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曹操喊我去盗墓 > 第五百二十六章 张飞的形象(4000)

第五百二十六章 张飞的形象(4000)


  “此乃小人的荣幸,自是求之不得!”

  吴良当即极为痛快的回应。

  他当然希望能与刘关张三兄弟近距离接触一番,顺便仔细观察一下他们的真实容貌,这亦是考古工作的一部分。

  其实后世人们对这三人已经有了一个刻板的印象。

  刘备:身长七尺五寸,两耳垂肩,双手过膝,目能自顾其耳,面如冠玉,唇若涂脂。

  关羽:身长九尺,髯长二尺;面如重枣,唇若涂脂;丹凤眼,卧蚕眉,相貌堂堂,威风凛凛,还有那身亘古不变的绿袍和绿帽子。

  张飞: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声若巨雷,势如奔马。

  不过这外貌描写全都来自小说《三国演义》的描述,真正研究过历史的人都应该知道,在正史中有关这三人的外貌描写其实只有只言片语。

  其中可以确定的便是:

  刘备确实长有一对异于常人的大耳,吕布在死前也的确将其骂作“大耳贼”;

  而关羽则的确有“美髯公”之称,并且称其“面如紫玉”;

  至于张飞,正史中则只有一点极为模糊的记载,称其“雄壮威猛,亚于关羽,魏谋臣程昱等咸称羽、飞万人之敌也”,通过这句话只能看出张飞身姿雄壮,具体的相貌则无从得知。

  不过倒也有学者通过一些看似与其无关的史实做出了一些推断。

  史书记载,张飞共有两个女儿,先后都成了后主刘禅的皇后,分别被称作“大张后”与“小张后”。

  而若是从基因遗传学的角度去分析此事,张飞那在《三国演义》中被描述的“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八成便是站不住脚的。

  因为皇后亦是一个国家的脸面,因此皇后的候选人便大多得是品貌端庄的女子,如此才可母仪天下。

  倘若张飞的模样如《三国演义》中记载的那般粗犷,那么他的女儿便或多或少也要继承一些粗犷的特征,而这些特征放在任何一个女子身上,恐怕都没有办法被当做“品貌端庄”,这便是最大的一点。

  而史书中记载的事实则是,刘禅可不仅仅只是娶了张飞的一个女儿,而是陆续娶了两个。

  如果是娶第一个的时候,只是为了给张飞这个三叔面子,又或是遵循刘备的意愿,甚至可能有联姻的想法,这些都还说得过去,但又娶第二个,这就有点说不通了……刘禅又不是瞎子,并且汉朝对女子的审美与后世极为相似,他捏着鼻子娶上一个便已经足以给所有人一个交代,完全没有必要再去娶第二个,难道是为了与自己过不去么?

  所依据此分析,有些学者认为,张飞威武雄壮应是不假,但也绝不似《三国演义》中描述的那般粗犷,相反应是个不是俊朗的美男子。

  何况正史中有多处记载可以证明,张飞跟随刘备起兵时家境要好得多,同时还写得一手好诗好字,拎得动屠刀,耍的起笔杆,这分明应是一员能文能武的儒将,是在于《三国演义》中记载的粗犷模样大相径庭。

  当然。

  吴良之所以答应的如此痛快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便是关二爷的品性,关二爷是何等高傲的人,他绝对不会、也绝对不屑使用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哄骗偷袭于他。

  而刘备与张飞显然更加了解关二爷的品性,他们也绝对不会在关二爷邀请自己出来相见的时候命人发动偷袭,否则那便是陷关二爷于不义,就算不至于自绝于关二爷,也定然会令关二爷心生芥蒂,实在得不偿失。

  “公子,去不得啊!”

  话音刚落,典韦便立即拦在了吴良面前,神色严肃的道。

  “是啊公子,你在这里便可以与他们说话,实在没有必要走出阵外,谁知道这是不是他们的诡计,如此多少有些冒险。”

  于吉亦是在一旁苦口婆心的劝道。

  就在这时。

  一直冷眼旁观的甄宓却忽然发出了慵懒的声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若是这样的小场面都不敢面对,以后如何能办成大事?”

  “此事哪里轮得到你来插嘴?他办不办大事,与你又有何干?”

  白菁菁原本便对甄宓有那么些许的敌意,只是看在她能力超群,而吴良也从未似是对其他的女子一般时常调戏于她,因此这几天下来也能够不理会她。

  但如今,甄宓却怂恿吴良前去冒险,白菁菁变有那么些坐不住了,当即拉下俏脸公然斥道。

  “?”

  此话一出,甄宓的眉头亦是微微蹙起,回头看向了对她怒目而视的白菁菁,似是有那么点剑拔弩张的味道。

  不过仅仅只是过了一个呼吸之后,甄宓便又勾起嘴角嫣然一笑,侧脸对吴良说道:“这位姐姐真是越来越合我的心意了,不但适合为你传宗接代,还处处袒护于你,只因这一点,她便是公然忤逆于我,我心里也很难记恨起她来,因此你日后也应好好待她,莫要辜负了她的一番爱意。”

  “……”

  众人顿时面露惊奇之色,面面相觑。

  此前宁死也不愿折了吴良的威望,此刻又为吴良安排起了婚事,他们甚至下意识的怀疑,面前这个稚气未消的小姑娘该不会是吴良他妈的转世吧?

  否则又怎会管得如此之宽?

  “……”

  就连白菁菁亦是无言以对。

  这是一种拳头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觉,面对她这不留情面的斥责,甄宓非但没有反击,反倒肯定起她对吴良的袒护来,除了吴良,白菁菁就没见过这么不按套路出牌的人。

  “呵呵,此事不用你说,我的女人我自会负责。”

  吴良却是不怎么领甄宓的情,笑了笑便对众人又说道:“我如此选择自有我的道理,诸位不必再说,正如她方才所说,此事未必便是祸事,我自会小心行事。”

  说完,吴良便绕过典韦,径直向一匹骏马走去,才上马镫轻轻一跃便已翻身上马。

  “我与公子同去!”

  典韦快步追了过来,亦是翻身上了另外一匹马,目光坚定的看着吴良。

  “好,不过没有我的命令,你万不可轻举妄动。”

  吴良亦是没有回绝他的好意,低了点头说道。

  如此吴良正欲催马,一道娇小的身影却又来到了吴良身侧,立于马下姿态优雅抬起一只手来,仰头望着吴良的眼睛,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我也要去。”

  此人不是旁人,正是甄宓。

  “你?”

  吴良看了她一眼,回忆起甄宓方才的淡定表现与言语,终是忍不住问道,“你方才是不是已经看出了些什么来?”

  “你带我去,我慢慢告诉你。”

  甄宓又抬了抬伸出的手,笑的更加迷人。

  “给她牵匹马来。”

  吴良当即对不远处的兵士喝道。

  他暂时还不想与甄宓有身体上的接触,并且也并不担心甄宓逃走,因为她现在根本就是他的人质,反倒是吴良甩不掉她。

  “我不会骑马,我要与你同骑。”

  甄宓依旧是笑,再次抬手示意,说着话的同时还有意无意的看了白菁菁几眼,仿佛示威一般。

  “……”

  吴良心知甄宓此举绝不仅仅是为了气一气白菁菁,只得对白菁菁投去一个抱歉的眼神,而后才伸手拉住甄宓,一用力将她拽上马来。

  ……

  “驭!”

  到达与关羽尚有五丈远时,吴良终于驻马停下。

  他其实并非毫无准备,衣服里面穿着当初闻人昭送与他的紫铜锁子甲,腰间还藏了一把装好了铁箭的“战国连发弩”。

  倘若真有什么特殊情况,他也并非没有一丝反抗之力。

  更何况身旁还有典韦帮忙掠阵。

  不过若是抛开了“战国连发弩”以及方才准备好的“大杀器”,他就没有多少信心与这伙不速之客对阵了。

  毕竟刘关张三兄弟武力不俗。

  就算正史中并没有“三英战吕布”的桥段,关羽与张飞依旧被使出称作“万人之敌”,如此可见一斑,而刘备就算是武力不及关羽张飞,那也是在无数次战争中摸爬滚打出来的人物,绝对要比吴良强出不少。

  因此仅凭他身边的一个典韦,对阵之下瓬人军定是处于绝对劣势。

  “想不到小兄弟竟还如此年轻……”

  见到吴良马上还多坐了个小姑娘,关羽以前可没见过这种阵仗,微微一愣之后,终是避重就轻的道。

  “多年未见,关二爷面容中虽多了些沧桑,但却是越发的雄壮威武了,小人哪怕正眼去看关二爷一眼,心中都在微微战栗,这便是传说中的不怒自威了吧。”

  吴良知道关羽最爱听什么,自然拣关羽爱听的话来说。

  此刻他也终于看清楚了关羽的样貌,的确是如史书中记载的那般面如紫玉,不过是那种红色略重一些的黑紫色,眼睛狭长迸**光,似是能够将人从内而外看穿一般。

  而最引人瞩目的自然还是脸上的髯髯美须,最为一名穿越者,吴良其实一直觉得亚洲人不适合留胡子,但见到关羽之后,他便不得不承认,他此前的认知是完全错误的,适不适合留胡子根本没有地域之分,就是分人,关二爷这一脸的胡子,就是好看就是帅,而吴良此前刮下自己的胡子,就是因为胡子长在他脸上不好看,找不到其他的借口。

  至于身材嘛。

  吴良目测关二爷应是与典韦的身高相差不大,只是体型没有典韦那般雄壮,不过这并不妨碍关二爷自上而下散发出来的爆发感,反正吴良是绝对不愿与他短兵相接的,那无异于老寿星上吊——活得不耐烦了。

  “这位壮士是……”

  关羽接着又看向了策马立于吴良侧后方的典韦,那双狭长的眼睛里面划过一抹意外之色,应是不曾想到吴良这支小小的商队之中竟有如此一位具有压迫力的力士。

  毕竟典韦自出阵之后,那双虎目便一刻都不曾离开关羽。

  普通兵士被典韦如此盯着,多会承受不住这份压迫力而失去战意,便是关羽也没有办法完全忽略。

  “这是小人结拜的异姓兄弟,唤作典韦,只因当初见你们三位异姓兄弟情同手足共同进退,小人心中羡慕不已,因此与典韦兄弟一见如故时,便也效仿了你们,与他结拜了一番,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吴良面露崇拜之色,拱手说道,“倒忘了自我介绍,关二爷有礼了,小人姓吴,单名一个良字。”

  他倒也并不怕因为一个名字暴露身份,毕竟哪怕在曹营之中,他名字也只会出现在几乎一年一度的庆功宴上,其他时候都处于半透明状态,对他有所了解的人十分有限。

  何况历史上刘备与袁绍本就只是虚与委蛇,就算他们真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应该也不会跑去向袁绍告密。

  而更重要的是。

  吴良觉得他这次与刘关张三人巧遇亦是有可以利用的点,而若想与他们建立起一些不为人知又对自己有利的联系,实现“多个朋友多条路”的想法,便不应该在身份上作假,否则恐怕会起到反作用。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曹操喊我去盗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