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2020年10月23日,晴。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写日记了。明天,老大和我将带领毒蜂小队前往金三角围剿桑托。这一次的任务,凶多吉少,甚至可能有去无回。
22岁时,我从南京森林警察学院的警务指挥与战术专业毕业,又攻读了禁毒学专业,因为成绩优异,进入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深造。在这里,我遇见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们成了我的兄弟,战友,以及挚爱的人。 
我的队长,贺梦婷,心思缜密,足智多谋,虽是女生,但是禁毒支队上上下下没有不佩服她的。用我们的话来说,禁毒支队只有她有资格,有能力成为我们的队长。
我的死党,也是毒蜂小队的指导员,陈振武,曾是福建警察学院的高材生,刑侦学专业毕业,人送外号“小诸葛”,对特种作战战术有很深的造诣。
我的战友,武毅然,是一名标准的缉毒警察,射击、格斗,综合素质很强。
刘思清,跟武毅然在同一个小组,曾经在基层警察队伍摸爬滚打。
李芷薇,我的徒弟,毒蜂的主狙击手。都说“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但是看着她每次顺利地完成任务,我也很高兴。毕竟各有分工,我不能又当副队长又当狙击手啊。
赵欣,芷薇的副手,观察员。
孟硕,实打实的排爆手,每次任务基本都走在前面,为我们排除危险。三年来从未出现事故。
周南,脾气有点暴躁,但是对待任务一丝不苟。 
三年来,我们顺利完成过的任务不计其数。但是谁又能知道,我们缉毒警察每天都在刀尖上行走。我们的大队长告诉我们,我们就像是黑暗里的一支蜡烛,默默无闻地燃烧自己,再默默无闻地把光明奉献给国家和人民。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西南边境,这里距离零号国境线有几百公里,但这几百公里对于走私毒品的毒贩来说,仅仅只需要半天。这就是我们这群人来到这里的原因。想起来真是好笑,为了当初的信仰,梦想,我毅然决然地加入了人民警察的队伍,后来又成为了缉毒警察。
身边很多的人都问我,警察这个职业,充满了太多不确定,随时可能牺牲,为什么还要当警察?
我今天才终于想通。
因为人民需要我们啊。
被人需要的感觉,真的很好。更何况,还是被这么多人一起需要。
我们宿舍正对操场,一抬头就能看得见那块大理石板,上面刻着三百六十八名缉毒警察的名字,最后一个名字,叫曾诗雨。
哦,对了,差点忘了介绍她。她曾经也是毒蜂的副队长,一年前被派往金三角,潜伏在桑托身边,为中国警方提供情报。四个月前,她突然消失,杳无音讯。
她是我挚爱的人。
牺牲的已经回不来了,不必安慰。她是一名优秀的人民警察,我们会永远记住她。
我记得在第一次开会的时候,大队长告诉我们,有毒,必有枪。这也是我们缉毒警察牺牲概率最高的原因。面对穷凶极恶的毒贩,我们只有硬刚。
因为,我们的背后,是饱受毒品侵害的人民啊。
老大曾经也问过我,后悔吗?
我回答说不后悔。
为什么?
因为信仰,因为梦想,因为希望,因为有自己想要守护、必须守护的人。
图个啥?
我笑笑,反问她,你说你长得又漂亮,身材好,为什么不找个好男人嫁了?
她撇嘴。我不想这辈子碌碌无为。
或许,我跟你想到一块儿去了吧。我回答。
三年来,我也抱怨过,失望过,颓废过。但是,是我的战友,我的兄弟姐妹们在我背后默默地支持我,安慰我。紫荆牺牲,也是他们陪我到处散心,发泄压力。
都是最可爱的人啊。我们一起努力,相互鼓励,每次任务,我们都发誓,怎么出去的,就怎么回来。这次,我想也不例外。他们是我在这世界上除了父母家人之外,最值得信赖的人了。
三年前,我们两百多号人,挤在彬江市公安局禁毒支队的训练场上,素未谋面,谁都不知道谁能撑到最后。每个人都是各自队伍中的精英,但是在训练场上,我们只有一个名字:菜鸟。
现在,我们还是只有一个名字:缉毒警察。
三年,意味着蜕变,意味着成熟,意味着,同生共死。
同生,共死。
桑托是我们的宿敌,这次的任务,我们毒蜂作为主力队伍,必将尽全力将其抓捕归案。
既然他杀了我最爱的人,我便亲手摧毁他所爱的世界。
不知过了明天,我们还能不能活着回来。如果可以,我会继续把我的心得记录下来。如果我不幸牺牲,这本日记,就权当做个念想吧。
陆潇
2020年10月23日
于 彬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