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血毒影 > 第十三章 深入虎穴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 深入虎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顾仁杰把自己随身的行李放进车后备箱,然后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都准备好了?没落下东西?”李振荣提醒道。
“跟别人说了,就带这些,要遵守规定啊。”顾仁杰苦笑着回答。
“行,上车吧。”李振荣招了招手。
一路上,两人都不怎么说话,李振荣只是一脚油门踩到底,往机场直奔而去。
“老李,我走以后,拜托你一件事。”趁着等红绿灯的空挡,顾仁杰先开口了。
“你说吧。”李振荣左臂搁在车窗边缘,手指敲打着方向盘。
“把梦婷和陆潇培养成跟你一样优秀的缉毒警察。”
李振荣手上的动作停止了,他转过头看着顾仁杰。
“我是认真的。梦婷的逻辑思维能力比较差,以后有那种比较复杂的、需要深入分析的案子,你可以带带她。但是她的个人能力,在毒蜂里面可以说是最好的。你不能让她扬长避短,而应该让她补齐短板,成为一把真正的‘缉毒尖刀’。毕竟,你们不只负责抓捕毒贩,有时候,分析案情也是必要的。
“至于陆潇,他做事比较莽撞,但是性格敦厚,很重感情。他是一名非常优秀的狙击手,所以他培养出来的徒弟也非常优秀。这是一个难得的人才。
“他们俩都各有长处,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与生俱来的领导能力。梦婷是队长,最近刚升任一大队的副大队长,陆潇是毒蜂的副队长,其他人都服他们。为什么?因为他俩有责任心,做错事自己扛着,有功劳大家一起分享。
“我没有吹嘘的意思,并不是因为他们两个是我的学生,我就这么夸他们,你知道我不是这样的人。”
李振荣点点头,回答:“我知道。”
绿灯亮起,李振荣立刻踩下油门,冲过十字路口。
“其实,在紫荆这件事上,确实是我的不对。陆潇生我的气是正常的。我只是想说,我这次去金三角,很有可能就回不来了。所以我想让你……”
李振荣猛地一脚刹车,车子停在路边,两人都往前倾了一下,然后又狠狠地砸在座位上。
“仁杰,这次我找你帮忙,一开始就想到你会来这一出。我本来不想给你调武器和弹药的,但你说你不是为了帮我的忙,而是为了弄清那个真相,我也想知道。我思前想后,你有过做卧底的经验,我不该拦着你。但金三角是什么地方?你张张嘴就买了去那里的机票,那你有没有买回来的机票?”
“这一次,可能真的是单程票……”顾仁杰苦涩地笑笑。
“在仰光郊区,有我们警方设置的安全屋,绝对安全,如果你出事了,用里面的通讯设备跟我取得联系,我会立刻向缅甸警方和军方申请援助。”
“如果真的到那一步,干什么都没用了。金三角不只是毒品天堂,也是瞬息万变、波谲云诡的战场。所以,没有绝对安全的地方,说不定那座安全屋周围,全部都是监控。”
“那我要怎么跟你取得联系?”李振荣问道。
“我们现在约定好,只要我活着,我会每三天给你传一次情报,我做你的下线,我们单线联系。如果我连续一个星期没有跟你取得联系,那么,我将被视为牺牲。”顾仁杰叹了口气。
“好吧。”李振荣叹了口气。
“另外,这次我是以个人身份帮你的忙,只有你知道我到底去哪里了。所以,如果我真的回不来,不要到处宣传,简单地开个追悼会就可以了。”
“仁杰……”李振荣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不会怪你,只是我自己也太想弄清那个真相了。”顾仁杰叹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当勇士,不要当烈士。活着回来。”李振荣拍了拍他的肩,下车帮他拿行李。
“行了,你回去吧。机场不让停车。”顾仁杰挥手。
“没事,我看着你进候机楼。”李振荣双手插进裤兜,看着他。
顾仁杰点点头,拖着行李箱走进候机楼,转过身,隔着玻璃对李振荣摆了摆手,作为告别。
李振荣也摆手回应。一瞬间,顾仁杰就融入机场地人流中,不见了踪影。李振荣叹了口气,心中百感交集。
“先生,这边不允许停车,请立刻驾车离开。”一名机场安保人员朝他走过来,客气地请李振荣离开。
李振荣点点头:“不好意思。”
“没关系。”安保人员看着他上车,点火,打左转向灯,离开候机楼大厅。
一路上,李振荣百感交集。
“师父去金三角了?”贺梦婷放下手中的笔。
“是的。今天早上的航班。”李振荣点头回答。
“为什么不告诉我们?”陆潇看着他,“我们也去送送他。”
“他不让我说的。”李振荣一脸无奈。
“他一个人就去了金三角?你是怎么放心的?”贺梦婷似乎有些不满。
“你以为我想?仁杰的身份很特殊,如果他以警察的身份帮助我们,那么他今后的工作将会很难开展。”李振荣瞪了她一眼。
“但是不管怎么样,总会有办法联系上那个卧底的,没必要用这么极端的方式呀。”陆潇皱眉。
“他也想弄清楚六.一三案件的真相。”李振荣回答。
“这是我们的事情,跟他没关系。”贺梦婷很不爽。
“他人已经走了,现在说什么都来不及了。”李振荣盯着她。
“希望他能平安回来。”贺梦婷叹了口气。
“我们不是出来采购原料吗?”林晓不解。
“我们集团垄断了金三角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毒品贸易,你觉得会缺这点原料吗?实验室里的原料储备量,至少还可以支撑半年时间。”凯瑟琳回答。
“那我们出来干嘛?”
“人在黑暗的地方待久了,总得出来见见阳光。不然,自己是什么样的人,都不清楚了。”
林晓答不上话。
凯瑟琳转过头,看着她,莞尔一笑:“开个玩笑,不用这么紧张。今天出来就是逛逛,顺便带你领略一下仰光的风景。毕竟,老爷说长虹一号的任务要抓紧,不是不让我们出来。”
“你是觉得,在这里会碰到认识的人,对吧?”林晓猜出了她的心事。
凯瑟琳只是愣了一下,却并没有反驳:“不知道,我这一段时间心神不宁,总感觉会有熟悉的人来这个地方。”
“谁?”
“不清楚,”凯瑟琳摇摇头,“可能是他,是她,也可能是他们。当然,这只是我的感觉。”
“街上这么多人,你能认出来吗?”林晓有点不相信。
“我不敢肯定。但是,我希望最好不要认出来。”凯瑟琳的语气很沉重。
林晓并没有理解凯瑟琳话里的意思。
凯瑟琳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然后低声在林晓耳边说道:“你应该清楚我今天拉你出来的目的。实验室里有监控,到处都是八面佛的人,也不清楚奥莱到底是什么身份,有的话不能明说,点到为止,以防隔墙有耳。现在在外面,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一些事情。
“我知道你在暗中调查桑托集团的犯罪证据,但是还没有机会传给警方。我想说的是,我可以帮你,但你要明白我的立场。我持中立的态度,既不会刻意去帮八面佛,也不会去帮条子。我跟你之间,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或者说,至少要让他们看到,我跟你是互相利用的。
“至于我为什么不揭发你,没必要。桑托为人谨慎,睚眦必报,他本来就不是很信任我,把长虹一号交给我,只是为了试探我的能力。像他这种老谋深算、心机很重的人,如果我举报你,他会怀疑我的真实目的。到时候,你和我都活不了。”
林晓望着她:“你把现在自己所处的形势看得很透彻嘛。”
“不要随便猜测我的身份。你会失望的。”凯瑟琳微微一笑。
“所以你今天带我出来,仅仅是为了跟我说这些?”
“我从来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我告诉你的每一句话,将来某一天可能都会救你的命。”
“所以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呢?我又没给你任何好处。”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凯瑟琳苦笑一声,“再说,你做的事情,也不完全是错的。”
“所以,我们现在是一个阵线上的,对吗?”林晓试探着问道。
“我说过了,我不会帮哪一方。在这种地方待着,自己的命最重要。你说呢?”凯瑟琳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航班在仰光国际机场着陆,滑行一段时间后,稳稳地停在了候机楼旁边。顾仁杰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是十二点四十一分,比预计降落时间晚了几分钟。他站起身,打开行李架,拿出自己的背包。
十分钟过后,他离开了飞机,进入候机楼,寻找自己的行李。出于习惯,他四处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然后拨通了电话。
“晓辉,我落地了。”
电话那头,李晓辉回答:“好的,杰哥,我这边已经联系了工作人员,你的行李会经过特殊通道出来,你自己注意一下。”
“知道了。”顾仁杰挂断了电话,盯着行李运输带。
等了一会儿,从特殊通道出来一个大号黑色行李箱,上面贴上了“托运”的标签,顾仁杰伸手,把行李箱提下来,然后离开机场。
他给李振荣发了一条微信。
“已落地。”
才过了几秒钟,李振荣就回复了一条消息。
“收到,注意安全。”
顾仁杰嘴角扬起一抹微笑,抬头四处观察着。他看了一眼李振荣给的地址,然后把纸条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一种无助感涌上他的心头。在异国他乡,无亲无故,没有认识的人,有的,仅仅是未知的危险。
顾仁杰曾经自学过缅甸语,并且考取了缅甸语证书,所以在缅甸,交流和生活对他来说不是问题。他仔细地查看了公交站牌,然后登上了一辆公交车,去往郊区的安全屋。
一路上,他并没有心情欣赏沿路的风景。他在心里列出了一个计划表,他并不知道桑托集团具体在什么位置,但是他可以通过一些特殊途径去了解。但是缅甸警方也不是完全可信,毕竟缅甸这种地方,自从坤沙上台后,就存在用大量钱财收买警察的情况。
公交车到达站点后,顾仁杰下车一看,愣在原地。郊区和市区的差别真的很大,这个地方基本没什么人,四周只有几栋还算比较高的房屋,但是都已经比较陈旧了。他记得纸上的地址,顺着一条小巷拐了进去。最终,在小路尽头,他看到了这栋独立的三层小别墅。
顾仁杰自嘲地笑笑:“这辈子还能住上别墅,挺好。”
他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刚要开门,却听到屋子里传来一阵走路的声音。他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确定没有听错,然后从腰间拔出手枪,右手握住,左手拿钥匙开门。
钥匙转动锁孔的时候,他心里一沉。
门没有锁!
顾仁杰皱起眉头。打开外面的防盗门,里面还有一扇厚重的铁门。他之前在国安局工作的时候见过这种门,防弹的。
他又打开了里面那扇门,站在门口,双手端着手枪,指向屋内。由于拉着窗帘,屋内光线较暗。他瞟了一眼二楼,刚刚的动静又消失了。他提高了警惕,回头把行李箱拉进来,然后把门关起来。
猛然间,顾仁杰背后一凉。他立刻转身,后仰,双手伸直,正准备开枪,手里的枪却被人一脚踢飞。他把行李箱推到一边,也不去管手枪,上前一步,一记劈肘落下,面前的人向右闪身格挡,然后扶住顾仁杰的肩膀,脚下一钩,把顾仁杰反身摔在地上。顾仁杰双手撑地,迅速弹起,那个人又是一个横踢,顾仁杰抱住那人的腿,将其抡在地上,然后一个后滚翻拉开距离,捡起手枪对准那个人连开几枪。那个人却早已翻窗跑了出去。顾仁杰追到窗边的时候,那个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顾仁杰不敢掉以轻心,换了个弹匣,又仔细地检查了二楼和三楼,确定没人之后,才松了口气,下楼安顿自己的行李。
“喂?”
“老李,你这个安全屋是不是被发现了?”
李振荣声音沉了下来:“什么意思?”
“我刚刚进来的时候,居然有人比我先一步到了。我们在客厅打起来了。”顾仁杰把手枪放在茶几上。
“你受伤没有?”李振荣很着急。
“我没事,只是为什么会有人出现在这里?”顾仁杰皱眉。
“看清楚那个人长什么样了吗?”
“好像是一个……女的?”
“女人?”李振荣很惊诧。
凯瑟琳揉着手腕,走进实验室。
“你去哪里了?”奥莱抬头问她。
凯瑟琳边穿防护服边回答:“成天待在实验室里,太闷了,出去透透气。”
“你最好别骗我。”奥莱斜着眼看她。
“不信你去问林晓,她跟我一起出去的。”凯瑟琳撅着嘴回答。
“林晓在两个小时之前就回来了。”奥莱直接拆穿了她的谎言。
凯瑟琳刚要回答,奥莱就拔出手枪,对准了她的脑袋。
“别怪我没事先告诉你,你现在说,还有机会。”
凯瑟琳脸上的表情,波澜不惊。
“我只是一个厨子,我出去能干什么?”
奥莱没有说话,只是把保险扳到底,食指扣上了扳机。
凯瑟琳看着他:“如果你把我杀了,你怎么去跟老爷交代?”
“那是我的事情,跟你没关系。把你干掉,长虹一号的进度不会有任何影响。”奥莱回答。
凯瑟琳心里一沉:“你知道长虹一号的研制配方了?”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一直以来,你都没有明确地告诉我们长虹一号的研制进度,这让我怀疑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在用心工作。但是我接手长虹一号以后,发现你还是弄了一点东西出来,所以我对你的怀疑又打消了一些。但是,以你的水平,长虹一号不可能拖这么久还没研制出来。实验室的原料储备还够支撑很长一段时间
“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凯瑟琳无奈地笑笑:“厨子。”
奥莱咬牙,双眼一闭,正要扣扳机的时候,林晓冲了进来:“住手!”
奥莱吓了一跳,手一抖,扣动了扳机。子弹擦着凯瑟琳的耳朵飞出去,打碎了一个试剂瓶。
凯瑟琳吓得半天没缓过劲来,使劲咽了一口唾沫,慌乱地看着奥莱和林晓,心里“咯噔咯噔”地乱跳。
林晓疾步上前扶住她:“凯瑟琳,你没事吧?”
凯瑟琳僵硬地摇摇头:“我没事。”
然后她强撑着站起身,转身离开了实验室。林晓扶起她,却被她拒绝了。
“没事,我自己能走。你不用担心,留在这里帮他。”凯瑟琳摆摆手,缓缓离开实验室,走进自己地房间,关上门。
凯瑟琳坐在椅子上,长舒一口气,苦笑一声。刚刚演得还挺像,成功骗过了两个人。
但是很快,凯瑟琳的表情就严肃起来。她回想着刚刚在屋子里的打斗场面。那个人,很像他,但是由内而外散发出的那股气息,又让凯瑟琳觉得有些陌生。她皱紧眉头。局势越来越紧张,她要在奥莱和林晓中间、在八面佛集团内部斡旋。一旦有一步走错,那将会万劫不复。她精心编织出来的渔网,已经有一条鱼儿上钩了。但是她不着急。
这是凯瑟琳设计的一场局,在这里面,奥莱、林晓,甚至是桑托,都有可能是她的棋子。破局的唯一办法,就是让她自己说出来。但这也是一场死局,一旦她死了,她精心构建的棋局将会不攻自破。
但是,到那个时候,所有人都会跟着她一起陪葬。
这也是她深入狼穴的最终目的。制毒,不过是一个借口。她明白,长虹一号问世的时候,她就再也不可能活着走出桑托的老巢了。
但是她一直没搞懂,出现在安全屋里的那个人到底是谁。是个男人,这是她唯一可以确定的。可惜光线太暗,没看到正脸。
这么想着,她闭上了眼,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顾仁杰爬上第三层的阁楼,站在原地愣住了。墙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武器装备,数量之多、种类之全,顾仁杰闻所未闻、前所未见。
“好家伙,这是把全球军队的制式武器装备都搞来了啊。”顾仁杰暗自惊叹。他蹲下身,掀开黑布,惊呆了。
居然是一把FIM-92“毒刺”。这简直就是一个武器库,除了飞机坦克大炮,剩下的都齐活儿了。
顾仁杰环顾四周,从墙上取下一把R93狙击步枪,拉开枪栓,检查枪械。枪没有任何问题,弹匣也是满的,几乎就没怎么用过。刚刚在二楼房间里的电台和通讯设备,都是当今最先进的设施,应该是跟这批枪械同时购进的。
顾仁杰不禁暗自感叹。安全屋里有这么多精良的武器装备,却还有无数的卧底在金三角牺牲。
从楼上下来,顾仁杰坐在沙发上,开始思考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这个时候,手机响了。顾仁杰拿起一看,是李振荣。
“喂?”
“仁杰,你现在还在安全屋里吗?”
“对。那些武器装备我都看过了,没有任何问题。”
“武器装备?什么武器装备?”
“安全屋不是有三层吗?”
“对啊。”李振荣觉得很奇怪,但还是回答了。
“第三层是不是一间阁楼?”
“没错。”
“墙上挂满了各国军队的武器装备,而且是制式的。”顾仁杰感叹道。
“怎么可能?”李振荣惊叹。
“你不知道吗?”顾仁杰警惕之意大起。
“三楼从来都是杂物间啊。”李振荣的声音很沉重。
“可是现在一屋子的枪,你这么说我反而有点慌了。”
“这个问题先撇开不谈,你说刚刚跟你交手的那个人,是个女的?”
“对。”
“你确定吗?”
“我很确定,”顾仁杰一口咬定,“怎么?查到她是谁了?”
“查不到,”李振荣叹了口气,“不过,我在猜测,有没有可能……”
“当太多巧合同时发生的时候,那就不再是巧合了。”顾仁杰打断他的话。
“真不希望是这样。”
“现在都还只是开始,还不能妄加推测,不要让主观情绪影响了我们的判断。”顾仁杰提醒道。
“那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摸清桑托集团的制毒工厂,然后试试看能不能炸他一下。”顾仁杰回答。
“你要小心。”李振荣叮嘱道。
“放心吧。”顾仁杰挂断了电话。
李振荣深吸一口气,似乎还有点没反应过来。过了几秒钟,他站起身,走了出去。
“梦婷,陆潇,你们两个过来一下。”
“大队长,您找我们哪?”贺梦婷走进了李振荣的办公室。
“你们的师父现在已经到达安全屋了。但是,我必须要跟你们说实话。”
陆潇点点头:“您说。”
“安全屋可能暴露了。”李振荣低下头。
“什么?”贺梦婷皱起眉头。
“仁杰在到达安全屋的时候,有人快他一步,已经先行到达了。”李振荣回答。
“师父有没有事?”陆潇急切地问道。
“那人跑了。但是仁杰跟我说,没看清那个人长什么样,只知道是个女的。”李振荣看着陆潇。
“女的?”贺梦婷和陆潇异口同声。
“对。目前可以确定的,只有这一点。”李振荣点头。
“八面佛的人?”陆潇猜测道。
“不太可能。”贺梦婷摇摇头。
“怎么说?”李振荣看着她。
“八面佛为人谨慎,不太可能任用女助手。他不是那种声色犬马、花天酒地的人。更何况,您刚刚说,那个人在跟我师父打斗的过程中跑了。如果她真是八面佛的人,那就应该会潜伏在安全屋内,等待合适的时机干掉师父,而不是冒着被发现的风险跟师父正面搏斗。虽然他们可能并不认识彼此,但这个人不是八面佛的人。”贺梦婷肯定地回答。
“这么确定?为什么桑托就不能有女助手?”陆潇斜着眼看贺梦婷。
“别杠,我还真觉得梦婷说得有道理。”李振荣帮衬道。
陆潇不理解,疑惑地看着他。
“桑托是金三角目前最有实力的毒枭,他的行事作风跟坤沙非常像,他的集团内,制毒、贩毒、运毒,几乎涵盖了毒品交易的所有领域,但是集团内每一名成员都不吸毒,以此来保持战斗力。桑托为人谨慎,如果是外来人员,不经过严格审查,是不可能进入集团工作的。如果真的有女卧底潜伏在八面佛集团内部,怎么可能不引起他的警觉?”李振荣反问陆潇。
“我不太懂您说的是什么意思。”陆潇摇摇头。
李振荣看着他跟贺梦婷,半晌后,叹了口气,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了贺梦婷。
“这份档案,本来是我想等到仁杰那边有进展后再告诉你们的,但是你们作为毒蜂小队的指挥官,我认为你们有权知道。”
贺梦婷拆开了档案袋。
“凯瑟琳?外国人?”陆潇觉得很奇怪。
“目前我们可以肯定,凯瑟琳只是她的化名。根据ICPO提供的情报,她此前长期在金三角活动,是金三角公认的实力最强的厨子。在进入桑托集团工作之前,她一直在为鹰眼集团研制毒品。”
“她在桑托集团里工作?”贺梦婷猛地抬头。
“对”,李振荣点头表示肯定,“我们不清楚她真实的名字,这是我们目前掌握的关于她全部的资料。”
“没有照片?”陆潇抬头望着李振荣。
“很遗憾,因为情报有限,所以ICPO没有她的照片。你们目前所知道的所有情况,都在这份档案里面了。我知道的所有东西,也都全部告诉你们了。”李振荣摊了摊手,表示无能为力。
“厨子?那么我们之前所作的猜测有可能是成立的。”贺梦婷皱眉道。
“不一定。厨子为了钱而工作,如果她不是真心投靠桑托集团,只是为了挣钱呢?”陆潇反驳。
“陆潇说的这种情况也不是不存在,”李振荣点头表示同意,“而且可能性很大。”
“但是,这个厨子进入桑托集团,不可否认,她应该是在帮八面佛研制新式毒品,否则不可能花高价请一个废物进入集团工作。”贺梦婷依然坚持自己的看法。
“所以目前我们可以肯定,桑托集团内,现在至少有一个女厨子在帮他研制毒品。”陆潇总结道。
“希望仁杰能尽快查清楚这个女人的身份。”李振荣叹了口气。
“这份档案,您发给师父了吗?”贺梦婷抬头问李振荣。
“已经发给他了,他说会尽快落实。”李振荣点头回答。
“我在想,这会不会就是安全屋里跟师父交手的那个人?”陆潇皱眉。
“一个厨子……会格斗吗?”贺梦婷半信半疑。
“不好说哟,可能她不止这一个身份呢?毕竟她有安全屋的钥匙,就凭这一点,我们不能掉以轻心。”陆潇依然坚持着自己的想法。
“对,这一点我赞同陆潇的说法。既然她有安全屋的钥匙,那就说明这个女人不可能是中立,要么她死心塌地地为桑托卖命,要么,她就是我们要寻找的卧底之一。”李振荣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
“也不知道林晓怎么样了……”贺梦婷突然开口道。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她已经犯罪了,就算我们现在一时半会儿抓不到她,法律最终也会给她应有的惩罚。更何况,她现在进入了桑托集团工作,这也算通敌叛国了。”陆潇对待林晓的态度,始终是冷冰冰的。
李振荣“噗嗤”一声,笑出声音。
“陆潇,不是我说你,你不能戴着有色眼镜看人。说不定她现在迷途知返,暗地里为中国警方传递情报呢?”
“有吗?她要是真的有这个心,该给的情报,她早就给了。我倒更希望林晓被桑托一枪给崩了,省的让我们费心。”陆潇没好气地回答。
贺梦婷思索了一会儿,然后缓缓开口。
“你们说,安全屋里的这个人,有没有可能就是林晓?”
“不可能。”陆潇和李振荣异口同声地回答。
“这……”贺梦婷哭笑不得。
“因为林晓不可能知道安全屋的具体位置。林晓上任后,凡是涉及境外贩毒组织的案件,都是由大队长和我们毒蜂负责的,林晓主要负责的是国内的涉毒案件,所以中国警方设立在境外的安全屋,她不太可能知道。”陆潇回答。
“而且,林晓不会闲着没事儿去安全屋的,那样的话不是自寻死路吗?她刚到八面佛集团不久,就这样跑去安全屋,八面佛不得弄死她?”李振荣补充道。
“说的是有这么些道理……但是也从来没听说还有女缉毒警潜伏在金三角当卧底啊……”贺梦婷有些懵了。
“有啊,紫荆不就是么?”陆潇偏过头看着她。
“那个……陆潇,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儿,我在就已经习惯了。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我们得抓紧时间,接受师父传回来的情报。”陆潇回答。
顾仁杰走在大街上,却始终保持着警惕。他专门挑人流量多的地方,像超市这种人群较为密集的地方,虽然这么做有点像大海捞针,但是为了摸清桑托集团到底有什么幺蛾子,他还是认为,冒这个险是值得的。接下来,他打算去仰光东边的农村一探究竟。因为那边是种植罂粟的天然圣地。
他走进一家超市,用眼角余光观察四周,确定没什么问题后,才走了进去。超市规模不大,干净整洁,顾客人数不少却并不显得拥挤,已经挑选完商品的顾客有序地排队,虽然有些嘈杂,但是整体感觉很让人舒心。
顾仁杰在挑选货物的时候,看见收银台旁边的两名收银员窃窃私语,似乎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这本来不是什么奇怪的问题,但是那两名店员讨论的时候还不停地往顾仁杰这边瞟一眼,好像在对他指指点点。顾仁杰皱眉,并没有理会他们,心里却暗自敲响警钟,右手下意识地摸了摸腰间的手枪。
顾仁杰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继续挑选自己想要的东西。他在安慰自己,或许因为他是从中国来的,所以那两个人才会对他指指点点地议论。但是这个理由很牵强,店里那么多人,街上也有不少中国人,为什么单独对他做这样的动作?
顾仁杰发觉事情原来越不对劲。他抬头,看见墙角上挂着一个监控摄像头,再打量一下那两个收银员,面色暗沉,精神萎靡,是长期吸食毒品的症状。但是顾仁杰没有轻易下结论,说不定人家天生就长这样儿呢!
选好东西后,顾仁杰走向收银台。随着队伍越来越短,顾仁杰离收银台的距离也越来越近。顾仁杰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把手枪掏出来,藏在外套左胸口的内口袋里。然后他笑了一下,从钱包里掏出一万缅元,交给了收银员。
收银员看了他一眼,接过钱,仔细地检查了一番,确认没有问题后,打开收款机准备找钱。顾仁杰假装把头转向门外,实则集中注意观察这两人下一步的举动。
果不其然,一名收银员再一次抬头,瞥了他一眼,确认他的目光没有在自己身上的时候,猛地一弯腰,从柜台下掏出了一把手枪,起身的时候,顾仁杰却没了踪影。原来,顾仁杰早就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在他弯腰拿枪的时候就已经躲到货柜后面去了。顾仁杰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手枪,双手握住,寻找机会进行反击。超市人流量不小,而且规模不大,贸然冲出去,很容易被左轮子弹打伤。
所幸超市里的顾客都已经跑了,毕竟也没有人想留在这里做陪葬。顾仁杰最怕的就是在他国领土杀害当地人民,虽然是不小心的,但这也没办法跟当地警方交代。
但是这一次,交火是免不了的了。这两个人一定是毒贩的眼线,早就盯上顾仁杰了。如果不把他们两个干掉,等到他们回去通风报信,顾仁杰会进入更加不利的境地。
这么想着,顾仁杰杀心渐起,从货柜左边小心翼翼地探头出去查看,那个收银员依然站在柜台后,手里端着左轮,瞄准货柜后面。顾仁杰心里很清楚,不能继续跟他这么耗下去,超市里的顾客十有八九已经报了警,警察一会儿就到。到时候,警察抓的是他,而不是这两个店员,任凭顾仁杰缅甸语说得再好,也无济于事。因为当地警察跟贩毒组织有勾结,上下其手,官官相护,这是全世界人都知道的事情。
他右手伸出货柜外,朝收银台的方向胡乱开了几枪,没想到打中了另外一个端着手枪的收银员。那个人惨叫着,一边用缅甸语大喊“我受伤了”,一边痛苦地哀嚎。他的同伴也慌了,端起手枪,朝货柜乱打一气。
“嘭嘭”两声,货柜上的货品散落下来,掉在顾仁杰头上。他听到收银员打开枪膛的声音,从柜台上拿起子弹……
顾仁杰向左横跨一步,转身,立刻端起手枪,朝着另外一名店员连开三枪。手枪射出的子弹在发出沉闷的声音。店员应声倒地。顾仁杰从货柜后面缓缓走出,双手依然端着手枪,走到柜台后面,检查两人的情况。拿左轮的那个已经死了,另外一个还在苟延残喘。顾仁杰抬手就是两枪,把那个店员干掉了,拿起自己的东西和那一万缅元,往超市外面走去。
走到超市门口的时候,他似乎想起了些什么,抬头看了一眼监控,右手举起手枪,打碎监控,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弹匣,换掉空弹匣,再把空弹匣装回口袋,才安心地离开超市。
当顾仁杰拐进一条小巷子的时候,听到超市的方向传来刺耳的警笛声。根据车辆的声音和人群的喧闹程度来看,应该是来了不少警察。顾仁杰冷笑一声,把空弹匣扔进旁边的院子里,然后绕路回到了安全屋。
锁好门后,顾仁杰跌进沙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抬头看着天花板,脱下外套,把手枪放在桌子上。然后他拿起手机,给李振荣打了个电话。
“我发现了一处藏毒据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