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曹操喊我去盗墓 > 第五百二十七章 大哥不是吃白食的人(4200)

第五百二十七章 大哥不是吃白食的人(4200)


  美男子!

  真真正正英气逼人的美男子!

  与后世那些个越来越娘的流量小鲜肉不同,张飞虽然皮肤白皙五官秀美,并且年纪看起来与吴良的相差不大,但却是那种丝毫没有丧失阳刚之气的美男子。

  他没有满脸狮鬃一般的络腮胡,取而代之的是唇上两撮极为有型的八字胡,许多人留上八字胡之后便会显得猥琐,但这胡子长在张飞脸上,却是那么的和谐与英武。

  眉毛浓密修长,脸型十分立体,虽然有着一双十分秀美的双眼皮大眼睛,但眸子中却不乏坚毅之色。

  另外。

  他的身材亦非五大三粗的魁梧,也绝非弱不禁风的瘦弱,而是那种一切都刚刚好的标准男模身材……

  看到眼前的张飞,吴良竟也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他有点不知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将张飞的“美”完整具体的阐述出来,不过他想到了一个后世的明星——金城武。

  虽然张飞与金城武长的并不相像,但就吴良个人而言,若要从自己所知道的人中挑选一个与张飞同类型的美男子,他觉得最合适、颜值分数最为接近的便是金城武了,暂时想不到其他的人选。

  这样的张飞非但对于后世人们来说是颠覆性的,就是对于吴良这个大约有些心理准备的人来说,亦是大大的超出了他的想象。

  “见过刘大爷,张三爷。”

  回过神来,吴良立刻低眉顺眼的分别向刘备与张飞施了一礼,此举自是为了进一步证明他曾是见过刘关张三兄弟的。

  比较有趣的是这三兄弟的身高乃是呈阶梯状排列。

  刘备大约一米七左右,张飞大约一米八左右,关羽则大约在一米九左右,几乎快要赶上吴良身边的典韦。

  虽然吴良知道他们三兄弟应是按年龄排行,但如此看过去却总给吴良一种他们当初其实是按大小个来排行的感觉。

  “小兄弟,有礼了。”

  “有礼。”

  刘备与张飞亦是十分客气的与吴良见了礼,随即便瞧见了与吴良同乘一骑的甄宓,而后眼中闪过一抹惊艳之色。

  这次倒是张飞率先露出一个温文尔雅的笑容,施礼问道:“恕在下冒昧,这位可是令妹?令妹生的真是俊俏,我见过许多女子,但似令妹这般美丽的女子却是绝无仅有。”

  “呃……”

  吴良正在想应该如何介绍甄宓的身份。

  甄宓却是极为冷漠的瞅了张飞一眼,而后不留情面的冷哼道:“你若懂得礼数变应知道,哪怕同胞兄妹如此同乘一骑亦是不合规矩……我不是他妹妹,我是他的娘子,正妻。”

  “失礼失礼。”

  张飞眼中随即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失望,尴尬一笑退到了一旁。

  而此时刘备的目光则早已定格在了一看就不是凡人的典韦身上,随后又望了一眼正藏于简易工事后面露着脑袋向这边张望的瓬人军众人,笑呵呵的对吴良试探问道:“这位小兄弟的商队中看起来卧虎藏龙,想来小兄弟也不是一般人吧?”

  “刘大爷高看了小人。”

  吴良谦虚一笑,拱手说道,“在这乱世之中走商亦是危险重重,有时遇上了响马贼寇比打仗还要凶险,稍有不慎便人财两失,因此小人不得不笼络一些人手帮忙护送,这些人皆是些没有生计的苦命人,小人平日里善待他们,久而久之他们也便甘愿追随小人,大伙如今便似是一家人一般,聚在一起运送些商品赚个温饱,也算是报团取暖了。”

  “即便如此,亦可说明小兄弟具有过人的统帅能力,需知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建起一支商队,更不要说令商队中的人们同心同德,而小兄弟年纪轻轻便能办成此事,这能力若是放入军营之中,日后说不定便能够统帅千人万人,封侯拜将不在话下。”

  刘备看样子并未怀疑吴良的说辞,反倒面露欣赏之色夸赞了起来。

  然而他哪里知道,吴良现在早已封了候拜了将,反倒是刘备自己,前些日子被曹老板打出青州之后,他的“平原相”一职便已经没了,如今跟随青州刺史田楷逃到了袁绍这里,袁绍根本就没有将他看在眼中,随随便便封了个上不得台面的别部司马就打发了他。

  最重要的是,还没有粮饷供应,也没有兵卒增员,现在的他完全就是放养状态,而且还是后娘放养。

  正因如此,刘备才偷偷带着仅剩的两百余人离开邺城,来到了常山国打算另谋出路。

  他这二百余人虽然不多,却也是二百张要吃饭的嘴。

  袁绍不给发放粮饷,刘备又不能也不敢在袁绍的地盘搜刮粮食,可是如果不做些什么,这些人要么就得跟随自己饿死,要么便要遵循袁绍话里话外表达出来的意思,全部打散了归入袁绍麾下,到时他可就真的什么都不剩了,更无出头之日。

  每每深夜想到这些,刘备便欲哭无泪。

  他太难了,真的太难了……

  所以。

  从实力的角度出发,现在应该是吴良拍着刘备的肩膀鼓励于他,刘备是无论如何也没有资格来“欣赏”吴良的。

  不过吴良从来不在意这些,甚至还有点享受扮猪吃虎的感觉。

  于是他很是配合的挠着后脑勺憨厚一笑,谦虚说道:“刘大爷谬赞,不过是这些兄弟们愿意给小人面子罢了。”

  其实他已经从刘备的话中听出了一些拉拢的意思。

  封侯拜将便是刘备的大饼,能力过人则是刘备的抬捧,尤其还提到了进入军队,这多多少少都有那么点想将他拉入伙的味道。

  “小兄弟过谦了。”

  刘备摇头笑道,“我也是带兵出身,深知其中的道理,若非你能够以德服人、赏罚分明、举措得当,又哪里来的面子,旁人若是不佩服你、尊敬你、爱戴你,又怎会给你面子而不是给旁人面子?”

  “刘大爷说得有理。”

  吴良也不与他争辩,低头应了下来。

  “欸——你张口闭口称我为刘大爷,这便有些生疏了,听二弟说你乃是安喜县人,我曾在安喜县做过县慰,这便是缘分,我们便算是半个同乡。”

  刘备随即又摇起头来,做出一副假嗔模样,口口声声说道,“我看你与我三弟年纪相仿,你若是瞧得起我,也肯给我一些面子的话,便也称我一声大哥吧,莫要生疏了这同乡之情才是,何况你有如此本事,万万不可如此自轻。”

  “这……”

  吴良顿时提高了警惕。

  这算哪门子的半个同乡……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更何况刘关张三兄弟之间的情谊又怎会如此随意,任由他这个见面还不足几盏茶功夫的第四者随便插足,不过是句套近乎的场面话罢了。

  “来,叫声大哥听听,莫要自轻。”

  刘备依旧笑眯眯的道。

  “大……大哥?”

  吴良故意做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磕磕绊绊的叫了一声,仿佛这一声“大哥”便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般。

  “诶!这就对了!”

  刘备颇为满意的应了一声,脸上的笑意更盛了几分,这才又看向了后面的典韦,而后冲他点头示意道,“这位力士看来也定非凡人,若是还练过武艺的话,几十人怕是近不了他的身吧?若是力士不弃,不如与我二弟过过手,咱们点到为止以武会友如何?”

  “免了!韦只懂杀人,不善比试!”

  典韦亦是很不给刘备面子,盯着他的眼睛沉声说道。

  甄宓刚刚怼了张飞。

  典韦如今又怼了刘备。

  瓬人军中仿佛便只有吴良一个人能好好说话一般。

  面对语气如此生硬的典韦,刘备自然也是略微有些尴尬,掩饰性的干咳了两声。

  好在吴良为人圆滑,连忙打着哈哈打起了圆场:“大哥莫要放在心上,我这兄弟平日里说话办事便是如此性子,我最开始与他相见时,还差点一言不合被他老拳加身,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哈哈哈。”

  结果话未说完,另外一边却响起了一个极为高傲的声音。

  “无妨!羽自点到为止,你只管杀来,不必留手,若羽死于你手,只怪羽武艺不精,我大哥与三弟绝不为难与你!”

  是关二爷,他盯着典韦,眼睛里面已经燃起了十分明显的战意。

  不过吴良看得出来,关二爷如此表态并非因为典韦怼了刘备,因为那战意之中并未夹杂恨意,他如此表态似乎只是因为典韦的话略显张狂,关二爷不允许有人比自己更加张狂。

  “哼!”

  结果典韦却并不接招,冷哼一声接着说道:“韦只杀公子要杀之人,你武艺精与不精,与韦又有何干?”

  “我看你是自知敌不过我,因此才不敢应战吧?”

  关羽顿时更加不爽,竟想对典韦用激将法。

  典韦追随吴良这么久,自然也是从吴良身上学了不少“剑术”,当即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语气说道:“呵呵,你说的都对,我敌不过你,我承认了,你可心满意足了吧?”

  “你!”

  关羽顿时感觉受到了侮辱,“唰”的一声抽出腰间佩剑,厉声怒喝,“今日我定要与你这狂徒比试一番,既分输赢,也论生死!”

  “关二爷息怒!”

  吴良见状终于开口劝道,“我这兄弟就是这么个性子,不管是谁有他说话超过三句八成都要打起来,他若是有什么话说的不和二爷心意,我给你赔个不是,莫要伤了和气才是。”

  只要典韦没吃亏就行,反正吴良从来不把自己太当回事,完全不介意说上两句好听的。

  而与此同时。

  “二弟休要冲动。”

  刘备那便亦是策马挡在了关羽面前,笑眯眯的说道:“小兄弟与这位兄弟莫要介怀,我这二弟虽一身傲骨,但其实心中并无恶意,此事要怪也是怪我,好端端的非要提什么比武之事,实在有些唐突了。”

  如此两边“老大”这么一劝,自然也就相安无事了。

  反正只要刘备能够拦得住关羽,便绝不会爆发不必要的冲突。

  因为典韦相对要冷静许多,执行力亦是无人可比,没有吴良的首肯他绝对不会因为一些个人想法而冲动行事,这方面是关二爷无论如何也比不了的。

  这点通过两人被劝之后的表现便可看出:

  “哼!”

  关二爷瞪了典韦一眼,别过头去不再说话。

  “……”

  而典韦则是宠辱不惊,默不作声继续谨慎的盯着刘关张三人,没有一刻松懈。

  “哈哈哈,自家兄弟之间,有些口舌之争亦是常事,反倒愈加容易熟络。”

  刘备打了个哈哈,再看向吴良时脸上笑意更盛,却又略微压低了一些声音略显神秘的说道,“小兄弟如今已对我以大哥相称,我便厚颜称你一声四弟了,只是四弟对大哥的事情恐怕还知之甚少吧?”

  “大……哥此话何意?”

  吴良面露不解之色,这次他也是真不明白刘备想说什么了。

  “四弟有所不知,大哥其实是汉室宗亲。”

  刘备整了整衣领,挺起胸膛极为郑重的说道,“大哥先祖乃是汉景帝刘启之子,汉武帝刘彻异母兄长,曾被封作中山靖王,临近的中山王国便曾是先祖的封地,奈何造化弄人家道逐渐中落,到了大哥这一代,早已没有了先祖时的光景。”

  “但无论如何,大哥身体中流淌着汉室皇族的血液,若论辈分,就连如今的献帝亦要叫我一声叔父!”

  “现如今奸臣乱政扰乱朝纲,奸雄乱世割据一方,汉室皇族逐渐式微,害得百姓居无定所民不聊生,天下处处燃起战火生灵涂炭,每每看到这些事情,我便心中揪痛难以自持……”

  说到这里,刘备那就一个捶胸顿足,拍着自己的胸口叹道:“我这里痛啊,痛不欲生的痛啊……不瞒四弟,我有一个宏大的梦想!”

  “汉室皇族虽然式微,但身为皇室宗亲,身为献帝的叔父,匡扶汉室责无旁贷,天下黎民百姓更是我之子民,我又怎能坐视不理?”

  刘备越说越是激动,结果话至此处却忽然响起了一个古怪的声音。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曹操喊我去盗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