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曹操喊我去盗墓 > 第五百三十一章 软软饭硬吃(4100)

第五百三十一章 软软饭硬吃(4100)


  除此之外,主被动关系也逐渐发生了改变。

  之前是吴良担心刘备等人因为饥饿而对他们不利,毕竟人饿极了道德感便会降到很低,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做的出来,而吴良等人恰好有粮,这山谷又几乎无人经过,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恐怕就连刘备等人自己也未必能够控制。

  而现在,吴良已经给了他们四车粮食,能够暂时将他们稳住。

  如今又是刘备在这件事上有求于他,主动权已经悄然掌握在了吴良手中,现在的问题是吴良想不想走,要不要为刘备提供帮助,刘备讨好他还来不及,又怎会对他们不利?

  至于“横财”。

  吴良其实并没有什么兴趣,他真正感兴趣的是可能与横财有所关联的事物。

  虽然现在还无法确定究竟是什么,甚至可能他的推测都是错的,但既然已经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吴良的好奇心便再也控制不住,在这种已经稳住局面的情况下,他当然希望能够一探究竟。

  只是这样似乎有那么点坑害刘备。

  毕竟甄宓此前已经说过“小人距离刘备越近,影响便会越大”,吴良虽然很是机智的没有对刘备说起这件事,但如果甄宓所言非虚的话,吴良的这个决定恐怕必将对刘备这次的行动带来非常不好的影响。

  不过吴良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他这个便宜“四弟”刚刚送了四车粮食给刘备,解了刘备的燃眉之急,刘备当然也应该稍微的付出那么一点代价,礼尚往来嘛。

  “这什么八卦什么化煞什么镜的,四弟可知如何打造?”

  刘备果然顺着吴良的指引问了下去。

  “小弟不是金匠,自然不会打造。”

  吴良故意喘了个大气,待刘备面露失望之色时,才又接着说道,“不过若大哥需要的话,小弟可以在旁指导,协助金匠打出能够发挥作用的八卦化煞镜。”

  “太好了!”

  刘备顿时面露喜色,一把拦住吴良的肩膀,笑盈盈的说道,“大哥虽然遭受小人妨碍,但却又得了四弟这位贵人相助,如此一减一增便可抵消大半,这或许也是天意,真是天不亡我啊……四弟仗义出手,请受大哥一拜!”

  说着话,刘备竟真的拱起手来,极为恭敬的躬下身子对吴良行了一个大礼。

  “使不得,大哥使不得,你这可就是折煞我了。”

  吴良连忙伸手扶住。

  “大哥想好了,若四弟不弃,大哥愿带你二哥、三哥与你再结拜一次,我们四人结为异性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自此咱们互相扶持共同进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日后定可成就一番事业,不知你以为如何?”

  刘备紧接着又颇为诚恳的紧握着吴良的手,目光之中充满了期待,正色问道。

  “这……”

  吴良顿时面露难色。

  心中却在暗自想着:刘备简直太精明了。

  就刘备这个年纪,已经比吴良多活了十多年,若是同年同月同日死,吃亏的肯定是吴良,无端少了十几年的阳寿。

  关羽与张飞当初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就那么迷迷糊糊的答应了。

  尤其是张飞,他现在看起来真没比吴良大了几岁。

  然后便是刘备的算计,他这明显是已经有了将吴良收入麾下的想法。

  如此一来,吴良手下的人,吴良的能力,吴良的财产也就都可以为刘备所用,而且是无偿的,这对他来说自然是一件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刚才还口口声声说不是吃白食的,这才多一会就露出了狐狸尾巴,已经开始空手套白狼了?

  “贤弟可是有什么顾虑?”

  刘备凑近了一些一脸期盼的问道。

  “大哥有所不知,小弟与商队中的这些兄弟姊妹此前皆深受战乱之苦,因此大伙才约定结成商队,宁愿苦些累些往返于中原与西域之间走商,也绝不掺和任何战事,只求能够平平安安度过此生,小弟若是答应了大哥,便是违背了当初对他们许下的诺言,定会众叛亲离。”

  吴良回头看了瓬人军众人一眼,叹气说道,“况且这也是为了大哥好,方才小弟已经对大哥说过,肉体凡胎道破天机恐遭天道报应,如今就算不能说,小弟也咬着牙说了出来,尚且不知今后将会招来何种恶果,若此时小弟与大哥、二哥、三哥对天立誓结为异性兄弟,这报应恐怕便要由大哥、二哥与三哥一同承担,若是如此,就算小弟助大哥打造出了八卦化煞镜抵御小人,却立刻又为大哥引来了天道报应,如此一消一涨倒还不如什么都不做了,大哥这又是何苦呢?”

  “……”

  听得此言,刘备顿时语塞。

  吴良众叛亲离,即是说他现在的这些手下中奖离他而去,刘备也不可能得到这些人。

  而那天道报应……听起来似乎又是比犯小人更厉害的事物,此举对他非但没有一点好处,反倒可能弄巧成拙。

  只是话说到这份上。

  刘备又有一种被架起来了的感觉,他若是现在立刻不再坚持结拜了,倒显得他有些虚情假意,吴良不顾祖训与天道报应为他指点迷境,他竟不愿与吴良一同承担后果,这多多少少有那么点说不过去。

  况且他接下来还需要吴良为他指导金匠打造八卦化煞镜呢。

  若表现的如此现实,怕不是要寒了吴良的心?

  “大哥莫要有所顾虑。”

  吴良则立刻又给了刘备一个极为宽敞的台阶,语气诚恳的道,“小弟此举皆是出于对大哥、二哥与三哥的敬重,乃是小弟自愿,而大哥命中便是要办大事的人,因此小弟此举也并非没有私心,只望大哥他日位高权重之际,能为小弟与商队中的这些兄弟姊妹提供一处栖身之所,小弟便已经感恩戴德了。”

  “四弟……”

  刘备抬起头来看向吴良,眼中再次浮现起了水雾,看起来竟像是真被吴良这番胡扯感动到了。

  “大哥!”

  吴良目光真诚的望着刘备。

  “四弟!”

  刘备再次握住了吴良的双手。

  “大哥!”

  吴良微微用力回应着刘备。

  “四弟!”

  “大哥!”

  “四弟!”

  “大哥!”

  “大哥指天起誓!若有朝一日大哥功成名就,定为你安排一处丰饶之地,你与商队中的这些人自此世袭罔替,无人可以染指!”

  “谢过大哥!”

  “……”

  ……

  不多时,山谷中便飘起了一阵粟米特有的香气。

  瓬人军与刘备所部并未混在一起,而是依旧保持着界限各做各的,各吃各的,场面看起来十分和谐。

  刘备所部也真是饿坏了。

  隔着几十丈远的距离,瓬人军依旧能够听到他们狼吞虎咽的声音,仅仅是一顿饭,他们便直接干掉了两车粮食。

  如此吃过了饭,刘备所部才开始在山谷内安营扎寨,看来他们也是有在此处停留一段时间的准备。

  “公子,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吃饭的时候,于吉凑到吴良身边小声询问。

  “什么怎么办?”

  吴良扭头问道。

  “咱们明日是否离开此处继续往西赶路?”

  于吉愣了一下,接着皱起老脸来劝道,“公子虽暂时稳住了这伙人,但老夫觉得他们并不可信,咱们不应与他们走的太近,倒不如寻个借口尽快离去,免得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嗯……你说的有理。”

  吴良想的是如今他这个“小人”近在咫尺,刘备随时都有可能倒血霉,为了防止他在倒血霉的时候连累到自己,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的确应该与他保持适当的距离。

  于是略微沉吟了片刻,吴良将几名瓬人军骨干叫到身边,拍板说道:“如今已是初冬时节,这山谷虽然还算隐蔽,但却四处透风实在难过,因此我决定了,咱们明日一同进入郡城,在郡城内寻个住处好好休整几日,你们以为如何?”

  “……”

  众人并未立刻作答,而是下意识的看向了正在不远处伸着两只小手专心烤火的甄宓。

  他们此前就算是潜行也不必非要来这样的荒郊野岭安营扎寨,此举完全就是为了应对可能因甄宓而来的追兵。

  “她要若真要害我们,藏在这山谷之中恐怕也并不安全。”

  吴良已经开始信任甄宓,当然并不是认定她没有坏心眼,只是认定她就算有坏心眼也不屑用这种方式来对付他。

  “有才哥哥这是打算继续与那伙人保持接触?”

  诸葛亮看出了吴良的心思,侧目向刘备所部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开口问道。

  “正是如此。”

  吴良点了点头,小声说道,“我怀疑他们来此的目的并不简单,明日咱们先搬入城中居住,杨万里带上几个人暗中跟随他们,先搞清楚他们最近几日究竟去了什么地方,又做了些什么事情再说,不然咱们那四车粮食不是白送他们了?”

  ……

  不久之后,刘关张三兄弟打着饱嗝走入瓬人军阵中。

  吴良明显已经取得了刘备充分的信任,以至于这次过来,刘关张三兄弟竟提前卸下了兵器,空手而来。

  瓬人军骨干见状,则是默默的退到吴良身后,将舞台交给了吴良一人。

  而典韦则是十分尽责的立于吴良身侧。

  倒不是吴良自大,此刻的刘关张三兄弟在他眼中已经十分安全,因为没有了兵器,典韦一人便有能力将他们全部斩杀。

  “大哥,二哥,三哥!”

  吴良大老远便拱手对三人施礼招呼,而后示意诸葛亮亲自动手为他们倒上了一碗热水。

  他也想借此机会看看历史上与刘关张三兄弟关系密切的诸葛亮在这个时候见到刘备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尤其会不会与他们一见如故。

  结果却是毫无反应。

  诸葛亮默默的倒完了水,看都没多看他们一眼便退到了一旁……

  与此同时。

  甄宓却主动走过来占到了吴良另外一侧,伸出手来颇为亲密的挽住他的胳膊,似是也想听一听刘关张三兄弟打算说些什么。

  “有礼了,四弟,咱们坐下慢慢来说。”

  刘备倒也并不客气,甚至反客为主的邀请吴良一同在篝火旁边坐下,这才指了指立于他身后的关羽和张飞,一脸笑意的说道,“其实大哥这次过来也没什么要紧事,只是你二哥与三哥见识过你的相面之术之后,心里也痒痒了起来,非要我带他们来与你相见,向你讨教一下他们的命数……不过四弟不必勉强,我已经与他们说过其中的关节,若是他们的命数亦是达到了道破天机的范畴,我们自然也不能陷四弟于不义,四弟只需拣一些能说的来说便是。”

  “四弟,有劳了!”

  “有劳!”

  关羽与张飞二人亦是拱手施礼道。

  “……”

  瓬人军众人见状皆是无语,这三人的面皮怎地如此厚实,人家已经帮你们相了一回面,你们竟还得寸进尺。

  最重要的是,众人心中都有数,吴良虽是个乩童,但却并不会什么相面之术,真正擅长相面之术的是此刻就在他旁边的甄宓,这还得看甄宓愿不愿帮这个忙。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曹操喊我去盗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