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曹操喊我去盗墓 > 第五百三十章 八卦化煞镜(4200)

第五百三十章 八卦化煞镜(4200)


  不为人知的目的……

  甄宓这句话倒是给吴良提了个醒。

  刘备这次恐怕也是在故意隐藏自己的行踪,否则又怎会来到这处相对比较隐蔽的山谷之中露宿,而不是直接进入常山郡城?

  毕竟他们既然已经投奔了袁绍,就算袁绍不怎么待见刘备,他如今也是袁军一员,这样的身份在袁绍的地盘之内行走,就算没有得到袁绍特许,他们也完全没有必要如此隐藏自己的行踪!

  等一下!

  吴良忽然又想到了一个人——赵云赵子龙!

  “我乃常山赵子龙!”

  这句话在后世通过《三国演义》电视剧的演绎,早已深入人心,许多小朋友看过电视剧之后,都会对这句话产生极深的印象,玩闹时都时常会挂在嘴边耍帅扮酷。

  而赵云赵子龙,正是常山国人士。

  并且根据正史中的记载,刘备在这个时候早就应该结识了赵云。

  早些年赵云乃是公孙瓒麾下将领,后来刘备辗转多地投奔公孙瓒,那时公孙瓒正与袁绍交战,于是派遣青州刺史田楷占据了青州的大片土地,又封刘备为别部司马,命他前往青州协助田楷抵抗袁绍,彼时赵云便奉命追随刘备,专门为他掌管骑兵。

  也是这时候,赵云便与刘备产生了深厚的友谊,亦是为之后蜀汉建立,刘备将赵云拜作五虎将奠定了基础。

  然而奇怪的是,这次在这山谷中与刘关张三兄弟偶遇,却并未见到赵云。

  难道赵云还在刘关张三兄弟身后的那两百余名兵士之中?

  又或是……赵云此刻已经与刘备分开?

  这种可能反而更大。

  因为正史中曾有记载,赵云追随刘备的过程中,因为家中兄长忽然去世,于是便向公孙瓒请辞归乡,刘备知道赵云此去便不会再回来,于是握住他的手依依不舍,赵云却道:“终究不能做有违德操的事啊。”

  后世史学家解读赵云这句话,认为是因为公孙瓒得了整个幽州之后,穷兵黩武、日益骄矜、记过善忘,睚眦必报、并且变本加厉的掠夺百姓,因此引起了赵云的不满,从而决定不再为公孙瓒效命。

  吴良也认同这种说法。

  因为正史中还有如此一段记载:

  初平二年,袁绍自领冀州牧,常山国便属于冀州,彼时赵云却受常山国推举,率领本郡义从兵士投奔了公孙瓒。

  公孙瓒心中奇怪,于是问道:“听说冀州的人都想要依附袁绍,怎么唯独你能迷途知返呢?”

  赵云回答说道:“如今天下大乱,百姓有倒悬之厄,我们常山人经过商议讨论,决定要追随能够实施仁政的地方,并不是因为我们疏远袁绍而偏向于将军。”

  由此可见,赵云心中亦存大义,并且在常山国的威望极高,常山国内有许多义士都愿意追随于他。

  而等到后来认清公孙瓒的嘴脸之后,请辞归乡便也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并且回到常山国之后,赵云也并未效忠袁绍。

  一直等到后来刘备因“衣带诏”事件被曹老板追杀,逃到冀州投奔袁绍时,赵云才主动跑去邺城再与刘备见面,并避开袁绍的耳目暗中帮助刘备招募了数百名兵士,随后带着这些人跟随刘备去了荆州,依附刘表屯于新野……

  所以。

  难道刘备此行的目的其实是招揽赵云?

  这种可能不是没有。

  毕竟从那些史实中可以看出,赵云在常山国很有威望,并且他的兄长去世之后,他便极有可能成为一家之主,掌握着一族的财富与社会资源,而这些皆是此刻的刘备最为欠缺的东西,毕竟他已经混到了连饭都吃不起的地步。

  不过这种推测依旧存在一些疑点。

  倘若刘备真是特地跑来招揽赵云的,按照常理来讲常规的做法应该是先派人前来与赵云沟通,得知赵云的心意之后再有所行动,否则万一赵云根本没有这个意思,这一趟不就是白跑了么?

  另外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似乎也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赵云真没这个意思,所以也就没有派人前来迎接,不过这种可能基本可以排除,毕竟正史中赵云可是主动跑去追随刘备的,如今自然也没有拒绝刘备招揽的道理,更没有叫刘备等人在这里饿肚子的道理;

  另外一种则是,刘备根本就没有提前与赵云沟通,因此赵云也根本就不知他到了常山国。

  而若是如此,刘备此行的目标可能就不是赵云了,至少并不完全是为赵云而来。

  那么除了赵云之外,刘备最缺的又是什么呢?

  吴良细细思索。

  应该是财!

  这年头黄金是财、珍宝是财、牲畜是财、粮食也是财,有了财,他便有了粮饷,便有了招兵买马的资本,否则就只能似现在这般脸都不要了四处招摇撞骗,只是为自己与麾下那两百余名兵士吃上一顿饱饭。

  而若是再将潜行与求财联系在一起的话。

  再加上刘备所部现在便已经在饿肚子,此行颇有那么点破釜沉舟、不成功便饿死、也只能饿死的决心……

  吴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刘备这次可能是准备干不能被旁人知晓的坏事!

  至于是什么坏事?

  这方面吴良就比较有经验了。

  对于刘备这种有野心的人而言,小财小富是没有太大意义的,就拿吴良刚刚送了刘备四车粮食来说,这些粮食若是给了一户普通人家,节省一些吃上一两年应是不成问题,但放在刘备手中,恐怕还不够他这两百余名兵士吃上两天。

  即是说,刘备若是特意跑来这个地方求财的话,所求应是一笔十分可观的横财。

  那么这年头什么途径能够发上一笔横财呢?

  吴良暂时能够想到的只有两个:

  一个是似他一般盗墓,而且八成得是汉武帝之后出现的汉墓,因为自汉武帝开始才实施“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政策,自此厚葬的习俗才真正深入人心。

  当然,在这之前的朝代亦是有许多人尊崇儒术,亦是会厚葬父母亲人。

  但那些朝代与以孝治天下的汉朝相比便是小巫见大巫了,尤其对于王公贵族而言,这些人活的就是一张脸面,甚至在这种事上已经进入了互相攀比的畸形状态,有的人为了安葬父母甚至不惜倾家荡产,只为了不被人们当做不孝子看待。

  尤其在这种大环境下,想要入朝为官便必须先被地方举为“孝廉”,“孝廉”早就已经成了登堂入室的敲门砖,不论是谁被当做了“不孝子”,都无异于自毁前程,为天下士族所不耻、所唾弃!

  陈留的王庆便是一个例子。

  他爹死后家中早已入不敷出,结果王庆还是硬着头皮将自家赖以生存的盐行一家一家的质押出去,只为了给他爹一个风风光光的大葬,然后……没过几天就引来了贼人,最终惨遭掘坟。

  完全可以想象。

  如果不是遇上了吴良,王庆的王家此刻恐怕也已经彻底落寞,虽然未必便要流落街头,但肯定不能维持以前的风光,而且若无奇遇,百年之内恐怕都不可能扭转局势,更不要说似现在一般做了整个兖州的盐业大亨;

  而另外一个,恐怕便只能是抢劫了。

  这年头又没有可以使人一夜暴富的彩票,能够发的横财自然大部分也都只能是不义之财。

  而且这个时代并没有银行与钱庄,要抢的还只能是大户人家,毕竟这年头一般的老百姓亦是处于水深火热的状态,没有沦为流民便已经可以算是中产阶级,只有真正的大户人家才能够为刘备提供他所需要的那笔横财。

  但就这两百余人的话,这事恐怕是办不成的。

  毕竟大户人家都住在郡城之内,而各郡城的守军也不是吃素的,就他这两百余人虽不能说是不够守军塞牙缝,但是守军的数量绝对在他们之上,并且占据城墙之利,且不说刘备这些人能不能进的了城,就算能够进城,并且办成了事,也是极难从城内逃脱,再加上冀州还是袁绍的地盘……此举无异于送死。

  “难不成……”

  想着这些,吴良不自觉的看向了已经哭完的刘备。

  此刻刘关张三兄弟已经全部下了马,关羽与张飞正在抚摸着刘备的后背,与他小声说着一些什么,而刘备亦是已经拭去了脸上的泪水,只是眼中依旧带了一层水雾。

  大概也是碍于吴良等人还在旁边。

  刘备哭的十分突然,收的也是比较迅速。

  片刻之后他已恢复如常,而后主动走上前来对吴良拱手郑重说道:“想不到四弟竟是一位身怀异术的异士,大哥方才自作聪明倒叫四弟见笑了,不过请四弟放心,大哥此前的承诺并非欺骗,只是形势所迫万不得已罢了,大哥虽没有能力明日便归还四弟的粮食,但只要四弟信得过大哥,在此地稍微停留一些时日,大哥定会兑现承诺,加倍偿还四弟!”

  果然是要发一笔横财么!

  否则这番话又怎会说得如此笃定,与之前那没有底气的模样相去甚远。

  何况甄宓已经把话说到了这步田地,刘备甚至因此自苦而大哭,便定是已经信了吴良身怀“相面之术”的事实,哪里还能继续欺骗吴良自取其辱。

  而且,说不定他现在已经有求于吴良了……

  “大哥不必如此客气,这粮食本就是小弟自愿赠予大哥的,从未想过要大哥归还,大哥不必放在心上。”

  吴良笑呵呵的回礼道。

  “人无信而不立,我既说出此话便应兑现,四弟不必多言。”

  刘备坚持说道,接着话锋又是一转,看着吴良的眼睛笑道,“只是还有一事,大哥尚需向四弟求证,四弟既能看出大哥的命数,不知可能看出大哥所犯之小人如今身在何处,又姓甚名谁?”

  “恕小弟无能,并不能看出。”

  吴良眼观鼻鼻观心,心知刘备这是打算将这妨碍自己的小人找出来处理掉,于是立刻将甄宓此前对他说过的话拿出来活学活用,故意误导道,“目前小弟唯一能够确定的便是,这妨碍之气应是近一到两年之内才忽然出现,也就是说,那小人应是近一到两年之内才来到世上,尚且是个嘤嘤学语的婴孩。”

  “婴孩?”

  刘备顿时愣住。

  与成人不同,婴孩可不仅仅是可能寂寂无名之辈,更有可能连个正经名字都没有,亦是没有任何可以考证的生活轨迹,若是吴良不能为他提供确切的线索,便更加不可能找的到。

  况且就算找到,对待一个嘤嘤学语的婴孩,刘备亦是有些不知该如何下手。

  “不过……”

  吴良接着开口,不过只过了两个字便又戛然而止,面露挣扎之色。

  “不过什么?”

  刘备听出吴良话中有话,连忙追问。

  “唉!大哥有所不知,人的命数本是上天注定,肉体凡胎道破天机必遭天道报应,依小人祖上规矩,这些天机本是不该说出口的。”

  吴良连连摇头叹气,大有一种挣扎之后才下定决心的架势,发狠似的说道,“可惜话已至此,恐怕这便是我避不开的劫难,或许这也是一种天意吧,罢了罢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小弟今日为了大哥,便违背一次祖训吧,大哥请过来一叙。”

  说着话,吴良也翻身下马,对刘备做了个请的手势。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曹操喊我去盗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