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曹操喊我去盗墓 > 第五百一十五章 宓儿妹妹(4000)

第五百一十五章 宓儿妹妹(4000)


  而察木王子说这次袁绍带着袁熙一同来到甄府,正是冲着甄宓来了……

  这已经不能说的再清楚,带着自家儿子冲甄家来找尚未出阁的女儿,当然只有可能是为婚事而来。

  不过这便又与吴良所知的历史不太一样了。

  正史记载,目前的甄家家主甄俨乃是在甄府十四岁的时候去世,而甄宓也是在甄俨去世之后,大约到了建安中年才嫁于袁熙为妻。

  即是说,甄俨去世的时间可能已经迫近。

  但袁熙要迎娶甄宓仍要是几年之后的事情,现在就过来的确是有些早了,与历史记载中的时间线并不相符。

  因此……

  吴良心中推测,这次袁绍带着袁熙前来很有可能只是提亲。

  即是说如果历史记载无误的话,袁熙与甄宓这次八成只会完成订婚,真要完婚可能还是要等到几年以后。

  这种事情在这个时代并不少见。

  甚至指腹为婚亦是十分常见的事情,甄宓这个年纪订婚更是常态中的常态。

  而汉朝以孝治天下,因此父母在家中子女的婚事中拥有极大的话语权,恋爱自由、婚姻自由几乎是不存在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便是子女们恋爱与婚姻的全部,尤其对于这些需要比普通百姓更需要联姻来维持地位的士族子女而言,更是如此。

  至于甄宓,虽然她的父亲已经不在世。

  但母亲仍在,还有二哥甄俨这个家主,他们依旧有权力左右甄宓的恋爱与婚姻。

  “刘能哥,我很伤心你知道么?”

  见吴良听完这个消息之后并未多说什么,察木王子接着又用更低的声音皱脸说道,“似甄宓这样的绝世美人,若是为你所得我还舒心一些,起码也算是肥水没有流入外人田地,但若是为旁人所得,我这心里就有些堵得慌了。”

  “你在胡说个什么,别忘了我与你说过的事情,甄宓不是普通人,她可能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危险!”

  吴良哭笑不得的骂了一句,正色说道,“不过仔细想想,这对我们来说或许也是好事,倘若甄宓与袁熙订下婚约,便不能再将心思放在我身上,咱们或许便有机会全身而退了。”

  “虽然你这么说,但我总还是觉得有些亏了,毕竟是那么惊艳的美人,想到她要嫁于他人为妻,心中便多多少少有些怅然若失……”

  察木王子依旧有些郁闷的嘀咕道。

  “去吧去吧,快去通报吧,免得耽误了事到头来你还要承担责罚。”

  吴良摆了摆手催促道。

  其实就连他也不得不承认,甄宓的确美的惊心动魄,不只是将察木王子迷得神魂颠倒,就连他初见甄宓时亦是有怦然心动的感觉。

  但他比察木王子理智的多。

  甄宓对他未必安了什么好心,而她那惊心动魄的美以及令人迷醉的魅力,八成也与涂山女娇那只活了数千年的九尾狐妖有关,她比任何人都更懂男人,否则又怎能培养出“纯狐”与“妲己”那样的出马弟子,令后羿与商纣王那样的帝王都欲罢不能?

  越是明白这些,吴良就越发的理智。

  他绝不敢自诩比后羿与商纣王更加强大,因此他也绝不会自认为自己能够驾驭的了甄宓,而不是最终反被甄宓驾驭。

  因此。

  他直到现在也依旧将甄宓视作危险之物,极力避免受到她的影响,甚至极力避免与她发生任何关系。

  咱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么……

  正如此想着的时候。

  “吱呀——”

  在察木王子隔着房门禀报过后,甄宓的房门打开了。

  两名侍女先从里面走了出来,甄宓跟在后面轻轻迈动着莲步,举手投足之间透出一股优雅高贵的气质。

  “?!”

  察木王子的双眼直接看直了,就那么站在门口盯着甄宓,脸上明显露出了失神的表情,竟忘了如今身份有别这种行为十分失礼,亦是忘了赶紧让开前面带路。

  “看什么看!女公子也是你能如此直视的?当心家主将你那两只眼珠子挖出来以儆效尤!”

  一名侍女见察木王子如此失礼,自是立刻瞪起杏眼厉声呵斥起来。

  “女公子恕罪!”

  察木王子闻声总算回过神来,连忙移开目光低下头,躬身赔罪。

  “走吧。”

  甄宓却并未追究,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示意察木王子走在前面带路。

  “女公子请……诶?!”

  察木王子心神荡漾,转身之际却忘记了身后便是台阶,一不小心便打了个趔趄从台阶上滑落下来,险些摔个狗吃屎,模样那叫一个狼狈。

  尤其这一切还发生在自己心中的女神面前,察木王子好不容易稳住身形,这一刻社交牛逼症的他那张脸却是极为罕见的红了一片,与猴屁股一般无二。

  “咯咯咯,这人笨手笨脚的……”

  两名侍女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

  甄宓却并未一同发笑,似是完全没有看见察木王子那副窘态一般,自顾自的走下台阶,径直来到正在红叶枫树下站岗的吴良面前。

  “……”

  此刻吴良亦是已经看清了甄宓的模样。

  这次她的穿着十分纯净,一身蓝色碎花深衣,襟裾直达足上,将她的整个身子包裹在了里面,只露出一双盈盈可握的秀足,而包裹秀足的乃是一双米色的绢面布鞋,浑身散发着少女独有的清纯洁净之美。

  除此之外,她还画上了淡淡的妆容,眉心贴上一个花瓣形状的花钿。

  这花钿看起来应是云母片所制,看起来晶莹剔透,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点点沙粒一般的细微光芒。

  这一刻,吴良亦是有些看呆了。

  身为一名穿越者,吴良骨子里并没有这个时代的人固有的尊卑思想,在他眼中此刻的甄宓更像是一个美丽清纯的邻家女孩,如果他的初恋还在的话,那幻想中的初恋便应该是甄宓此刻的模样。

  “砰砰……砰砰……”

  吴良的心脏又疾跳了起来,方才他刚骂过察木王子心中不该郁闷,可此时此刻,他的心里竟亦是有些不舍,不愿看到甄宓成为旁人的妻子。

  好在吴良足够理智,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立场。

  “见过女公子。”

  吴良终是强迫自己收回心来,移开目光的同时低头对甄宓施礼。

  “哼!”

  甄宓鼻腔中发出一个微不可闻的哼声,嘴角不易察觉的向上弯了一下,不过此刻有外人在场,她倒并未似此前一般与吴良说些不合身份的话,只是语气冰冷却又不容置疑的说道,“你是我的书僮,随我一同去,也教你见见世面。”

  说完。

  甄宓并不给吴良迟疑与拒绝的机会,转身便向院外走去。

  两名侍女闻言面面相觑,却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得连忙小跑着跟了上去。

  “这……”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的察木王子却是趁着甄宓出院的空档凑到吴良身边,压低了声音好奇问道,“刘能哥,这种场合女公子为何偏要带上你?应该不可能只是因为你是她的书僮吧?”

  这问题总算是问到了点上。

  吴良不过是甄宓的书僮而已,书僮照样是上不得台面的家仆,常理来讲根本就无法形成跟随甄宓一同参与这种场合的理由。

  而察木王子此前能够见着袁绍与袁熙,也仅仅只是因为他刚好肩负着站岗的任务,碰巧站在了能够见着袁绍与袁熙的位置而已。

  “……”

  吴良也在思索这个问题。

  总觉得甄宓此举应是有其他的目的,但具体是什么目的,他暂时也没有办法想清楚。

  不过他倒也没有逃避的想法,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对于甄宓,吴良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而对于袁绍与袁熙,通过熟知的历史,他也同样具备一定的认知。

  现在最令他琢磨不透的,便是甄宓此举的真实目的。

  越是如此,他反倒越要去瞧瞧,只有搞清楚甄宓的真实目的,才能够提前作出相应的反应,才有可能化被动为主动,而不是坐以待毙……

  ……

  如此跟随甄宓来到甄府客堂门前。

  客堂门外不仅有甄府的家仆,还有跟随袁绍一同前来的全副武装的亲卫立于两侧,目光锐利的审视着每一个出入客堂的人。

  不过他们倒并未为了保证袁绍与袁熙的安全而做出进一步的举动,比如对每一个出入客堂的人进行搜身与问话之类,这应该是袁绍的授意。

  由此可见袁绍与甄府的关系应是比吴良此前所想的更深一些。

  否则袁绍又怎会如此信任甄府的人,又或者说怎会表现的如此信任?

  不过也仅仅是吴良与两名侍女跟着甄宓进入了客堂而已,察木王子来到客堂门外便很自觉的停了下来,老老实实的站到了家仆头子身边。

  “唉唉……”

  刚站好家仆头子便立刻碰了碰察木王子的胳膊,有些惊讶的小声说道,“刘能怎么也跟进去了,你怎么没有拦他一下,我告诉你,这种场合不知轻重胡乱走动,稍有不慎可是要丢性命的!”

  “这是我管不了,是小女公子要带着他一起进去。”

  察木王子耸肩说道。

  “是小女公子的意思?这就怪了,小女公子平日也不是不知轻重的人啊……”

  家仆头子一愣,反倒更加惊讶,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连忙闭上嘴巴,用更低的声音警告察木王子,“我刚才可什么都没说,你也什么都没听到,要是日后教我听到哪里传出我议论女公子的流言,咱们的情分便断绝了,知道了?”

  “放心吧大哥,我嘴巴可严着呢,打死我也不会乱说。”

  察木王子连连点头。

  “嗯……”

  家仆头子这才放心下来,但他那皱做一团的脸上流露出来的疑惑神色,却足以说明他还是无法理解甄宓为何如此安排。

  ……

  客堂之内。

  “?”

  见到甄宓身后除了跟这两名侍女之外,竟还跟着一个吴良,甄家家主甄俨的脸上立刻亦是划过一抹疑惑之色,眉头微微簇起。

  吴良倒是乖巧的很。

  进入客堂之后他始终低着脑袋,并未出于好奇第一时间便去观察客堂内的情况,更没有左顾右盼寻找袁绍与袁熙的身影,而是老老实实的跟在两名侍女身后站到了客堂一侧的角落里扮起了透明人。

  而甄俨见他的表现还算是得体,又不方便当着重要客人的面将吴良给呵斥出去,于是也只能暂时默许了他的存在,专心招待袁绍与袁熙。

  也是此时。

  吴良才透过两名侍女之间的缝隙,偷偷用余光打量起了客堂内的情况。

  此刻甄俨并未坐于客堂主位,而是十分谦逊的坐在了偏位。

  坐在主位上的则是一个极有气场、不怒自威的中年男子。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曹操喊我去盗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