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诸天反派模板 > 第四百四十六章 先样这样,再这样,然后这样

第四百四十六章 先样这样,再这样,然后这样


  带着打败黑熊的勇气与自信,何金银决定去向阿丽表明自己的身份,表明自己是那个从黑熊手里救下她的蒙面人,证明他不再是懦夫,顺带再表个白。

  但就像那种纯情的小男生一样,鼓起勇气去表白,但真到了开口的时候又不敢了,下意识地转头就跑,这也是他平时遇到事情的时候下意识的做法。

  “不能逃避!不能逃避!不能逃避!”

  跑了几步,何金银反复在内心深处对自己加油鼓劲,终于停下来脚步。

  “何金银,你连黑熊都打败了,不就是对阿丽表白嘛,勇敢一点,只是一句话的是,没有那么困难的,加油,为了自己的幸福!”

  “喂,阿银,你干嘛一见到我就跑?我有事要问你啊!”阿丽狐疑地打量着何金银,觉得这个外卖仔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可能是我最近事情比较忙!”何金银推脱地说到,话到嘴边他又一次不敢说出口。

  摘下墨镜,阿丽抓着何金银的手说到:“你知不知道谁是那个蒙面加菲猫。”

  听闻此言,何金银心脏狂跳,挨得近了,甚至能够听到那擂鼓一般的声音,换个世界可能被冠以“帝王引擎”之类的称呼。

  同时何金银在心中狂吼:难道阿丽认出来蒙面加菲猫就是我!

  但何金银脸上依然不动声色,摇头说到:“我不知道。”

  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开口承认,为什么我没有开口承认那个打败了黑熊的蒙面加菲猫是我,何金银在心中咆哮到。

  他这种状态,或许是那种——你的同事上班来的时候带了一箱礼物,每个同事发一个,你非常想要,但是在发到你手里之前,你装作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件事情的心态。

  阿丽看着何金银的姿态,以女人的直觉,她觉得何金银知道些什么,开口问道:“真的不知道?”

  何金银一副认真的说到:“真的!”

  他是蒙面人的事情,需要阿丽来揭露,自己才“勉为其难”地承认,自己主动暴露,有些不是他的风格。

  阿丽看着何金银,没有从对方脸上看到异样神情,开口说到:“其实我早就应该想到,他一定是一个我认识的人!只有这个原因,他才会因为我而出手。”

  “猜的好,阿丽你可以去当女侦探了。”

  “你知道他为什么要蒙面?”听到了何金银的夸奖,阿丽以微笑回应,继续问到。

  “为什么?”何金银看着阿丽,将心中的欣喜控制成淡淡的笑容。

  “因为他不想别人知道他是谁!他不想别人报答他!”阿丽看着何金银,或许是说到了心事,声音不自觉地变小。

  “没错,他是一个施恩不望报的奇男子!他伟大的性格已经升华到和圣人一样!”何金银一脸严肃的说到,以第三人称夸耀着自己。

  处于何金银的角度,无论怎么想,都会以为阿丽说的是他。

  “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我该怎么报答他?”阿丽依然抓着何金银的手,温柔的问到。

  “很简单,亲他!”何金银看着阿丽,满怀期待地说到。

  他和阿丽因为一个吻而产生命运的纠葛,现在同样用一个吻打开通往人生下一个阶段的大门。

  “亲他?”阿丽对何金银不解地问道。

  何金银用语言对阿丽加油鼓劲:“现在距离二十一世纪已经没有几年了,新世纪马上到来,我们应该将不道德的观念抛开!你要相信我,你没有别的选择,只有亲他这一条路,而且你要知道,救命之恩是不能不报的!来,亲啊,来啊,Baby!”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接下来不啵一口说不过去了,电影里都是这样演的。

  何金银已经迫不及待地闭上了眼睛,然而等了半天却不见动静,睁开眼之后却发现阿丽的嘴唇啵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脸上。

  陌生男人想要更进一步,不止是让阿丽啵他的脸,他还想阿丽啵他的嘴。

  但是阿丽娇俏害羞地轻轻地打了陌生男子的胸口一下:“你坏死了,当着外人的面。”

  那个男的穿着脚盆的高中制服,戴着帽子,鼻子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面貌英俊,但却表现出与打扮不符的气质。

  “来,阿银,让我来跟你介绍!他是我们精英中心空手道的主将,专程从霓虹回来教空手道的!”阿丽说完,立马将自己依进断水流大师兄的怀里,做出小鸟依人的姿态,说到:“我们是老同学来的,能够再次见面真的好开心,就是他蒙面救了我的!”

  “不要提那件事了,你的朋友在那边等你!”大师兄看着阿丽柔声的说到,实则是把阿丽支开。

  阿丽以为断水流大师兄说的是真的,直接走开了。

  等到阿丽的身影消失在眼前,断水流大师兄的表情从带有和煦笑容的暖男脸变得嚣张起来,变脸的速度和变脸艺术家有得一拼,抬起下巴对何金银说到:“你是不是精英中心的人?”

  何金银看到阿丽啵断水流大师兄的时候,差点没有一口老血喷出来,此时同样抬起下巴,对他说到:“不是。”

  “我不希望阿丽跟垃圾(乐色)在一起,所以你最好离她远一点。”

  “垃圾(乐色)是不是指我?”

  “是的。”

  “信不信我现在马上告诉阿丽,其实那个蒙面加菲猫其实是我,你只是一个冒用他人名义欺骗他人感情的骗子。”何金银对断水流大师兄说到。

  “哦,原来那个蒙面人是你,真是意外,但是谁又能够证明你是那个蒙面人。”断水流大师兄扶了扶眼镜,说到:“阿丽跟我说过,你一直都是一个懦夫,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就算你站在大街上,大喊三声‘我是打败黑熊的蒙面加菲猫’,你看有没有人信你。”

  “我……”何金银一时语塞,楞在原地。

  “不如这样,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去写封挑战书向我发起挑战,接着我们以精英中心的名义召开一场新闻发布会,把这件事公布出去,然后在比赛的时候,你在擂台堂堂正正地打败我,证明你自己。”断水流大师兄说到:“不过你要搞清楚一点,如果你要和我比武的话,要做好被打死的准备,因为我真的会打死你的,说到做到。”

  “好啊!”何金银双腿在打颤,断水流大师兄释放出了他的气势,靠着人生第一场胜利而树立的自信心顿时荡然无存,现在没有被吓尿裤子已经算他够胆了。

  “我等着你!”断水流大师兄笑吟吟地冲着何金银伸出了手——那边的阿丽发现并没有自己的朋友在找自己,正向着这边走过来,哪怕再瞧不上何金银,姿态也要做出来。

  何金银怎么样无所谓,在阿丽心中的形象不能丢。

  和何金银握手之后,断水流大师兄便以一副暖男姿态牵着阿丽的手离开,忽然回头,给何金银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要命了。”何金银蹲在原地,发疯似地揪着自己的头发。

  虽然不知道判断标准从何处而来,但是他觉得,现在的自己无论如何都不会是这个空手道主将的对手,自己答应比武什么的,完全是脑子一抽,现在冷静下来,觉得自己真有可能会被打死在擂台上。

  “不过如果不下挑战书进行比武的话,那个家伙就会顶着我的名头泡阿丽,我只能作为一名懦夫。”

  “不行,必须想个办法……对了,找师父。”

  想到这里,何金银立即站了起来,朝着鬼王达的杂货铺跑去。

  此时正值早上九点以后,作为生意的一个小高峰,杂货铺一反常态地没有开门,何金银直接上前咣咣咣地拍门。

  “老兄啊,我的杂货店是九点开门,现在已经……已经九点半了,都怪昨晚玩得太嗨皮了。”鬼王达满脸不高兴地打开门,却发现敲门的不是别人,正是何金银。

  “师父,江湖救急啊!”何金银满脸急切地对鬼王达说到。

  “你和阿丽的事情?年轻人,第一次,很正常——我虽然非常乐意帮忙,但是,这种事情我不能帮。”鬼王达说着意义不明,但是却非常猥琐的话语,把何金银听得一愣一愣的。

  “不是啊,师父,事情是这样的。”何金银把断水流大师兄冒充自己,以“打败黑熊的蒙面人”的身份靠近阿丽的事情说了出来:“师父,你这一次一定要帮帮我啊!”

  瞬间,鬼王达的眼神变得非常犀利起来:“空手道,断水流,没想到上一辈的恩恩怨怨,又出现在了你们这一代的身上,冤孽啊,冤孽啊,断水流与中华古拳法之间的命运果然是不可避免的。”

  “哇,中华古拳法原来背后还有故事。”何金银看着鬼王达的样子,惊讶地说到。

  鬼王达让何金银进了他的仓库,先摆出捐款箱拿走了何金银身上的所有钱,然后摆开架势,讲起了他年轻时候的故事——当然,除了那百战一负的战绩之外,其余的都是美化过的,酒色财气什么的,仿佛没有从他的人生中出现过一样。

  当然,着重讲的还是他被空手道断水流的高手打断腿的事情,从那一刻开始,中华古拳法与空手道断水流的梁子就结下了。

  只是,中华古拳法一代只传一人,鬼王达一直没有找到良才美玉,没有收徒弟,所以没有人替他报仇,然后就这样蹉跎颓废了好多年,直到何金在“机缘巧合”之下送上门来,鬼王达见他那万中无一的练武奇才的资质,不忍心其浪费,就收他为徒。

  并且,鬼王达只传何金银武功,门派之间的恩恩怨怨却并没有一并交给他,上一代人的恩恩怨怨就留在他们这上一代好了。

  但是,没想到,成为了中华古拳法的传人之后,担起这个名头的何金银与空手道断水流的人也结怨了,一场恶仗不能不打。

  听完鬼王达这段加以美化、编造、臆测、强行附会的门派历史恩怨,以及两个门派传人之间那不可明说的命运纠葛,何金银瞪大了双眼,张开了嘴,久久不能回神。

  “师父,你一定要帮我,我会以中华古拳法的名义,打败断水流大师兄,为您争回名誉,以及夺回阿丽。”被忽悠瘸的何金银没有注意到鬼王达话里的漏洞。

  例如,他只是说了有一个从霓虹来的空手道高手,来精英中心担任空手道部的主将,鬼王达却直接说出他的身份,是断水流的大师兄。

  “好,既然你已经下定了决心,那就赶紧下战书吧,没有规则,不论生死。”鬼王达说到:“最好现在就动笔写。”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诸天反派模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