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血毒影 > 第四章 节外生枝

我的书架

第四章 节外生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打不通。”陆潇皱眉摇摇头。
“怎么会这样?”贺梦婷也觉得奇怪。给吴斌打了这么多电话,全都是关机,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好几个小时了。
“不清楚。按理来说应该不会这样的。要不我去看看?”陆潇用征询的眼光看着贺梦婷。
贺梦婷思索了一会儿:“行,那你去吧,注意安全。”
“知道了。”陆潇走出办公室,坐上吉普,一脚油门往制药厂方向疾驰而去。
陆潇在人民东路的红绿灯路口右转,手机响了。他将车停在路边,打开双闪,掏出手机。
屏幕上是一串陌生号码。
陆潇不假思索立刻接起,刚要说话,电话那头一个阴沉的声音让他闭上了嘴。
“请问,是陆潇警官吗?”
陆潇骤紧眉头,一阵寒意蔓延而起。
“我是。你是谁?”
“你的妹妹,叫陆昕妍?”依旧是阴沉的男性声音。
“你他妈到底是谁?!”陆潇听到自己妹妹的名字,冲着电话那头嘶吼道。
“你放心,她现在很好,我只是让她暂时闭嘴。我希望接下来我说的话你仔细听好,不然我会让她永远闭嘴,你懂吗?”
“老子他妈是警察,你敢动警察的家属?”陆潇咬牙警告。
“你看我敢不敢。”电话那头的声音没有任何波动。
“你到底想干什么?”陆潇在车里观察四周的动静。
“你现在在人民东路右转的路口,对吧?”
“是。”陆潇深吸一口气,如实回答。
“很好。你要去制药厂?”
陆潇身体一颤。
“你在跟踪我?”
“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放弃对制药厂的调查。”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吴斌,陆昕妍。这两个人,你可以挑一个,决定谁先去死。”
“你他妈就是个王八蛋!”陆潇对着电话怒吼道。
“陆警官,祝你好运。还有,此时此刻,在你办公桌的抽屉里,应该放着一个纸盒,上面写着你的名字。盒子里面,有五公斤现货。这么大的量,禁毒支队会怎么处理你,你应该很清楚。”
“嘟”地一声,对方挂掉了电话。
陆潇瞪着血红的眼睛,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老大,计划有变,昕妍和吴斌出事儿了。”
“你先回来解释清楚,你的办公桌上,为什么会有五公斤的毒品?”贺梦婷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沉重。
“这事儿还有谁知道?”
“我跟振武现在帮你压着,目前只有我们三个知道。我们俩都明白你肯定是被人栽赃陷害,但是盒子上寄件人信息是假的。你先回来,说清楚你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现在马上回去。”陆潇挂了电话,在前面路口调头,往队里驶去。
“陆潇,什么情况?”贺梦婷把纸盒递给陆潇。
陆潇从里面拿出一包白色粉末,倒在纸杯里,掏出打火机,将纸杯加热。不一会儿,办公室里飘出了一阵酸臭味。陆潇去卫生间把东西处理掉,回到办公室。
陈振武皱眉:“还真他娘是现货。”
“陆潇,到底怎么回事儿?”贺梦婷指着那个纸盒。
“昕妍出事儿了。”陆潇喘着粗气回答。
“失联?”陈振武马上反应过来。
“对,”陆潇点头,“还有吴斌。”
贺梦婷沉吟了一会儿:“有人在针对你。”
“不,是我们的行踪被发现了。”陆潇回答。
“好事。”陈振武语出惊人。
贺梦婷和陆潇看向他。
“说明我们要找的‘保护伞’坐不住了,开始有所行动了。”陈振武回答。
“昕妍怎么办?”贺梦婷问道。
“放心,他们不敢动昕妍,”陈振武很有把握,“如果昕妍死了,他应该明白自己的下场,更何况,昕妍是他可以用来威胁陆潇的唯一筹码。这个人肯定会跟陆潇再次联系。我去跟大队长汇报,协调技侦科的同志来帮忙调查,运用技术手段,看看能不能发现一些线索。”
说完,陈振武就准备转身离开。
贺梦婷拦住他:“先不急。那个人给你陆潇电话,先听听看怎么说的。”
陆潇点点头,掏出手机:“我录音了,看看你们能不能听得出来。”
陆潇把那段通话放了出来。
“背景有杂音,应该不是在室内。”贺梦婷分析。
“他是怎么知道你走到哪里的?”陈振武猛然抬头问。
“我在想,这个人会不会是一直跟着我的?”陆潇思索道。
“应该不会。如果一直跟着你,你会有所警觉才对。再说,你出去的时候也没发现有人在后面跟着你呀。”贺梦婷反驳。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陈振武和陆潇异口同声。
“GPS。”贺梦婷也给出了最后的答案。
“我去向大队长汇报。”陈振武拿起纸盒走出办公室。
“陆潇,别担心,”贺梦婷拍拍他的肩,“我们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我知道。赶快去吧,我在办公室等你们。”
“现货?还是五公斤的?”李振荣大吃一惊。
“肯定是有人栽赃陷害。”贺梦婷附和道。
“梦婷,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不要先入为主?”李振荣检查这个纸盒,反驳道。
“什么意思?”陈振武双臂环抱,“大队长,您不会觉得陆潇有问题吧?”
“我当然不会怀疑自己的同志,但事出反常必有妖,陆潇身为禁毒支队的警员,更是毒蜂小队的骨干,他的办公桌上怎么就会凭空出现这么多毒品?说他是清白的,你信吗?”李振荣回答。
“这明显是栽赃陷害,大队长,您看不出来吗?”贺梦婷着急了。
“栽赃陷害?那为什么不栽在你这个队长手里,要陷害陆潇这个副队长?”李振荣反问。
“这……”贺梦婷哑口无言,看向陈振武。
只见陈振武低头思索着,半晌后,猛然抬头,看着贺梦婷,右手罩在右耳旁边,做了个包围的动作。
有人在监听他们的对话!
究竟是谁这么大胆,敢把窃听器装在大队长的办公室里?
贺梦婷现在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去滴水不漏地完成这一次的报告,而不是考虑是谁装的窃听器。既然大队长明知道办公室里有窃听器却不拆掉,那就说明这一次的报告会是一个很好的引蛇出洞的机会。
“您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有些道理了,”贺梦婷看着陈振武的脸色行事,“那现在应该怎么办?陆潇说他自己并不知道这件事。”
“你刚刚说,陆潇是接了一个电话才赶回来的?”李振荣问。
“对,陆昕妍出事了。”贺梦婷点头。
李振荣眉头一皱。这件事是他不知道的。
“出什么事了?”
“失联。”贺梦婷没有多余的废话。
李振荣盯着贺梦婷看了一会儿。贺梦婷心领神会,点头表示懂了。
“我知道了。你们先出去吧。”李振荣挥了挥手。
“怎么样?”陆潇一直在门口等着,看到他们俩出来了,连忙询问。
贺梦婷把陆潇拉到一个偏僻安静的角落。
“大队长的办公室被安了窃听器,目前不清楚是谁干的。昕妍那边,因为失联还没满四十八小时,所以不能立案。”
“不,”陆潇摇头,“昕妍已满十八周岁,按照规定,已满十八周岁女性失踪,可能被拐卖的情况,公安机关应当立刻立为刑事案件并且加以侦察。”
“我去找子寒。”陈振武夺门而出。
“听着,陆潇,”贺梦婷拍了拍他的肩,“现在你的处境很被动。我们都是干这一行的,你应该清楚,根据《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规定,走私、贩卖、运输毒品五十克以上,判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这个人明显是想搞死你。这么大量的毒品,就算你是缉毒警察都没用。这件事肯定瞒不住的,这个人既然有办法把毒品送到公安局,他就一定有办法让你脱下这身警服。”
“我脱下警服不要紧,但是昕妍不能有事。”陆潇眼眶红了。
“放心,刑侦已经跟我们打过无数次配合了,等子寒那边一有结果,我就带毒蜂去救人。现在你要考虑的就是怎么在督察那边解释。”
“解释不了了。我说我是被陷害的,谁信?警察办案看的是证据,现在证据就在这里,毒蜂小队副队长,陆潇,涉毒了,当量巨大。拿不出有效证据证明我被陷害之前,我是个罪犯,被逮捕是迟早的事情。”陆潇的声音很平静,却带着一丝不甘。
“放心,我们一定会解决这件事的。”贺梦婷拍拍他的肩,走了出去。
“什么?失联了?”武毅然皱起眉头。
“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李芷薇有点生气。
“老大,需要我们做什么?”周南扶了扶眼镜。
“等到刑侦那边的结果出来,立刻出发去救人。”贺梦婷回答。
“老大,那现在陆潇要怎么办?”刘思清询问道。
“接受调查吧。他现在能做的就是陈述整件事情的经过,然后被逮捕。”贺梦婷叹了口气。
“真他妈晦气。自己人抓自己人。”孟硕小声骂了一句。
贺梦婷刚想说他两句,电话响了。
“老大,刑侦这边有了发现。”电话那头是陈振武的声音。
“等着我,马上到。”贺梦婷立刻出门往刑侦支队赶去。
“子寒,怎么样了?”贺梦婷瞪着一大队的这些仪器,问道。
“经过我们技侦科同志的分析比对,发现了一个问题。跟陆潇通话的这个人使用了变声器。也就是说,你们听到的这段对话,不是这个人原本的声音。”
“能复原吗?”
“可以,”赵子寒点头,“但是需要时间。”
“尽快。”贺梦婷叮嘱道。
赵子寒深吸一口气:“梦婷,有些话,我不知道应不应该讲。”
“你说吧,没事。”贺梦婷看着他。
“禁毒支队现在可以说是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我们刑侦常年配合你们行动,你说刑侦支队会不会也有内鬼?”
贺梦婷笑了一下:“你是不是想说,内鬼可能不止潜伏在禁毒支队和刑侦支队,还可能潜伏在市局,甚至是省厅?”
“对。”赵子寒点头。
“这个问题我也考虑过,但是因为太大胆了,所以我没敢跟大队长说。我个人认为这种情况应该是存在的,但是市局和省厅,我们没资格管,也管不到。子寒,你年龄和我们差不多,职务却跟我们大队长一样,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你可以直接去找他。”贺梦婷提醒道。
“陆潇这件事我会直接跟你们大队长汇报。陆潇是你们的兄弟,也是我的兄弟,我不会看着他受冤枉。”赵子寒看着她。
“子寒,别怪我多嘴,”贺梦婷环顾四周,把声音压低,“你们刑侦的技术和装备比我们禁毒支队要好得多,万一你们支队真有那么一两把‘保护伞’,用这些技术装备去搞你们自己的同志,你有想过怎么办吗?”
“我不知道。”赵子寒叹了口气,摇摇头。
贺梦婷无奈地笑笑:“是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明知道陆潇受人陷害,我却帮不了他,这种感觉非常难受。”
“会不会跟桑托有关?”赵子寒抬头问道。
“极大可能就是跟桑托有关。桑托失踪了四个月,在此之前禁毒支队风平浪静,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但是这次桑托一回到金三角,禁毒支队就出现了‘保护伞’,而且矛头直接指向我们毒蜂的人。”
“那你们要怎么解决?”
“我在想,我们现在应该做的,不是去证明陆潇无罪,因为我们根本找不到证据去证明陆潇没有涉毒,但是这个人却有几百种证据可以弄死我们。我们现在应该是趁此机会找出一大队甚至禁毒支队有谁涉毒,或者是说,有谁在给彬江市的毒品暗网交易打掩护。或许这个人没有和桑托正面接触过,或者跟桑托没有直接的交易,但是这个人应该就是桑托的下线。这个人,给桑托在中国贩卖毒品提供了可乘之机。而他,必然得到了巨大的好处,不然他不可能铤而走险干这样的事。”贺梦婷思索道。
“所以……你想调查每个人的银行卡账户?”赵子寒貌似抓住了重点。
“我曾经也想过这么干,但是有两个问题。第一,如果光明正大地查,需要经侦支队的同志介入,容易打草惊蛇。”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钱不一定会打到银行卡上。”赵子寒接过话头。
“现在我们来模拟一下这种情景。如果你是毒贩,我是你的‘保护伞’,你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来进行交易?”贺梦婷看向他。
“这种情景严格意义上来说其实并不成立。如果真的要讨论的话,那么我会分三种情况。”赵子寒沉吟道。
“说说看。”贺梦婷挑眉。
“第一种情况就是完全没有人怀疑你,你还处于一个绝对安全的情况下,那么,当面交易肯定是最快最保险的,但这种情况一般就是现金交易。我会把货和现金当面交给你,至于货要怎么散出去,看你自己的本事。而且通常,我会先付你一笔定金,剩下的钱,等到这批货全部散出去以后,直接给你。”
贺梦婷点头:“嗯。这确实是毒贩常用的手段。第二种呢?”
“第二种情况,禁毒支队内部已经出现了信任危机,开始有人怀疑自己身边的同志,但又不知道,或者没有证据指出这个人是谁。你们现在就处于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会减少跟你当面交易的次数,但我会增加别的渠道往中国散货,但是你这条线我不会放弃,无非就是报酬给多给少的问题。你肯定也知道,如果我真的是长期潜伏在中国的毒贩,那么我不可能只有你这一条渠道。毕竟你是警方的人,万一事情败露,警方顺藤摸瓜,我很快就会被发现。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我会让你做的是去找一些别的散货渠道,不容易被发现的那种,如果是暗网的渠道就更好了。”
贺梦婷心里一沉。她干了三年缉毒警察,有的时候办案思维已经固化了,不知道怎么用一个新的思维去看待当下所处的环境,不懂得用创新精神去侦破一起案件。现在听赵子寒用刑侦的思维来解释问题,她感觉豁然开朗。
“第三种情况呢?”贺梦婷有些着急。
“第三种情况就是你们已经知道,甚至可以确定那个人或者那伙人到底是谁,只是缺少有效证据将其逮捕归案。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会彻底跟你断绝联系,明哲保身。而且从你这边得到的散货渠道我会主动放弃,或者说主动让警方发现并且将其捣毁。看似警方打击了好几处制毒窝点,然而实际上,警方可以说是一无所获。因为我主要的渠道仍然掌握在我自己手里,恰巧你这边这条线断了,你也不知道我的渠道到底在哪里。除非警方能抓到我,否则这些渠道,警方不会明白。因为我的上家就是从这些渠道把货交给我,然而我交给你的货可能是经过好几个人的手,中间我可以安排我自己的人把货掉包。你看起来像毒品的货,实际上是面粉。警方忙活半天却一无所获。包括暗网交易,也是同样的道理。除非你身为毒贩的‘保护伞’,又熟悉暗网内部的交易方式,那么有可能会有很大的收获。”
贺梦婷咽了口唾沫:“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赵子寒不好意思地笑笑:“还有,我说了这么多,你要明白,我们两个人刚刚在模拟情景下各自是什么样的定位。”
“你是毒贩,我是‘保护伞’啊。”贺梦婷回答。
赵子寒摇头:“不仅仅是这样。你在这个模拟情景中,担任的角色就是我刚刚说的,境外毒贩往中国销售毒品的接头人,或者说得难听一点,你只是一条拿钱办事的‘渠道’,但碰巧你又是毒贩在中国构建交易暗网的重要纽带。而我是你的上家,我给你钱和货,钱你自己拿走,有没有那个命花,看你自己的能力。货,你要通过你自己的渠道去走,我不可能傻乎乎地把我自己的渠道交给你让你去帮我走货。但凡有点经验的毒贩都不会这么做。”
“那我何德何能,会被毒贩盯上,做他的‘保护伞’呢?”贺梦婷抓住了其中的细节。
“贪财,被利益蒙蔽了双眼,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干。这种是主观因素。当然,‘保护伞’一般都是队里职位较高的人,因为他们可以利用自己的职权为交易打掩护。像你,不可能。虽然你们经常执行境外抓捕行动,但相对来说,你只是一名警员,手中权力不大,毒贩没有必要盯上你。反而因为你特殊的工作性质,警方更容易捋出这条线。”
“那听你的意思,还有另一种情况?”
“客观因素。家人被毒贩挟持。这种另当别论,但是法律不会从轻判决。”
“你的意思……陆潇有可能成为‘保护伞’?”贺梦婷难以置信。
“你的副队长,你不应该比我更清楚吗?”赵子寒笑笑。
“你的兄弟,你说呢?”贺梦婷反问。
“不会。”赵子寒坚定地摇摇头。
“这么肯定?”贺梦婷看着他。
“我刚刚说了,他的职务跟你一样,没什么权利,想利用他往中国走私毒品也没什么用。毒贩也明白,你们毒蜂的人绝对忠诚,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
“但是陆潇的妹妹现在被劫持了。”
赵子寒刚要回答,这时,一名警员突然转过身看着他:“大队长,找到了。”
“在哪儿?”赵子寒俯下身盯着屏幕。
“彬江市南郊的废弃工厂内。”
“那个地方离边境不远,梦婷,你现在就要行动吗?”赵子寒回头看了一眼贺梦婷。
“我们等这一刻等很久了。”贺梦婷咬牙道。
“我这边会一直给你们提供技术支持。另外,如果有必要,我会向上级领导申请,协调边防的武警部队在检查站设防。”赵子寒点头。
“这样最好了。谢了,子寒。”贺梦婷挥了挥手,夺门而出。
禁毒支队里响起了战斗警报。
“快!集合!去拿武器装备!”贺梦婷大吼道。
陆潇冲出来:“老大,有结果了?”
贺梦婷回答:“路上说!”
“根据刑侦支队提供的情报,上次与陆潇进行通话的犯罪嫌疑人现在正藏匿在彬江市南郊的废弃工厂内,但陆昕妍和吴斌是否与他们在一起,这点并不清楚。我们的任务是救出目标,如果有人阻拦,可以就地击毙。明白了吗?”
“明白!”
三辆吉普排成一列,往废弃工厂疾驰而去。
“云豹,别急,我们一定会把昕妍救出来的。”贺梦婷安慰陆潇。
陆潇抱紧95式突击步枪:“最好别让我看到昕妍有什么事……”
“不会的,昕妍和吴斌是他们能跟我们谈判的唯一筹码,”陈振武盯着终端,在耳麦中叮嘱陆潇,“云豹,待会儿在行动中,你不可以擅自做主,一切行动要听指挥,明白吗?”
“放心,我心里有数。”陆潇喘着粗气回答。
“云豹,”武毅然拍了拍他的肩,“本来这一次的行动你应该回避的,但是老大破例让你参加了,相信她对你也是足够信任。我们怎么来的,就要怎么回去。你是毒蜂的副队长,我们不想看到你出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知道。”陆潇长舒一口气。
车队在废弃工厂门口停下,队员们跳下车,站在门口。
刑侦支队一大队技侦科办公室内,赵子寒抓起对讲机:“玫瑰,目标现在仍在废弃工厂内,没有移动。”
“收到。”贺梦婷回答。
“另外,边防武警部队已经收到我们的请求,在彬江市边防检查站设卡拦截,确保那伙毒贩不会逃出边境。”
“明白。”说完,贺梦婷端起突击步枪,左手举起,五指并拢朝前挥了两下,带着队伍走进大门。
进入工厂后,贺梦婷示意将队伍分为三个小组,交替掩护前进。陆潇往相反方向前进,陈振武带着两名队员保持原来的方向,间隔两米,以便快速支援。
毒蜂小队悄无声息地从大门进入,走过工厂前面的院子,埋伏在草丛中。
“子寒,目标在哪?”贺梦婷通过耳麦呼叫赵子寒。
“你们两点钟方向,应该有一个仓库,就是在楼梯上的那个铁皮房。”
“收到。”贺梦婷看见前方的那座仓库,刚要示意队伍前进,被陆潇按住肩膀。
贺梦婷回头,陆潇对着前面的空地指了指。四名毒贩带着突击步枪巡逻,此刻正往这片草地走来。
“老大,怎么办?”陈振武看着贺梦婷。
贺梦婷在一瞬间做出决定:“诸葛,你带两个人去解决他们。切记,不要用枪。”
“明白。”陈振武点头,带着武毅然和孟硕从旁边绕出,接近那支巡逻小组。等到那四名毒贩从他们身边经过时,陈振武拔出军刺,反手握住,从左边猛然冲出,按倒最后一名毒贩,把军刺插进了他的心脏。武毅然和孟硕解决了剩下的,陈振武回过头对贺梦婷竖起了大拇指。
贺梦婷回应,带领队伍往仓库方向行进。陈振武三人把尸体拖到一个隐蔽的角落,收拾好残局,跟上队伍。
“老大,你们三点钟方向有人在移动。”李芷薇和赵欣找了一处制高点,掩护整支队伍行进。此刻,李芷薇从光学瞄准镜中发现了远处的敌人。
“干他!”贺梦婷低声嘶吼。
“嘭!”李芷薇和赵欣同时开枪,击毙两名毒贩。刘思清举枪打出两发短点射,解决剩下两名毒贩。
贺梦婷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蔷薇,换制高点,掩护我们突入前面那座仓库!”
“收到。”李芷薇收起高精狙的两脚架,把枪甩在身后,半跪在地上,从包里翻出速降绳绑在腰上,另一头绑在栏杆上,翻出栏杆,去往下一个狙击点。
“子寒,”贺梦婷在耳麦中呼叫赵子寒,“目标位置有移动吗?我们现在准备突入仓库了。”
“很奇怪,目标一直没有移动。你们最好小心一点。”赵子寒叮嘱道。
“收到。”贺梦婷回答,端起突击步枪朝仓库快速突进。孟硕和周南转过身警戒后方。贺梦婷和陆潇爬上楼梯,陆潇把突击步枪甩到身后,拔出手枪,对贺梦婷点点头,贺梦婷右手轻轻放在门把手上,长舒一口气,缓缓拉开仓库门。陆潇双手端枪突入,陈振武紧随其后。仓库里没有毒贩,只有一丝微弱的灯光,以及仓库中央的一个黑色布袋。
陆潇左手握拳示意后面的队员停止前进,然后缓慢地向那个黑色布袋移动。贺梦婷和陈振武也把枪口对准了那个黑色布袋。
陆潇伸手猛地拉开那个布袋。
“昕妍?”陆潇大吃一惊。他没想到,那个一直没有移动的红点居然是陆昕妍。
贺梦婷转过头:“雷霆,你们几个去找一下吴斌。”
陆潇撕下陆昕妍嘴上的胶带。陆昕妍一下将头埋进陆潇怀里。
“哥,我好害怕……”陆昕妍大哭。
陆潇摸摸她的头,轻声安慰道:“别怕别怕,昕妍,哥在这儿呢,别怕,你看,哥哥姐姐不是都来救你了吗?”
说着,陆潇蹲下来仔细观察陆昕妍身上的引线。
“石头,把拆弹工具拿进来。”陆潇卸下武器装备。
孟硕抱着拆弹工具走进来,看到陆昕妍身上的东西,傻眼了。
“愣着干嘛?给我呀!”陆潇冲他吼道。
“云豹,这不是我们常见的种类,你拆不了。”孟硕不为所动。
“拆不了也得拆!这是我妹妹!把工具给我!”陆潇起身从孟硕手中抢过工具包,回到陆昕妍身前,又重新蹲下来。
“云豹,交给我吧。这你真的拆不了。”孟硕苦着脸。
“玫瑰,带他们走。”陆潇拿出一把索格工具钳。
贺梦婷摇头:“不行。太危险了。我不可能把你一个人丢在这儿。”
“你们在这里只会影响我的速度。玫瑰,你是毒蜂小队的指挥官,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做,你很清楚。我再说一遍,你带他们出去。”陆潇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贺梦婷只是看着他,不为所动。
“滚!”陆潇大吼。
贺梦婷挣扎了一会儿,眼睛红了,手一挥:“所有人,撤到底下去等。云豹,我们就在楼下,有情况第一时间汇报。”
陆潇头也不回:“出去的时候把门关上。”
孟硕最后离开,走的时候往里看了一眼,叹了口气,把门关上了。
陆潇抬头看着陆昕妍,擦去她眼角的泪水:“丫头,别怕,哥陪着你。”
陆昕妍点点头,却抑制不住自己恐惧的心情。
“你相信我吗?”陆潇看着陆昕妍,眼里满是宠爱。
陆昕妍啜泣道:“哥,我……我相信你。”
陆潇点头,右手攥着工具钳,不停地颤抖。最终,他狠下心,把工具钳贴近了一根黑色的引线。
陆昕妍猛地闭上双眼。
陆潇也闭上眼,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丫头,你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哥,我相信你。”陆昕妍的声音在颤抖。
“咔擦”一声,陆潇眉头紧皱,陆昕妍浑身狠狠一抖。
没有爆炸,但计时器仍在继续运行。时间只剩下四十秒。
陆潇这才反应过来,这玩意儿必须在规定时间内按照正确的顺序剪断所有引线,才能被完全拆除。一共有六根引线,陆潇第一次剪对了,不代表下一次就能这么幸运。
时间还剩三十秒。
陆潇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解下自己的FAST防弹头盔,帮陆昕妍戴好。然后看着她:“昕妍,我现在要把你身上的这个东西取下来,然后丢到外面。等我说跑的时候,你就往外跑,听懂了吗?”
陆昕妍流着泪,点点头。
陆潇起身,时间只剩十五秒。他走到陆昕妍身后,打开锁扣,把东西从她身上摘下来,缓缓举过头顶,然后快步走到窗前,扭头对陆昕妍大喊:“跑!”
陆昕妍迅速把门拉开,冲下楼梯。陆潇又等了一会儿,时间只剩下五秒,他把东西扔出窗外。
“轰!”
爆炸产生巨大的气浪把陆昕妍掀翻在地,头狠狠地撞在栏杆上,索性有头盔保护着,只有手臂上受了一点皮外伤。
但陆潇还在仓库里。
陆昕妍撕心裂肺地喊:“哥……”然后扔掉头盔就要爬上去,被陈振武拉住了。陆昕妍不顾劝阻,冲上楼梯,脚下被绊倒了,于是手脚并用地爬上楼梯,贺梦婷立刻跟上,冲进仓库。
陆潇躺在仓库的角落,不省人事。贺梦婷跪在他身前,用手探了一下他的脉搏。
贺梦婷回头:“叫救护车!快!”
陈振武背起陆潇,冲出仓库,跑下楼梯。陆昕妍懵了,站在原地。
贺梦婷转过身去看着陆昕妍:“昕妍,没事吧?”
陆昕妍摇摇头:“我没事,姐姐,我哥怎么样了?啊?他到底怎么样了?”
贺梦婷看着她,鼻子一酸,把她揽入怀中,眼泪却不争气地流出来。
“放心,你哥不会有事的。他不会有事的……”
“我哥不会……不会死了吧?我不想他死啊……”陆昕妍放声大哭。
“不会的不会的,我们现在马上就把你哥送去医院,相信我,你哥没事的……”
贺梦婷擦干眼泪,稳定了一下情绪,呼叫赵子寒:“子寒,麻烦帮我们联系一下救护车,送到最近的医院,我们有人受伤了。”
“谁?谁受伤了?”赵子寒有些着急了。
“陆潇……”
耳麦的那头沉默了。十分钟后,赵子寒的声音响起:“我已经帮你们叫了两辆救护车并且通知了公安医院,他们那边已经开始准备了。同时我也知会了交警部门,他们会引导你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医院。”
“收到。”贺梦婷走出工厂大门,看着赶来的医生把陆潇抬上担架,然后带着陆昕妍上了第二辆救护车。
“我现在出发赶往公安医院。还有,梦婷,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窝藏在废弃工厂的那些毒贩在你们赶到之前就已经跑了,他们开着三辆SUV,经过边防检查站的时候,他们强行冲卡,武警部队没能拦住他们。他们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出境了。”
贺梦婷把头靠在车窗上,闭上眼:“我知道了。”
“老大,吴斌死了。”耳机里传来武毅然的声音。
贺梦婷低下头,几滴眼泪掉在地上。
“姐姐,怎么了?”陆昕妍握住她的手。
贺梦婷将她揽入怀中,长叹一口气:“我对不起你哥啊……”
周南拍了拍她的肩:“老大,别太自责了。至少昕妍没事。”
贺梦婷右手捂住脸,肩膀抽动着。
她思考过这次任务的结果,但她没想到这个结果会是这么糟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