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血毒影 > 第八章 畏罪潜逃

我的书架

第八章 畏罪潜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贺梦婷带着陆潇和陈振武回到禁毒支队。
陆潇推开一大队办公室的门。
“陆潇,欢迎回家。”
李振荣走上前,亲切地拍了拍陆潇的肩膀。
陆潇愣了一下,看见李振荣身后,队员们脸上释然的笑容。
眼泪不争气地掉下来。
陆潇转过头,擦去泪水。这一段时间,他的心情真是一言难尽。上级领导的猜忌、怀疑,战友们的期盼,自己的不甘心,五味杂陈。但是现在,自己的嫌疑被解除,至少说明事情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你们是以什么理由逮捕的林晓?”陆潇整理好自己的情绪,直接进入正题。
“涉嫌收受不明来源的巨额财产。”贺梦婷回答。
“什么意思?”陆潇没明白。
“就在昨天,我们兵分两路,分别对林晓的办公室和家里进行了搜查。振武这一组搜查林晓的办公室,在里面发现了一些文件,其中有一份是关于六.一三案件的。我负责搜查林晓的家,在她家里发现了一个纸袋,里面装着厚厚的一沓钞票。我提取了其中的几张,送到刑侦支队技侦科进行比对分析,上面只有林晓一个人的指纹。”
“提取了其中几张?”陆潇听出了细节。
“数量太大,直接拿走会让她的家人生疑,所以我只提取了几张。技侦科的同志发现,在这六张钞票正面和反面的边缘,都有不完整的指纹。根据指纹形状判断,林晓当时应该是在清点这些钞票。”贺梦婷补充道。
“你们草率了。”陆潇思索了一会儿,对他们的行为表示否定。
“为什么?”陈振武不解。
“在里面的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思考我们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陆潇沉吟道,“假设林晓是八面佛的‘保护伞’,那么相当于八面佛现在已经暴露了,但你们觉得他会这么不谨慎吗?”
“你的意思……我们打草惊蛇,不然原本能利用林晓诱他出洞?”陈振武马上反应过来。
“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林晓被捕,我认为她不会放弃跟八面佛的联系。”
“为什么这么肯定?”武毅然发问。
“她成为八面佛的‘保护伞’,必然收了他很多好处,老大在她家搜查到的那个纸袋应该就是其中之一。既然她现在无法跟八面佛取得联系,我想八面佛应该清楚她出事了,所以就会收手。但林晓手上掌握着八面佛的好几条散货渠道,八面佛不会轻易放弃。”
“但这样做的话,风险很大。他也随时有可能透露自己的行踪。”贺梦婷反驳。
“富贵险中求。八面佛是个过分谨慎的人,从来不自寻死路。但是散货渠道对于他的新式毒品有多么重要,不言而喻。林晓手上的这几条渠道,为他在中国建立地下贩毒网络提供了极大便利。再说,八面佛这次突然进入中、缅、老、泰四国警方的视线,说明他已经做好了正面硬刚的准备。”陆潇冷静分析。
办公室里的气氛骤然降至冰点。陆潇在里面待了这一段时间,确实想通了很多细节。
“那现在……怎么办?”刘思清问道。
“既然已经把她逮捕了,那就接着审吧。”陆潇叹了口气。
“谁去审?”贺梦婷问。
“当然是我去。”陆潇莞尔一笑。
“陆潇,你跟我过来一下。”贺梦婷把陆潇拉到角落。
“老大,怎么了?”
“我这一段时间去找了师父。”贺梦婷看着他。
“你找他干嘛?”陆潇皱眉。
“你先别管,”贺梦婷摆摆手,“师父说,如果六.一三案件成功告破,或许背后的真相就会公诸于世。”
“什么真相?”陆潇不解。
“不知道,师父没说。”贺梦婷摇头。
“跟我没关系。我早就已经不跟他联系了。他也不是我师父。”陆潇转身离开。
“难道你就真的这么恨他吗?”
“他害死了紫荆,你说呢?”
“他当时只是提了个建议,谁知道局长就采纳了?”贺梦婷急了。
“提建议?那他为什么不能建议让别人去卧底?为什么去当卧底的那个人不能是我啊?”陆潇大吼。
办公室里安静下来。
陆潇长舒一口气:“我给你个建议,离那人远点儿。他不是什么好人。”
“可他是我们的师父啊。”
“他不配。”陆潇反驳。
陆潇阔步走出办公室。
贺梦婷看着他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
审讯室的门被推开。
林晓一抬头,心里“咯噔”一跳。
陆潇把审讯记录摔在桌上,拉开椅子坐下,轻蔑一笑:“林副大队长,看见我很意外吗?”
林晓不说话,只是把头偏向一边。
“不要以为你不说话,我们就拿你没办法,”陆潇盯着她,“你自己做了什么,你应该很清楚。”
“我做了什么?”林晓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你说了什么。”陆潇耸耸肩。
“那你在这儿哔哔赖赖的干嘛呢?”林晓的语气很是嚣张。
“好,那我向跟林副大队长请教几个问题,这总可以吧?”陆潇并没有生气,脸上依然挂着和善的微笑。
“有屁就放。”林晓白了他一眼。
“好。”陆潇点点头,给陈振武使了个眼色。陈振武拿出一个档案袋,就是他在林晓办公室里搜到的那个。
“林副大队长,能否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东西?”
林晓只是瞥了一眼,淡淡地回答:“我不知道。”
陆潇微微皱眉。
“好,那我开门见山了。为什么在你的办公室里,会有六.一三案件的档案袋?而且里面的档案记录比省厅的卷宗还要详细?”
林晓心里一惊。她咽了口唾沫,却没有正面回答:“我是一大队的副大队长,难道我不可以有六.一三案件的详细资料吗?”
“你这个反问把我整笑了呀,林副大队长。六.一三案件当初是我一手负责的,卷宗是我们毒蜂整理的,你当时根本就没有参与案件侦破和卷宗整理,但是你这份档案里,对于案发现场的描述和作案手法的还原,比我们的卷宗还要详细,有些细节让我这个负责人都叹为观止。但是你的这份档案里唯独没有写明背后的凶手是谁。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什么意思?你怀疑我是凶手?”林晓瞪着他。
“林副大队长,我们跟你不一样。没有充足的证据,我们不会随便抓人的。你是一名缉毒警察,也很清楚我们到底能不能对你进行零口供定罪。就算你不说,法律也会给你应有的审判。”
林晓闭口不言。
“林副大队长,”陆潇深吸一口气,“我不是在报复你,我在帮你。我的心胸没那么狭隘。但是,凭你在六.一三案件里犯下的罪行,你应该很清楚你会收到什么样的审判。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林晓抬头,不屑一顾:“你觉得我会信你的鬼话吗?”
陆潇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林晓,你知道公安部在彬江市局设立毒蜂小队的意义是什么吗?”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林晓一脸冷漠。
“我们表面上挂着市局禁毒支队毒蜂小队的牌子,但是毒蜂是直接受国家公安部管辖的,独立于市局任何一个部门。也就是说,我们表面上跟一大队属于从属关系,但是市局的领导没有权利命令我们。
“我之所以跟你说这些,就是想告诉你,毒蜂不只是会特种作战,你不经常出外勤,有些事情,你不懂。我们分析案情的能力,不输给刑侦支队的任何一名民警。只是我们平常接受的都是一些比较凶险的任务。如果我把这件事捅到公安部去,你觉得会是什么后果?
“我不管你跟八面佛只是生意上的往来,还是有长期合作,你收了他多少钱,我也不感兴趣。但是,我必须给紫荆一个交代,给那些牺牲在缉毒一线的同志们一个交代!”
陆潇越说越激动,甚至直接一拍桌子站起来,把陈振武和林晓都吓了一跳。陆潇指着林晓,破口大骂:“林晓你给我听着,别他妈给我蹬鼻子上脸,老子出生入死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说风凉话呢。论苦劳,论功劳,你哪点比得过我们毒蜂?别以为你是一大队副大队长,我就拿你没办法。法律判不了,我来判!我他妈脱了这身警服都得把你弄死,你信不信?不信你就继续跟我死磕,来啊!来!老子在这儿等你!”
林晓被吓傻了,大概是从没看见陆潇发这么大火。她缩在椅子上,不敢说话。
“好自为之,祝你早日被枪毙。”陆潇站起身,走出审讯室,“嘭”的一声,把审讯室的门摔得山响。
“陆潇……”贺梦婷欲言又止。
“我没事。”陆潇摆了摆手,离开了。
陈振武看着林晓,摇摇头,叹了口气:“你说你这是何必呢?你惹谁不好,你把副队长惹毛了?现在我们想救都救不了你了。”
说罢,陈振武挥挥手,让警员把她待回看守所了。
“陆潇,审讯的时候,情绪波动过大是大忌呀,你的行为和语言过激了。监控和录像机都开着呢。”贺梦婷拍了拍陆潇的肩,递给他一瓶水。
陆潇一口气喝完半瓶:“我之所以会这么生气,不是因为她陷害我,而是她那种嚣张的态度。审讯的时候,我一度想把摄像机关了,然后给她打一顿,但我不能这么做。”
“还行,还算你有思想觉悟。”贺梦婷调侃道。
“不过我也是急了,”陆潇有点懊恼,“急于求成还是不太好。”
“你这个急性子确实得改一改。”
陆潇转过头,陈振武把审讯笔录递给他。
“八面佛最近没动静了。”陈振武猛然开口道。
“消息泄露了。”陆潇点头。
“市局有内鬼。”贺梦婷回答。
“市局那边,樊支应该会有所警觉。这段时间先把重点放在八面佛那边吧。毕竟他的新式毒品即将问世,我就不信他这么能沉得住气。”陆潇皱眉。
“CS/LR4高精度狙击步枪系统,由我国兵器工业第208研究所研制,采用7.62×51毫米北约口径步枪子弹……”
“唉呀,知道了师父,每次训练的时候你都说一遍,烦不烦呐。”李芷薇不耐烦地打断陆潇的话。
“我知道你很烦。之所以每次训练都跟你强调,是要你把枪械的这些信息都记住。要想成为一名资深狙击手,得先充分了解自己的武器。”
李芷薇抱着高精狙,撇撇嘴。
“赵欣,你手里的那把武器,是不是没有见过?”陆潇问赵欣。
“是。感觉挺好看的。”赵欣打量着手里的狙击步枪。
“JS 7.62毫米狙击步枪,配用3-9倍变倍白光瞄准镜,没有设置瞄具。被认为是国产狙击步枪中‘颜值’最高的一把。”陆潇回答。
“这么强吗?”赵欣一脸狂喜。
“但是我没打过。”陆潇也笑了笑。
“啊?”两人都懵了。
“我跟你们一样,都只打过88狙和高精狙。我甚至连85狙都没打过。这把JS 7.62毫米狙击步枪,还是我死乞白赖地缠着一个在军队的朋友借给我们毒蜂的。”
“这样啊……”李芷薇若有所思。
“不过,多熟悉一些枪械也是好的。毕竟,在境外作战,我们不可能使用本国的制式武器。开始训练吧。”
“是。”李芷薇和赵欣一起回答。
两人打开狙击步枪的两脚架,轻轻放在垫子上,然后双手撑地,趴在垫子上,右手扣上扳机,左手扶住托腮板下端,将脸贴在托腮板上。
“一百米固定靶,”陆潇通过望远镜观察她们射击的情况,“射击!”
“嘭!”开了两枪,却只听见一声枪响。狙击小组的默契程度,已经到了一种出神入化的地步。
“两百米固定靶,射击!”
“嘭!”
“四百米固定靶,射击……”
彬江市看守所。
林晓被安排进了单人间。倒不是李振荣对她特别关照,而是因为她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必须单独监押。
林晓面色阴沉,靠坐在床头。她闭上眼睛,仰起头,长叹一口气。她想起奥莱对她说的话。
“你一个月的工资能有多少钱?接下这单活,你能得到的,绝不仅仅是这么一星半点。”
林晓在那一瞬间心动了。但是她也知道,一旦她接受奥莱的任务,就彻底把自己放在了禁毒支队的对立面,放在了毒蜂小队的对立面。最终,看着一沓一沓的钞票,她堕落了,沦为了桑托集团在中国贩卖毒品的“保护伞”。
她彻彻底底地成为了禁毒支队的罪人。
但是,不止她一个人。那个人隐藏在更深处,仍然在为桑托的贩毒活动提供方便。
“如果你出了事,我能帮你的,只有把你带到境外。你怎么跑出来,我无能为力。”
林晓心里猛地“咯噔”一下。
自己毕竟还是条子,奥莱真的会帮自己脱困吗?虽然奥莱是桑托的得力助手,他的话很大程度上代表了桑托的话,但是,她跟他们之间,只属于利益关系。在她安全的时候,她是桑托集团的“保护伞”,在她出事的时候,她只是一枚弃子。
不管怎么说,放手一搏总归没有坏处。反正横竖都是死,赌一把,说不定还有机会赢。
林晓咽了口唾沫,起身,走到门前,敲了敲门。
过了一会儿,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怎么了?”一名狱警从门外观察情况。
“我好像有点感冒,你能不能帮我买点药?”林晓用略微虚弱的声音回答。
狱警沉默了一会儿。
“等着。”语气很不耐烦。
“谢谢。”
等狱警走开以后,林晓四处观察着房间,然后坐在桌前,拿出笔和纸,写下了“长虹Ⅰ”,放在口袋里。
门口又是一阵脚步声传来。林晓赶忙收拾好桌上的纸笔,躺在床上。
狱警打开门,走了进来,把药放在桌子上。林晓翻身从床上起身。
“这个袋子里面是感冒药,自己按照说明书来吃。”
“好的,谢谢您!”
狱警没有答话,转过身向门外走去。
林晓快步赶上,右手手刀狠狠劈向狱警的后颈。
狱警应声倒下。林晓扶住他,让他轻轻躺在地上,然后脱下橙黄色的囚服,扔在床上,走到门口。林晓伸出脑袋,左右看了看,确认没有人之后,反手把门带上,往看守所后门走去。
所长在监控里看到这一幕,立刻通知手下人去拦截,与此同时,警报被拉响了。
林晓听见警报声,心里一惊,朝后门冲去,速度越来越快。
“拦住她!”所长给手下的狱警下命令。他拨通了电话:“喂?老李,你们一大队的这个副大队长要越狱啊,赶紧的!”
两名狱警抄起警棍冲向林晓。年轻一点的狱警抬起手臂朝林晓脑袋上砸去,林晓向左侧身躲过,上前一步,右臂一肘顶在他脸上,然后翻身横踢把另一名狱警踹倒,左手抓住面前狱警的手腕,反手一扭,右手劈手夺下警棍,一棍劈在他头上,两名狱警倒在地上。
林晓加快了脚步,右转上楼梯,朝着后门冲去。
“快!快!快!”贺梦婷打开直升机舱门,向队员们招手。
陆潇抱着突击步枪,带领毒蜂小队跳上“海豚”直升机。贺梦婷最后一个登机,关上了舱门。
“猎鹰,可以起飞了。”贺梦婷在飞行员耳边喊道。
“收到,”飞行员回答,“基地,猎鹰呼叫,毒蜂小队已全部登机完毕,请求升空。”
“可以起飞,重复,可以起飞!”对讲机里传来李振荣的声音。
“一队,跟我走!”
刑侦支队的民警人手一把手枪,并且穿上了警用防弹背心,一大队警员由赵子寒带领,乘坐特警支队的直升机前往拦截林晓。
十分钟之前。
“刚刚接到彬江市看守所所长的电话,林晓打晕了看守所狱警,企图越狱,目前看守所已对其进行拦截。我现在命令你们,立刻领取武器装备,拦截林晓!”李振荣的脸色很难看。他对毒蜂小队下的命令,同样也是对刑侦支队和特警支队下的命令。
“上级领导已经联系武警部队和军方,申请协助。云南武警总队已派遣机动支队和边防部队前往边境线拦截。同样,陆军南部战区已派遣部队前往海关、机场拦截,并在沿途设卡。一定要确保在国境线以内,截住林晓!”李振荣对贺梦婷下了死命令。
“明白!”贺梦婷立正,敬礼。
“这下好了,丢人丢到武警和陆军那里去了。”贺梦婷咬牙。
“这跟他们没关系。各司其职,我们是缉毒的,他们保卫国家安全。”陆潇回答。
“他们要么去海关,要么去机场,那我们去哪里呀?”李芷薇抱着高精狙,看向贺梦婷。
贺梦婷思考了一会儿,没有回答李芷薇的问题,而是拍了拍飞行员的肩膀,在他耳边大声吼道:“猎鹰,我们去边防检查站!”
“可是,大队长给的命令是让我们沿途观察。”猎鹰回答。
“你在空中观察,我带他们去边防检查站!大队长之后要是问起来,你就把责任往我头上推!”
“行。”猎鹰点点头,操纵杆往左一打,飞往边防检查站。
林晓抄着一根警棍一路打出看守所,用刚刚抢的钥匙启动了一辆黑色SUV,扬长而去。
所长掏出手机给李振荣打了电话:“老李,她开车跑了。一辆黑色路虎,车牌号是云D 8N630。”
“收到。”李振荣挂断电话,转身拿起对讲机。
“注意,目标驾驶一辆黑色路虎,逃窜方向不明。车牌号云D 8N630。”
“明白。”贺梦婷回答。
“猎鹰,降低飞行高度,观察地面,目标正在驾驶一辆黑色路虎。”
“收到。”
“前面就是边防检查站了,再过去就是边境,我只能在这里悬停了。”
“好。辛苦你了!”贺梦婷拍拍他的肩。
一根索降绳被扔出机舱。贺梦婷双手抓住绳索,从直升机上索降下来。
等到毒蜂小队所有队员成功落地以后,猎鹰操控直升机调转方向,原路返回,沿途观察一辆黑色路虎。
贺梦婷看着前面宽敞的国道:“我们就在这里堵她。”
林晓喘着粗气,一脚油门加速上了高架,在第一个岔路口往右,驶入国道。监控探头捕捉到了这辆黑色路虎,图片立刻被传回指挥中心。
“各单位注意,目标已进入国道,车速很快,注意观察,及时拦截!”李振荣盯着指挥中心的屏幕。
“毒蜂收到。”贺梦婷回答。
“刑侦、特警收到。”赵子寒回答。
“她上国道,离这里就不远了。”贺梦婷安排李芷薇和赵欣去检查站旁边的山坡上埋伏起来。
“等等,”李振荣皱眉,“她消失了?”
“什么?”贺梦婷心里一惊。
陆潇看着她:“这不可能啊,彬江只有这一条国道通往边境,既然她上了国道,想出境,只能走这里。”
林晓从国道第二个出口进入匝道,驶进小路。小路两旁是密密麻麻的树林,林晓嘴上挂着一抹邪魅的笑容,将油门踩到底,两旁的树木唰唰地往后退。
“你到了没有?”林晓地语气很阴沉。
“看来你挺受重视的嘛,公安、武警、军队的人都在抓你。你觉得你能跑出去吗?”电话那头,声音有些阴阳怪气。
“我要真想跑,你觉得他们拦得住我吗?”林晓咬牙回答。
“沿小路继续开,不要减速,在小路尽头左转,去白云山,山脚下,我在里那等你。”
“你最好别放我鸽子。”林晓挂断电话,降下车窗,把手机扔进了路旁的杂草中。
“报告,我们丢失了目标的位置。”
“在哪里?”
“最后发现目标的地点,是在国道旁边的小路,这条小路通往两个方向,往左是通往白云山,往右,是通往边防检查站。”
局长看向李振荣。
李振荣有点火大:“怎么就把目标位置搞丢了?”
“因为那条小路附近没有居住区,通行量很小,再加上植被密度大,卫星信号被屏蔽也是有可能的。”
李振荣皱眉。半晌后,他拿起对讲机:“玫瑰,目标可能往你们那个方向去了,速度很快,注意警戒。”
“收到。”贺梦婷打手势让队员们做好准备。
“玫瑰,我要提醒你们,军方没有在海关和机场拦截到林晓。武警部队在城市主干道沿途设卡,也没有发现。猎鹰那边还不清楚是什么情况。”
“失踪了?”贺梦婷不解。
“我们失去了她的行踪。”李振荣回答。
“怎么会?”陈振武急了。
陆潇思索了一下:“她是在哪里失踪的?”
“国道旁边的小路。”
“完了。”陆潇暗骂一句脏话,进入检查站,借了武警的吉普车,招呼四名队员上车,让贺梦婷带其他人继续守在检查站。
“大队长,林晓可能是往白云山方向去了,我现在带人拦截,你通知武警边防部队到检查站这边来增援。”陆潇一脚油门,加速驶进国道。
“好。”虽然李振荣个人觉得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出现,但他还是答应了陆潇的请求。
“指挥中心,指挥中心,这里是猎鹰。”
“指挥中心收到。”秦立海拿起对讲机。
“我的燃油快耗尽了,请求返航支队,补充燃油以后继续执行任务。”
秦立海看了一眼李振荣。
李振荣下命令:“猎鹰,你现在立刻返回支队,稍作休息,加油待命。若有必要,随时起飞。”
“猎鹰收到,返航支队。”
林晓把路虎开进树林,隐藏起来。她拿起座位上的警棍,跳下车,头顶传来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她立刻原地蹲下,靠在一棵树的树干上,观察头上的情况。
等到直升机飞远,消失在她的视线中,她长舒一口气,站起身,正准备转身,心猛然一沉,瞳孔瞬间缩紧,转身把警棍横劈出去。
背后的人伸手轻轻挡住她的手腕。
“看来这一路挺凶险的。”奥莱嘴角挂着一抹微笑。
“别废话了,你要怎么带我出去?”林晓瞪着他。
“地上都被堵了,那就只能上天了。”奥莱指了指头顶。
“你哪儿来的飞机?”林晓觉得他的话是天方夜谭。
“白云山是国家级森林公园,其中闻名的就是它的直升机旅游项目。接下来怎么做,应该不用我多说了吧。”
“知道了。”林晓点头。
奥莱轻笑,给她使了个眼色。林晓猛然一下把警棍戳在他下巴上。
奥莱愣了一下。
“你为什么冒这么大风险来救我?”林晓瞪着他。
“如果不是老板认为你还有用,想让你加入他的集团,你的死活,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但是他应该知道,这样做等于跟整个中国警方为敌了。”
“他怕过吗?”奥莱笑笑。
“就不怕我背后捅你们刀子吗?”林晓依然不放心。
“你觉得你还有退路吗?”奥莱反问。
林晓回答不上来。
“把你的棍子收起来,”奥莱伸手拨开警棍,“我要是想拔枪,你早就死了。”
林晓皱眉,跟着他走向直升机观光基地。
陆潇一脚油门踩到底,在国道岔路口掉头,驶进小路。
“陆潇,你确定它真的往白云山方向去了?”刘思清在副驾驶位置上问道。
“这条小路,以这个速度从入口驶入,到尽头只需要十分钟,再到边防检查站,整个过程不会超过半个小时。再加上,白云山森林公园里,有一个直升机观光基地。这是林晓逃过搜查的唯一办法。”
“那你为什么不通知其他人?”周南不解。
“这只是我的猜测,万一她预判了我的预判呢?”
“就我们这几个人?你确定不用叫增援吗?”孟硕有点不放心。
“人多反而不好调度。林晓从看守所直接出来,身上应该没有带什么有威胁性的武器,撑死了就一根警棍。”陆潇回答。
武毅然一直看着窗外。猛然间,他大喊一声:“停车!”
陆潇心里一惊,猛踩一脚刹车。轮胎与地面剧烈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什么情况?”陆潇回头。
武毅然伸手指了指窗外。刘思清看了一眼,回答:“好像是那辆黑色路虎。”
陆潇打手势示意他们下车,钻进树林。武毅然拉开车门,跳下车,反手把突击步枪抄进手里,缓缓移动脚步。刘思清和陆潇从左边靠拢,五个人都把枪口对准了黑色路虎。
陆潇伸出左手,比了一个“前进”的手势,示意其他队员上前搜查那辆黑色路虎。武毅然拔出手枪,一个箭步上前拉开副驾驶车门,手枪枪口对准了副驾驶的座位。与此同时,周南和孟硕拉开了后座的车门。
“没人。”武毅然看着陆潇,摇了摇头。
“撤!”陆潇最后看了一眼车内,立刻跑回小路,启动吉普车。其他队员都上车以后,陆潇片刻不停,直接一脚油门启动车辆,方向盘往左一打,朝白云山方向疾驰而去。
“老板,请问一下,直升机观光要多少钱啊?”林晓看着观光基地的负责人。
“七百块钱一个人,二十分钟。”老板瞥了她一眼。
林晓皱眉。
“可以自己驾驶吗?”奥莱上前一步,问道。
老板挑了挑眉:“你有直升机驾驶资格证吗?”
“有。”奥莱点点头,从包里掏出一本直升机驾照。
老板接过,拿在手里看了看,又抬头看了一眼,点点头:“交了钱,就可以上飞机了。”
林晓窘迫地看着奥莱。奥莱会心一笑,掏出手机,扫了老板的微信,支付了一千四百块钱。
“小伙子,带女朋友来体验直升机啊?”老板收到钱以后,态度都变得殷勤许多,调侃道。
林晓刚要解释,奥莱却抢先一步回答:“不是,她是我同学,之前一直想来玩这个,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所以就带她来了。”
“哦,哈哈,那挺好的。”老板显然不信他的鬼话。
奥莱没有答话,打开驾驶室的门,坐在位置上,系上安全带,观察直升机内部的操控设备。
“会开吗?”老板看着他。
奥莱戴上降噪耳机:“会。”
老板点点头,帮他关上门,冲他扬了扬手。
奥莱朝他挥了挥手,算是回应。
螺旋桨开始加速旋转。老板回到了屋内。
奥莱向后拉动操纵杆,直升机平稳升空。
林晓低头,看了一眼地面,似乎是在脑海里留下彬江市最后的印记。然后直升机调转了一个方向,朝境外飞去。
陆潇在森林公园门口停下车,五名队员下车,往直升机观光基地跑去。
附近的游客看着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人敢掏出手机拍照。陆潇并不在意周围游客的目光,径直朝小木屋走去。
老板刚转过头,看见五名穿着迷彩服,端着突击步枪的人闯进来,老板吓得立刻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各位解放军同志,我……我也没犯什么事啊,这个观光基地是……是公园的内部设施,直升机也都经过检验,是合格的……”
陆潇打断他的话:“我们不是来找你的。”
武毅然上前扶起他。
“啥……啥意思?”老板依然惊魂未定。
陆潇回答:“我们是彬江市公安局禁毒支队的。刚刚有没有一个女的来你这里?”
“没有……,”老板思索了一下,“哦,如果你说的是她的话,那是一男一女。因为他们是今天的第一批乘客,所以我对他们印象比较深。”
“一男一女?”周南懵了。
陆潇伸手制止他,看着老板:“她人呢?”
“那个男的说,想自己开直升机来着,我看他也有直升机的驾驶证,就……就让他们上去了……”
“你说什么?”陆潇火了。
老板瑟瑟发抖,不敢说话。
“现在怎么办?”孟硕问道。
“你们现在下山去跟老大汇合,我开车去追。”陆潇话没说完,就往来时的方向冲过去。
“你小心一点儿!”武毅然叮嘱道。
“我们走。”刘思清转身,朝山下跑去。
陆潇原路返回,到公园门口,启动吉普车,往白云山森林公园背后驶去。
他自始至终都没想到,林晓居然有这样的胆量越狱,然后跟接应她的人取得联系。最重要的是,这个人竟然还知道,白云山森林公园就在边境线附近。
那么,这一定桑托手下的人。
陆潇憋着一肚子火,也不管仪表盘上的指针飞快上升,往边境方向急速狂奔。
二十分钟后,陆潇在山路的出口,看到了一块界碑,上面用红色的油漆写着“中国”两个大字。
陆潇并没有考虑那么多,也没有减速,就直接开着吉普车,准备越过界碑。
猛然间,他想起了紫荆对他说的话。
“你的性子太急了,做事情之前要先考虑一下,你这样做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到底能不能做。”
耳机里传来贺梦婷的声音:“云豹,你人呢?跑哪儿去了?赶紧给我回来!”
陆潇吓了一个激灵,如梦初醒,猛地一脚踩下刹车,身体由于惯性向前倾倒,胸口差一点撞在方向盘上。他打开车门,下车,发现车子已经有一半超过了界碑。
陆潇抬头望着前方空荡荡的树林和道路,右拳狠狠砸在车门上。
“云豹!收到请回答!”
“我开车沿山路追逐林晓,没追到。”陆潇长叹一口气,回答。
“你现在在哪儿?”贺梦婷有些生气。
“中缅边境。”
“你出境了?”
“差一点点。”
“你赶快给我回来。”
“林晓出境了,跟桑托手底下的人一起。”陆潇不甘心,咬牙道。
“现在先不管那么多,你赶紧地,滚回来。”贺梦婷火了。
“林晓跑了!”陆潇吼道。
“我知道!那能有什么办法?!难道你想跟着出境然后把她抓捕归案吗?你携带了武器啊,没有打报告得到申请,擅自进入他国领土,你知道是什么后果!”
陆潇低下头,调整了一下情绪,然后回答道:“我知道了。我现在回去跟你们汇合。”
“违抗命令,擅自行动,云豹,你等着挨处分吧!”贺梦婷怒斥。
陆潇上车,点火,掉了个头,往边防检查站驶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