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曹操喊我去盗墓 > 第五百一十一章 王的女人与王的母亲(4100)

第五百一十一章 王的女人与王的母亲(4100)


  与吴良最开始的预计不同。

  这次探寻甄宓秘密的过程比他预想中的简单了许多,甚至可以说根本没有开始调查,就已经结束了。

  只因他那机缘巧合得来的“控水之术”,或者按照涂山女娇的说法,也可以叫做“御水法”,再加上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七杀格”命格,涂山女娇怀疑他是大禹的转世,便主动将自己的秘密说了出来,他只是被动的接受罢了。

  但也正因如此,吴良才越发觉得应该尽快离开,而不是像来之前想的那样将她收下,为瓬人军所用,甚至还有一些骚骚的想法。

  他现在已经明白,甄宓根本不是普通的能人异士,而是“出马弟子”。

  她如今能够对自己如此坦率,完全是因为有恃无恐,而与她共用九窍的涂山女娇,仅从言语之间便能听出是个性子喜怒无常、行事亦正亦邪的妖仙。

  惹不起。

  真心惹不起,还是躲远一点比较好。

  莫要一不小心害了自己不说,还连累了瓬人军的兄弟们,那就得不偿失了。

  现在唯一值得庆幸的便是。

  从涂山女娇的说法中可以听的出来,似她这样的出马仙是不能直接在他这样的凡人面前现身的,也不能直接对他这样的凡人发难,这才是她要在人世间寻找并培养“出马弟子”的主要原因。

  而“出马弟子”虽然能够请“出马仙”上身,从而使用部分凡人无法掌握的异术,但受到凡人之躯的限制,不管是功效还是能力都将打上一些折扣,也并非便能够做到无所不能无所不知道。

  所以。

  吴良如今想要全身而退,还是有些机会的。

  如此想着,吴良已是拱手陪笑道:“多谢大仙为小人答疑解惑,现在时候已经不早了,大仙有所不知,小人方才乃是以出恭为由偷跑了出来,如今已经过了好一阵子,小人若是再不回去恐怕引人猜疑,到时候可就说不清楚了。”

  “我方才是不是说过,在我搞清楚你与‘他’是否存在联系之前,你需常伴我左右?”

  甄宓闻言面色一沉,凝视着吴良道。

  “大仙的确说过。”

  吴良连连点头,却又苦着脸说道,“不过女公子即是大仙的弟子,大仙多少也要顾及一下她的身份啊,小人不过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家仆,倘若教人发现小人竟敢在深夜时分进入女公子闺房,小人会遭受什么样的责罚暂且不论,便是女公子的族人这边,大仙恐怕亦要花费许多功夫才可排除众意,这无疑于将原本简单的事情给变得复杂了,请大仙三思。”

  “嗯……”

  甄宓沉吟着审视了吴良,显然如今虽然在涂山女娇的协助之下,甄宓在甄家早已拥有了很大的话语权,但有些事情也不是她能够随心所欲的,尤其是这种有辱家风的事情。

  片刻之后。

  “你说的也有些道理,既然如此你便先回去吧,待下次夜巡时再来与我相会,莫想耍什么花招,我会盯着你的一举一动!”

  甄宓终是用警告的语气说道。

  “小人不敢,那小人便先告退了。”

  吴良连忙行了个礼,麻溜儿转过身去打开房门,披着月色快步向位于后院的住处走去。

  一路上他其实一直在用余光小心留意着周围的情况……起初倒什么都没有发现,等快要到达住处的时候,他到底还是在一处墙角阴暗的角落中发现了两抹绿油油的幽光。

  甄宓、或者也可以说是涂山女娇,她果然不会轻易放吴良离开,也并未完全信任吴良,仍在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

  回到屋内钻进被窝。

  期间察木王子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不过吴良却并未立刻与他说明情况。

  一来是因为这些事情并非一两句话能够说得清楚,二来则是这地方人多耳杂,那些家仆虽都闭着眼睛,但谁也说不准他们是否睡着,万一被人偷听了去,事情只会变得更加糟糕。

  何况现在外面正有狐狸盯着,也不是有所行动的好时机。

  如此心中想着这些事情,吴良很快便进入了假寐状态。

  然而令他始料未及的是。

  就这一会假寐的功夫,他竟还做了一个无法自拔的春梦。

  梦中他不知怎么的就被扒光了衣物,赤条条的躺在甄宓的闺房之内,还被绑住了手脚,而甄宓则极为主动的献上了自己的身体。

  这个过程中。

  甄宓的眸子不断发生着变化,连同她的语气与声调亦是不断发生着变化。

  时而是涂山女娇那高高在上的女王范,时而又是甄宓那娇柔得体的大家闺秀范,吴良从中体会到了双倍的快乐,尽管甄宓那娇柔得体的大家闺秀范在做这种霸王硬上弓的事情时略微有些违和。

  “刘能哥!刘能哥?快醒醒,起来巡夜了。”

  就在情景最激烈的时候,察木王子的叫声惊醒了他。

  “啊?哦……”

  渐入佳境之时睁眼猛然看到察木王子那张异域风格的脸,吴良自是吓了一跳,而后心中便划过一丝失落,竟有那么点意犹未尽的感觉。

  真不是时候,只要再给他几分钟,他应该就能与甄宓实现人生大和谐了。

  “刘能哥,你刚才做了个噩梦吧,眉头皱的那么紧,喉咙里还不断发出轻吟,看起来十分痛苦的模样。”

  察木王子还在那里一脸关切的问道。

  这个家伙到底还是年轻了些,但凡是经过人事的人,便应该知道这副模样并不只有在痛苦的时候才有,舒服的时候也会有。

  “嗯,的确是个噩梦,我刚才梦到一只吊睛白额的大虫,险些将我吃的骨头都不剩。”

  吴良煞有介事的对他说道,而后翻了个身从床上坐起,先将今天白天才从甄府领取的长袄披在身上才掀开被子,如此便可不被察木王子发现他下半身那顶不太雅观的帐篷。

  “怎会莫名做了一个这样的梦?”

  察木王子不疑有他,蹙眉说道,“我听说中原曾有解梦之术,能够根据人的梦境来推出一些未来之事,若是能找到擅长解梦之术的人解上一解便好了,不过倒也不必忧心,我还听说梦境与现世往往是相反的,这虽是一个噩梦,但亦可能是好兆头。”

  “你说的有道理……走吧。”

  说话之间吴良已经穿好了衣裳,笑着拍了拍察木王子的肩膀,跟随家仆头子等人一同走出房门开始第三轮夜巡。

  路上吴良从其他的家仆口中得知,这便是他们今夜的最后一次夜巡了。

  因为这次夜巡之后,最多再过两个时辰天便要亮。

  届时便会有负责清扫庭院的家仆起来干活,需赶在家主等人醒来之前将庭院清扫干净,当然也就没有了他们的事。

  吴良自是松了口气。

  等到了白天,院子里人便多了起来,那些受到涂山女娇指使的狐狸便不能够来去自如,自然也就不可能随时随地的监视于他。

  如此巡视到甄宓院内的时候,果然又在石桌上发现了鸟粪。

  “邪了门了,以前也不见这野鸟如此厌烦,便似是诚心与你过不去一般。”

  家仆头子撂下这么一句话,便丢下吴良一人,领着察木王子等人去旁的地方继续巡视。

  “……”

  吴良心中有苦难言,只得叹了口气继续埋头清理鸟粪。

  待家仆头子等人走远之后,屋内立刻便传来了甄宓那戏谑的声音:“舒爽么?”

  “什么?”

  吴良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问你方才在梦中可舒爽了?”

  甄宓又叱鼻问了一遍。

  吴良终于反应过来,心中亦是瞬间便有了猜测,连忙受宠若惊的道:“原来是大仙在梦中戏耍于我啊,我还道我怎会如此大胆,竟敢做出这样的梦来。”

  想不到涂山女娇竟还拥有托梦的本事,看来哪怕以后在睡梦之中也得多留个心眼才行。

  否则便极有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将自己的秘密暴露出来而不自知,毕竟影响睡梦的多是人的潜意识,这玩意儿最难控制。

  “莫要再装了,你方才明明是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哪里有半点惊慌。”

  甄宓似笑非笑的说道,“不过你也不必掩饰,只要你乖乖顺从与我,今夜的好梦仍会时常降临,一来是为了激发可能藏于你魂魄深处的记忆,二来也是我给你的奖赏,你安心享用便是了。”

  “瞧大仙这话说的,我顺从乃是出于对大仙的仰慕,与奖赏并无半点干系。”

  吴良笑呵呵的说着话,心中却在暗忖:

  不愧是传说中的九尾狐仙,一出手便是如此标志性的独特手段,而且这种事情说起来便似是喝水吃饭一般寻常,比真正的老司机还要老司机。

  不过再转念一想,梦境之中出现的其实是甄宓的身体。

  涂山女娇此举不过也就是慷他人之慨罢了,吴良顿时嗤之以鼻,替身什么的一点诚意都没有,有本事别只是转化了一个瞳仁,拿自己的身体亲自上阵啊,也叫咱见识一下九尾狐仙的真身应是什么模样,又是什么感觉,会不会长有一对兽耳啊!

  “莫与我耍嘴皮子,我不吃你这一套。”

  黑暗中甄宓嘴角上扬,口中却十分生硬的斥道。

  “其实大仙,小人还有一事不解,不知大仙可否明示?”

  吴良接着又问。

  “说。”

  甄宓应道。

  “倘若经过多次尝试,小人依旧无法记起大仙的姓名,是否便证明小人并非大仙以为之人,皆是大仙打算如何处置小人?”

  吴良问道。

  “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把心放进肚子里吧,哪怕你不是他,我亦不会对你不利。”

  甄宓笑着说道,说完可能是觉得这番话不能消除吴良的担心,略微停顿了一下之后又继续说道,“届时你虽不能做我的弟子,却可以成为我的门徒,以我的本事与道行,再加上你的‘御水法’与‘七杀格’,只要你真心顺从于我,我便可助你驾驭‘七杀格’,日后定可成就一番大事业,此举对我亦有好处,我又怎会对你不利?”

  “哦?此举对大仙又有何好处?”

  吴良好奇的追问道。

  这么说起来,涂山女娇便是有两手准备,只是暂时吴良还无法想通其中的关节。

  不过通过这番话,吴良还是想到了一些疑似与之有关的细节。

  比如:甄府如今正在甄宓的见一下开仓放粮救济流民……此事八成便是涂山女娇的意思,只是究竟有何用意吴良还无法说清。

  另外。

  吴良还想到了史书上的记载,甄宓在历史上一共有两任丈夫,第一任是袁绍的儿子袁熙,第二任则是曹丕。

  甄宓嫁给袁熙的时候,袁绍便是天下公认最有机会称霸天下的豪杰,曹老板还远远不够看。

  可惜后来官渡之战使得局势发生了惊天逆转。

  曹老板反败为胜击败了袁绍,而甄宓便又做了曹丕的妻子……再后来曹丕与曹植发生立嗣之争,原本曹老板看好的是曹植,但最终因为曹植几次重要时刻饮酒误事,最终使得曹丕成了最后赢家,甄宓的地位亦是水涨船高。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曹操喊我去盗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