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谁说骑士不能背刺 > 第六十四章. 吸血鬼与巨兽骑兵

第六十四章. 吸血鬼与巨兽骑兵


  对于一名弓箭手而言,可以选择晋升的路线并不多。

  同为精灵新兴一代、来自柯罗丛林的克莱瑞精灵,格鲁,代表了弓箭手晋升的方向之一。他选择让自己的箭变得更加的阴狠,选择让其变得更加的诡异,让人无法捉摸,如同幻影。

  但这与孟斐拉的路线并不契合。

  身为埃勒金丛林精灵年轻一代最杰出的天才,她已经被卡在突破职业级这条门槛前十七年。选择离开埃勒金丛林,成为一名半精灵领主的部下,在其他的精灵看来或许是一种“堕落之举”,但对她而言,却是在寻找着一条突破的道路。

  而在这冰雪遍布的雪原之上,她找到了自己突破的方向。

  她是埃勒金丛林丛叶氏族最杰出的天才,代表着“树之心”伊兰达尔成名后丛叶氏族的未来。她同时是西利基军所有弓箭手与斥候的统帅,已经教导指挥了超过五百名人类新兵,使其成为与精锐精灵弓箭手不相上下的射手。

  她对自己的身份感到骄傲,对自己的部下感到满意,她无比自豪。

  她的箭,也应当如她一样,璀璨而骄傲!

  孟斐拉站起身,手掌摩挲着那张她并不熟悉的弓——那柄陪伴她超过二十年的长弓由于承受不住那璀璨的一箭而断裂,而手中握着的是新生的、完全由自然与风化作的长弓。

  每一道细细的纹路都在契合着她的手掌,那当她右手靠近时才会浮现的弓弦仿佛能走出美妙弦音的琴弦。

  她的目光锐利,顺着那被之前一箭穿破的黑云中的轨道向下看去,从矿坑中又有新的一支亡灵部队正在涌出,而其指挥官正因为刚刚那划破长空的一箭而扭过头,只有白骨的上下颌开合着,似乎是在酝酿一个诅咒——

  她的手蓦地搭上弓弦,刹那间弓开如满月,原先空无一物的长弓之中,一根耀眼的青色箭矢正搭在弓弦上。

  四周的风呼啸着,在她身后凝聚成一道庞大的人影,如她开弓的动作完全一致——

  “诺拉在上,请允许您忠诚的子民使用您的名。”

  “我将它命名为。”

  “诺拉·璀璨之辉!”

  晦涩的精灵语仿佛带着古老的魔音,在最后一个字落下之际,孟斐拉松开了手上的弓弦,视线追着那根璀璨的箭矢像是带着流星坠落一般的尾焰,直奔那名敢于直视她的亡灵法师——

  “你敢看我的箭?”

  “那你……敢接住它吗!!”

  她以精灵语发出低沉的怒吼声,回答她的是那道被箭矢在迷雾间犁出的新的轨迹,以及轨迹尽头,被箭矢贯穿的亡灵法师。

  她深深吸一口气,眼中的青光尤未散去。那英武的长眉忽然蹙起,手指在长弓上轻轻叩击,感知力散发出去,在一片青色的视野中,她捕捉到一片正在迅速向着自己方向靠近、无声无息无踪无迹的人影。

  孟斐拉立刻想起了之前阿茨克的嘱托:

  “它们不会放人一个优秀的弓箭手在远处威胁它们的核心,而我们没法给到你任何的支援。”

  她忍不住舔了舔嘴唇,接着将长弓倚在身上,伸手到脑后,用细细的藤蔓将被风吹得飘散的棕发扎拢在脑后聚成高高的马尾。

  而后她将累赘的、保暖的外衣甩掉,彻底露出修长的颈与赤裸在外的臂膀,任由那寒风呼啸。

  亡灵当中不乏优秀的潜行者,死亡与阴影相伴相随。

  她已经做好被一群潜行者围杀的准备了。

  眼中的花火,还在盛放。

  她再一次张开长弓,趁着那些潜行者还未围上来的时候,打算再予以下方的亡灵法师一次击杀,但这一次涌出矿坑的亡灵的身影,却让她都不由得面目凝重。

  那群亡灵当中,没有亡灵法师或是巫妖存在。

  那是一群骑乘着至少两米高白骨巨兽的死灵骑士,它们自矿坑中鱼贯而出,而后迅速排列成整齐的方阵。手中长度恐怖的骑枪挺举,已经在准备向前发起冲锋!

  这绝对是超出西利基防线承受能力的部队,一旦让这些巨兽冲到隘口处,盾兵的防御简直就是个笑话。盾牌根本无法阻挡它们冲锋的脚步,而理论上能够用来针对大型部队的戟兵,也并没有应对如此巨兽的经验,所使用的长戟也顶多用来对付对付骑兵。

  假使防线被撕开,那么后续涌上的亡灵将会给西利基军带来毁灭性的打击,这一场拦截战也会立刻宣告失败!

  孟斐拉立刻放弃了对这群死灵骑士进行射击的打算,转而正要甩出一道代表情况紧急的信号箭,以通知远处的阿茨克。但身侧忽然劲风响起,孟斐拉下意识地后仰闪躲,手指在长弓上连弹三下,三枚青色的箭矢瞬间自长弓上飞出。

  却听叮叮叮三声连响,三枚箭矢尽数被一道暗红色的光打飞到雪地中。孟斐拉趁机向后集退几步,只见方才自己站立之处,一道灰黑的身影缓缓浮现。

  它裹着一身一般亡灵身上不会出现的黑色礼服,头上戴着一顶看似优雅的礼貌。当它将藏在衣领下的半张脸自衣领中抬起时,露出的是一张苍白却带着妖艳美感的人类脸庞——

  如果它的眼睛不是红色的,舔舌时没有露出那尖尖的獠牙的话。或许它就是一名俊美的人类男性。

  “我还以为会碰到一个粗壮而腥臭的持弓男性,没想到能在这里遭遇一名美丽的精灵小姐。”

  它故作优雅地躬身,将手搭在肩上行礼,再抬起身时,慢悠悠地自怀里摸出两只白色的手套,缓缓套在那有着尖厉指甲的手上。

  “不知道是否有幸能和精灵小姐在这片雪地上共舞……”它的眼睛缓缓亮起猩红的光芒,舌头又一次开始舔舐牙尖:

  “然后,让我吸干阁下那鲜美的血液呢?”

  孟斐拉将手中长弓松了松,重又抓紧。余光瞄向侧面,却看到身侧不知何时,已经蹲伏了数道同样包裹着礼服的身影。

  吸血鬼。

  她感到有些烦躁,就算来袭击她的是一群“幽影行者”,她都不会觉得棘手。

  但偏偏来的是吸血鬼——这群行为方式怪异,肉体力量强大,同时还掌握一定阴影系、诅咒系的法术,绝对是最棘手的对手之一。

  孟斐拉闭上眼,心里默默为西利基军祈祷了几句,再睁开眼时,站立的身躯突然向后空翻,箭矢向着三个方向分拨而去。四周的吸血鬼们立刻如大蝙蝠一般哗啦啦地飞起,躲闪着她的箭矢的同时,群起向着孟斐拉围攻而去。

  ————————

  没有巫妖的阻碍,士气大振的弓箭手们靠着几轮集火,就将有可能对盾兵们造成巨大杀伤的灰铠死枪军射得只剩下残兵。

  望着剩余的灰铠死枪军向后撤退,克洛伊立刻示意弓箭手们停手——为了对亡灵造成足够有效的伤害,他们一直在消耗魔力发射“净化之箭”,对这群并没有锻炼太久的弓箭手们而言,自身的魔力少之又少。

  他们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恢复,以确保在后续的战斗中还拥有足够的火力。

  传令兵飞速地将弓箭手阵地的情况传递给阿茨克。目前最先的持刀骷髅们似乎还没意识到自己给自己的后续部队造成了多大的阻碍,还在与盾兵们缠斗不清,没有丝毫撤退的迹象。

  那些亡灵们估计也没想到,在正规军中算作“炮灰”、理应走在最前的持刀骷髅们反而令它们的进攻如此受挫,而后方本应及时接管这支部队指挥的亡灵法师和巫妖们,却被来自后方孟斐拉精准的射击抢先击杀,根本没有能操控它们的机会。

  这对西利基军而言是最好的态势。铁甲卫、灰铠死枪军这两只部队连遭重创,哪怕是莽撞的亡灵也会停下来思考态势,这对他们而言无疑是一个修整的好机会。

  远处北风十字兵团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动静了,估计是在准备下一轮的打击,按照这样的现状继续下去,无疑是能够达成一个良好的休息与爆发间的循环。

  阿茨克揉了揉有些酸胀的眼睛,正打算从哨塔上下去休息一会儿,却忽然感觉脚下的哨塔摇晃了一下——

  “是我腿软了吗?还是突然地震了?”他疑惑着低头,自己的双腿依然稳稳当当。但那种摇晃之感却再次传来,在矿坑中,似乎响起了一阵隆隆的雷声。

  “又是巫妖的法术?”

  他停下动作,皱眉看向远处。翻滚的战争迷雾阻碍着视线,但哪怕隔着如许远的距离,他都能感觉到在那其中,有什么惊人的东西正在奔跑着。

  很快,不只是他注意到了这奇怪的响动声,前线的盾兵,高地上的弓箭手们也都察觉到了这一阵异状。才刚刚停下休息的斥候们又立刻分散出去,侦察着远处的情况。

  但他们还没跑出去多久,就匆忙地跑了回来,同时撕心裂肺地喊道:

  “注意!注意!是巨兽骑兵,是巨兽骑兵!”

  他们仓皇地逃回了阵地中,一个个都被那恐怖的景象吓得腿都发软。阿茨克被他们乱糟糟的话弄得有些茫然,还没等他们结结巴巴地描述自己究竟看到了什么,就看到远处的战争迷雾突然向外一翻——

  高大的、白色的犀牛的骸骨自迷雾中一跃而出,起先是一头,随后是五头、九头、十三头——那些巨大的犀牛骸骨以四头为一行的阵列向前奔行着,粗暴的动作将身周的战争迷雾都扯得粉碎。

  它们每一头都有两米余高,坐在犀牛背上的骑士各个身着坚厚的铠甲,长达三米的骑枪挺举在身前。宽厚的脚掌骨踩踏在黑甲卫与灰铠死枪军的尸体上,每一步都溅起大片的烂泥,同时带起如惊雷一般的脚步声!

  “骨犀重骑!”

  阿茨克惊得连鹰眼术都无法维持——他也不是没有预想过会遭遇亡灵骑兵,但阿玛西尔戟兵本身也是能够应对一般骑兵的好手,能够在骑兵们冲入阵列之前,就用手中的长戟将对方打下马。

  可谁能想到,会有一支巨兽重骑兵出现在这样的一片战场上?

  极北冰原上巨兽的骸骨是亡灵巨兽重骑兵的来源,最常见的便是犀牛骑兵、熊骑兵。它们的数量往往不多,但是集群冲锋起来的威力,在骑兵冲锋中可是仅次于奥圣艾玛的地龙军团的!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

  阿茨克的面部都因这令人痛苦的变数而扭曲着,他狂乱地抓着自己的头发,对自己设计的阵型有着明确认知的他,清楚地知道西利基军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阻挡住这样的巨兽骑兵——不,应该说在如今的北疆战场上,没有哪一只部队能够在战损极低的情况下解决巨兽骑兵!

  而更关键的是,他无比清楚那些亡灵会做出什么,这些巨兽骑兵一旦开始奔腾,就不可能随意停下脚步——什么?你说那些还在前方、被西利基军堵住的持刀骷髅?你以为它们会为这些炮灰停下脚步?

  不!它们只会更加狂躁地提速,而后将所谓的“自己人”与敌人,一同碾碎!

  他牙齿咬得直作响,舌尖都因为用力过猛而被咬破,血腥味弥漫了一嘴。阿茨克清楚自己没有多的时间用来浪费,在确认自己想不出任何破解的招数之后,立刻从怀里摸出一根信号箭——这是用来通知高坡上莱昂纳多的信号箭。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谁说骑士不能背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