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去古代考科举 > 第128章 坦白真相

第128章 坦白真相


  裕亲王是个急性子,他也懒得等了,大步走了进去。

  因为院子已经荒废了,屋顶漏着阳光,门和窗户都摇摇欲坠,屋子里除了陈旧不堪的柜子、床之外,还有一些堆放的杂物。

  章知府、仝同知等人落在最后面,几人都把这屋子里里外外打量了一遍,真没发现能藏尸体的地方,难道有密室?

  刘謇把三间正屋和左右两间偏房都查看了一遍,此刻站在树荫下看着这院子,尸体肯定不会埋在地下,否则早就被禁龙卫给找出来了。

  “殷大人,恕本官眼拙,你口口声声说本官暂住的别院有人被杀了,可这里里外外都搜查好几遍了,不知尸体藏在何处?”质问声响起,刘謇挑衅的看向殷无衍,这位禁龙卫指挥使年纪不大,却喜好装神弄鬼!

  重光和几个禁龙卫下属瞄了一眼神色高傲的刘謇,心中的佩服如同滔滔江水,刘大人乃是真勇士!

  殷无衍看着面前的几间屋子,声音冰冷的响起:“把屋子拆了。”

  “是。”重光高声应下,既然尸体找不到,那就来一个釜底抽薪,当然前提是胖丫头没有说错,尸体一定要藏在这里。

  伴随着阵阵尘土飞扬,年久失修的房屋拆起来格外容易,轰隆一声,就是一面墙倒塌了。

  “站远一点,别担心。”顾轻舟握着湛非鱼的手往后面退了好几步,无衍既然确定尸体藏在这个院子里,那找到只是时间的问题。

  看着倒塌的墙壁,湛非鱼突然感觉自己有点冒险了,刘管家之前的惊恐害怕如果是装来的呢?

  第一次湛非鱼后悔自己行事如此莽撞,若是私底下倒无所谓,即使找不到尸体也没影响,可如今众目睽睽之下,一旦自己的推断错误,大哥哥就被自己给连累了。

  顾轻舟诧异的看着面色难看的小弟子,“怎么了?”

  仰起头,湛非鱼声音里满是懊悔和不安,“老师,是我告诉大哥哥尸体藏这里的。”

  “什么?”顾轻舟错愕一怔,抬眼看向站在不远处的殷无衍,他竟然如此相信小鱼的话?

  一想到在此之前禁龙卫已经把整个别院翻了个底朝天都没找到尸体,可殷无衍却因为湛非鱼一句话就兴师动众的拆院子,顾轻舟忽然不知说什么是好,

  “即使找不到尸体至多被刘謇参一本,被圣上训斥几句。”看着蹙着眉头满脸懊悔的小弟子,顾轻舟摸了摸她的头,“平日里挺聪明,怎么这会犯傻了,端看圣上对无衍的重视就知道这不过是无伤大雅的小事而已。”

  “找到了!”

  听到重光这一嗓子,湛非鱼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若不是被顾轻舟拉住,她估计都要冲进院子看尸体了。

  砰一声响!一根粗壮的横梁被重光丢到了空地上,院子里众人还没看明白,只见重光手中的雁翎刀倏地向着横梁劈了下来。

  “这?”看到破开的横梁里露出的一截尸体,众人表情便是变得诡异又难看,谁能想到把木头横梁掏空了,然后把一条人腿塞进去。

  五间屋子的几根横梁都被搬到了院子里,很快的,一具被分割的尸体又慢慢拼凑出来了。

  “呕……”刘謇毕竟是个文官,他知道周文泉被杀了,可这会亲眼目睹了尸体的惨状,忍不住干呕起来,实在是这画面太过于惊悚。

  重光蹲下身快速的检查了一下,“大人,尸体先是被放干了全身的血液,之后被利刃分割成了七部分,然后分别塞进了被掏空的横梁里。”

  双腿和双臂被割断,躯干太大所以从中间被一分为二,最后就是被砍断的头颅。

  “大人,尸体好像被盐腌制过。”饶是重光胆子大,此刻也感觉内心翻滚的想吐。

  先是放光了全身的血液,如此分割尸体就不担心血液四溅,而用大量的盐腌制过,估计这几日阳光大,这分割的尸体还被太阳暴晒过,这样就能防止尸体腐烂散发出臭味。

  这院子已经荒废败落了,横梁也有些腐烂,所以要掏空内部并不困难,把分割的尸体塞进去之后,防止横梁很断裂,还用细铜丝捆绑固定了一下。

  可因为禁龙卫要查的是尸体,所以之前重光他们即使进来了,也只是往房顶看了一眼,并没有人会留意横梁上多了一截铜丝,即使看到了,第一反应也只是房屋修葺时留下来的。

  “刘大人,贵府的管家以前是个木匠?”重光笑嘻嘻的看着面色惨白的刘謇,这要不是个手艺高超的木匠,估计不会把横梁伪装的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

  尸体找到了,只不过右手的指腹却被利刃给削掉了皮肉,确保即使找到尸体也无法提取指印。

  “文泉难道是刘管家杀的?”刘謇满脸震惊之色,身体还承受不住的往后退了好几步,满是皱纹的老脸上满是痛心之色,“刘管家怎么会杀人?本官真没想到,一切就交由禁龙卫来调查!”

  湛非鱼目瞪口呆的看着表情多变的刘謇,发现尸体时,他面色煞白的好似穷途末路了,可片刻时间就撇的一干二净,不知道的还真以为这位刘大人是无辜的。

  “刘大人为官三十多年,若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他能坐稳二品大员的位置?”顾轻舟笑睨着呆傻的小弟子,果真还是太小了啊。

  湛非鱼发现自己犯了许多穿越人士都会犯的错,她自以为聪明,看轻了古人,可除了不懂现代的那些知识外,谁也不比谁更聪明。

  “老师,我知道错了。”湛非鱼苦涩一笑,就说自己拿出的活字印刷术和制盐的方子,若不是圣上是个明君,若不是有老师和大哥哥给自己遮掩,自己这会说不定已经被秘密关押起来了。

  看着失落落的小弟子,乌黑的双瞳都失去了光彩,顾轻舟笑了起来,“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更何况有老师在,天大的错也能给你顶着。”

  坐上马车,湛非鱼依旧耷拉着脑袋,浑身散发着灰暗的气息。

  马车突然停了一下,看到掀开帘子进来的殷无衍,湛非鱼愣了一下,声音有气无力的响起,“大哥哥。”

  殷无衍应了一声,径自在一旁坐了下来。

  一直到离开官道拐上了回金林村的土路上,殷无衍这才开口让马车停到了树荫下。

  沉默了一路的湛非鱼抬起头,像是被霜打蔫的老茄子,“大哥哥,你有没有什么想问我的?”

  殷无衍掀开了马车帘子,吹进来的风带走了马车内的燥热,“你打算怎么自圆其说?”

  瞄了一眼殷无衍俊美如同白玉一般的清冷面容,湛非鱼抬起的头再次低了下来,“我开智早,三岁的时候在村后面的山上碰到一个奇奇怪怪的老爷爷,他就住山里,不过村里人都没见过,他一股脑教了我很多东西,年纪小的时候听不明白,不过我记性好,所以一直都记得。”

  湛非鱼是蹒跚学走路的时候恢复了上辈子的记忆,为了自圆其说,她还问过湛老头,也问过村里的叔叔婶子们,大家都没见过什么怪老头,听湛非鱼问了只道可能是其他村的人去山里被她给遇到了。

  年幼时,湛非鱼偶尔会语出惊人,背个一句诗或者唱一首没听过的民谣,村里人询问,湛非鱼就奶声奶气的回答,“去山上割猪草的时候老爷爷教的。”

  “所以你给自己找了一个莫须有的老师?”殷无衍看着点头的小姑娘,狭长的凤眸里有笑意闪过,大庆朝能人异士很多,小姑娘这理由还算符合情理。

  即便有人去金林村调查,有记性好的人肯定会记得,湛非鱼年幼时的确在山里遇到个怪老头,至于教了什么,地里刨食的村里人哪知道这么详细。

  不过的确是教过的,金林村家家户户孵出小鸡后,都会让家里的孩子挖蚯蚓剁碎了混着菜叶喂小鸡吃,这样小鸡的成活率会更高,甚至有村民特意弄个木箱堆上烂菜叶什么的,以此来养蚯蚓喂鸡,这法子就是湛非鱼说的,当然真正教的是山里那个怪老头。

  殷无衍清楚小姑娘身上有秘密,她不说,他也不会询问,相反,殷无衍还会给她善后,抹除所有的痕迹。

  就好比今日,即便是圣上亲自调查,也只当是禁龙卫查到了蛛丝马迹从而发现了周文泉的尸体。

  只不过小姑娘打算坦白了,殷无衍也没阻止,看着她耷拉着脑袋的小模样,心情反而变得很好,“今日是怎么回事?刘管家一直嚷着有鬼。”

  湛非鱼抬起头,视线落在他俊美却年轻的脸庞上,一想到自己对殷无衍的称呼,还有偶尔时的撒娇、耍无赖,羞耻感瞬间暴涨,打死她也说不出自己上辈子是个老阿姨了……

  “大哥哥,你一会儿别害怕。”打定了主意要“坦白”,湛非鱼咧嘴一笑,乌黑的双眼里闪烁着顽劣的光芒,“大哥哥,你看好了。”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湛非鱼身影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饶是殷无衍一贯是面无表情的冷漠,这会也是面露惊色,右手向着湛非鱼刚刚的位置伸了过去,却是摸了个空。

  半晌后,湛非鱼身影再次出现在殷无衍面前,笑靥如花的胖脸上满是得意之色,“大哥哥,我可以隐身的,而且拿的东西也可以跟着一起隐身。”

  刘管家都敢杀人分尸了,最后却被吓的大喊有鬼,的确归功于湛非鱼这金手指。

  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殷无衍握住了湛非鱼的手,消化着她刚刚这番话的意思,小姑娘竟然能隐身消失不见?

  乖巧的坐在殷无衍身旁,湛非鱼咧嘴笑着解释道:“去年只能隐身半个时辰,今年大一岁了,竟然能隐身一个时辰。”

  而且湛非鱼隐身后,更像是进入了另一个维度空间,她可以看到外面的一切,但外面的人摸不到她的存在,而且也听不到她的呼吸声。

  殷无衍握着湛非鱼的手没有松开,以前想不通的地方一下子都明了了,“你就是用这个办法偷袭了玉面郎君。”

  当初,殷无衍是真的不明白小姑娘怎么杀气的玉面郎君,能从禁龙卫的追捕下逃走,玉面郎君的能力可想而知,即使他轻敌了,也不至于被一个小姑娘给杀了。

  还有在宝丰布庄曾家的那一次,她竟然能把有毒的茶水神不知鬼不觉的偷了出来,包括这一次装神弄鬼的把刘管家给吓狠了,这才露出了破绽。

  头点的跟小鸡逐米一般,把金手指说了出来,湛非鱼感觉浑身都轻松了,“以后有用到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大哥哥三个字实在太羞耻了!湛非鱼脸皮再厚,这会也喊不出口。

  “此话不可再对第二个人说,包括顾学士!”殷无衍一看湛非鱼这表情就知道她想说什么,即便信任顾大学士,可殷无衍却不敢拿湛非鱼冒险。

  顾轻舟这些年虽然和南陵顾氏断绝老大来往,但那毕竟是顾轻舟血脉相连的家人,是他的至亲,人心易变,殷无衍不想去试探。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去古代考科举》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