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曹操喊我去盗墓 > 第五百一十九章 你该不会是有什么大病吧?(4000)

第五百一十九章 你该不会是有什么大病吧?(4000)


  “你想做什么?”

  甄宓立刻意识到了不对,连忙低头去寻找案几上的削刀。

  这是一种尖首青铜小刀,大约只有半尺来长,形状很像是春秋战国时期同行的刀币,刀刃比想象中的锋利,主要是用来清理简牍上书写错误的墨迹。

  然而甄宓找了又找,却才发现此前原本好端端摆在案几上的削刀早已不见了踪迹。

  再抬起头来去看吴良。

  那柄削刀竟不知何时已经落入了吴良手中。

  而就在甄宓抬头看向吴良的同时,吴良却是没有丝毫的耽搁,关上门的瞬间便迅速像她奔袭而来。

  下一秒。

  吴良已经死死的掐住了甄宓的脖子,削刀刀刃横在了她的颈动脉处,以这个时代的医疗水平,只要她还是个人,如此一刀下去便可令她香消玉殒,哪怕华佗来了也救不回来。

  “大仙,这可怪不得我,并不是我不懂得怜香惜玉,怪只怪你逼得太紧,不给我丝毫喘息的机会!”

  吴良声音低沉的说道。

  甄宓是一个赌徒,吴良又何尝不是,只不过与甄宓相比,他算是一个相对比较保守的赌徒罢了。

  如果可能的话,他自然会选择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甄府,不为自己与瓬人军惹来任何麻烦,也不带走一片云彩。

  但无奈甄宓步步紧逼,令他没得选择。

  其实如果静下心来细想此事,他现在也可以先在表面上答应此事,而后再继续寻找合适的时机逃离。

  但此前进入甄府至今的一系列遭遇,同样也已经令吴良失去了耐心。

  甄宓一直在防着他,绝对不会叫他轻易离开,而在这个过程中,甄宓还在不断的加码,并不打算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哪怕吴良有一丝一毫的不顺从,立刻便会受到死亡威胁。

  这无异于温水煮青蛙。

  毫无疑问,吴良便是那只正在被甄宓慢慢炮制的青蛙。

  这给了吴良一种十分不好的感觉,他认为再这么下去情况只会更加糟糕,毕竟甄宓能够进入他的梦境,就算他有所防备,但人的梦境其实是受潜意识控制的,稍有不慎依旧有可能暴露自己的秘密,更何况身旁还有一个察木王子,他也极有可能成为甄宓的突破口。

  而若是真到了这一步,可就不仅仅是脱不脱身的问题了,说不定留在外面接应的瓬人军众人亦要牵连进来。

  到了那时候,吴良的牵挂只会更多,更加无法脱身。

  这便进去了一个死循环。

  因此为了防止夜长梦多,再加上刚刚从甄宓言语中捕捉到的一些细节,使得吴良终于下定了决心赌上一把,来一个快刀斩乱麻!

  若是成了,此事就算彻底了结。

  而若是不成,吴良心中其实也还有底,因为在他看来,甄宓千算万算还是走错了一步棋,那便是公然拒绝了袁绍的求亲,主动自绝与袁熙……

  即是说,如今看起来虽然是吴良处于被动,但真正被动的却是甄宓。

  因为她已经没有了备胎,哪怕吴良这条破轮胎不怎么圆润,开上路去会有些颠簸,但在找到下一条好轮胎之前,她恐怕还是得凑活着使用。

  更何况吴良这条破轮胎也不是那么容易找的,甄宓能为他自绝于袁熙,就说明哪怕他现在只是个一无所有的家仆,因为“御水法”与“七杀格”命格的存在,在甄宓眼中也是一条十分难得的好轮胎,最起码应是好过袁熙的……比袁熙更好的备胎,是那么容易找到的么?

  所以。

  就算是吴良这次赌输了,也八成依旧还有回旋的余地,不至于导致自己立刻暴毙。

  如此权衡之下,吴良才会忽然做出如此行为。

  而眼下。

  吴良觉得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半,因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已经顺利制服了甄宓,将她的小命牢牢捏在了自己手中。

  这已经可以证明,甄宓这个出马弟子终究只是一个代理人,并不能像真正的上古妖兽一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否则他这次突然袭击便只会是自取其辱,断然不可能取得如此成效。

  而剩下的一半,便只能看甄宓究竟还是不是个被杀就会死的人了……

  然而。

  “你好大的胆子!”

  削刀的锋刃刺痛了颈部的白皙皮肤,甄宓经历过短暂的惊慌之后,竟很快便冷静了下来,反倒冷声对吴良威胁道,“不要忘记这是什么地方,外面可全都是甄府的人,只要我喊出一嗓子来,几个呼吸的功夫这里便会被围个水泄不通,届时你便是生出十对翅膀也断然不可能逃走,唯有死路一条,难道你不怕死么?”

  “怕,不过我有信心在甄府的人赶来之前将你杀死,只是不知你怕不怕死?”

  少女身上特有的清香钻入鼻腔之内,吴良依旧目光冰冷,开口反问道。

  “呵呵呵,你记性真差,我似乎已经与你说过,甄宓不过是我的弟子罢了,你就算杀了她也不能伤我分毫,只会令自己白白丧命。”

  甄宓亦是冷冷笑道。

  “话是如此不错,不过我还清楚的记得,你此前令甄宓顺从可费了一番周折,如此千年难遇的合适弟子怕是不太好找吧?”

  吴良顿时摆出一副光脚不怕穿鞋的姿态,反唇相讥道,“你是高高在上的大仙,而我只不过是乱世之中的无名之辈,自然不敢奢求能够将你杀死,只要此举可令你得不偿失,我便已经是大赚特赚了。”

  话至此处,吴良终于可以确定,甄宓虽是涂山女娇的出马弟子,但依旧是被杀就会死的肉体凡胎,因为甄宓的话已经等于变相承认了这一点。

  他赌对了,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

  “……”

  甄宓则随即陷入了沉默,如此沉吟了两三秒之后,这才语气缓和的开口问道,“我如此待你不过是欲提携于你罢了,你非但不识好歹,竟还对我反戈相向,我想不明白,你究竟是什么人,又究竟意欲何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如今我只有一个要求,放我与玉田离开!”

  吴良正色说道,“若你答应,我可以保证不伤你这弟子一根汗毛,亦不会将你的事情传扬出去,从此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否则我便只有与你鱼死网破了。”

  “你不是流民。”

  甄宓却又自顾自的说道,“流民之所以会成为流民,除了时局所致,与心中的胆怯、懦弱与私心也不无关系,也是因此这天下才能成为一家的天下,才能由少部分人去统治大部分人,这是大多数人的本性,本也无可厚非,但这样的流民,断然无法拒绝我给的好处,更是断然生不出此等破釜沉舟的气魄,所以你绝不是流民!”

  “废话少说,一句话的事,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吴良又将削刀的锋刃压近了些,语气不耐的问道。

  “我早应该想到,生为‘七杀格’命格的人天生反骨,又怎会到了你这般年纪依旧还是个一事无成的流民?”

  甄宓接着又继续凝神说道,“我所知的那些生为‘七杀格’命格的人中,要么根本活不到这个年纪,要么便已显山漏水,更何况你还身怀‘御水法’秘术,与‘文命(大禹)’那死人殊途同归,因此你恐怕非但不是流民,如今还已经取得了常人无法企及的权势,而你之所以隐藏身份扮作流民潜入甄府,恐怕亦是有着不为人知的目的,是也不是?”

  “……”

  甄宓的推测都说中了,然而这番话听在吴良耳中,却有那么点魔怔一般的狂热,似是不教她把话说完,便没有办法去谈正事,哪怕用性命相胁都没有用。

  “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甄宓忽然不顾架在脖颈上的削刀,强行扭头看向了吴良。

  幸好吴良一直把握着分寸,否则这一下子既有可能直接将甄宓脖颈上的动脉划开,饶是如此,甄宓那修长白皙的脖颈上依旧出现了一道一寸来长的伤口,虽然伤口不深,但已有鲜血顺着脖颈滑落了下去,在白净的领口上留下了几朵鲜红的小梅花。

  接着不待吴良说话,甄宓便又自顾自的分析道:“甄家虽是中山名门,但你的目的显然不是甄家,并且以你现在的身份,也接触不到甄家的核心,可你现在却又着急离去,则极有可能是因为你已经达成了自己的目的,因此才不愿继续在甄家浪费功夫,若是如此,你的目的恐怕……难道正是我么?”

  “这些日子,只有我与你接触最多,也只有我与你说了许多不该教外人知道的事情,你若已经达成了目的,那么……你此行正是为调查我而来么?”

  “可理由呢?”

  “我如今虽有贤女之命,亦显露过一些异象,民间因此流传了一些传闻,但我心中有数,这些传闻还不足以令谁专程跑来调查于我,更何况是虽未蒙面的你……”

  “这难道便是天命,你命里果然有‘文命’那个死人的传承,虽不记得我,但冥冥之中却控制不住要来寻我?”

  说到这里,甄宓那对褐色的竖瞳已是变得亮晶晶一片,与此前那高高在上的高傲姿态亦是判若两人。

  “大仙怕是误会了,我与禹帝并无半点干系,这‘七杀格’命格乃是第一次听说,而我这‘御水法’,既然大仙已经看了出来,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这秘法只不过机缘巧合之下偶然得来,并非什么传承。”

  为了避免甄宓继续纠缠不休,吴良只得颇为严肃的撇清了关系,而后重新将话题拉回正轨,正色说道,“事已至此我已经没了退路,若大仙不想落得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那便请亲自将我与玉田送出城去,离城三十里后,我自会释放大仙,并赠与一匹骏马助大仙返回甄家,自此我们互不相欠!”

  “还有马匹?”

  甄宓目光又变的热烈起来,“你果然不是一般人,如此说来,甄宓之外定然还有人在接应你吧,多少人马?”

  “大仙,我的耐心有限,莫要逼我!”

  吴良咬牙说道。

  正所谓“言多必失”,方才甄宓说了那么多,其中便透露出了一些吴良需要的关键信息,而如今吴良与甄宓说话,即使已经十分小心,却也同样无法避免被甄宓抓住一些关键细节。

  好在他现在决意要走,这些事情已经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当然,他也决定不再与甄宓说那些废话。

  “你的真实姓名是什么,目前乃是占山为王雄霸一方,还是暂时在谁麾下伺机而动……”

  甄宓继续目光热烈的追问。

  “大仙!”

  吴良不得不纠正一下甄宓的态度,掐在她脖颈上的手微微用上了一些力气,教她明白自己的决心。

  结果甄宓却是不为所动,依旧神色兴奋的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你!若你真只是个流民,我自是瞧你不上,将你当作我的奴仆亦是施舍于你。但你若已经有了些成就,那便证明你绝非池中之物,这一点与我当初遇见‘文命’时如出一辙,有冲劲、有毅力、有抱负、有勇气,终有一日要一飞冲天!这就难怪了,若非心中拥有这样的底气,你又怎会如此待我,你又怎敢如此待我?你可知道,我已几千年不曾体会过这种感觉了么?”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曹操喊我去盗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