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我去古代考科举 > 第134章 冯二之死

第134章 冯二之死


  看到陈县令面色铁青的捡起纸团,呆愣的钱平潮反应过来,惊恐万分的开口:“大人,这不是学生的,一定有人陷害学生!”

  “噤声!”一声怒斥,陈县令手上动作不停的把纸团展开了。

  这一次不需要陈县令开口,之前中年考生发疯一连毁了三人的考卷,这会钱平潮袖中有纸团飞出,费捕头和另一个捕快快步上前把人给摁压在地上。

  若是再来一个疯子毁了他人考卷,上泗县这一次的县试真的是名声扫地了。

  “这是?”赵教谕接过皱巴巴的纸张一看,眉头皱了起来。

  纸上密密麻麻写了至少二十首诗,题目也很广,看起来是在押题,只不过这一场考试的试帖诗题目并不在其中。

  或许是为了不留下证据,这字迹是中规中矩,看不出个人的风格,可众目睽睽之下有纸团从袖中飞出,这就是作弊。

  “大人,冤枉那!这不是我的!”跪在地上的钱平潮惊慌的喊叫着,脑子一阵一阵的发蒙,他根本不知道这纸团从何而来。

  “住口,本官亲眼所见,你还敢狡辩?”陈县令厉声怒斥,这纸团是从钱平潮袖中飞出来的,这就是铁证。

  陈县令不想耽搁其他人考试,沉声道:“其他人继续答卷,费捕头把钱平潮押进大牢!”

  “不!”跪地上的钱平潮猛地挣扎起来,身为读书人,他比谁都清楚科举作弊的后果。

  视线不经意的掠过,看着湛非鱼“奸计得逞”的笑容时,钱平潮这才反应过来。

  “大人,是湛非鱼陷害我!这小抄是她嫁祸给我的!”钱平潮怒声喊了起来,在考场作弊,轻则会被驱逐出场,取消考试资格,甚至还可能戴枷锁游街示众,重则被判监禁被流放都有可能。

  而陈县令刚正不阿、铁面无私,第一场考试发疯的毛正峰后来被拖到县衙外打了三十大板,这会还被关押在大牢里,钱平潮可以想象自己的下场,说不定十年之内都不能再科举。

  “大人,学生冤枉!”钱平潮额头重重的磕在地上,又惊又怒,恨不能把湛非鱼碎尸万段!

  科举作弊的罪名一旦被定下,黄老伯肯定不会再拿银子供自己读书了,一想到要和村里那些人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下田干活,钱平潮只能把嫁祸的罪名牢牢的摁在湛非鱼头上,如此自己才能脱身。

  陈县令还没开口,赵教谕气狠了,站起身来怒斥,“简直一派胡言!”

  湛非鱼是县学的学生,也就是赵教谕的学生,他哪能容钱平潮这般诬蔑,赵教谕压着怒火质问道:“你们十人提坐堂号,众目睽睽之下,你说小鱼如何栽赃嫁祸于你?”

  公堂上除了陈县令几位主试官之外,两旁还有两个捕快和两个小吏,这么多双眼睛盯着,湛非鱼怎么把纸团塞到钱平潮袖子里?

  毕竟他们一人坐在左边,一人坐在右边,中间隔着两米多宽,难道还能凭空塞物不成?

  利用如厕的机会隐身,然后把殷无衍准备好的纸团偷偷塞进钱平潮的袖子里,再跑回茅厕的湛非鱼绷着包子脸,站起身来气愤道:“大人,学生才是冤枉,钱平潮不过是想把学生拖下水,此人心胸狭窄、歹毒又阴险,还请大人重判!”

  一番控诉后,深藏功与名的湛非鱼坐了下来,拿起笔咻咻开始誊抄,这气呼呼的小模样看着孩子气十足。

  其余八个考生看了看湛非鱼,再看了看面容狰狞的钱平潮,这事虽然有点蹊跷,可说是湛非鱼栽赃陷害就太牵强了。

  进考棚之前,有衙役搜查,而他们十人提坐堂号,进公堂之前又被查了一遍。

  湛非鱼是个小姑娘,正场又是第一名,她是第一个接受检查然后进来的,中间如厕了一次,湛非鱼就没离开座位,更没有接近钱平潮。

  “拖下去!”不管钱平潮如何不甘,事实摆在面前,陈县令一声令下,费捕头把他嘴巴直接堵了起来,然后拖了出去。

  公堂再次恢复了平静,陈县令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认真答卷的湛非鱼,眼底有笑意快速闪过,小姑娘装的倒挺像!

  等到申时考试结束后,一百多考生排队出了龙门,出去后,众人就三三两两的凑到一起说起钱平潮的事来。

  “不会真的作弊吧?”考生甲震惊的开口,那可是正场第二名,转念一想少了一个竞争对手,脸上又多了点喜悦。

  “你傻啊,一共两次搜检,钱平潮怎么可能夹带?”考生乙压低声音回了一句。

  又看了看四周,考生乙拽着同窗走到角落里,“我和钱平潮也算认识几年了,他可是有真才实学的,尤其擅长诗词,县试的考题又没有泄露,夹带小抄有什么用?”

  “难道真有人陷害钱平潮?”考生甲震惊的瞪大眼,敢在县试里动手脚,这胆子得有多大啊!

  “我听说钱平潮被拖出去时高喊着是湛非鱼陷害他……”这话没说完,就被同窗给捂住了嘴巴。

  “谨言慎行。”其他的考生还想议论,自家长辈或者夫子立刻警告出声,真要说也该回家再谈论,担心隔墙有耳。

  虽然也有人怀疑到湛非鱼身上,毕竟一个第一名,一个是第二名,干掉了钱平潮,湛非鱼这个县案首的位置是坐稳了。

  可听提坐堂号的其余八个考生所说,湛非鱼从进场开始就没接触过钱平潮,绝对没机会陷害他,这事变成了未解之谜。

  待三日招覆放榜,依旧是好几百人拥挤榜前,即使之前落榜的考生,也想知道有哪些人榜上有名。

  团案上只有取了二十人,副榜也从之前的百人减到四十人,经过两场考试,三百多考生就剩下了六十人。

  而这六十人中前十名并不需要再参加第三场的再覆,和第四场第五场的连覆,他们可以回家备考,等四月直接去南宣府参加府试。

  同一时间,县衙后院的书房。

  白廉清把提神的浓茶递给了陈县令,“大人不必如此忧心,湛非鱼既然是顾大学士的弟子,这些阴险小人算计不到她身上。”

  自古寒门难出贵子,除了是因为寒门弟子启蒙迟,没有足够的银子供他们读书科举外,也是因为求学途中但凡有点意外,科举之路轻易就被断送了。

  湛非鱼拜师顾大学士,这个消息虽然没有公开,但朝中该知道的人都知道,动湛非鱼之前就要掂量一下,是否能扛得住顾学士这个老师的打击报复。

  “县试不过考了两场就接连出了状况,这手段看着高明实则粗糙,不像是仝家或者秦家的风格。”陈县令凝眉思索着。

  第一场考试时,毛正峰疯一般的连毁三人的考卷,没有毁掉湛非鱼的试卷后就诬蔑她号舍藏有小抄。

  可陈县令身为父母官,当时只要他偏向湛非鱼,试卷被毁了,他完全能做主给湛非鱼换上新的考卷。

  至于搜查小抄,无凭无据的,陈县令不需要理睬毛正峰的指控,难道来一个人举报作弊,就要搜查号舍?那县试也不用正常进行了。

  至于钱平潮袖中飞出的纸团,陈县令当时就知道他被人算计了,钱平潮正场时的试帖诗堪称佳作。

  再者他即便要作弊,事先多背一些诗词就可以了,何必多此一举的把小抄带到考场来,来一个人赃并获。

  “大人,正场时毛正峰诬蔑湛非鱼号舍藏有小抄,招覆时,钱平潮袖中有纸团飞出,难道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白廉清倒不认为湛非鱼有这个手段,只怕是顾大学士暗中安排的。

  白廉清不解的时这毛正峰和钱平潮受何人指使?在上泗县湛非鱼还有仇人不成?

  “技不如人罢了。”陈县令声音冷了几分,在县试上动手脚就是不把他这个主试官放在眼里,从这一点上来看,陈县令不认为幕后指使人在上泗县。

  “此人只怕来自南宣府或者其他州府,湛非鱼拜师顾学士,这就是原罪。”陈县令对此深有感触,当年刘謇打压自己何尝不是一样的道理,触犯国法的是刘氏族人,自己按照刑律宣判,却被刘謇赶出京城在上泗县当了七年县令。

  普通人在豪门世族眼中就是蝼蚁一般,但凡碍了他们的眼,便要喊打喊杀,没有任何理由。

  身为陈县令的幕僚,白廉清自然懂得陈县令的意难平,可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县试,在大人即将升迁的时间点上,绝不能闹出科举作弊的风波。

  把所有的事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白廉清开口道:“大人所言甚是,在上泗县有大人您看顾着,一般人绝不敢算计湛非鱼,张秀才这半年多一直龟缩在张家私塾里,连文会都很少参加。”

  以前张秀才因为和林夫子旧怨针对湛非鱼,那个时候湛非鱼不过是个无权无势的小蒙童,谁都能踩一脚。

  可经过这一系列的事之后,张秀才就是找老天爷借几个胆子,他也不敢再出手了,若不是家业根基都在上泗县,白廉清感觉张秀才都打算举家搬迁了。

  “大人,若是南宣府那边动的手,如果不是仝家和秦家,极有可能是大人挡了谁的路。”白廉清想到陈县令即将调任南宣府同知,这个位置多少人觊觎着,大人若因为县试被牵连,那其他人就有上位的机会了。

  “可能性不大,若是南宣府的官员,不会拿湛非鱼做筏子。”陈县令摸着短胡须沉思着,湛非鱼拜师顾学士这个传闻并不是假的,即使有人不相信,但也不会冒险去得罪湛非鱼。

  陈县令的确担心这事冲着自己来的,虽说曾经的座师刘謇刘大人被流放边疆了,但刘家朝中还有些姻亲故交,最重要的是刘謇是大皇子一脉的人,自己之前是个七品县令,朝中那些人懒得理会。

  但如今自己升任南宣府同知,大皇子一脉的人稍微使个绊子,就能让自己万劫不复。

  当然。也有可能是冲着湛非鱼的,只不过现在线索太少,陈县令也无从判断。

  书房外,脚步声急匆匆而来,陈县令和白廉清同时向门口看了去。

  “大人,白先生。”费捕头行礼之后,正色的回禀道:“大人,西街葫芦巷发生了命案,死者冯二是个惯偷,患有心疾,卑职原以为冯二是因为心疾而死,可仵作验尸后,冯二身上有多处淤青痕迹,死前曾和人发生过打斗。”

  一般发生了命案,费捕头肯定要禀告陈县令这个父母官,但这几日陈县令在忙着县试,再加上左右邻居都道冯二有心疾,年纪越大后心疾越严重。

  回春堂的老大夫和济世堂的徐大夫都给他诊断过,都断定冯二活不过三十岁。

  当然,如果冯二平日里不注意,心疾随时都可能发作,一旦发作那就没救了,所以费捕头早上去了冯二的家中后,只当是普通的命案来处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去古代考科举》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