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血毒影 > 第十六章 蓄势待发

我的书架

第十六章 蓄势待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凯瑟琳咽了一口唾沫,双手端起手枪,对准门口。这种时候只有先发制人,才能有活命的机会。这个时候,她和顾仁杰要考虑的不是这帮警察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找上门,而是要想到怎么在狭窄的封闭建筑物内,跟这些荷枪实弹的警察硬刚。
讲实话,CQB是凯瑟琳那个时候每天训练的必修课,这种情况在训练的时候也不是没出现过,但双拳终究难敌四手,两个人,两把手枪,要在这种环境下跟十几把自动步枪正面硬刚,无异于天方夜谭。
外面传来一阵粗暴的敲门声,看样子那些警察已经知道他们在屋里了。但是顾仁杰和凯瑟琳对视一眼,谁都不打算去开门。顾仁杰看上去倒是很冷静,毕竟这个时候再心慌都没用了。
屋内一片死寂,顾仁杰缓缓起身,双手端着手枪垂在身前,一步一挪,慢慢地向房门靠近。凯瑟琳也起身移动了一下位置,蹲在顾仁杰刚刚隐蔽的地方,向右探出上半身,枪口对准了门口。
顾仁杰把脑袋贴在门上,听着门外的动静。
其实上次在便利店干掉那两个毒贩以后,顾仁杰就已经做好了慷慨赴死的准备。直到现在,他依然觉得愧对陆潇和紫荆。他们俩跟贺梦婷,是他这一辈子带出的最让他骄傲的学生,他也看着毒蜂小队从建立,到成长,再到壮大,这里面蕴含了他多少的心血。直到贺梦婷接替林晓的职务,成为一大队的副大队长,年轻一辈的缉毒干警在不断进步,作为他们的老师,这是顾仁杰毕生的心愿。
所以他才向李振荣提交了报告,申请来到金三角收集情报。缉毒工作任重道远,需要不断地注入新鲜血液,以后在禁毒领域中施展拳脚的,必定是这些年轻人,而他所能做的,就是在他还活着的时候,用自己的能力发光发热,为这些年轻的孩子们指引前进的道路。
门外传来拉枪栓的声音。顾仁杰回头,用手势示意凯瑟琳准备射击。凯瑟琳点点头,深吸一口气,表示已经准备好了。顾仁杰侧身靠在墙边,把枪口对准了门口。
就这样僵持了三十几秒,却没有人冲进来。正当顾仁杰奇怪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一个男人沙哑的声音。
一名警察用缅甸语跟旁边的同伴商量:“算了吧,这里应该没人,应该是领导给我们的情报出问题了。”
旁边的同伴见状,也没说什么,就带着队伍离开了。
顾仁杰侧耳听着他们离开的脚步声,然后打开了猫眼,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外面空无一人。
顾仁杰长舒一口气,抬手擦去了额头上的汗珠。
“没事了,已经安全了。”
凯瑟琳这才从沙发后面站起身,把手枪插在腰间,看着顾仁杰。
“你得赶紧走了,如果你离开太长时间,八面佛一定会起疑心的。这边的后续工作,我会处理好的。”顾仁杰叮嘱道,并打开门,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凯瑟琳点点头,她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下,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那,您多保重。”
顾仁杰只是点了点头,对着凯瑟琳挥挥手。
回到屋内,顾仁杰立刻打开笔记本电脑,给一个陌生邮箱发送了一封邮件。
彬江市公安局禁毒支队。
一阵尖锐的蜂鸣声响起。贺梦婷仅仅反应了一秒,然后朝队员们大吼道:“快!一级战斗警报!”
“怎么来得这么突然?大队长也没说什么任务啊?”陆潇边跑边问。
一行人冲进装备库,快速但有序地穿好各自的装备,然后拿好武器,在机场集合。
两架海豚直升机已经整装待发,停在机场待命,随时准备起飞。
李振荣赶到机场,向他们出示了手中的文件。
“根据我们在金三角的卧底传回的情报,八面佛三天后,将会在腊戍的一栋地下酒庄内进行交易,可以确定的是,本次交易与长虹一号有关。上级领导要求你们,务必人赃并获。
“另外,我们目前已经确定,中国警方一共有三名卧底潜伏在桑托集团中,如果有条件跟他们取得联系,最好是能把八面佛的犯罪证据传回来,这样有利于我国对八面佛的审判。否则,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从我们眼皮子底下溜走。”
队员们齐刷刷地立正站好:“明白!”
“贺梦婷!”
“到!”贺梦婷回答。
“你是毒蜂小队的队长,也是本次行动的指挥官,陆潇担任本次行动的副总指挥,协助贺梦婷同志完成本次任务。一定要保证所有队员平安归来!”
“明白!”陆潇握紧了手中的突击步枪。
“敬礼!”贺梦婷下令,队员们向李振荣敬礼。
李振荣以标准军姿立正站好,回礼。
贺梦婷再一次下令:“向左转!跑步走!”
队员们有序地登机,贺梦婷转过身,看了一眼李振荣,然后跳上直升机,把舷梯收好,关上舱门,对着李振荣竖起了大拇指。
直升机缓缓升空,朝着缅甸方向飞去。
贺梦婷打开了全队的通讯频段。
“同志们,这次的行动,时间紧迫,任务繁重,事发突然,所以我们之前没有得到通知。目前我们唯一可以知道的就是,三天后,八面佛将会现身交易地点,参与本次交易。
“事到如今,我本来想把这件事继续隐瞒下去,但是就目前这个情况来看,云豹和我都认为,这件事,在座的每一位成员,都有权利知晓。
“本次行动涉及到警方的三名卧底,目前,我们已经完全掌握了他们的身份。省厅禁毒总队队员孙浩铭,代号赤影,目前化名奥莱,潜伏在八面佛身边,既是八面佛的助理,也是他的保镖,是目前为止,八面佛最信任的人。第二个就是林晓,她还活着,并且一直潜藏在桑托集团内部,为中国警方抓捕八面佛提供支援。
“至于第三个人,她的名字,叫凯瑟琳。但是,她也是一名缉毒警察,是我们心心念念的战友。”
队员们面面相觑,很显然,他们并不知道贺梦婷口中的这名“战友”,到底是谁。
“她的代号,紫荆。”贺梦婷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了这个尘封多年的代号。
陈振武皱了皱眉。通讯耳机里只有电流杂音,没有一个人说话。或许是这个代号太过久远,早已随着那个背影消失在金三角。又或许,是不想勾起副队长太多的回忆。
“这……是谁给的情报?”陈振武最先缓过神来,开口问道。
“警方的一名卧底,他已经成功与紫荆接头,这份情报,就是紫荆通过他传给我们的。”贺梦婷回答。
“紫荆……她,还活着?”李芷薇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对。”贺梦婷简短地回答。
“可是……她不是已经牺牲了吗?”武毅然不解。
“或许是个误会。”陆潇面无表情地回答。
大家都没有开口说话。多说无益,既然知道紫荆现在还活着,那就是件好事,起码陆潇有了盼头。
“所以,这次的任务,不仅仅是人赃并获这么简单。”贺梦婷强调。
“云豹,你现在还可以选择是否参与本次任务。”陈振武询问陆潇的意愿。
“不可能,”陆潇坚决地摇摇头,“再说,大队长不是都说了吗,我是副总指挥,协助老大完成这次任务。”
“可是……”陈振武刚准备开口,就被贺梦婷打断。
“就这样吧,”贺梦婷摆摆手,“云豹的能力,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共事这么久了,他是什么样的人,你们还不清楚吗?”
陆潇在她胳膊上捶了一拳,表示感谢。
“你他妈轻点儿!”贺梦婷笑着举起拳头,以示威胁。
四小时后。
“老大,这个安全屋的位置,好像不在这里啊?”陆潇观察着两边的房子,犯了难。
贺梦婷抬头,观察四周的环境,然后指了指一条小路,示意队员们从那里面进去。最后,他们停在了一栋老房子前。
“应该就是这里了。”贺梦婷点头。她敲了敲门,其他队员端着手枪,对准门口,做好警戒工作。
屋内,顾仁杰只身一人,正在整理武器装备,听见一阵敲门声,心里猛然一惊。这不是他和凯瑟琳约定好的信号。他皱了皱眉,抓起一把手枪,缓缓踱步到门口。
贺梦婷见没有反应,又敲了敲门。
顾仁杰没有开门,而是说出了暗号。
“我与春风皆过客。”
“啥玩意儿?”贺梦婷回头看着陆潇。
陆潇皱眉:“他说什么?”
“没听清。”贺梦婷回答。
陆潇反问:“大队长没告诉你接头暗号吗?”
贺梦婷摇摇头:“没有。我哪知道有什么接头暗号。”
陆潇叹了口气,走上前,停了两秒,伸手开始敲门。
顾仁杰咽了口唾沫,攥紧了手枪。
“我与春风皆过客。”
陆潇低头,思索了两秒,然后果断地回答。
“你携秋水揽星河。”
顾仁杰皱眉。这个声音很耳熟,但他一时想不起是谁。他打开猫眼观察外面的情况,然后长舒一口气,打开了门。
陆潇立刻双手端枪。看清开门的人后,他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
队员们依次进入安全屋,然后顾仁杰开始制定计划。
“还有什么问题吗?”顾仁杰抬头,看着他们。
贺梦婷望着陈振武。
陈振武没有说话,只是眨巴眨巴眼睛。
“什么情况?”陆潇不是很懂他这个表情。
“八面佛不可能这么蠢,他知道中国警方一定会采取行动,那么身边的保镖一定会比平常要多。到时候发生枪战,其他人倒是无所谓,关键是赤影、林晓,还有紫荆……这可是三名卧底啊。”陈振武道出了心中的疑惑。
“开枪是你的态度,打偏是你的立场。”顾仁杰提醒道。
陈振武恍然大悟。这既是对他们的嘱托,也是对那三名卧底最好的保护啊。
“我们目前要制定的计划,不是想着说要怎么保护他们,而是要在交易的时候,在封闭建筑物内,以最小的代价完成任务。这最小的代价,就得看你们的忍受程度了。”顾仁杰看样子已经对这次的行动谋划很久了。
“这我肯定也清楚,”贺梦婷皱眉,“但问题是,冲突是无法避免的,就算我们不对八面佛开枪,跟他交易的那个毒贩肯定也会动手的,这是不可控因素。这是一次黑吃黑事件,只不过披上了合法交易的外衣而已。”
“所以啊,你们要如何在这种不可控因素存在的情况下完成任务,并且最大限度地保证每个队员的安全,这就是你作为队长应该要考虑到的问题。”
“诸葛,你的意见呢?”贺梦婷转头去问陈振武。
陈振武抬头,看了她一眼:“不用遵循我的意见.你是队长,我是军师,只要你自己觉得作战计划合理就好。有的时候我不会参与行动,所以你只能自己思考。我只是起到辅助作用,帮你修改,或者是填补计划当中的缺漏。”
贺梦婷的表情看上去有点失落。但她不可否认的是,陈振武说得对。她是队长,陈振武是副队长,毒蜂还得听她的指挥啊。
她在心里暗自感叹,陈振武处事果然圆滑。这么一来,贺梦婷既能自己制定详细完整的作战计划,又不会失去在毒蜂当中的威信。
贺梦婷点头:“那其他人先去休息吧,云豹和诸葛留下。”
当晚,陆潇和陈振武前往交易地点进行侦查。
“你说,我们这身打扮,像不像公交车上的扒手?”陈振武自嘲。
“你的动作可以再猥琐一点,就更像了。”陆潇白了他一眼。
陈振武双手插进口袋,抬头看着酒吧的招牌。
“怪不得八面佛把交易地点选在这个地方呢。”
“你又发现什么了?”陆潇转过头,看着他。
“从外表来看,这间酒吧的招牌非常引人注目,霓虹灯也很耀眼,说明这里生意很好,环境不错。你再仔细听里面的情况,现在应当是酒吧最忙的时候,但我们在外面听到的声音不大,至少不是很吵。这说明了什么?”陈振武反问道。
“说明他们的隔音设施做得好。”陆潇回答。
“不,”陈振武摇摇头,“这是次要的。声音小,代表这里面有一条中空的走廊,我们要往里走很远才能进入这间酒吧。交易地点选在这里,说明酒吧地下室的规模可能比酒吧本身还要大。八面佛在这里进行交易,可以借助嘈杂的环境掩盖他们交易时的声音,不会引起警方的怀疑,而且在下面,酒吧里面有任何情况,他们也能及时跑路。”
“管他呢,干就完事儿了。”陆潇整理了一下衣服。
“他不是无脑的毒贩,他是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雇佣兵。”陈振武提醒道。
“那就因为他是雇佣兵就网开一面?不能够吧。”陆潇皱眉。
“我知道,你是因为紫荆,所以对八面佛恨之入骨,但好消息是,紫荆现在还活着,不是吗?我想,她应该也不希望看到你牺牲在八面佛手上吧。”
陆潇叹了口气:“进去看看吧。”
回到安全屋,贺梦婷立刻询问情况。
“怎么说呢,”陆潇面露难色,“情况比较复杂。”
“长话短说。”贺梦婷点头。
“首先,从酒吧内部构造来看,是一个不怎么规矩的正方形。酒吧由舞池、吧台、包间和餐厅这几部分构成,当然包间在二楼,一楼的舞池面积是最大的。如果我们要行动,舞池是最好的隐蔽地点。
“其次,我们在酒吧的西南角,发现了两个房间,但是这两个房间都有保安把守,而且需要密码才能打开,所以振武和我初步判断,那两个房间应该就是通往地下室的。至于里面是什么,我的猜测是电梯。
“酒吧内部环境其实不太复杂,但是对我们不太有利的一点是,没有什么掩体可以阻挡我们,发生战斗的时候,除非拿酒吧里的人当挡箭牌,否则我们就是移动的靶子。就这么多。”
贺梦婷点点头,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又看着陈振武。
“别看我呀,陆潇已经总结完了,他说的就是我想说的,没什么要补充的了。”陈振武摆摆手。
“你绝对有话没说出来。”贺梦婷看出陈振武的表情有点不对劲。
“我不知道云豹有没有注意到那几个保安。”陈振武迟疑道。
“没太注意,”陆潇摇摇头,“怎么了?”
“他们的手臂上有纹身。”
“这很正常,有纹身不能说明什么。”陆潇笑了一下。
“如果正常的话,我也不会说出来了。他们的纹身,跟上次劫持欣妍的那帮歹徒手臂上的纹身,一模一样。”陈振武盯着陆潇。
“这么说……原来他们跑到这里来了?”贺梦婷眯起双眼。
“所以可以确定了,他们的老板就是八面佛。”陈振武回答。
“真是踏破铁鞋无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陆潇咬牙切齿。
“另外,老大,”陈振武突然抬头,看着贺梦婷,“我们最好不要在安全屋待太久,人太多,目标太大,容易引起怀疑。”
“那我们还能去哪里?”贺梦婷苦笑着问道。
“酒吧对面有一家旅馆,我和云豹侦查过了,整体环境还可以,在五楼以上就可以把街上的事情尽收眼底。”
“事不宜迟,马上行动。”贺梦婷从桌子上跳下来,把队员都召集起来。
“梦婷,你们真的要这么做吗?”顾仁杰皱着眉头。
“这是最保险的办法。从我们离开安全屋开始,您和我们就形同陌路了,我们不知道你的身份,你的代号,你的任务,你也不清楚我们是来干什么的,我们的行踪。万一有人牺牲,另外一方要立刻向破影汇报情况。”贺梦婷嘱咐道。
“注意安全。”顾仁杰点点头,然后立正站好,向他们敬礼。
队员们站成两排,齐刷刷地向顾仁杰敬礼。
“另外,”贺梦婷刚要离开,突然转头,“最好赶紧安排回国的机票。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
“知道了。”顾仁杰点头。
“保重。”
到酒店安顿下来,已经是凌晨了。贺梦婷简要地叙述了一下行动计划,就让队员们去休息。
第二天清晨,陆潇早早就醒来,下楼给每个队员买了早餐。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这次任务开始以后,陆潇就显得异常兴奋。
回到旅馆时,陆潇眼角余光瞥见旅馆门口停着三辆吉普。而他很清楚地记得,他们凌晨到旅店的时候,还没有这三辆车。
陆潇皱了皱眉,突然感觉心里堵得慌。他立刻警觉起来,冲上楼,敲开了贺梦婷的房门。
贺梦婷打着哈欠,揉着眼睛打开了房门:“昨天那么晚才睡,你不困哪?”
“你的早餐,”陆潇把一个袋子递给她,“另外,我刚刚出去的时候,发现了异常情况。”
贺梦婷一下来了精神:“进来说。”
陆潇侧身走进房间,贺梦婷探出头,左右观察了一下,才把房门关上。
他走到窗边,掀开窗帘一角,刚好能看到那三辆吉普。
“什么情况?”贺梦婷不太理解。
“你过来看,”陆潇对着贺梦婷挥了挥手,“楼下停了三辆吉普。”
贺梦婷朝楼下看了一下,确认陆潇描述的情况属实,但是她有带你疑惑。
“吉普怎么了?说不定是来住宿的游客呢?”
“车牌,看他们的车牌。”陆潇提醒。
贺梦婷恍然大悟。
“而且,腊戍境内,轿车大多数是那种三厢车,同时出现三辆吉普,不能说毫无可能,至少概率很小。”陆潇补充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贺梦婷点点头,开始低头吃早餐,“但这一切仅仅是你的猜测,没有确凿的证据。说不定还真就有这样的吉普呢?”
陆潇一脸无奈。
“除非你给出一个能说服我的理由。”贺梦婷看着他。
此刻,七楼的房间内,凯瑟琳在窗边,掀开了窗帘,看着路对面的三辆汽车,皱了皱眉。
“怎么了?”林晓注意到她的表情。
“有人比我们先到这里了。”凯瑟琳一脸凝重。
“怎么可能?”
“这家旅馆早就被老爷包下来了,除非持有我们集团的通行证,否则不可能让他们进来的,更别说把车停在对面了。”凯瑟琳回答。
“我们的人?”林晓一头雾水。
凯瑟琳摇摇头:“看车不像。先静观其变吧,不要对外声张,避免打草惊蛇。”
“那这件事不告诉奥莱吗?”
“如果我发现了,他还没发现的话,他这么多年就白干了。”
说着,她起身离开房间。
“你干嘛去?”林晓问道。
“去酒吧排查一下。”
“不叫上他一起?”
“不用了,我一个人就行。”凯瑟琳把手枪别在腰间,又往兜里藏了一把匕首。刀柄上刻着“LX”两个字母。
“嚯,还留着呢?”林晓打趣道。
“他送我的生日礼物,我一直留着,”凯瑟琳一脸骄傲,“他也有一把,刀柄上刻着我的名字。”
林晓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
“注意安全。”林晓叮嘱。
“知道了。”
凯瑟琳走进酒吧。光线很昏暗,她穿过走廊,径直走进酒吧。门口的安保人员毕恭毕敬地对她点头,然后带她走进去。
凯瑟琳用缅甸语向他们询问:“有没有酒吧的平面图?”
“有的,”工作人员回答,“我去找经理,让他那给您。”
“辛苦了。”凯瑟琳点点头。
趁着这段空档,凯瑟琳四处观察酒吧内部的环境,最后来到隔间门口。门口的工作人员见到她,连忙打开了隔间的房门。
凯瑟琳停顿了一下,然后转头问道:“隔间是需要密码才能打开,对吗?”
“对,密码输错三次,就会自动落锁。”工作人员回答。
“密码是多少?”凯瑟琳看着他。
工作人员迟疑了一下。
凯瑟琳笑了:“连我都不信任吗?我们出发之前,老爷肯定已经跟你们打过照面了。”
小伙子也笑了,还是把密码告诉了她。
“谢谢,”凯瑟琳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做得不错。今天交易完成之后,我会向老爷汇报,争取把你调回总部。”
小伙子喜出望外:“谢谢!太谢谢您了!”
凯瑟琳走进了隔间,按下电梯。
她没有想到,地下交易的场所规模居然这么宏大,这完全就是另一个酒店,还分为地下一、二、三层,每层都有连接外面的逃生通道。八面佛明天就会在地下二层交易。这里是他斥巨资打造的人间天堂。
凯瑟琳叹了口气,摇摇头。八面佛能成为中国警方到目前为止最棘手的敌人,不是没有道理的。不止是因为他有钱,更是因为,他真的在用脑子做生意。他清楚地知道中国警方的弱点,所以他才能如此为所欲为。
沿着楼梯到达地下二层。天花板吊顶上有中央空调的出风口,源源不断地为这里提供新鲜空气。凯瑟琳不太明白,尽管没什么人知道这个地方,但里面的装潢依旧十分华丽,各式各样的实木酒柜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洋酒。真皮沙发静静地横卧在大厅中,桌上整齐地码放着高脚杯。说这里没有人打扫,凯瑟琳不相信。大厅中间专门做了个舞池,两边都是半开放式的包间,布局有点像上面的酒吧。但是上面的酒吧跟这里比起来,就有点小巫见大巫的感觉了。凯瑟琳心中暗自感叹,走过舞池,里面是会客区,藏在一个隐蔽的角落,专门做了一个房间,里面的设备也是应有尽有。最重要的是,房间的墙壁专门做了隔音处理,会客厅里面发生的一切,就算是开枪,外面都是听不见的。
凯瑟琳长叹一口气。八面佛的老谋深算着实令人折服。如果不是因为立场不同,她甚至有点想跟着八面佛继续干下去,称霸金三角。在八面佛手底下做事,不说飞黄腾达,至少也能比以前进步不少。她突然有点佩服奥莱,在如此强劲的敌人面前,还能保持原来的初心。她在集团里主要负责制毒,大多数时候待在实验室,跟八面佛交流的时间及其稀少,所以对他的了解不够,这也是正常的。
突然,凯瑟琳手里的对讲机响了,是刚刚带她进入酒吧的那个安保人员。
“小姐,平面图已经给您送过来了,您方便上来取一下吗?”
凯瑟琳莫名感觉有点好笑。她活了这么久,第一次被人这么尊敬,居然还是在一个毒贩的地盘。
“好,我现在上去。”
凯瑟琳记住了地下二层的构造,然后乘坐升降梯,进入酒吧。
安保人员早就已经在大厅等着她了。旁边那个穿着黑色西服,打着领带的中年男子是这间酒吧的经理。
“凯瑟琳小姐。”经理站起来,向她鞠了一躬。
凯瑟琳挥挥手,示意他不用这么客气。
“平面图给我吧。我只是想了解一下安全通道那些,明天老爷过来的时候,我会顺便把平面图带过来还给你们。”
“好的。”
“辛苦了。”凯瑟琳拍拍他的肩。
经理双手把平面图递给凯瑟琳。她也双手接过,然后转身离开酒吧。经理亲自把她送到门口,然后凯瑟琳转过身。
“好了,你们回到各自的岗位上去工作吧。今天最好再把整间酒吧清理一遍,尤其是交易的场所,一定要保证交易顺利进行,老爷的生命安全必须得到最可靠的保证。如果老爷出了事,我也不敢保证我能兜得住你们。你肯定很清楚这一点。”
“是的,我明白,凯瑟琳小姐。”经理双手垂在身前,弯下腰回答。
凯瑟琳点点头,穿过走廊。
回到酒店,凯瑟琳将平面图卷起来,藏在衣服中,按下电梯按钮。电梯从最顶楼下来,还需要一段时间,她先警惕地观察了四周的情况,然后再把交易地点的环境在脑海里梳理了一遍。最后,她跨进电梯。
电梯门关上的一刹那,旁边的电梯门打开了。
陆潇从里面走了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