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血毒影 > 第九章 法外之地

我的书架

第九章 法外之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陆潇,你可真行啊!居然还敢开车跑到国境线上去!违抗命令,擅自行动,可把你给牛逼坏了!”李振荣拍桌怒吼。
陆潇低下头,不敢说话。
“如果不是梦婷提醒你,你知不知道会造成多严重的后果!携带本国制式武器进入他国领土,你不要命了!”李振荣指着陆潇,破口大骂。
贺梦婷帮陆潇说话:“大队长,其实陆潇当时也是着急了,也没多想,你看他不也及时停下来了吗?”
“你闭嘴!”李振荣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你别帮他说话,让他自己想一想!”
陆潇低头回答:“我确实是着急了。”
“着急了?!你干这样的事不是着急了,是脑子出问题了!”李振荣依然怒气未消。
“自己去反省一下!”
陆潇走出了李振荣的办公室。贺梦婷刚准备跟出去,被李振荣叫住了。
“梦婷,你留下来。”
贺梦婷点点头,拉开椅子坐下来。
“你有什么办法?”
“没有任何办法。”贺梦婷摇摇头。
“可以肯定的是,至少有一个人过来接应林晓了。这个人或许是桑托集团的,也或许是市局的那把‘保护伞’。说白了,就是林晓的上线。”
“陆潇也是这么说的,但是,我们没有任何办法。林晓畏罪潜逃了。”
缅甸,仰光。
仰光是缅甸最大的城市,也是缅甸原来的首都。仰光地处伊洛瓦底江三角洲,是缅甸的经济、政治和文化中心,也是缅甸内外海陆交通的总枢纽。有,十二条内河航运先通往三角洲各地以及伊洛瓦底江中上游,仰光港距离海口仅仅三十四公里,是缅甸吞吐量最大的海港。缅甸全年进出口贸易当中,百分之八十的货物都经过这里。全国的铁路和公路干线都汇集于此。
“老爷。”奥莱低下头,垂手而立。
桑托从房间里走出来:“她人呢?”
“已经被我安排到外围的一间房子里了,暂时是安全的。”奥莱恭恭敬敬地回答。
“这次去,没被条子发现吧?”
“差一点。”
“辛苦了。这段时间,你和凯瑟琳要多催促他们,尽快把长虹一号研制出来。”
“明白了,老爷。”奥莱回答。
桑托点点头,转身走进屋内。奥莱看着他的背影,去院子里找凯瑟琳。
“凯瑟琳,货怎么样了?”
“还是不行,”凯瑟琳戴着白手套,摇了摇头,“老爷说,提纯度要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现在还差得远。”
“什么问题?”
“我个人认为应该是成分太杂的原因,每种毒品的提纯度是不一样的,混在一起的话就更复杂了。”凯瑟琳回答。
“有解决方案吗?”奥莱皱眉。
“到目前为止,没有。”凯瑟琳摇摇头。
“那怎么办?”
“只能一步一步试。我以前也没有接触过这样的种类。”
“你可是金三角水平最高的厨子,连你都解决不了吗?”
“我说了,这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凯瑟琳有些不耐烦了,“要不你来?”
奥莱被她噎得无话可说:“对不起,我就是太着急了。请你尽快吧,长虹一号这款新式毒品,对我们能否取得金三角的霸主地位十分重要。同样,这也是我们在中国建立地下贩毒网络的关键,这对你,对我,对老爷,对整个集团来说,都至关重要。希望你谅解。”
“我能理解你们,谁能理解我?金三角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请厨子,一切就得听厨子的。你们既然想一家独大,金三角的规矩,不能坏了吧。”凯瑟琳瞟了他一眼。
“这是自然。我就是有点着急了。”
“我现在也可以把长虹一号交给你们,不过提纯度只有不到百分之四十,还是体积很大的不规则晶体。我完全可以不用这么上心,但你觉得,老爷会怎么想?”
“我明白了。有什么困难,尽管跟我说。能满足的,我们都会尽量满足。”
“目前没什么了。后续如果还有需要,我会自己去找老爷的。”凯瑟琳对他挥了挥手,下了逐客令。
奥莱点点头,没有说话,转身离开。
凯瑟琳双臂环抱,坐在椅子上,看着眼前的试管,陷入沉思。
“老爷,凯瑟琳给的回答是,提纯度还不够,还没达到您要求的一半。”
“怎么会这样?”桑托擦拭着手枪。
“她给的理由是,长虹一号由多种毒品混合而成,每种毒品的提纯度都不一样,所以导致没办法找到一个均衡点。她没告诉我进度如何,只是说提纯度不够。”奥莱低头道。
“她是金三角最好的厨子,她说不行,那就肯定是不行了。”桑托长叹一口气。
“对了,老爷,我们安插在鹰眼集团内部的线人传来情报,鹰眼集团的几个制毒工厂被一锅端了。”
“哦?什么时候的事?”桑托挑眉道。
“昨天。是缅、老、泰三国军方的联合行动。”奥莱回答。
桑托沉吟了一会儿。
“带一帮兄弟,到楼下等我。”
“老爷,您这是要干什么?”奥莱不解。
“这是缅、老、泰三国军方给我们的一个提示。剩下的事情,就要靠我们自己了。”
“那我带人去吧,您留在家里。”
桑托转过身,看着他,推心置腹:“奥莱,你也应该知道,这么多年以来,鹰眼集团一直是我的心腹大患。剿灭鹰眼集团是一件大事,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冒险。去准备一下。”
“是。”奥莱点头,退出房间。
桑托从柜子里翻出一件凯夫拉防弹背心,外面又套了一件携行具,在口袋里插满弹匣。他从枕头底下翻出一把CZ-75,插进枪套。最后,他从衣柜底下的抽屉里选了一把自动步枪,上膛,走了出去。
奥莱已经集结了四十几名弟兄,在楼下齐刷刷地等着桑托。
桑托看着他们:“把你们拉出来完成这次的任务,说实话,我很舍不得。你们每个人都是我的兄弟,都是我的骨肉。但是这次的任务,我真的需要你们。我先在这里给你们打一支预防针,这次剿灭鹰眼集团的任务,凶多吉少,九死一生,甚至可能有去无回。如果您们能活着回来,也得不到什么报酬。所以,现在想退出的,可以直接退出,我不会强迫你们。”
没有一个人退出。所有人都抱着武器,等待桑托下一步的命令。
桑托点点头。
“出发!”
“老爷,我们不叫上凯瑟琳吗?”奥莱帮他拉开车门。
“不了,长虹一号现在正处于关键阶段,说不定她刚好有思路,我们就不要打扰她了。你叫几个人在实验室门口守着,保护她的安全。”
“明白。”奥莱点点头,把左手放在后门的门框上,防止桑托磕到头。帮他关上车门后,奥莱上了第一辆车。车队浩浩荡荡地往鹰眼集团驶去。
“根据中国警方安插在金三角的卧底传回的情报,就在昨天,缅、老、泰三国军方发起了一次联合行动,旨在剿灭鹰眼集团的主要犯罪势力。但是三国军方在这次行动中并没有实质性的收获。”李振荣召集毒蜂小队开了个简短的会议。
“然后呢?”贺梦婷问道。
“这可以理解为是三国军方给桑托的一个提醒。桑托已经召集手下的精锐,前往剿灭鹰眼集团。”
“桑托集团和鹰眼集团可以说是金三角的两大巨擘,垄断了金三角几乎所有的制毒、贩毒贸易,桑托集团这么做倒也可以理解。”陈振武附和道。
“话是这么说,虽然一山不容二虎,但是鹰眼集团的实力远不如桑托集团,尤其是近几年受到中、缅、老、泰四国的联合打击,生意又被桑托集团抢去了一大半,现在鹰眼集团元气大伤,想要跟桑托集团殊死一搏,确实是有一点捉襟见肘。”李振荣点点头。
“桑托,本身他的个人综合实力就很强。他曾经在猎人特种学院受训,后来参加了法国外籍军团。退役后又成为了雇佣兵,可以说实战经验极其丰富。他的作风其实和坤沙很相似,他自己制毒、贩毒、运毒,却禁止他的手下碰毒品。这也是他手下的武装团伙作战实力强悍的根本原因。至于吉颂,曾经在波兰的反恐作战学院接受训练,他的履历可以说不逊色于桑托。这两个人单挑的话,我们倒是有一阵热闹可看。但是吉颂手下的军队腐败成风,作战实力远不如桑托手下的军队。桑托胜利是毋庸置疑的。”陆潇一针见血,点明了其中的利害关系。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武毅然问了一个比较实际的问题。
贺梦婷和陆潇相视一笑。
“怎么个意思?”李芷薇挑眉,“眉来眼去的。”
“别忘了我们前一段时间是怎么度过的。”贺梦婷看着她。
“林晓不是已经进去了?”李芷薇不解。
“对,但是我们还没有调查制药厂呢。”陆潇回答。
“那……我们,现在,去制药厂?”周南用征询的目光看着队长和副队长。
贺梦婷看向李振荣。
李振荣笑笑:“你知道,只要你们参加合理的行动,我一向不会干涉。”
“明白了。”贺梦婷得到大队长的支持,满怀信心,看向手下的队员。
“还愣着干嘛呢?走呗。”贺梦婷头一歪,露出一抹俏皮的微笑。
“出发!”
“嘭!”
奥莱扛起火箭筒打掉了鹰眼集团门口的岗哨。
“干他!”桑托端起自动步枪,放倒了三名毒贩。
此时,鹰眼集团内部已乱成一团。
吉颂猛地睁眼,从枕头下掏出一把G19手枪,穿上防弹衣,迅速召集手下士兵参与战斗。
奥莱迅速解决门口的武装分子,大吼:“打进去!”
桑托手下的几个兄弟冲了进去。奥莱打头阵,带着手下的士兵冲进鹰眼集团的大院。
两边的房子里冲出一批毒贩,举枪还击。奥莱把桑托拉到身边,就近隐蔽,抬起手就是两枪。桑托从腰间拔出手枪,在掩体后迅速起身,朝那伙毒贩连开几枪。旁边不远处,钢珠飞溅,几名毒贩当场毙命。
吉颂抱着一把雷明顿M700跑上山坡,躲在一块石头后面,收起两脚架,从光学瞄准镜寻找桑托的位置。
奥莱正在掩体后换弹匣,突然感觉后背一阵发凉,心猛地提到了嗓子眼。他正准备起身射击,眼角余光瞥见两点钟方向的山坡上反射过来的阳光。他心里一惊,下意识地拉住桑托,两人一起往后倒下。
“嘭!”一颗子弹打在石头上。
桑托心里一惊。
吉颂心里暗骂一声,端起狙击步枪转移阵地。
奥莱立刻起身,枪口对准山坡,扫出一梭子弹。子弹打在泥土和石头上,尘土飞扬。
奥莱知道,吉颂已经离开了那片山坡,他转过头看着桑托:“老爷,没事吧?”
桑托连开三枪,干掉一名毒贩:“多亏了你啊。不然我现在已经死在这里了。”
奥莱没有说话,而是朝手下的兄弟挥挥手:“打进去!”
桑托手下的兄弟此时还剩三十多人。他们分为三组,冲进各个仓库。
“嘭!”
桑托亲眼看见一个兄弟被一枪爆头,仰面倒地。他瞪着血红的眼睛,咬着牙低声嘶吼:“奥莱!”
“老爷,明白了。”奥莱越过掩体,一个前滚翻,转身朝左前方持续开火,压制吉颂的第二个阵地。
吉颂低下头,躲在岩石后面,子弹从他的头上飞过,扬起一阵尘土。奥莱打空了一个弹匣,吉颂正准备抬头射击,一梭子弹又朝他飞过来,他只能低头躲避。此刻站起来转移阵地,无疑是把自己推上死路。
终于,奥莱那边没动静了。吉颂立刻抬头,光瞄里面却找不到桑托和奥莱的身影。正准备收好狙击步枪,吉颂却愣了一下,皱眉,左手端着狙击步枪,猛地转身,把枪口对准了身后,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嘭!”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响传来,面前的身影没有躲闪,抬腿就把狙击步枪踢掉,然后拔出腰间的手枪对准了吉颂。吉颂右腿飞起,踢掉了他的手枪,然后双手撑地立刻起身。
桑托没有说话,就这么跟他面对面。
“八面佛,我跟你无冤无仇,今天你为什么突然袭击我的地盘?”
“好狗不挡道,你影响我做生意了。”桑托的语气很是嚣张。
“我已经把金三角绝大部分的毒品贸易让给你了,你还想怎样?”吉颂咬牙道。
“一山不容二虎,再说,你认为缅甸军方和警方会允许两大贩毒集团同时存在吗?这不可能。所以我今天,替军方来剿灭你。”桑托戏谑道。
吉颂没有跟他废话,上前抡起右拳砸向桑托,桑托用左臂挡住,然后一个箭步上前,左臂搂住吉颂的脖子,把他的上半身往下按,吉颂被迫弯下腰,桑托右臂狠狠地砸在他的背上,然后抬起左腿顶在他的胸口。
一下,两下,三下……吉颂抬起双臂格挡,终于,桑托露出了破绽,吉颂右臂立刻下压,顶住桑托的左腿,然后双臂抱起桑托的腿,转了一圈,朝地上砸去。倒地的一刹那,吉颂紧跟上去,正准备继续出招,桑托双手撑地,两腿横踢,吉颂猝不及防,被桑托踢中腹部,后退了几步才站稳。
“鹰眼,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敢动你吗?”桑托看着他。
“少他妈废话!”吉颂似乎不太领情。
“因为你的水平跟我不相上下,如果你愿意进入我的集团,跟着我一起干,那以后,咱俩就是兄弟,同仇敌忾,称霸金三角,你看如何?”
“你能走到今天这个位置,跟你瞎编的能力应该没啥关系吧?”吉颂冷笑一声,很显然不相信桑托的话。
桑托脸色一变,一记高鞭腿抽在吉颂脑袋上,吉颂抬起左臂格挡,上勾拳击打桑托的下颌。桑托没有防备,硬接一拳,头向后仰起。吉颂右腿直接踢在他的颈部左侧。
桑托向左一个趔趄,勉强站稳,抬手抹去嘴角的血迹,瞪着吉颂。
吉颂没有给他喘气的机会,身体凌空跃起,抬起右膝顶在桑托的胸口,桑托右臂挡住吉颂的右腿,左臂横推,借力打力,把吉颂推开,然后上前两步,抓住吉颂的右手,钩住他的脚踝,给吉颂一个过肩摔。吉颂被狠狠地砸在地上,立刻调转身子,一脚踢在桑托小腿上,把桑托带倒了。桑托被绊了一跤,左腿跪在地上。吉颂右腿横踢,被桑托双手抱住,往下一压,右臂挥出直拳干在吉颂脸上。
桑托起身,低头看着吉颂。
吉颂左手撑地站起来,瞪着血红的眼睛,抽出两把指虎,套在手上。
桑托面色一变,从腰间抽出一把军刀,反手握住,刀刃朝向吉颂。
吉颂大吼一声,抬起右臂狠狠地刺向桑托。桑托上身后仰,右手紧握住刀柄,往左一划,在吉颂的手臂上划出一道伤口。吉颂没有收手,而是身体一转,左手指虎横向划过桑托的颈部。桑托往旁边闪过,指虎擦着皮肤划过,鲜血流了下来。
吉颂越战越勇,右手带着指虎,来了个漂亮的上勾拳,刺向桑托的脸。桑托后跨一步躲过,手里的刀悄然落在吉颂手上,刮开一道大口子,吉颂收回手,用左手捂住伤口,大声嘶吼。桑托趁机上前两步,提起右拳,一拳,两拳,三圈……打在吉颂脸上。
吉颂左手刺在桑托的胸口。桑托咬紧牙关,反手刀变为正手刀,刺进了吉颂的颈部。
吉颂的伤口喷出鲜血,对桑托翻着白眼,鲜血从嘴角不断溢出,最终,身体瘫软下来,“咚”地一声,倒在地上。
桑托放开了吉颂,软绵绵地瘫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看着吉颂的尸体,陷入沉思。
旁边的草丛传来一阵响动,桑托皱眉,拔出手枪对准了草丛。
一个身影抱着突击步枪跑过来:“老爷。”
桑托松了一口气,强撑着站起来。
奥莱急忙走上去扶住他:“老爷,您没事儿吧?”
桑托摆摆手:“好久没有这么痛快地打过了。如果不是吉颂疏忽了,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您受伤了。走,我带您回去包扎一下伤口。”奥莱看着桑托胸口和颈部的伤,把他背起来。
“其他人消灭干净了吗?”
“放心吧,老爷,除了我们的人,没有活的了。但是,我们也死了不少兄弟。现在我们只剩二十几个人了。”
桑托没有说话。
“老爷?”
半晌过后,桑托叹了口气。
“把他们带回去,厚葬。鹰眼集团这边,派人过来接手,当作一个制毒工厂吧。”
“明白了。”奥莱点头。
彬江制药厂的保安拦住了市局的车队。
最前面的吉普车里,贺梦婷把证件递给了保安。
“彬江市公安局禁毒支队,贺梦婷。把门打开。”
保安不敢怠慢,把伸缩门打开了。
车队停在制药厂的大院里。贺梦婷抓起对讲机:“各单位注意,根据我刚刚分配的任务,各自行动。”
“收到。”对讲机里传来不同的声音。
贺梦婷手一挥,带着毒蜂的队员径直上楼。
陆潇伸手敲了敲林华办公室的门。
“请进。”
陆潇把门拉开,带着陈振武和李芷薇走了进去。
林华站起来:“你们是谁?”
“彬江市公安局禁毒支队,陆潇,”陆潇掏出证件,在他眼前晃了一眼,“你被指控涉嫌进行毒品贸易,请跟我们走一趟。”
林华破口大骂:“你放屁!我什么时候参与了毒品贸易?你们警察就是这么办案的吗?”
“林华厂长,这是对你的逮捕令,”陆潇把逮捕令放在他的办公桌上,“没有充足的证据,我们不会随便抓人。如果你再这样下去,我只能以你涉嫌拒捕为由,把你强制扭送进公安局。”
林华没有说话,只是瞪着陆潇。
陆潇挥挥手,示意陈振武给他戴上手铐,带出了办公室。紧接着,赵子寒带着一大队的警员进入林华的办公室,开始搜查。另外一边,贺梦婷也已经逮捕了张佳佳,刑侦支队二大队的警员也进入了办公室搜查。刑侦支队三大队的警员和禁毒支队二、三大队的见习警员全部参与了这次任务,在制药厂的车间进行搜查,任何一个地方都不能放过。
刑侦派人将两人带回车上,并且看守他们。
“大队长,这里有东西!”一名警员回头看着赵子寒。
赵子寒循声望去,戴上白手套,走到他面前。那名警员把一个黑色的小盒子递给他,然后去别的地方继续搜查。
赵子寒把这个黑色的盒子放在手中仔细观察,但是没看出来是什么东西。他回头叫了一声:“小何!”
“队长。”小何走到他背后。赵子寒把盒子递给她:“这个东西,放到物证袋里,封存好,带回技侦科。”
“是,明白了。”
赵子寒继续低头,搜查证据,却没有什么其他的发现了。
“队长,都搜完了,没有其他的发现。”
赵子寒点点头,示意队员们离开林华的办公室。
在张佳佳的办公室里,武毅然翻看着她电脑里的账本和流水,叹了口气。
贺梦婷忍住笑:“怎么了?唉声叹气的?”
“你说让我们抓个人吧,那我们肯定义不容辞,而且保证圆满地完成任务。但是你这让我们来查这些东西,一看就头大。这不是经侦支队该干的活儿吗?”
刘思清拍了拍他的肩:“你就这么看不起经侦啊,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这一次的任务虽然只派了我们禁毒支队和刑侦支队,但是,经侦支队的工作量反而是最大的,我们只要负责现场搜集证据,他们还要处理这些账目啊报表啊什么的,还得找出问题来,你说,谁更辛苦?”
贺梦婷点头:“可以呀,思清,这段时间思想觉悟有大幅度提高嘛。”
刘思清不好意思地笑笑:“经常跟振武一起出去办案,他的这些优点还是要多学习的。”
“他那鬼头鬼脑,油嘴滑舌的,可别把你带坏了。”贺梦婷不屑一顾。
“老大,你又在背后说我坏话?”陈振武走进张佳佳的办公室,看着贺梦婷。
贺梦婷尴尬地咳嗽一声:“咳……没有啊,你们都没听见,对吧。”
贺梦婷目光所至,其他队员立刻低下头去做自己的事情。陈振武笑着摇了摇头。
“子寒刚刚在林华的办公室里,找到了一个黑色的小盒子。”陆潇拿着物证袋走了进来。
“这是什么东西?”周南抬头,问道。
“看着颜色和体积,有点像是窃听器。”陈振武拿着物证袋反复观察。
“对,我和子寒也一致认为这是窃听器。”陆潇点点头。
“在林华办公室发现的?那这是他安在别人办公室的?”贺梦婷皱眉。
“不,”陆潇摇头,“这是吴斌安在林华办公室里的。”
“什么?”贺梦婷不相信。
“吴斌一直在监听林华,这一点你们不知道,他跟我说过,但是他没有获得什么有价值的情报,说明林华对吴斌还是存在一定的戒心。”陆潇叹了口气。一想到吴斌牺牲了,他心里就很不是滋味儿。他很愧疚,一直都觉得吴斌的死是他一手造成的。
贺梦婷安慰了陆潇几句:“没关系的,至少现在,我们不像之前那么被动了。林晓虽然跑到境外去了,但是,总归是有办法抓住她的。我们一定会给吴斌一个满意的交代。”
陆潇点点头:“你们这边搜完了吗?”
“还没,多着呢,这些账单,流水,都得对一遍。”武毅然双臂环抱,背靠椅子,似乎是有些抱怨。
“不用啊,”陆潇回答,“张佳佳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为什么这么说?”贺梦婷问道。
“因为张佳佳是财务啊,制药厂的出货单这些都是从她手里出来的。财务最不怕的就是大笔的钱与款项有出入,但财务最怕的就是账目与实际的交易额就差几十块甚至更少。因为那样很令人头疼。
“而毒品贸易涉及的钱财数量巨大,如果张佳佳参与其中,或者说被迫参与毒品贸易的话,她没办法把这些钱抹掉,放在她自己的卡里,太引人注目,而打进公司的账目里,警方很容易就查得到。所以我盲猜她应该不会自寻死路。”
“当然,只是猜测。”陈振武补刀。
“对,一切以实际的审讯结果为准。”陆潇点头,表示同意陈振武的话。
“又来。”赵欣翻了个白眼。
“那行,把张佳佳桌上的这些账单都收起来带回去,交给技侦科的同志检验一下。”贺梦婷下命令道。
武毅然起身,把桌上的账单和进出库流水单都收集起来,放进塑料袋里。
“收队吧。”贺梦婷挥挥手,带着毒蜂的队员们走出制药厂。
其他队员都已经检查结束。贺梦婷问二、三大队的警员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两个队长都报告说目前没有发现。他们提取了生产线上的每一种药品,会同意交给赵子寒,由他带回去,给技侦科检验。
赵子寒扭过头问贺梦婷:“还有哪里没有搜查到吗?”
贺梦婷思索了一会儿,摇摇头:“没了。这些东西,你催一下技侦科,让他们尽快出结果。”
赵子寒点头:“知道了。”
贺梦婷拍拍他的肩:“辛苦了。”
赵子寒笑了一下,坐上车走了。
贺梦婷长叹一口气:“现在,制药厂的领导不在了,这个制药厂要怎么继续运作下去啊。制药厂每年为彬江市贡献了多少GDP,现在说没就没了。”
“怎么,老大舍不得了?动了恻隐之心?”陈振武调侃道。
“没有,我只是感叹一下。就算是这样,也得将他们逮捕。他们犯法了,触犯了法律,就应该得到应有的惩罚。”
“说得好。”陆潇敷衍地给贺梦婷鼓掌。
“头都给你拧歪。”贺梦婷白了他一眼,在陆潇头上拍了一下。
“那我们现在就回去了?”陈振武用试探的语气询问贺梦婷。
“你还想在这儿吃饭睡觉吗?我不拦着你。”贺梦婷回答。
“不想。”陈振武摇摇头。
“那就回去,向大队长报告情况啊。”贺梦婷拉开车门。陆潇赶忙上前两步,帮她拉开车门,等她上车后又帮她关上车门,像个管家。
所有队员集合完毕,车队浩浩荡荡地排成一列长龙,往市局方向驶去。
“老大,这个任务完了过后,我想请个假。”陆潇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扭头看着贺梦婷。
“不批。”贺梦婷脱口而出。
“我回家,看一下我妈和昕妍。”
贺梦婷沉默了一会儿:“请多长时间?”
“一天。”陆潇回答。
“这样吧,等这边所有工作结束,林华也审讯完了,我给你批三天假,你给我回去好好陪陪阿姨和昕妍。大队长那边,我去跟他说。”贺梦婷看着窗外。
“老大,谢谢你。”
“没事,这段时间你也挺辛苦的,回家看看也是正常的,别让家里人太担心了。”贺梦婷很关心自己的队员,因此陆潇向她请假,她立刻就批了。
“知道了。”
回到禁毒支队,贺梦婷一个人向大队长报告这次的情况,陆潇和陈振武两个人一起审讯林华。
林华看着他们俩一起进来,不为所动。
陆潇拉开椅子,坐下,正对着林华。他看着林华的眼睛。
“林华厂长,我们今天贸然闯入制药厂,给你和你的员工造成了惊吓,我代表一大队全体警员跟你道个歉。”陆潇采用先礼后兵的战术。
“不用这样,我说过了,我没有做什么亏心事。”林华白了他一眼。
陆潇回答:“有没有做过,不是你说了算的,要看证据。我们在你的办公室里发现了一个黑色的小盒子,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东西?”
陆潇吧物证袋提起来,以便让林华看得更清楚。
“我也不知道。”林华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就你这样的,也能跟我们死磕?”陆潇冷笑一声,“像你这样的,我们见得太多了。但最后,他们无一例外,全部开口了。法律这两个字,我不知道已经讲过多少遍了,已经说腻了。你自己心里也清楚,也不用我多说。但是你要相信,我们警察,肯定是想让你们好的,我们不会挖空心思去害你。孰轻孰重,该怎么做,我也不想多说废话。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土地上,没有法外之地。”
陆潇说完,直接往后一靠,翘着二郎腿,漫不经心地打量着房间,似乎并不太在意林华准备说些什么。
林华咽了一口唾沫。他知道陆潇说的都是真的,但是,如果他真的说了出来,就算可以从轻处罚,那制药厂谁来管?他被捕了以后,制药厂可以说是群龙无首,内部必然会成为一盘散沙,甚至面临倒闭的风险。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彬江制药厂是国有企业,就算你走了,上级也会派新的领导来接管。这你不用担心,我们对人不对事。”陈振武似乎看出了林华的心思。他补了这一句,也是在提示林华,把该说的都说了。
林华暗地里悄悄松了一口气。他在挣扎,到底要不要说。他没有想到,警察会来得这么快。
“这是一个窃听器,”林华最终还是决定说出来,“但不是我的。”
陆潇点点头:“你还算是个明白人。不过我已经知道了。”
林华有点吃惊。
“这个窃听器不是你的,是吴斌放在你办公桌下的。”陆潇回答。
“你怎么知道?”
“吴斌死了。”陆潇的心情很郁闷。
“这……警官,这可不是我干的啊……我可没有做这种事啊……”林华吓得说话都磕巴了。
“知道,我没说是你干的。既然你已经是要进去的人了,告诉你也无妨。我曾经以个人名义找过吴斌,让他做我们警方的黑色线人,调查你们制药厂是否涉及毒品贸易。后来他被挟持了,挟持他的人,就是你的上家,她现在已经跑到境外去了。然后,她的手下杀了吴斌,大部分也跑到境外去了,剩下的一部分被我们干掉了。就是这样。”
林华没有说话,哆嗦着嘴唇。
“我只想知道两个问题,第一,你的上家给你的任务是什么;第二,你得到的报酬是多少,把钱藏在什么地方了。”陆潇紧盯着林华的眼睛。
“当然,你也可以不让我知道,我无所谓的。但是这关乎到你的前途。我这个人脾气有点暴躁,但我能耐着性子跟你慢慢说,是因为我知道你在这里面起到的作用不大,定罪的话,也不会给你判死刑。但这不是你挑战我耐心的理由。希望你能考虑清楚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林华的心理防线被彻底攻破了。
“警官,我现在说,能从轻判决吗?”
陆潇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那要看你说的是否属实,并且是否对警方侦破案件起到了协助作用。”
“好,我说,我把我知道的全都告诉你们。”林华点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