回来的情景,懵懂无知,连路都不会走,只能拉着他的衣角亦步亦趋的她。

  “白石头,是不是该用你的汪汪汪来谢我?”

  珍珠娘回来之后,立刻笑着去逗白石头。

  白石头低着头望着桌子上的白玉石。那白玉石早就布满了裂纹。如今上面的光幕也十分黯淡。光幕上的画面,几乎是破碎的。

  珍珠娘好奇地走向白石头的身边,笑着问:“你在瞧什么呢?喂,可不能耍赖皮哦。”

  “不,你也没有改变历史。”白石头轻声说。

  “什么?这怎么可能,我明明改变了小青烨……”珍珠娘望着破碎白玉石中的画面,接下来的话便没有说出口了。

  白玉石之上浮现的画面正是珍珠娘离开之后。

  珍珠娘离开的时候,胥青烨明明十分冷静的模样,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掉。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她迷人又危险[快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