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 第六十八章 斩我!!!(2/2)

第六十八章 斩我!!!(2/2)


  /

  重新化作白衣黑发模样的道人恣意潇洒,身法更是高妙,每一步都跨越漫长距离,在这赵离都不知道是星海哪一处方位上游荡,外道似乎是个话痨,不断尝试和赵离交谈,打算从心境上打击赵离,打出缝隙,以便趁虚而入。

  但是赵离死死防守住,刑房死守,不留半分缝隙。

  寂灭之意随时缠绕身周。

  既斩外魔,也斩自身心魔杂念,无欲则刚,生生和外道僵持着,数日过去,硬是没有暴露出丝毫的问题,黑发道人在虚空中晃悠着,远处星海宁静,星辰在其中起伏,但是没有任何一缕星光能够落在他身上。

  外道笑眯眯道自言自语:

  “天尊大人,要不要再聊一会儿?”

  “天尊大人?你说,苍天之主现在在做什么?”

  “天尊大人,你开开口如何?我给你钱。”

  现在仍旧还能够控制三成左右元神的赵离就跟坐了闭口禅的老和尚一样,任由外道如何撩拨开口,都一句话不说,只是在心中闪过一丝丝的念头,一是欲要维持住目前的状态,等待东皇太一的救援。

  第二,则是绝不可以让外道接触白色空间。

  这两道念头只是瞬间就被克制住。

  仍旧是古井无波的心湖。

  外道似乎有些烦恼,叹息一声,然后伸手入怀,取出一物,道人沉凝的元神中终于闪过了一丝丝涟漪,那手掌当中是一枚断裂的白色玉簪,古朴而秀丽,赵离元神当中闪过一丝极端的怒意。

  外道微微笑道:

  “果然,这对于天尊而言,是极为重要之物。”

  然后手掌微微用力。

  那来自于元凰的玉簪直接被捏碎,化作齑粉,随风散入海中。

  道人元神瞬间剧烈波动,一股前所未有的愤怒之意在心底炸开,让他一瞬间生出了狠狠地以自身掌控元神和外道那一部分碰撞的欲望,元神震荡虚空,发出低喝:“你!”

  外道负手而立,微笑道:“啊呀,不好意思,手滑了些。”

  赵离几乎是咬牙切齿,费尽全力,才勉强遏制住了愤怒的元神气机,将意识缓缓收敛,未曾冲动,外道敛眸,叹息一声,悠然道:

  “天尊,还是不要期望东皇太一能够前来救助你了。”

  “那从白泽处得来的空间,潜藏在你的元神眉心对吧。”

  “我对白泽的力量没有兴趣,但是,从我得来的情报,你应该通过了这一处空间,和天庭一些人有联系,他们对你来说,挺重要的不是么?”

  赵离的思绪瞬间凝固。

  外道笑了笑,不紧不慢道:

  “不必这么震惊,其实只要知道的情报足够多,再加上对于白泽之力的了解,很容易就能得到类似的推断,从刚刚的反应看来,天尊你应该比较重情,我想,若是以你的名义去对那些人出手……,嗯,就像是刚刚的簪子那样,你会不会在心境露出缝隙?”

  赵离元神彻底剧烈波动起来。

  眼前不受控制闪过一幅幅画面。

  姬辛,钟正,贪狼,齐天,敖雪儿,云英儿……

  如果外道出手,他们必然毫无反抗之力,一一死在祂,也是他的手中。

  ‘师父……’

  ‘天尊……’

  ‘太公……’

  一声声声音,一句句呼喊,仿佛叩问内心,直指真正在乎之物,即便是赵离都在这一瞬间出现了一丝恍惚,等到他自这种针对元神的阴狠手段里挣脱开的时候,发现外道几乎已经将那白色空间摄取出来,即将在面前展开。

  这象征万物之理的规则变化。

  不可以……!

  道人一瞬间下定决心,属于他的那部分元神猛地剧烈收缩,与此同时,在白色空间被打开之前,一道流光猛地飞出,阴阳二气在虚幻画卷之上,骤然展开,一座金桥,仿佛横跨岁月,自此岸至彼岸,自此处至彼处。

  阴阳二气,存世之基!

  曾经在大千世界之外开辟尘埃当中小世界时得以领悟的阴阳权柄运用之法,在此刻爆发,黑白道德之气升腾,充斥在赵离自己能够控制的那部分元神里,先前因为天尊这个位格过于高远,而导致道德之气无法遍布魂魄。

  现在七成元神被外道所侵染操控,属于道人自己能掌握的,只有三成。

  道德之气游走周身魂魄。

  道人眼底闪过一丝可惜,然后下一刻,道德之气开始剧烈燃烧。

  在这玄妙之处还在玄黄功德之上的道德之气燃烧下。

  那一座金桥在这瞬间彻底展现威能,散发出浩瀚气机,生生镇压魂魄元神,令外道的意识变得迟滞,而赵离的元神趁机重新操控了自己的身躯,原本道人剧烈喘息,眼中那种温和妖异化作了清明之意。

  下意识伸手往前一抓,却终究没能抓回来。

  玉簪已经彻底崩毁。

  赵离眼眸微敛,心中的遗憾极为强烈地升起,几乎到了影响到神志的程度,让他有种就此在这里下去,将每一粒玉簪残留都整合起来的冲动,但是他很快镇住自身情绪变化。

  道德之气和功德金桥强行镇压,趁着这一瞬间的反应,短暂抢回了自身肉身,这一时机几乎是以刹那来计算的,道人抬手拂袖,召出灵笺,并指落笔,就要书写,但是东皇太一名字的第一个字还没能落笔,一股剧痛再度浮现,闷哼一声,手掌一颤,灵笺崩碎。

  赵离直接朝着下面坠去。

  抬手捂住额头,咬牙切齿,在这一瞬间,外道分明还被金桥以不计代价,近乎于燃烧道德之气这样的奢侈程度来镇压,他心中的杂念就像是井喷一般疯狂地涌现出来。

  有对于外道隐隐潜藏的恐惧,有对于道德之气燃烧的可惜。

  有对于玉簪毁灭的心痛,有对于局势的茫然,有对于传讯给东皇太一的急迫。

  不对,在这种局势不明朗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会在不能确认脱身的情况下,直接传讯给东皇太一?那样相当于将天庭内部联系方式以及东皇太一的神韵位置直接暴露给了外道。

  赵离心里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和异样。

  诸多念头在他周围不断嘈杂吵闹,让他头痛欲裂,视线几乎隐隐都在模糊,就好像在这一瞬间他的元神重新分裂为三魂七魄,而且三魂七魄都各自有了自己的意识,正在彼此争斗。

  道人踉踉跄跄踏步虚空,几乎是本能地在往前飞行。

  不知道前往了哪一个方向,也不知道是飞行了多久,赵离眼前似乎看到一座岛屿,岛屿上有城池,有繁华的红尘,他踉踉跄跄地落下来,几乎半跪在地,喘息许久,才勉强起身,然后在一双双古怪注视下往前走。

  “大爷,大爷,行行好,行行好吧……”

  一个瘸腿的乞丐浑身恶臭拦在他的前面。

  朝着他畏惧地伸出手去,手里一个缺口的空碗,旁边还依偎着个孩子。

  若是往日,道人自然不吝啬于些许足以让他们过一段时间饱腹之日的银钱,但是此刻,赵离心中却涌现出了愤怒,以及极致的厌恶,对于这肮脏之物的厌恶,对于这种拦下自己道路的愤怒和烦躁,而烦躁,厌恶,逐渐演化为了杀意。

  在他自己都不曾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一脚踢出。

  即便是在一瞬间脊背发凉,及时收回那足以将山脉踢碎的一脚,仍旧将那乞丐踢到墙壁上,坠落下来,低声喊着,那小孩子趴在其身边哭嚎,赵离剧烈喘息着,眼底浮现出一丝丝清明。

  周围有人围绕着他指指点点,低声议论着这人为什么这么凶狠。

  “这就是个乞丐,挡路你不喜欢就不喜欢,大不了不给钱。”

  “有必要下这么重的手吗?”

  “就是,我看他肯定是个家破人亡没处回的凶人……”

  家破人亡,没处回……

  声音再度浮现耳边,道人抬手扶额,分明是往日不过一笑的闲言俗语,此刻却极为刺耳,对于故乡的渴望,对于刚刚自己暴行的自责怨恨,以及对于周围碎嘴之人的厌恶再度升起,继而化作浓郁杀机。

  恍惚间,似乎诛仙剑已经出鞘,将周围之人尽数斩杀,魂魄都搅碎。

  杀地满城血色!

  赵离猛地抬手,重重按在自己的额头。

  他低声怒吼,推开这些围观之人,踉踉跄跄往前走。

  他重重往自己眉心一击,低声怒吼:

  “你做了什么?!外道!”

  在元神层次上,属于外道控制的那一部分被金桥镇压,一朵一朵道德之气燃烧,即便是在镇压当中,赵离仍旧能够看到其嘴角微微翘起,充满了嘲弄讽刺,优哉游哉道:

  “我做了什么?”

  “天尊大人……嗯,我其实也有个问题。”

  “我什么时候说过,只要你能牢守心防和元神,就能避免被我侵蚀?”

  和道人一模一样的外道神色玩味。

  赵离瞪大眼睛,一瞬间思绪有迟滞,知道自己是犯了灯下黑,以及理所当然思考的问题,下意识以为侵蚀必须要侵占全部魂魄,咬牙切齿道:

  “你……什么时候,侵蚀了我?!”

  外道悠然微笑道:

  “侵蚀?我什么时候说,要侵蚀你?”

  祂伸出手托着下巴,叹息一声,温和笑道:

  “我只是,趁着你固守魂魄,来不及管控元神其他区域的时候,将你的某些欲望和秉性都放大了那么一点点……”

  “真的只是一点点。”

  道人踉跄倒在身边,一只手捂着脸,呼吸急促,至少知道,此刻他突兀产生的那种暴虐,易怒,疯狂,焦躁诸多情绪究竟来源于哪里,咬牙道:

  “……你究竟,放大了哪一种?”

  外道温和伸出手,比划了一下,想了想,认真道:

  “每一种。”

  道人一瞬间有爆粗口骂娘的冲动。

  七情六欲善恶自我本能,全部爆发,几乎比任何的针对神魂类法术都无解,在赵离竭尽全力和自我对抗的时候,前面有温和的声音响起。

  “你没事吧?”

  道人艰难抬起头,看到是个清秀的少女,有些担忧地看着他。

  然后伸出手,按在他额头,呼了口气,柔柔微笑道:

  “没有生病……”

  自修道以来完全不近女色的道人在这一瞬间,鼻尖闻到了一种异样的轻香,仿佛兰花香梅花香混合在一起的味道,按在自己额头的手掌白皙细嫩,嗓音清丽温和,一时间让他恍惚了下。

  直到一声惊呼将他唤醒。

  道人恍惚失神的双目恢复清明,看到那少女倒坐在地上,满脸惊慌恐惧,而自己的手掌几乎要按在她身上,一瞬间,赵离仿佛触电一般猛地暴退,左手抬起,死死控制住自己的右手。

  然后重重砸在自己腹部,剧痛之下,勉强恢复理智和愤怒,踉跄跪倒在地,道人额角青筋贲起:

  “外道……你TM……”

  兽欲,暴虐,愤怒,杀机,诸多恶念爆发。

  而在同时,善念总能在关键时期出现,让他挣扎回来。

  但是前所未有的担心和恐惧,在想着有朝一日是不是会抵抗不住?

  外道嗓音温和安慰道:“没必要,你们人族,以及众生都是这样,被各种情绪和各种自我混杂在一起,平常还能控制住,但是一旦让你那些本能的情绪都爆发出来,你的自我和坚守还能维持多久?”

  “嗯,一般来说,第二个开始全部坚持都被打破的时间,加起来都比不过第一个,我很好奇,你能够坚守多久,其实按我来说,你完全没必要坚守,你是天尊,肆意放纵欲望和情绪,随心所欲,不是正常的吗?”

  他微笑温和灿烂:

  “这不就是游历红尘的真意吗?”

  “所以啊,天尊,我没有骗你,我和苍天不一样,我和你是同类啊,我真的很喜欢红尘。”

  “你那根本是肆意妄为!”

  道人的愤怒在极大的强化之下几乎燃烧尽理智,外道悠然道:

  “随你怎么说。”

  “你和火神说过,当你前面的每一条路都是我安排的,就算再强,最后也只有死路一条,这句话,我送给你,要么现在就被欲望淹没,要么放纵一切秉性之后,再度凌驾于其上。”

  “其实第二条道路相较而言更符合天庭的利益。”

  “毕竟,在放纵秉性之后,你总会慢慢恢复理智,能够掌控驾驭自己,一旦被动淹没,那可就很难了。”

  祂在道人的元神层次温和开口,道:“怎么样,你选择哪个?”

  道人嘴角抽了抽,道:

  “第三条!”

  他趁着自己还有一丝丝理智的时候,猛地起身,然后朝着远离城池红尘的方向遁走,而在他离去之后,整座城池,无论是惨嚎的乞丐,还是哭泣的少女,指指点点的寻常女子,都在瞬间停止活动,注视着他,嘴角浮现温和的微笑。

  道人飞出城池,遁于虚空。

  沉默安静了一会儿,外道的声音温和响起:“有点好奇。”

  “难道在你眼里,天庭的利益,苍生的未来,还比不过去取一座城池?”

  “回去,杀了他们,你就能短暂从秉性和欲望当中恢复理智,这或许就是你掰回一局的关键所在,为什么不去做?这是很明显就可以看得出来的利益判断,我想你不会否认。”

  道人嘴角勾了勾,脸上神色却愤怒而张扬,道:

  “因为,我是人!”

  外道似乎沉默下去。

  道人深深吸了口气,语气冰冷:

  “而且,苍天已经给过我暗示了……”

  外道微怔,而那道人冷笑道:“祂自己,就是一开始走错一步,最终导致走得越来越远,越来越偏,越往后面,每一次的选择付出的代价越来越大,最终彻底无法回头……”

  这是昊天的推断,是昊天的话。

  但是昊天苍天本是一体。

  所以,这是苍天留下的信息。

  外道沉默许久,叹息一声,很快回复原本的模样,温和颔首,笑吟吟道:

  “你们都很有意思,但是我今天有些不想继续下去了。”

  “抱歉,天尊,我开始觉得有些无聊了。”

  “我们快点结束吧。”

  道德燃烧的光华徐徐散去了,或者说,并不曾散去,因为伴随着道人冲往前方,一座阵法仿佛就一直等着他一样安静伫立在前方,仿佛注定了道人会抵达这里,冲入阵法一般,在赵离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有些迟了。

  一瞬间,因果被颠倒。

  于是赵离的思绪变得迟滞,而外道恢复正常。

  元神属于赵离的一部分,被剧烈燃烧的黑白道德之气点燃侵袭。

  而在外界,那原本清明,却又充斥着愤怒,暴虐等诸多情绪的眼瞳重新变得温和。

  外道操控道人被侵染的元神,一步步抵达了白色空间,而赵离本身,因为那种秉性和情绪被无限放大,精神失守,被轻而易举地打开了白色空间的防御,外道温和笑了笑,自言自语道:

  “放心,天尊,我一般来说不会对你的那些人做些什么。”

  “但是现在是二般,所以你可以猜猜看,我会怎么对你的那些小朋友们。”

  “猜对了有奖励。”

  祂含笑轻语,不断打击道人心***要使其彻底崩溃疯狂。

  见到道人没有反应,才遗憾似的叹息一声,从容踏入白色空间。

  白色空间当中演化出亭台楼阁,天庭盛景,只是周围世界隐隐崩碎,隐隐出现一道道裂痕,而白色画卷缓缓浮在空中,上面有阴阳二气化作的阴阳鱼,而除此之外,空空如也,天庭救世大功德,乃至于定三千世界位置的烽火天壁,令府君恢复理智,让东皇太一恢复全盛,地母复苏,全部的功德,尽数散去。

  而白色画卷,则在感受到赵离出现之后,骤然化作一剑。

  刚刚被道德之气点燃,属于赵离本身控制的那部分元神,突然镇定下来,仍旧愤怒至极,暴虐至极,但是又仿佛有另外一个赵离俯瞰着这样的自我,他半边嘴角勾起,半边嘴角抿着,自言自语道: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能够读取表层意识猜测。”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在幕后调教大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