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雏鹰的荣耀 > 101,誓约

  特蕾莎端坐在椅子上,目送着殿下的堂兄离开的背影,直到对方消失、门重新关上之后,她脸上的庄重和威严猝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疲倦和茫然。

  一直站在角落里不发一言、默默注视整个事态的夏奈尔,这下终于按捺不住了,慌忙走到了特蕾莎面前,然后担心地问。

  “殿下,您没事吧?”

  “我……我有点头晕,大概是消耗了太多精神吧。为了不让他小看,在他面前我可一点都不能露怯。”特蕾莎微微闭着眼睛,小声回答。

  然后她又勉强抬起头来看着夏奈尔,“夏奈尔,我刚刚表现怎么样?没有丢脸吧?”

  “您表现得非常好……”夏奈尔满怀诚恳地回答,“无论措辞和态度都无可挑剔,我想那位殿下绝对会牢记这次教训的。”

  “大概也只是让他老实一段时间吧,不过这样也够了。”特蕾莎苦笑着回答。“既然殿下不希望和堂兄就此决裂,那我们也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唉,一家人毕竟是一家人,又有什么办法呢?”

  她眨了眨眼睛,发现自己依旧头晕目眩,然后她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她试图往前走几步,但是发现自己的脚步轻飘飘的,基本都无法掌握平衡,摇摇晃晃地走了几步。

  夏奈尔大为惊慌,连忙扶住了她的肩膀。

  “殿下,您没事吧?”她再度问。

  “我只是太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特蕾莎苦笑,“好了,扶我去休息吧——夏奈尔。事情看来已经办完了。”

  就在这时候,门突然又重新打开了,然后一个少年人大踏步地走了进来。

  当然,这里只有一个人有资格这么做。

  “陛下!”看到了少年人之后,夏奈尔感觉松了口气,然后让到了一边。

  艾格隆走上前来,然后自己亲自扶住了特蕾莎。

  “我刚刚看到我的那位堂兄离开了。”艾格隆饶有兴致地说,“他失魂落魄的样子真是我前所未见,好生有趣。”

  “殿下,为了树立威严,我只能严厉地训斥他,让他蒙受羞辱。”特蕾莎回答,“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因此责备我破坏家族的和睦。”

  “家族的和睦!呵,我从不知道波拿巴家族还有这个玩意儿。”艾格隆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特蕾莎,你做得很对,而且是我叫你训斥他的,你只是执行我的意志而已,我怎么会因此怪你呢?不瞒你说,之前我还严厉训斥过他的父亲。总而言之,我们这个家族多的是桀骜不驯的人,我非要把他们压服不可,要是压服不了我就宁可放逐,我绝对不会犯先代的错误了!”

  说到这里,他又看向了特蕾莎,“不过,特蕾莎,我倒没想到你居然这么纯熟,都不用我教你,你就能够这么轻松自如地压制他了。”

  “其实……当初在奥地利的时候,我就已经想过了我应该怎么对待他,所以早就有了心理准备。”特蕾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那时候为了你的前途,我曾经设想过要不要把你的堂兄弟们找到奥地利来帮助你,然后我就想,你们家的人一个个都桀骜不驯、野心勃勃,想要统御他们,光靠一味迁就是绝对不行的,必须适当展示权威,甚至必要的时候强势打压才行。”

  虽然特蕾莎这话里明显有在批评波拿巴家族成员的意思,但是艾格隆却丝毫不以为忤,应该这也是他心中所想。

  不过……他倒是想起了另外的事情。

  特蕾莎当初居然就已经把两个人的婚后生活想得这么遥远了,真可怜她一片痴心。

  只可惜自己却……唉,算了别多想了,已经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想办法弥补就是了。

  “一点也没错。”艾格隆点头表示赞许,“特蕾莎,既然你已经都想明白了,那我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

  想想也不奇怪,毕竟出身皇族,而且从小在父亲耳濡目染,以特蕾莎的聪慧,无师自通地学会了这些东西也不稀奇吧。

  “殿下,请千万不要以为我迷恋权欲……对我来说,什么树立权威、指使他人,都不过是‘需要做的事情’而已——需要的时候我会去做,我并不为此感到快乐,也不在意什么权力的甘美滋味……因为我早就见惯了这些,它并不值得我期待。”

  仿佛是感受到了艾格隆的心中所想,特蕾莎认真地说。“我所享受的是陪伴在自己心上人身边、为他做‘必要的事’的快乐,这必要的事可以是任何事——若你当时要我随你隐居乡间,那我为你收拾书房和书稿的时候,我也会是同等的快乐!也许我已经没法把这一点证明了,不过我想你一定可以感受到我的心意的,因为它早就满溢而出了……”

  “是的,我知道……特蕾莎,你已经无数次地向我证明这一点了,就算我是个瞎子我也该看见了,所以你不用再说了。”艾格隆感动地回答,“好好休息吧……我从未怀疑过你为我所做一切的动机,以后也不会,我只盼着自己能够有机会偿报你。”

  特蕾莎现在的虚弱,只要稍微一看就能看出来,本来就已经在病中了,还要强打起精神来应付自己的堂兄,实在劳心伤神。

  “你现在已经在偿报了。”特蕾莎微微笑了起来,然后轻轻地靠在他的肩膀上,享受彼此的温存。“以后要给我更多,更多……”

  接着,她就这样靠在了他的身上,眯着眼睛仿佛睡着了一样。

  “殿下,我还有个提议。”片刻之后,特蕾莎突然开口。

  “什么?”艾格隆问。

  “既然出征在即,那我认为最好在出征之前,给予你的部下们一笔丰厚的犒赏,这样可以激励他们的士气,让他们更加卖命。”特蕾莎轻声说,“不过,现在我也知道你资金紧张,所以,我想,干脆把我的那些嫁妆里的现金都直接发放了吧,反正我留着那些也没什么意义……”

  “特蕾莎……”艾格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满意吗,殿下?”特蕾莎抬起头来,然后笑着问。

  在离开奥地利之前,她记得妈妈曾经教训过她两条,其一是一定要掌握财权;其二是给人恩惠要一点一点地给,不要把自己父母馈赠的嫁妆都轻易花掉了。

  她遵从了前面一半,但是后面的一半她却不打算遵从。

  她知道妈妈的想法——妈妈是担心她做错了选择,留着钱,至少可以给她缓冲的余地,如果后悔了也来得及全身而退;另外,如果都花掉的话,弄不好就会被认为是没有利用价值,不再会被重视了。

  可是以她对殿下的了解,以及上岛之后和殿下相处时的经历,却让她抛却了这些顾虑。

  她知道殿下是懂得念恩的人,她越是表现得忠诚和无私,越是会让殿下在心中感动。

  同样,她以莫大的无私做出了表率,而这份无私,也能够成为她标榜的利器,从此以后再无人能够指责她是个奥地利人了。

  妈妈希望她留下余地,可是她却不想给自己留余地,因为她只想要把一条路走到底。

  如果那条路走通了,她可以看到自己最想看到的风景;如果那条路是绝路,那她也会咬着牙跳下去,为自己的决定殉葬。

  至少从目前来看,她对自己得到的结果非常满意,殿下承认了她的地位,也只陪伴在她的身边,而这就够了。

  从和父亲对抗开始,她非常冷静地用自己的手,把自己的余地和退路一一抹去,只为了让自己能在一条路上走到底。

  这到底是何等决绝的决心,又到底是对是错,只能让日后的历史和天上的神灵来见证了。

  而她绝不会后悔。

  “我很满意,特蕾莎……”艾格隆感动得声音都发颤了,“但我觉得我不该这么做,因为那是你的……”

  “我相信你会偿还的,不是吗?”特蕾莎笑着打断了他的话,“好了,就按这么办吧,我们会有足够的时间来慢慢算清账的。”

  “是啊,时间总是足够的,还有很长很长。”艾格隆长叹了口气,然后轻轻点头,满怀感激地答应了特蕾莎的提议。

  他忍不住低下头来,亲吻了自己的未婚妻。

  “我还在感冒啊,殿下……”特蕾莎害怕传染病症,所以有些迟疑,但是她的小小挣扎很快就被解除了,不得不闭上眼睛,享受两个人的温存。

  尽管他们的年岁都只有十六,但是出生以来就背负的身份和教育,让他们在精神上比实际年龄要大了许多,也多了太多同龄人所没有的机谋和心思。

  但即使如此,在他们内心中的深处,都还残留有着一些少年少女的痕迹,以及梦想。

  还有一些诗一般的瑰丽想象。

  在拥吻了之后,艾格隆带着满心的喜悦思索着。

  他也想让仍在病中的特蕾莎开心下。

  所以,该怎么逗这个文学少女开心呢?

  艾格隆发动了自己素来聪慧的大脑,寻找每一个可能的灵感。

  片刻之后,他脑中灵光一动——有了!

  “特蕾莎……你听说过帕特农神庙吗?”他小声问。

  “是的,我当然听说过啊。”特蕾莎点了点头。

  然后,她又叹了口气,“可惜了,那里听说已经被毁坏得很厉害,只剩下一片遗址了。”

  是啊,她怎么可能没听说过呢?

  位于希腊雅典卫城的最高处石灰岩的山岗上的那座神庙,为供奉司职智慧、艺术和军事的女神雅典娜所建造的神庙,古希腊文明无与伦比的建筑和艺术瑰宝,她从小就知道,并且悠然神往过。

  然而,她也知道,经过了两千年的时光和战火洗礼之后,那里已经只剩下了一片断壁残垣,只剩下廊柱和雕塑残留,她也忍不住心有唏嘘。

  “等我们到了那里,我们一起过去逛一逛怎么样?”艾格隆提议。

  “当然可以啊。”特蕾莎立刻就点了点头,“我很期待呢。”

  “那么……”艾格隆笑了笑,然后装作不经意地问,“你期待不期待我们把那里简单整修一下,然后就在那儿举办婚礼?”

  气氛陡然僵住了,特蕾莎一下子呆滞了下来,然后定定地看着身边的少年人。

  “怎么,不满意我的提议吗?”艾格隆问。

  “不……我很满意这个提议,殿下。”特蕾莎立刻就反应了过来,然后重重地点头,“再满意不过了……谢谢您,为了满足我的喜好而费心了……”

  如果是普通少女,一听到自己的未婚夫居然提议在某个断壁残垣的遗址举办婚礼,恐怕会气得七窍生烟,然而对喜好浪漫的特蕾莎来说,这反而是一剂无与伦比的强心剂,让她本来因为发烧而模糊不清的眼瞳,顿时都焕发出了神采。

  看到特蕾莎的反应,艾格隆也暗喜,看来自己的灵光一现没有白费,特蕾莎果然很喜欢。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雏鹰的荣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