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去古代考科举 > 第126章 寻找尸体

第126章 寻找尸体


  第126章

  湛老二揣着二十两银锭子下了马车,走了一段路之后,他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这大半夜的,贵人就为了打探死丫头的情况?

  马车缓缓行驶着,丫鬟拿着帕子仔细的擦了擦湛老二刚刚坐过的地方,眼中有嫌弃之色快速闪过。

  “小姐,我们就这样走了?”看着端坐在马车里的秦氏,丫鬟忍不住问了一句。

  小憩的秦氏掀开眼皮看了一眼不解的丫鬟,白皙精致的脸上露出笑来,“夫君尸骨未寒,我这个未亡人怎可大张旗鼓的外出。”

  丫鬟一想也对,秦家乃是书香门第,最终规矩,小姐现如今的身份的确不合适外出。

  可如果要打探情况,派个小厮出来不行就了,小姐何必亲自出马?这疑惑在心头一闪而过,不过这大半夜的,丫鬟也累了,见秦氏闭着眼休息了,自己也不敢再开口。

  等马车回到别院后,下马车的丫鬟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行了,你去睡吧,我来扶着小姐。”穿着紫色短褙子的中年嬷嬷笑着说了一句,伸手把马车上的秦氏扶了下来。

  进了内院卧房,郝嬷嬷服侍秦氏解了头发、卸了妆,等梳洗之后都快小半个时辰了。

  “小姐,听嬷嬷一句,湛非鱼的事让老爷他们处理,这事我们内宅妇人不好插手。”郝嬷嬷坐在床边给躺下的秦氏打着扇,看着她明显清瘦下来的身形,郝嬷嬷又是心疼又是担忧。

  “嬷嬷,我不甘心那,秦家那么多外嫁的姑娘,但凡守寡的,只能守着一个贞节牌坊过完下半辈子!”秦氏看似温柔的脸上却露出疯狂的恨意。

  没有人知道得知万云浩死讯的时候,她是多么痛恨湛非鱼,那个贱丫头毁了她的下半辈子。

  郝嬷嬷怔了一下,抹去眼角的泪水,这就是命那!

  虽然守活寡,可小姐还有小少爷和小小姐,有娘家照看着也是衣食无忧,比起外面那些丧夫的妇人却是好太多了。

  “嬷嬷,你去联络黄滨。”交待一句后,秦氏闭上眼睡了。

  当年她一眼就相中了万云浩,寒门子弟又如何?只要有读书天赋,等他金榜题名后,再有秦家帮扶,自己这个诰命夫人指日可待。

  至于门当户对的世家子弟,放眼南宣府也就仝旭最出色,可他十四岁房中就有了通房丫头,万云浩却不会纳妾,因为他需要讨好秦家。

  等日后,万云浩位列朝堂,即便有小妾又如何?那时自己一双儿女已经长大了,身为正房夫人,她可不会在意几个玩意。

  秦氏交错搭在腹部的双手猛地攥紧了几分,太用力之下指节都发白了。

  她从懂事起就知道自己该走哪一条路,她精心挑选了万云浩这个相公,只等着日后诰命加身,可惜一切都被湛非鱼那个贱丫头给毁了,她怎么甘心!

  郝嬷嬷一直打扇打了半个时辰,这才动作轻缓的起身睡到外间的木榻上。

  暗夜,有风吹过,云层遮住了月亮,一道喊声打破了深夜的静谧,随之而来的兵器撞击声,让浅眠的刘謇曾一下从床上坐起,一下子慌乱起来。

  “抓刺客!”别院的侍卫厉声喊了起来,数十道身影快速从不远处飞掠而来。

  而几乎在同时,又有数道身影越过围墙进入了别院,重光手中的雁翎刀一挑就把刺过来的长剑给挑飞了出去。

  “禁龙卫缉拿要犯,闲杂人等迅速退开!”重光亮出禁龙卫的令牌,根本不理会几个面前几个侍卫、护院,对着身后的下属手一挥,“搜!”

  “是!”身着禁龙卫官服的几个手下随之呈扇形模式散开搜捕逃犯。

  披着衣裳的刘謇快步出了卧房,听着嘈杂声面色异常的难看。

  “大人,有逃犯闯了进来,禁龙卫正在抓捕。”快步而来的护院头领谄媚的开口,手握长剑一副要保护刘謇的忠心姿态。

  “逃犯?”刘謇干瘦的脸皮子抽搐着,还有逃犯能从禁龙卫手底下逃出来,还这么巧的逃到他住的别院!

  “大人。”刘管家走上前来,不动声色的对着刘謇点点头。

  今夜若不是禁龙卫,刘謇或许就放心了,此刻看着夜色,悬着的心却依旧无法放下来。

  黑暗里,带着银色面具的殷无衍进了正院。

  重光走在他身后,雁翎刀上有鲜血滴落,今夜已有人魂归地府了。

  “殷大人,不知道是什么穷凶极恶的逃犯,竟然能从禁龙卫手底下逃走?”刘謇压着怒火讥讽的开口。

  面具之下的凤眸冰冷而无情,殷无衍却是看都没看刘謇一眼,更别说答话了。

  欺人太甚!刘謇气的身体都哆嗦了两下,自己堂堂二品大员,禁龙卫指挥使不过是四品,若不是仗着圣上信任,他岂敢如此目中无人!

  朝中官员只知道禁龙卫指挥使是圣上养大的,据说是个孤儿,赐皇姓,掌管禁龙卫数年,却已经是杀人如麻。

  可不管是文臣还是武将,却都极其厌恶禁龙卫的存在,毕竟禁龙卫办案一贯不择手段,因为深受圣上信任,权利太大导致朝中人人自危。

  “刘大人,犯人蔡天是横州府三凹山的山贼头目,押解回京途中被同伙救走,禁龙卫收到消息这才帮助衡州府衙抓捕逃犯。”重光朗声开口,其实报出蔡天的名字后,刘謇就已经知晓了。

  此人的确是罪大恶极,曾经也是武将之后,可天生反骨,家道败落之后竟然落草为寇。

  衡州府山脉连绵起伏,蔡天手底下不多不少三十六人,被他训练之后,如同隐藏在深山中的野狼,多次截杀官道上的商旅。

  府衙和卫所联手抓捕,却都是无功而返,三十六人训练有素,对地势地形又熟悉,一入深山就逃的不见踪影。

  “既然如此,想来有禁龙卫出手,这蔡天也只能束手就擒,本官也不用担心什么了。”刘謇阴冷冷的丢出一句话来,却是打算就站在廊庑下等着。

  “闲杂人等立刻退出别院!”冰冷的声音响起,殷无衍看着愤怒的刘謇,冷声继续道:“违令者格杀勿论!”

  “殷大人,你这是何意?”刘謇若不是因为格杀勿论这四个字,只怕已经压不住怒火吼起来了,不过是一群杀人如麻、祸乱朝政的奸吝小人,竟敢如此猖狂!

  殷无衍目光冰冷的没有一点温度,隔着庭院看着刘謇,“一炷香时间退出别院,否则杀无赦!”

  刘謇气的说不出话来,“你!”

  “大人!”刘管家赶忙扶住了刘謇的胳膊,微微摇着头,周文泉的尸体他已经处理好了,必定万无一失!

  可大人若是和禁龙卫正面冲突,大人乃是二品大员,可自己和院子里的侍卫加一起也不够禁龙卫杀的!

  “禁龙卫如此行事,本官必定要参你一本!”怒不可遏的丢下狠话,刘搴只能先离开。

  估计是禁龙卫的名头太过于可怕,片刻的时间,别院里的人就都退到了外面,下人们哆哆嗦嗦的站一起。

  刘謇从京城带来的几个侍卫还有仝同知送过来的护院们则站在另一边,即便只有一个禁龙卫看守着,这三十多人也没有敢擅自离开的。

  “七爷,院子空的,没找到人。”重光将被打晕的蔡天丢到地上,刚刚他带人在别院搜了一圈,没找到周文泉的尸体。

  别院不算大,前后两个花园加上一个竹园都搜过了,泥土没有被翻动的痕迹,至于小池塘,重光让人拿着竹篙和网子从前面划拉到后面,也没发现尸体。

  看了一眼高耸的围墙,重光开口道:“会不会周文泉没有被杀,这会混在人群里?”

  “刘謇不会冒险,找找看有没有密室。”殷无衍冷声命令,自己则向着刘謇住的卧房走了进去。

  这别院是仝同知得知刘謇要来上泗县之后,从一个富商手中买过来的,可能有密室,但并不会太难找。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夜色褪去,晨曦来临。

  从禁龙卫出现到此刻,已经有一个多时辰了,刘謇神色松缓下来,没有了之前被冒犯的愤怒。

  农庄,前院花厅。

  “没找到周文泉的尸体?”一大早来交作业的湛非鱼诧异的开口,忍不住问道:“老师,难道刘謇反其道而行,没有杀人灭口?”

  裕亲王是一夜没睡,挥手让汇报的侍卫退了下去。

  顾轻舟气色倒是不错,低头看着湛非鱼交上来的两篇制艺文和四首诗,“刘謇行事一贯谨慎小心,他可能冒险留在周文泉的性命,只能说尸体藏的隐秘。”

  能避开禁龙卫的搜索,这尸体的确藏的够隐蔽。

  湛非鱼凝眉思索起来,昨天来农庄之前她特意让车夫绕了路,那是个二进的院子,要藏一具尸体很容易,但禁龙卫这些年查了那么多大案要案,按理说不可能找不到尸体。

  “衡州府的人也快到了,王爷,不如我们过去看看。”顾轻舟站起身来,即使他不说,性情急躁的裕亲王也要过去看看。

  湛非鱼可怜巴巴的看向顾轻舟,“老师。”

  “行了,跟着吧。”抬手拍了一下小姑娘的头,顾轻舟笑着摇摇头,人不大,好奇心倒不小。

  夏日阳光灼热,三十多人站在外面晒出了一身汗,这会更是饥肠辘辘的,可面对杀人不眨眼的禁龙卫,谁也不敢有一句抱怨。

  “殷大人好大的官威!”刘謇怒视着殷无衍,厉声质问道:“蔡天已经被抓,殷大人这是把本官当犯人看押了吗?别忘了本官乃是二品大员,禁龙卫也无权扣押本官!”

  三品之下的官员,禁龙卫才有先斩后奏的特权。

  殷无衍站在别院门口的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怒不可遏的刘謇,“刘大人可以进来。”

  而其他人不管是下人还是侍卫,都只能继续站在外面。

  刘謇还想说什么,看到飞驰而来的几道身影后,立刻迎了过去,“王爷,下官肯定王爷主持公道!”

  裕亲王翻身下了马,直接越过行礼的刘謇向着殷无衍走了过去,差点没把人给活活气死。

  马车慢了一些,等裕亲王和殷无衍说完话之后,顾轻舟这才下了马车,回头对着依旧坐在车厢里的湛非鱼开口道:“你若闲着无聊就看书,不许下来。”

  “是,老师。”湛非鱼点点头,白嫩嫩的小脸上表情极其乖巧。

  顾轻舟莫名的感觉有点不对劲,却也没说什么,吩咐顾缘把马车赶到树下去。

  禁龙卫大晚上来了这一出,章知府等人也收到了消息,直到裕亲王和顾轻舟来了,几人落后一炷香的时间赶了过来。

  “刘大人年岁已高,别中暑了。”顾轻舟笑着说了一句,径自往别院走了进去,早上的太阳也够晒人的。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去古代考科举》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