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棋圣的工作 > 第五章 · 让么老娘来教你盘外招怎么用!

第五章 · 让么老娘来教你盘外招怎么用!


  棋局开始!

  两股风暴在棋盘的两岸卷动了起来,每枚棋子都带着风劲从天而降!

  虽然自打使命结束之后,科执光对棋子特效的视力就减弱了许多,但还是依稀能看到棋盘上所溅起力度,每手棋都带着炽热的温度,犹如心跳的脉搏。

  棋局之外的解说席上,一大票女流棋手涌向了这里,将直坂成功挤了下来,日风谷识趣地为她们腾出了位置。

  “好!今天我们来讲棋!”星嫁兴致勃勃地喊道。

  棋院里,所有人都搬着小凳子坐到了电视前,呆呆地看着屏幕上的各种喜气洋洋,很多原本不播放棋战的频道也把镜头给到了这里。

  盛烈的繁樱之下,棋局被粉帘般的枝芽遮蔽开来,依稀可见两个朦胧的影子在帘幕里晃动,而不远处的空地上,赛事举办方已经在认真研究婚庆的事了。

  科执光沉着冷静地坐于棋盘前方,认真地落子行棋。

  挂角、大飞、拆边,古色古香的行棋之道流转于棋盘上,还有樱花的花瓣,在中古围棋的赛制下,两人也都选择了中古教科书中的行棋方法。

  第二十七手!一记镀洒着火光的飞碰,凌厉地撞击在了他的棋子上,仿佛挥刃一击。

  晴岛鹿缓缓将手抽回去,白色的蕾丝仿佛从她的手臂上一路缠绕到了白色的棋子上。

  唔......该怎么说才好呢。

  现在他才恍然间反应过来......这穿婚纱来打比赛,是不是有点盘外招的意思?

  就算他做到了心如止水,古井不波,牢牢地将视线锁定在棋盘上,但.....但落子的一刻,对方的指尖,总会进入自己的视野。

  确实是件杀器啊,婚纱!

  整个棋界史上,从未有过如此级别的盘外招,也从未有过如此级别的棋战制服,这是!

  但不过就算是bug,也得等这局比赛过后才能修复......

  几个呼吸调整过来之后,科执光继续平稳落子,稳稳地将棋子后退在了三路线上,不给对方丝毫借用。

  “第三十九手,晴岛鹿抢到了这里的小飞,这里是彼此形式的消涨点,又称天王山,科执光则选择单关跳起来,经营模样......看上去他可真是不慌不忙呢。”日风谷一边摆棋一边解说。

  在无人注意到的时候,日风谷悄悄地从这群伴娘把持的解说席上溜走,来到了另一边新开了一张解说的棋盘,全场好像只剩下他是在认真关注棋局本身了,其余人则更关心棋局之外的东西了。

  伴娘组那边——

  “对、对、对!这里顶一个,往前顶就对了,龙儿她受不了的!”星嫁在大棋盘上气势汹汹地摆着棋子。

  “这里夹一个!听我的这里白棋夹一个,总之把这根棍子夹稳就对了!”

  “我这边建议前辈走最俗的老汉推车,一路推着白棋出头......虽然每啥好处,而且也能肯定前辈不会这样下,但不知道为什们我就是希望看到这样的画面出现。”

  一群女流棋手在大棋盘上群魔乱舞,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棋型都被她们在大棋盘上摆了出来。

  单听她们的解说台词,知道的以为是在下围棋,不知道的,鬼以为这是什么奇怪的电视节目。

  晴岛鹿当然听不到外面这群人的解说,不然的话,她得第一个站起来喷人。

  现在的棋局进行到了第六十二手,在还棋头的规则之下,整局棋正向着乱战互砍的方向进发。

  一块棋......两块棋......三块棋......一共四块棋,在棋盘的边侧上撕咬而开,互相争抢出头的空间,已经能看到接下来四龙共舞的画面了。

  双方的备用时间——

  晴岛鹿:四十五分钟。

  科执光:一小时十三分钟。

  时间的压力逐渐来到晴岛鹿这边,让她无意识地晃动着上半身,神经线逐层绷紧。

  和预计中一样的强大,根据零的说法,科执光最近的一段时间,都保持着偏摸鱼的训练进度,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享受人生美好寂静,相反晴岛鹿这边则是高考冲刺前十天的水准。

  但即便是如此,她依然感觉自己和对方隔着一条汹涌的江流,压力滚滚来袭。

  明媚的阳光从树枝间的缝隙里洒下,照在了她那白色的婚裙上,像是蜂蜜浇兑进了牛奶里,在春风的摇曳下,树枝的斜影也跟着摇曳起来,新娘那充满思绪与冷静的表情在光影中始终如一。

  棋局在春风与时间的流逝中慢慢推进,每一帧画面抽下来都是近乎永恒的宁静与美好。

  经历了一翻开车式解说之后,伴娘组的几人也终于安分了下来,开始认真思考输赢的问题。

  “到目前为止,棋局大概是双方都能接受的样子,看不出太明显的好坏......不过考虑到先手方不用贴目,现在应该可以理解为是龙儿优势吧?”

  “接下来前辈得考虑发力了。”

  第七十四手!棋盘上的形势陡然变天!

  湍急的水流声从科执光的棋盒中涌鼓而出,水龙般扑向了棋盘的上某个点位——

  一个位于三路线上的断点被科执光狠狠地掐中了!

  咔嚓的一声,是切断的声音没错了。

  望着这手棋,晴岛鹿陷入了深思,嘴唇上下吱出了一声不悦,仿佛被电流麻到了,踩着高跟鞋的脚也在地面上跺了跺。

  “看上去,科执光是早就瞄着这里的味道,现在正是动出它的最好时机。”日风谷说道。

  湍流的水声越来越大了,科执光满耳都是浪潮拍打在岸滩上的声音。

  “很抱歉,看样子,得由我亲自过去了。”科执光向着汹涌的潮水迈进,浑身上下的气势刀锋般切进了水线之中。

  说好不放水,就不放水,用全力来以赴这一局!

  “科执光选择发力了!看样子是他已经把握住了完美的求战时机!”

  八十四手!小飞侧斩而下,瞄向了对方下面的孤棋!

  八十八手!二路倒打,将角部的变化推向至最复杂!

  九十六手!瞄准白棋薄弱的联络环节,一记象步凌空踏出!

  棋盘之上的计算量成倍成倍的放大了起来,宛如一记千钧之鼎砸向了双方!

  “光光光、光君他就是真的毫不手软的吗?”白梦看着着过于乱战复杂的阵势,有点发愣,虽然她也不是啥职业起手,但依旧凭借着伴娘组的身份成功蹭到了解说台上。

  星彩打了一个无聊的哈欠:“这可真是......我在想,如果不是晴岛前辈和他过于有缘的话,按照他这么个做法下去,说不定会孤独一生.......”

  “没准,这就是他们俩个互相表达爱意的方式呢?”星嫁微笑着说,仿佛get到了点上。

  时间开始朝着下午前进,阳光从白金色变成黄金,暖洋洋地洒在了棋盘上,还时不时有鸟叫掠过头顶,停在树枝间看下方的两个双足兽对局。

  科执光已经开始有些适应了晴岛鹿今天的人设,已经能冷静地全身心投入进棋盘之中了。

  由于周围的环境过于美好,眼前的女孩过于耀眼,他一开始差点忘了这是一局不贴目的棋,他从一开始就凭空落后了对方好几目棋,这几目棋给他造成的压力不亚于卡卡罗特的100倍重力训练房。

  但随着他逐渐开始适应这份环境,重力也再呈现水线下滑的趋势。

  很快,这层贴目的差距就会被扳回来了!

  所有人都屏息地看着棋局的变化,等待着那个最终的结果降临。

  晴岛鹿一小口一小口地呼吸着,压力、紧张......以及期待。

  说真的,她是头一次下这种棋,完全不用害怕输棋的后果,即便是输了,她也能享受被告白的喜悦,以此来作为输棋的安慰,甚至连奖金都不用担心,因为有胖虎第一定律之你的就是我的存在.....反过来说的话,如果她赢了,可能这个定律就要到对方那边了。

  所以说,其实赢不赢,都不那么重要了。

  正因为输赢都不重要,所以她才能勇敢。

  可是......可是江水的对岸,科执光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她有什么理由不加速,全力冲刺过去吗?

  犹如思想的封印被解开,晴岛鹿很快行动了起来——锦囊的第三句话:“当你发现,棋局在中途突然变得很难办了.......就使用那个盘外招吧!”

  晴岛鹿将轻轻弯下腰去,将双臂探身向了自己的脚尖,剥开了包裹着她双脚的高跟鞋,紧接着再将双臂弯向上方,伸入了自己蛋糕般的蓬裙之中,像是松鼠钻进了自己的尾巴里。

  还没等科执光反应过来她在干嘛,晴岛鹿就一个鱼跃起身了,随即她将什么东西放在了棋盘旁边的桌面上——

  那是她刚脱下来的袜子?

  没错,还真就是......白色的丝袜,两个小长筒,没准此刻上面还带着余温。

  晴岛鹿还像是有意识无意识地将袜子朝科执光这边推了推,然后迅速将手抽回来,然后继续紧盯棋盘。

  科执光的虎躯震了震,棋子差点没握稳,脑袋一度当机。

  这......这是什么路数?

  这样特么能算是盘外招???

  但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是的,毕竟前世也有人这么干过。

  那人是韩国的围棋皇帝,元老级人物,此人有那么一次和其他人对局,眼见局势不利,就直接把鞋子脱了,还把袜子放在了棋盘边上,当场直接就把对手看傻了,这韩国围棋皇帝也成功抓住了对手这波心态不稳的机会,一举翻盘对手。

  所以......晴岛鹿这波,和这韩国围棋皇帝,是同一个路数?

  科执光的视力犹如被磁铁吸引了一样,目光牢牢地被晴岛鹿刚脱下来,且推向自己这边,还带着余温的白色丝袜焊住了几秒。

  樱花的花瓣也像是被它吸引了一样,轻盈地贴在了上面......没准是静电效果。

  总之......裁判!这里有人犯规啊!裁判!

  不过很可惜,樱色的帘幕遮挡住了这里,裁判和解说席都在垂落的树枝之外。

  “话说......刚刚龙儿她,是不是把什么东西放到了桌子上啊?”星嫁朝棋盘那边望了望,但在枝芽的遮掩下,不太能看清那边。

  “不清楚,但我总觉得晴岛前辈刚刚可能做了些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星彩的心中直犯嘀咕。

  星彩稍微把视线压低了一下,看向了晴岛鹿那长蓬裙下方露出来的脚部。

  此刻她的脚已经从高跟鞋里脱出来了,赤脚踩在了樱花沁入的青草之中,相当天然与田园。

  问题在于......在于纯天然得过头了吧!她的脚上的丝袜怎么不翼而飞了?这个也被大自然给过滤掉了?

  莫非......

  星彩越想,脸色越难看。

  棋盘的对岸,晴岛鹿重重地拍下一子,用磅礴的气势来掩盖内心的......咆哮。

  ——等等!老娘我刚刚到底干了什么蠢事!

  其实盘外招这种东西,大家都掌握一点点,也没有什么以用盘外招为耻的说法。

  但是......但是这突然拍了一双袜子上去,怎么想也都太扯了吧!而且好羞耻!

  不过现在也顾不得什么羞耻了,或者说既然都玩这么大了,那说什么,这局也都必须赢下来了!

  “觉悟吧!”

  晴岛鹿犹如起舞般挥下了棋子,笔直开辟出了一条通往对岸的路,她在这条路上开始了冲刺,提着裙子,一路前奔。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棋圣的工作》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