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血毒影 > 第十二章 精诚合作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 精诚合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昨天讲到哪里了?”凯瑟琳戴上手套,看着林晓。
林晓回答:“怎么闻化学试剂的气味。”
“我昨天就教了你使用酒精灯、试管夹,还有闻化学试剂的气味是吧?”
“对的。”林晓点点头。
“昨天讲的这些只是化学的基础知识,只能用来做一些基本的化学实验,还完全无法胜任研制长虹一号这样的艰巨任务。”凯瑟琳叮嘱道。
“那今天讲什么呢?”林晓比较好奇。
“今天教你的东西,实验性会比较强。说复杂也不复杂,但是如果不重视,也会引起比较严重的后果。所以你要认真学,认真看,对于一些细节性的东西,不懂的要及时提问。”凯瑟琳像老师一样,耐心地告诉林晓。
林晓点点头。
“今天做实验,让你了解一下,各种各样的化学试剂发生反应之后,是什么样的。去去多拿几根试管。”凯瑟琳指了指靠墙的储物柜。
林晓点头,打开储物柜的门,取出所有试管,然后把里面的化学试剂分批搬出来,放在桌上。
“这是什么?”凯瑟琳举起一杯透明无色液体,放在林晓眼前。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酒精。”林晓自信地回答。
“跟我一起干了这么多天,你管这个叫酒精?”凯瑟琳貌似对这个答案有点不满意。
“乙醇。”林晓改了口。
“尽量不要叫俗称。”凯瑟琳看着林晓,然后往试管里倒了一点乙醇,点燃酒精灯,试管口对准门口。
“戴好口罩。离远点儿。”凯瑟琳退后几步,往后拉了一下林晓。
林晓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照做了。
过了几分钟,凯瑟琳走上前,熄灭酒精灯,取下试管,然后转过头,看着林晓:“你刚刚看,乙醇在空气中加热,貌似没有什么反应。但你看试管壁,聚集了大量的水珠。说明了什么?”
“酒精与氧气发生反应会生成水。”林晓回答。
“还有二氧化碳。这就是我提醒你戴好口罩,远离试管的原因。”凯瑟琳补充了林晓的答案。
“明白了。”林晓点头回答。
“但是,乙醇与氧气发生反应,其实有另外一种用途,就是工业上用来制备乙醛。但是我们在实验室里,所以我没办法给你演示,你记住就好了。工业上制备乙醛的话,也是在氧气中加热,但是需要铜作为催化剂,生成乙醛和水。”凯瑟琳清洗了一下试管,放回原位。
林晓问道:“那……乙醛是干什么用的?”
“乙醛是一种醛,又名醋醛,无色易流动液体,有刺激性气味。熔点为零下一百二十一摄氏度,沸点二十点八度,相对密度约为0.804-0.811,可与水和乙醇等一些有机质互溶。易燃易挥发,蒸汽与空气混合能形成爆炸性混合物,爆炸极限为百分之四到百分之五十七。天然存在于咖啡、干酪和橙汁中,稀释后具有咖啡香。”凯瑟琳滔滔不绝。
林晓一脸钦佩:“你好牛逼啊。”
“每天不是在房间就是在实验室,两点一线,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如果你也像我这样的话,你也可以做到。熟悉一样物品,你总得先从理论方面去搞清楚它的性质,避免做实验的时候发生危险。你说呢?”
林晓十分同意她的看法:“说得没错。”
“好,乙醇这个就先过了,以后有机会用到的时候我再跟你讲。”
“好。”林晓点点头。
贺梦婷趴在办公桌上睡得正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贺梦婷立刻惊醒, 起身开门。李振荣在门口看着一脸懵逼的贺梦婷,有点好笑。
“咋了?没睡醒?”
贺梦婷甩了甩头:“嗯。昨晚没睡好。”
“唉,你担任副大队长以后,也是挺辛苦的。大队的事情要管,毒蜂那边也要你操心。”李振荣把一份文件放在她桌上。
“那是什么?”贺梦婷给他倒了一杯水。
“警方机密。”李振荣坐下来。
“机密?”贺梦婷愣了一下。
李振荣沉默不语,表示没有问题。
“机密会给我看?”贺梦婷觉得有点好笑。
“我们很有可能掌握了警方卧底的身份。”
“是谁?”贺梦婷皱眉。
“是我们省厅禁毒局的一个同志,叫作孙浩铭,代号赤影。目前可以确定,他潜伏在桑托集团内部,长期为我们提供情报。但是他在桑托集团里面的身份,还不能确定。到现在为止,我们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他还活着。”李振荣的面色很凝重。
“省厅的人?那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贺梦婷不解。
“因为孙浩铭传回的情报,都是由我们市局的禁毒支队整理的,任务也是你们毒蜂去完成的。为了更好地与赤影对接,省厅特批我们允许直接跟赤影取得联系。”
“我觉得这件事没这么简单,”贺梦婷摇摇头,“省厅禁毒局局长是谁?白庭尧。我们前一段时间才刚向他申请帮助,调阅六.一三案件的卷宗。”
“他等不及了?”
“他当时跟我说,不能对不起他已经牺牲的兄弟。可能在赤影之前,他已经派出了很多警员,但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的。”
“或许……他能帮上我们的忙?”李振荣迟疑了一下,缓缓开口道。
“谁啊?”贺梦婷问道。
“我不知道你认不认识一个叫顾仁杰的警察……”
贺梦婷浑身一抖。
“怎么了?”李振荣微微皱眉。
“您……怎么会认识他?”贺梦婷感到不可思议。
“你也认识他?”李振荣发现事情不太对劲。
“他是我和陆潇在警校的师父。”贺梦婷道出了实情。
“原来是这样……”李振荣点了点头,“怪不得你和陆潇的能力如此出众。”
“什么意思?”贺梦婷不解。
“他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警察,没有之一。”
“他是警察?”贺梦婷一脸震惊。
“你不知道吗?”李振荣也觉得很奇怪。
“他不是犯罪心理学专家吗?”贺梦婷反问。
“他是中国犯罪心理学领域的顶尖人物,同样也是国安局的一名警察。你们可能只了解他的第一层身份。”
此刻,贺梦婷的内心翻江倒海。她从未想到,自己的师父竟然是一名警察。而且,还是国安局的警察。
“怎么了?”李振荣察觉到贺梦婷的脸色有点怪。
“我跟他闹掰了。陆潇也跟他闹掰了。”
“为什么?”
“他说,‘你见过那些卧底,有哪个能活着回来吗?’语气很嚣张。”
“这是他原话?”
“原话。”贺梦婷使劲点头。
“你可能不知道,他曾经在金三角当过三年卧底。”李振荣笑笑。
“怎么可能?”贺梦婷更吃惊了。
“他跟我年龄相仿,在调任到国安局之前,他是一大队的大队长。他去金三角当卧底后,我就被市局升为大队长。我们根据他的情报,剿灭了一个小的贩毒集团。但是,在任务过程中,他与毒贩激烈交火,身受重伤,后来回到中国,医生尽全力抢救他,他活过来了,但是身体里面却永远留下了两枚弹片,取不出来。这也是彬江市局到目前为止,唯一一个活着回到中国的卧底。”李振荣唏嘘不已。
贺梦婷没有说话。或许,她和陆潇都错怪他了。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才能把自己的过往轻描淡写地说出来?
“所以,他说的那句话,也是对他那三年经历最真实的写照。”李振荣叹了一口气。
“这……”贺梦婷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你和陆潇能有今天的成就,他功不可没。”李振荣对顾仁杰的评价之高,超出了贺梦婷的想象。
“那……您要请他出面?”贺梦婷看着李振荣。
“对,”李振荣点头,“你跟陆潇都去,给你们的师父赔个不是。”
“行。”
李振荣起身,离开办公室。
当顾仁杰走进这家餐馆的时候,贺梦婷和陆潇都站了起来。
顾仁杰看到他们,愣了一下,但还是走到了他们的位置旁。
等到顾仁杰走近,贺梦婷和陆潇一起朝他敬礼。
顾仁杰愣住了。片刻后,他才僵硬地转过头,看着李振荣:“你告诉他们了?”
李振荣点点头。
“没什么好说的。这不是什么很光彩的经历。”顾仁杰坐下,一副轻描淡写的表情。
“你知道,我们禁毒支队向来很重视卧底。所以我们这次需要你的帮忙。”李振荣开门见山。
“我们都是警察,但是职责不同。我负责抓间谍,你们负责缉毒。道不同,不相为谋。”顾仁杰表示无奈。
“可是你曾经也是一名缉毒警察。”李振荣低声说。
“黑暗的生活体验过了,现在就想在阳光下光明正大地做人。”顾仁杰话里有话。
“师父,以前是我们错怪你了,我们给你赔个不是,还不行吗?”贺梦婷开口道。
“我从来没有怪你们。不知者无罪嘛。但是,这个忙,我帮不了。”顾仁杰回答。
“我们都没说要你帮什么忙呢。”陆潇插了一句嘴。
“我知道你们来找我有什么事。”顾仁杰看着他。
“什么忙?”陆潇问他。
“让我帮忙联系上警方派去金三角的卧底。”顾仁杰推了一下眼镜。
贺梦婷和陆潇面面相觑,李振荣却不以为然。
李振荣转过头看着他:“要怎样你才肯帮忙?”
“职责不同,我要以什么身份去帮你们?犯罪心理学专家?还是国安局侦查员?”
“看你喽。”李振荣回答。
“资料给我。”顾仁杰伸手。
李振荣微微一笑,把档案袋递给他。
“警方机密?”顾仁杰瞥了他一眼,“机密文件就这么草率地交给我?”
“你是国内知名的犯罪心理学专家,在这个领域算是佼佼者,你做的工作也算跟我们有交集,了解一些档案不足为奇。跟何况,今天在场的就这些人,我们不说,又有谁知道呢?”
顾仁杰捶了他一拳,笑了一下,然后打开档案袋。
“孙浩铭。”顾仁杰看到这个名字,点点头,仅仅看了一眼,就把里面的文件塞回去,还给李振荣。
“看完了?”贺梦婷不相信。
“孙浩铭,云南省公安厅禁毒局侦查一处处长,二十六岁,代号赤影。长期潜伏于金三角一带,为中国警方提供情报。”
“可以呀,不愧是国安的侦查员。”李振荣忍不住夸赞。
“老白跟我一起共事过一段时间,他经常跟我提起这个孙浩铭。能力很强,上进心也有,沉稳老练,果断勇敢,是个干缉毒的好苗子。所以对他印象比较深刻。只是没想到这个卧底会是他。”
“目前我们收到可靠情报,他已经成功打入桑托集团内部。只是我们还不清楚他在里面的具体身份是什么。”李振荣补充道。
顾仁杰点点头:“我去想想办法。但是需要时间。”
“多谢。”李振荣拍了拍他的肩。
顾仁杰举起高脚杯,跟其他三个人碰了个杯。
“那你要怎么搞呢?”陆潇问道。
“这你们就不用管了,我有我自己的门路。”顾仁杰似笑非笑。
“行。那我们等你的好消息。”李振荣起身去结账。
“那我先走了。”顾仁杰拿起档案,离开了餐馆。
“长虹一号,由于其复杂性,所以短时间内难以完成。至少我完不成。老爷如果不满意的话,就另请他人吧。”凯瑟琳如实汇报。
“我不是把林晓调过去协助你了吗?”桑托皱眉。
“她不帮倒忙就不错了。我还得从简单的化学反应实验开始,一步一步教她,等她完全学会,长虹一号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研制出来。”凯瑟琳并没有理会桑托的不满情绪。
桑托手指敲打着座椅扶手,问道:“那你还需要什么资源?”
“我只想再管您要一个人。”
“谁?”
“您的助手,奥莱。”
桑托盯着她:“不可能。你的这个要求我没办法满足。”
“那或许,老爷只能继续等下去了。”凯瑟琳耸耸肩,表示无所谓。
“你在威胁我?”桑托眯起眼。
“我是不是在威胁您,您很清楚。当初是您把我纳入麾下,我确实是感激您,但我就事论事。我一直把研制长虹一号当作我自己的事业,如果长虹一号真的成功问世,对集团,对您,对我,都是好事。我没必要跟自己过不去。”凯瑟琳的回答很真诚。
桑托思索了一会儿,转头对旁边的保镖耳语几句,保镖点头,走出去。几分钟后,奥莱走进了房间。
“老爷,您找我?”奥莱只是简单地跟凯瑟琳打了个照面,就把目光转向桑托。
“凯瑟琳刚刚跟我说,她在研制长虹一号的过程中,遇到了一点麻烦,需要你协助她。”
“老爷不是已经把林晓调过去协助你了吗?”奥莱转向凯瑟琳。
“林晓的化学常识储备,甚至还不如一个普通高中生,让她来帮我研制长虹一号,这得等到什么时候?我想,你应该也不希望等这么长时间吧。”凯瑟琳给奥莱解释原因。
“老爷怎么说?”奥莱询问着桑托的意见。
“看你自己,我充分尊重你的意见。毕竟,研制长虹一号是我们集团目前为止最重要的任务。”
奥莱低头思索了一会儿:“我觉得,我过去也帮不上什么忙。而且长虹一号的实验室离这里比较远,万一集团里发生什么变故,我也不好照应啊。”
“如果你同意去实验室协助凯瑟琳,集团里的事务我肯定会再做调整。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所以还是看你自己的想法。”
奥莱沉默不语。桑托和凯瑟琳都没有说话,给他充分的思考时间。
“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奥莱回答。
凯瑟琳点头:“不胜感激。”
奥莱转头看着桑托。
桑托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马上过去。奥莱点头,退出了桑托的房间。
“稍等一下,我去房间里收拾一下东西。”奥莱看着凯瑟琳。
“我等你。”凯瑟琳点头。
奥莱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
凯瑟琳掏出手机,发出了一则短信。
“可以开始准备了。”
半小时后,奥莱提着一个黑色的提包走出房间。
“走吧。”奥莱向凯瑟琳示意。
凯瑟琳走在前面,掏出车钥匙,点了一下解锁键,帮奥莱打开后备箱门。奥莱把提包扔进去,然后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进车里。
“我开车?”凯瑟琳看着他。
“对你自己的车技还不放心吗?”奥莱反问道。
“行。”凯瑟琳点头。
一路无话。
到达长虹一号的研制基地后,奥莱把自己的行李放到房间,然后转身就去了实验室。
“需要我怎么帮你?”奥莱瞥了一眼林晓,并没有搭理她,而是直接开门见山。
“别急。在开始之前,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凯瑟琳戴上手套。
“你问吧。”奥莱面无表情。
“你的身份,真的只是八面佛的助手吗?”凯瑟琳目光炯炯地盯着他。
“你什么意思?”奥莱反问道。
“我希望你如实回答。”凯瑟琳对他的话置之不理。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回答这个问题?”奥莱火了。
“你要知道,凯瑟琳可是金三角水平最高的厨子,她需要你的帮忙,应该是你的荣幸。别不识抬举。”林晓补刀
“水平再高,不还是在老爷手下卖命?如果没有老爷,你能有现在荣华富贵的生活?”奥莱的语气里满是嘲讽。
林晓无话可说。奥莱说的确实没错,桑托最终同意把她留下,应该也是认为她还有用处。
“但是,当初应该是你在老爷面前求情,让林晓留下来的吧,这是为什么呢?”凯瑟琳看着他。
“为了集团。如果你一直没有办法研制出长虹一号,那我就只能派一个人过来帮你。目的你们也知道,不用我多说。”奥莱没好气地回答。
“恐怕不仅仅是这么简单吧?”凯瑟琳循循善诱。
奥莱猛地从腰间拔出手枪,指着凯瑟琳:“我之所以答应你,帮你的忙,是因为我要过来监督你,而不是真像你说得那么好心。我对长虹一号的进程不了解,也不感兴趣,只是因为老爷十分看重这项工作,所以我过来监督你们。希望你们不要不识抬举。”
凯瑟琳盯着他,又看了一眼黑洞洞的枪口,识趣地笑笑,耸了耸肩,不说话。
奥莱见状,把手枪收起来,给了她一个台阶下:“但是,长虹一号毕竟关乎集团日后的命运,所以我还是比较关心长虹一号的进度。”
凯瑟琳点点头,自然明白他说出这番话的意思。
“所以,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弄?”奥莱盯着桌子上的瓶瓶罐罐。
“以往的问题是,提纯度不够,还远远达不到百分之九十。但是随着研制的推进,我发现问题越来越多,不仅仅是提纯度不够,还有原料的用量,以及反应过程,都出现了不同的问题。”凯瑟琳皱眉。
“那你找出原因了吗?”奥莱显得有些着急。
“还没有,”凯瑟琳摇头回答,“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是遇到瓶颈了。”
“既然发现了问题,那就及时解决啊,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这里做无用的讨论。”奥莱看着她。
“我要是能解决,早就解决了,还用得着请你来吗?”凯瑟琳不置可否。
“你都解决不了的,我怎么能解决?”奥莱不理解凯瑟琳的话。
“你在集团中的职务是什么?”凯瑟琳抛给他一个问题。
“老爷的助手啊。”奥莱觉得很奇怪。
“你平常都在干什么?”凯瑟琳循循善诱。
“管理集团中的制毒工厂。”奥莱回答。
凯瑟琳挑了挑眉,微微一笑。
奥莱明白了她的意思。
“那你需要我怎么做?”
“不是我需要你怎么做,而是你自己认为你应该做什么。这里交给你了,看看你能不能在我的实验基础上发现新的问题,或者解决原来的问题。”凯瑟琳给奥莱拿了一副新手套,递给他。
奥莱点点头,戴上手套,接替凯瑟琳的位置,开始实验。
凯瑟琳把林晓拉到房间里,关上房门。
“他的身份应该不仅仅是八面佛的助手。你觉得呢?”林晓看着凯瑟琳,问道。
“你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但是就凭现在我们所看到的,完全不足以证明他还有别的身份。毕竟八面佛生性多疑,应该不会轻易相信一个条子。”凯瑟琳揣摩着现在的情况。
“你也认为他是条子?”林晓套她的话。
“猜测,没有证据。你们条子不是一向讲究证据确凿吗?”凯瑟琳巧妙地回避了这个话题。
“我觉得像,但是看不出来。按理来说,如果你请他来帮忙,他应该会担心八面佛的生命安全,但是他反而还帮我们说话,这不应该啊。”林晓回答。
“你说的这些,我也有考虑过。但是你要想,八面佛的个人能力,跟你们这些受过专业训练的缉毒警察不相上下,奥莱又何苦担心他呢?前一段时间,八面佛亲自带队,剿灭鹰眼集团的残余势力,吉颂可是被他亲手干掉的。”凯瑟琳思索道。
林晓没有说话。她现在依然无法确定,这两个人到底是不是跟她一伙儿的。凯瑟琳也不知道,她现在想改过自新,潜伏在桑托集团内部,给中国警方提供情报。但是她确定,凯瑟琳一定不只是一个厨子这么简单,而且她也确信,凯瑟琳现在在帮她。
凯瑟琳突然开口道:“不过,我还有一个办法验证他的身份。”
林晓猛地抬头,问道:“什么办法?”
凯瑟琳凑近她,在她耳边低声回答。
顾仁杰右手撑着下巴,看着笔记本电脑,皱了皱眉。他并不是对揽下这个活感到后悔,而是因为想起了自己的过往。如果他一开始就觉得自己没办法完成对方的嘱托,那他当时一定不会接下这个任务的。
他是国安局的侦查员,这个身份,相当于一大队的高层已经知道了。他不能利用这个身份帮他们的忙。一来,不便于自己今后工作的开展,二来,容易暴露卧底的身份。他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拨通电话。
“喂?老白,是我啊。”顾仁杰翘起二郎腿。
“仁杰?好久不见,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白庭尧笑着问道。
“想跟你打听一件事。”顾仁杰没有过多寒暄。
“你说吧。”白庭尧回答得很爽快。
“你手下是不是有个叫孙浩铭的警察?”
电话那头,白庭尧愣了一下,然后回答:“是的。”
“他现在在金三角当卧底?”顾仁杰继续问道。
“对。”
“能告诉我他在哪里吗?”
“你也干过这一行,你觉得行不行?”白庭尧似乎有些生气。
顾仁杰深吸一口气,没有说话。这个结果是他早就预料到的。
白庭尧说完才发现,这么说实在是冒犯了顾仁杰,于是换了个口气,语重心长地回答:“仁杰,你我兄弟一场,你有困难,我肯定是会帮的。但是这个忙,你也清楚,我不能给你任何帮助。我不仅仅是他的上级,也是他的师父,他的战友,我不希望得到他牺牲的消息,你也不希望,对吧?”
“我知道。我能理解。没关系,我再想办法吧。”
“对不起了,兄弟。”白庭尧很是抱歉。
“没事,先挂了。”顾仁杰放下手机。
顾仁杰陷入沉思。国安局的侦查员,按理来说不该插手地方公安局的事情。但是他也是受人之托,而且既然他答应下来了,那就只能硬着头皮接下这趟活。
猛然间,他又拿起桌上的手机,拨通了另一个号码。
“喂?”电话那头,慵懒的声音响起。
“晓辉,你们最近一班飞缅甸的航班是什么时候?哪个公司的?”
“等等,我帮你查一查。”李晓辉打开电脑。
“尽量快。我不挂电话,等你。”顾仁杰回答。
五分钟过后,李晓辉重新拿起手机:“杰哥?”
“我在。”顾仁杰回答。
“彬江市国际机场,最早一班飞缅甸的航班是后天早上十点三十三分,厦门航空8H9605,预计到达时间是后天中午的十二点二十七分。”
“能不能帮我买一张票?”顾仁杰急忙问道。
“杰哥,你要去缅甸?”李晓辉很奇怪。
“对。我出差。”顾仁杰随便编了个理由。
“行,我帮你看一看。你先别挂电话。”李晓辉登录网站,查询当前票价。
“杰哥,查到了,”李晓辉盯着电脑屏幕,“还剩很多,帮你订一张?”
“行。”顾仁杰回答。
“头等舱还是经济舱?”
“我钱很多是吗?”顾仁杰没好气地问道。
“嘿嘿,好,知道了。”李晓辉点下“购买”按钮。
过一会儿,顾仁杰的手机上就传来购票信息。顾仁杰按照机票价格,把钱转给了李晓辉。
“那个,晓辉啊,”顾仁杰给李晓辉发了一条微信语音消息,“我可能要带违禁品上飞机,你看能不能让你的同事给通融一下?”
“杰哥,方便透露一下你要带什么违禁品吗?”李晓辉的声音很严肃。
“一把装满实弹的手枪,两个弹匣,一共四十五发实弹,一把军刀。其他的没了。”顾仁杰如实回答。
“杰哥,这恐怕有点难。需要你的真实身份证明,你的持枪证,你的上级领导批准你领取武器弹药的签名,以及海关那边的报备申明。只有这些都准备好以后,在安全员全程监督的情况下,才可以给你发登机牌。”李晓辉一一罗列出来。
“知道知道,该走的程序我都会走,该有的手续一样都不会少,我的意思就是,如果这些都齐全了,是不是就可以上飞机了?”顾仁杰问道。
“可以,但是不能随身携带。”李晓辉不客气地回答。
“这……”顾仁杰一时语塞。
“杰哥,我知道你是警察,但这是我的工作,我们必须对每一名乘客的安全负责,不是吗?万一你的武器随身携带,走火了或者误伤了怎么办?对不对?我也是按规定来办事。”
“好吧,我理解你。我这两天去把该办的手续都办了。”
“好的,杰哥,到时候你来机场了,跟我说一声,我去接你。”
“好嘞。那就这样,先挂了吧。”
“你要去缅甸?”李振荣端着茶杯的手微微抖了一下。
“没办法,老白不给,我也能理解。”顾仁杰耸肩。
“我这边好办,都可以给你,但是你携带武器进入他国领土,一旦发生冲突,你会陷入十分被动的境地。”
“没关系,”顾仁杰拿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刚好,我也挺想知道六.一三案件的真相。三个学生,全部都在禁毒战线上工作,一个已经牺牲,另外两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牺牲。我能为他们做的,也就只有这一点了吧。更何况,这也是老白一直想知道的。他手下已经有好几个缉毒警察牺牲在金三角了。”
顾仁杰手指轻抹茶杯边缘。上好的西湖龙井,只是轻抿一口,便唇齿留香。
“难得啊。从东边运过来的茶叶,还能这么新鲜。”顾仁杰随口评价了一句。
李振荣皱眉。他感觉顾仁杰说这句话,应该是有言外之意的。但是他没问。战友之间的默契就在于,你不说,但我能明白你的意思。这就够了。
“什么时候的航班?”
“后天上午十点半。”
“我送你。”
“不用麻烦了。”顾仁杰摇摇头。
“想什么呢,把领取武器的证明和枪都给你,顺便送你去机场。”李振荣拍了一下他的肩,笑道。
却笑得很心酸。
顾仁杰点头。
“出发之前,不跟他俩告别一下?”
“不了。违规乘坐航班,本身就不是什么很光彩的事情。我不想给他们当反面教材,以后让他们有机可乘。”顾仁杰一口拒绝。
“你还是之前的那副样子。”李振荣擂了他一拳。
顾仁杰笑了一下,起身离开。
李振荣目送他走出茶馆,拿起茶壶,把自己的茶杯倒满。再一抬头,楼下那辆黑色的路虎探索者,已经不见了踪影。
凯瑟琳瞥了一眼实验室,回过头嘱咐林晓:“所以,在我们还没有完全搞清楚他的身份之前,你最好把你心里的那点小九九收起来。我可不想替你收尸。”
林晓摇摇头:“不会。”
“不会什么?”
“他不会干掉我的。”林晓胸有成竹。
“谁给你的自信?”凯瑟琳很无语。
“你想一想,如果他真的想让我死,那我当时逃命的时候,他为什么要冒着被警方追捕的风险,私自越境来接应我?”林晓看着她。
凯瑟琳不说话了,转而低头思考林晓说的问题。
“还有,我初到集团的时候,八面佛就说要把我干掉,也是他极力劝说八面佛把我留下。按理来说,如果他对八面佛是真心的,那就不应该拦着八面佛。我是条子,他是毒贩,我们是两个完全的对立面。你没发现问题吗?”
林晓缜密的思维模式让凯瑟琳暗暗咂舌。
“可是……”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他也很清楚,我对长虹一号的研制起不到什么作用,但他还是没有想干掉我的意思。这难道不能够说明问题吗?”林晓有点急了。
“但是,就算我们再怎么猜测,没有证据,他又不肯承认,也拒绝回答,万一我们猜错了,那就万劫不复。你,我,都别想活下去。”凯瑟琳深思熟虑后,认真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那现在怎么办?”林晓问。
“只能一步一步试探了。我们现在还处于集团的管辖范围当中,有些话,点到为止,当心隔墙有耳。”凯瑟琳四处张望着。
“好吧。”林晓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
奥莱摘下手套,长舒一口气,皱了皱眉。
“果然没有骗人……”奥莱喃喃道。
经过这么多天的实验,奥莱也终于明白,凯瑟琳并没有在说谎。他能够验证凯瑟琳发现的这些问题,却不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但至少没有发现新的问题,不是吗?”奥莱这样自我安慰着。
“有进展了吗?”凯瑟琳走到他跟前。
“你发现的问题,我也发现了,目前还没出现新的问题。但是要怎么解决这些问题呢?”
“需要我们精诚合作。”凯瑟琳回答。
“嗯?”奥莱挑了挑眉,“怎么合作?”
“我去采购原料,你负责把这些问题收集起来,然后思考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行。”奥莱点头。
“采购原料的话,我要开车去,林晓也要跟我一起。有问题吗?需要跟老爷汇报吗?”
“最好是汇报一下,让老爷派几个人跟着你们,这样比较安全,到时候也不会怪罪我们。”奥莱面无表情地回答。
“那就麻烦你帮我跟老爷汇报一下了。”凯瑟琳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行。”
凯瑟琳看了一眼桌上的试管,退出实验室,回到房间。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这几天必须出去一趟。她的直觉一向很准。
奥莱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双手枕在头下,看着天花板。
这几天,凯瑟琳跟林晓的行为很反常。他来实验室之后,凯瑟琳就把所有工作都丢给他了,搞得好像他是厨子一样。而且,实验室的原料储备还很丰富,他昨天才去检查过,可是凯瑟琳却说要出去购买原材料,这很不正常。她肯定知道实验室里的原料储备还剩多少。没人比她更清楚这些。
林晓也是,一个没什么用的废物,整天只会躲在房间里,啥也不干,对于长虹一号的研制没有任何帮助。但即便如此,他还是不想跟八面佛汇报这一情况。
因为他清楚,凯瑟琳是故意出现纰漏的。这些问题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但是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可以人为造成。
也就是说,凯瑟琳无法研制长虹一号,其实是她在说谎。但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奥莱想不通。他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