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血毒影 > 第十八章 重整旗鼓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 重整旗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其他人没有过多停留,他们都明白陈振武的意思。陆潇最后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紫荆,迅速撤出了会议室。
八面佛在奥莱和林晓的掩护下,从安全通道来到了酒吧门口。他用缅甸语跟门口的安保人员交代着什么。
“立刻进去地下二层,把他们堵在里面,全部干掉!另外,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凯瑟琳,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八面佛的语气里,满是愤怒和不甘。
“明白了,老爷。”安保人员赶紧点头,然后拿着对讲机转身走进酒吧。
八面佛转身进入车里,安顿下来。奥莱和林晓抱着突击步枪站在门外守候。
桑托点起一根雪茄,眼神阴鸷,盯着前方。
“老爷,对不起,这次意外情况是我的失职。还造成了凯瑟琳的牺牲……”
八面佛打断了奥莱的话:“跟你没关系。只是我想知道,到底是谁给条子报的信。”
说着,八面佛将目光停在了林晓的背影上,眼神中满是杀气。
奥莱心中当然清楚八面佛的所思所想。他仅仅在思考了一秒钟过后,回答了八面佛的问题。
“也许是朗萨知道他们的实力不如我们,所以联合条子来干我们?”
“也许吧。”八面佛缓缓吐出一团烟雾。烟雾后那双如狼般锐利而又颇具杀气的眼睛,却一直没有从林晓身上移开过。
地下酒庄内,八面佛的保镖团队抄起突击步枪对毒蜂进行火力压制。贺梦婷和陈振武躲在沙发后,勉强躲避着敌人的火力。沙发靠背上的棉絮早已被突击步枪扫得漫天飞舞,贺梦婷被迫探出半个身子,两枪解决掉对面一个保镖,然后给手枪换上了最后一个弹匣。
“我没子弹了!”贺梦婷转身,对着陈振武大吼道。
陈振武皱眉,他也只剩一个弹匣了。他刚要起身放倒两个,耳边响起了猛烈的扫射声。贺梦婷转头一看,是陆潇端着一把突击步枪,过来掩护他们。
陆潇身上沾满了鲜血,看样子,弄到这几把步枪很不容易。陆潇蹲下来,躲在掩体后面,把两支突击步枪给了贺梦婷和陈振武。
“雷霆他们被困在舞池旁边了,我们得去帮助他们。”陆潇一阵点射,又击毙了几个保安。
贺梦婷点点头,左手五指并拢,在头顶前后摆动两下,示意另外两人掩护她,然后她抱着突击步枪冲了出去。三名保安见状,立刻调转枪口向她扫射,陆潇和陈振武借此机会分散开来,向两边冲出去,边跑边对着舞池中央开火。陆潇估计是急眼了,直接把保险拨片调到全自动射击模式,然后往前冲刺,滑铲躲过一名保安,直接冲到另外两名保安面前,先是缠住左边那个保安的枪,左手卸掉了弹匣,然后枪托拍在另外一个人头上,一脚把他踹开,立刻转身,蹲下,扣动了扳机。解决掉三个人后,他不敢恋战,直接往前走。过转角的时候,前面一个人冲了出来,差点和他撞个满怀。陆潇立刻后退正要端枪,却看见面前的人是李芷薇。陆潇跟着她到了舞池旁边,和陈振武、贺梦婷汇合。
耳机里,支援组的声音时断时续:“玫瑰,我们的子弹打完了,敌人火力太猛了!”
“收到,我们马上到!”贺梦婷深吸一口气,给手中的枪换上了新弹匣,带领五名队员前往酒吧,每个人都带了充足的武器装备。
电梯一开,六个人立刻分散开来,朝着酒吧里各个角落无差别扫射。贺梦婷边打边环视四周,没有找到支援组。她在耳机里呼叫:“石头,你们在哪里?”
耳机里却还是嘈杂的噪音。
“石头?能听见吗?听见回话!”贺梦婷皱眉,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感觉事情不太对劲。
她端着突击步枪,沿着墙根一步一步缓缓地走,因为分神,被一个保镖从墙角冲出来偷袭。贺梦婷躲过枪口,侧身横跨,打掉了那人的手枪,然后把枪口对准那人的胸口,扣下了扳机。
保镖像抽搐一般倒下。贺梦婷一脚把他踢开,待在墙角大口喘着粗气,再次呼叫。
“石头,听到回答!”
依然没有人回答。贺梦婷心中的焦虑又增加了几分。
耳机传来一个声音,不过是赵欣的。她的声音带着哭腔。
“老大,石头……他快不行了……”
贺梦婷心里一惊,脑海中犹如一道惊雷划过。她不相信赵欣说的话,但是赵欣颤抖的声音和带着哭腔的无奈的话语,无不在告诉她,这是真的。
陆潇那边明显也陷入了沉默。半晌后,他缓缓吐出一句话。
“把身边明显的东西扔出来,让我们看到你们的位置。”
周南跟赵欣合力把一个保镖的尸体扔了出去。陆潇眼角余光瞥见前方不远处飞出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刚要调转枪口,下一秒反应过来,他们就在那里。
陆潇转过头,对贺梦婷和陈振武打手势,武毅然带着另外两名队员在后方警戒。贺梦婷点点头,明白他的意思,然后陆潇端着突击步枪迅速向支援组靠拢。
赵欣手里握着枪,刚要扣下扳机,看清了眼前的人后,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陆潇没有时间顾及她的情绪,蹲下来查看孟硕的伤势。
孟硕的胸口已经被染红,嘴里也喷着鲜血,鼻子里发出粗重的呼吸声。陆潇狠狠咽了一口唾沫,脱下外套,胡乱地揉成一团,按住孟硕的胸口。
孟硕突然一把抓住陆潇的手,然后对陆潇说着什么。
陆潇赶紧俯下身,把耳朵凑近他的嘴边。
“副队长……别管我了……快走……”
“闭嘴!别说话!”陆潇打断了他的话,帮他止血。但没有用,他们没有携带急救包。
“雷霆!”陆潇抬头,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吼把所有人吓了一跳。
“到!”武毅然转过头,看着他们的方向。他通过陆潇的情绪可以判断出来,孟硕很可能没有希望了。叫他过去,只是做最后的努力,避免让所有人失望。
他立刻跑向陆潇,一眼就看到了孟硕。武毅然心里一惊,甚至看都不用看,就对陆潇摇了摇头。贺梦婷看到他的表情,眼中的泪水也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带他走!”陆潇嘶吼道。
“别管我了……”孟硕用微弱的声音制止了陆潇。
陆潇并没有采纳他的意见,让周南背起他,然后陆潇和陈振武做前锋,贺梦婷和赵欣做后卫,把两人围在中间。
“撤!”陆潇经过李芷薇身边时,拍了拍她的肩,提示她跟上队伍。
李芷薇只是瞥了一眼孟硕,没有过多展现自己的情绪。现在不是煽情的时候,等到毒蜂从这次交易地点安全撤离,他们才能松一口气。
陆潇的情绪在这一刻,彻底爆发了。交易的时候对着紫荆开火,还上去补了两枪,虽然她穿了防弹衣,但陆潇朝她开火的时候,心里还是在滴血。孟硕现在身受重伤,没有有效的医疗措施,八个人只能干瞪眼,靠他自己硬撑。更何况,毒蜂是一支受过专业训练的作战小队,这样的情况也不是没遇见过。现场的支援已经被清理得差不多了,只要安全撤回酒店就可以。
离开酒吧,来到街上,大家警戒四周,八面佛早已坐车离开。陆潇拉开车门,让周南和孟硕先进去。然后他下命令了。
“把车开进酒店停车场,玫瑰立刻联系破影,我们必须要把石头安全地送回去。”
“知道了。”贺梦婷深吸一口气,点点头,看了一眼孟硕,然后进入驾驶室,启动车辆。
最终,大家担心的事没有发生。周南背着孟硕,从隐蔽的通道进入了他们原本的房间。
孟硕平躺在地上,眼睛紧闭,如果不是他的胸口还有微弱的起伏,大家都以为他已经牺牲了。但他现在也处于奄奄一息的状态,刚刚的转运几乎消耗完了他所剩无几的精力。
“联系上了吗?”陆潇问贺梦婷。
贺梦婷点点头:“联系上了。但是我们必须回到安全屋,师父在那里接应我们。这里非常危险。而我们到安全屋还有几个小时的车程,在那里,会有师父安排的内应,带我们回国。但是,这样一来,他至少还需要十二个小时才能得到救治。”
陆潇咬咬牙,但是没有过多的抱怨。他心里很清楚,大队长没有在说假话。这种时候,他宁愿自己一个人把消极情绪憋在心里,也不愿意把戾气传给其他的队员。毕竟,孟硕到现在这个样子,是谁都不想见到的。
“子弹穿过了心脏,”武毅然摇摇头,叹了口气,“没有手术器械,根本撑不到那个时候。”
陆潇心里一沉,早就知道这个结果,但还是不愿接受。
“石头,你还有什么话想交代给我们吗?”陆潇蹲下身子,握住他的手。
孟硕勉强扯起一抹微笑,摇了摇头。
贺梦婷眉头紧皱,正要说些什么,此时电话响了。她看了一眼号码,示意队员们别出声,然后接起来。
“好的,我知道了。”贺梦婷点头。
“怎么说?”陈振武看着她。
“师傅那边已经安排好了,让我们尽快把石头带过去。”
“他现在这个样子,已经不适合长途转运了。”武毅然摇了摇头。
“那我们也不能让石头牺牲在异国他乡!”贺梦婷的态度非常坚决。
所有队员都支持贺梦婷,她点点头,让周南背上孟硕,驾车前往安全屋。所有人都知道,孟硕撑不到回国的时候,但所有人都抱着一线希望。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能妄下定论。
“到齐了就直接出发。”贺梦婷下命令。
陆潇在第一辆吉普的驾驶室内,听到命令后,一脚油门就窜了出去。李芷薇和武毅然被狠狠地甩在后座座位上。
贺梦婷在车上皱紧眉头,看着窗外。这是她人生中的至暗时刻。她作为毒蜂的队长,彬江市局禁毒支队一大队副大队长,市局赫赫有名的女战神,亲自挂帅,带队出征,这次的任务却败得彻彻底底。八面佛没抓住;情报在奥莱身上,没有拿到;自己手下的队员凭着意志还强撑着一口气。最要命的是,陆潇为了任务能顺利完成,亲手扣下扳机,击倒了紫荆,直到现在,她仍然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陈振武瞄了一眼副驾驶,看见贺梦婷的表情后,立刻明白了她内心的所思所想。
他深吸了一口气,深思熟虑后才敢开口安慰贺梦婷。
“老大,现在这样的情况,是我们每个人都不想看到也不愿面对的。但这已成事实,我们目前要做的两件事,第一是尽快把石头带回国,第二就是重整旗鼓,制定好作战计划。八面佛这次成功逃脱,少不了林晓和奥莱的掩护,我猜他应该会在老巢里按兵不动。我们这次必须联合缅甸军警,将其一网打尽。”
“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贺梦婷叹了口气,似乎没有把陈振武的话放在心上。
“老大,石头……牺牲了。”耳机里传来赵欣的声音。
贺梦婷脸上滑过泪水。陆潇咬紧牙关,双手握紧了方向盘,油门踩到底,直奔安全屋而去。
两个小时后,毒蜂抵达了安全屋,顾仁杰早已安排好了所有事情。
看见顾仁杰,贺梦婷的情绪一下子崩溃了,上去抱住师父,然后埋头痛哭。顾仁杰先是心里一惊,然后明白了她的意思,低下头,轻轻在她背上拍了拍,表示安慰。
周南背着孟硕进入了安全屋,顾仁杰让他把孟硕安顿在房间里,随后跟着毒蜂所有队员走了进去。‘
看着满身血迹的孟硕,贺梦婷闭上双眼,低下头,泪水无声地从她脸上滑过。作为队长,这个时候她不能在队伍里传递太多的负面情绪。贺梦婷没有多说废话,只是哽咽着下命令。
“立正!敬礼!”
队员们站在两旁,向躺在他们面前的禁毒烈士,他们已经牺牲的兄弟表达最崇高的敬意。
“礼毕!”贺梦婷下令。
“师父,安排得怎么样了?”陆潇转过头,看着顾仁杰。
“都已经安排好了,放心吧。”顾仁杰点点头。
“我们先休整一天,明早九点,准时离开,乘坐直升机回国。”贺梦婷下命令道。
陆潇深吸一口气,暗自捏紧了拳头。
第二天早晨。
顾仁杰把毒蜂小队送上车,警方内线会将他们带往内比都,然后从那里搭乘班机回国。
“注意安全,回国之后,立刻向我汇报。”顾仁杰关上车门。
“明白了。”贺梦婷点头。
“师父,你在这里也要注意安全啊。”陆潇把车窗摇下来。
“我留在这里继续坚守,直到你们重新回来。”顾仁杰拍了拍他的肩。
陆潇没有说话,只是笑了一下,然后启动车子,往内比都机场方向疾驰而去。
四个小时后,他们乘上了回国的航班。
云南省彬江市公安局禁毒支队。
禁毒支队所有警员,两个支队长,支队党委书记,连同市局的领导都来了。毒蜂小队八名队员身着藏蓝色常服,分两列站好,一列四人。广场中间是一樽棺椁,孟硕安静地躺在里面,身上盖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
彬江市公安局党委书记邢海川站在讲台上,神情严肃。
“同志们,禁毒的道路,任重而道远。自湄公河惨案开始,中国政府就加强了禁毒的力度。糯康伏法后,我们便展开了与金三角毒枭桑托的长达八年的斗争。到目前为止,我们彬江市公安局已经有二十三名战友牺牲在了禁毒一线!这其中,有潜伏在贩毒集团内部的警方卧底,有在执行任务中被毒贩偷袭而不幸牺牲的侦查员,也有在禁毒道路上奉献一生,最后积劳成疾因公殉职的支队长。
“同时,国家公安部和云南省政府也对我们倾注了大量的资金、设备,全力支援我们的禁毒事业。尽管如此,今天,我们不得不在此,哀悼我们的一位战友。
“他的名字叫孟硕,是一名三级警司。他生前是彬江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毒蜂小队的一名缉毒警察,毕业于沈阳刑警学院。牺牲时年仅二十五岁。他是在执行抓捕桑托的任务时,胸口中弹,没有得到及时救治而牺牲的。而他的队员坚持要把他带回国,因为他是我们中国的缉毒警察!我们不能让我们的战友牺牲在异国他乡!
“现在,让我们为牺牲的战友送行!”
“轰!”天空中,一道惊雷划过,瞬间阴云密布。
“脱帽!”李振荣站在队伍最前面,大吼一声。
所有警员双手摘下大檐帽,用左手掌心拖住,四指扣在帽檐上。
“敬礼!”
朝着孟硕敬礼。
“礼毕!”
孟硕的家人扶着棺椁,早已泣不成声。孟硕的母亲几度晕厥,要不是被贺梦婷和李芷薇搀扶着,就要一头栽倒地上去了。
警员依次上前在孟硕棺椁前送花,并表示哀悼。
悼念仪式结束后,邢海川继续发言。
“为表彰孟硕同志为公安的禁毒事业做出的突出贡献,上级领导经过讨论后决定,授予孟硕同志‘禁毒英雄’的荣誉称号,并授予他一等功奖章。”
李振荣上台,接过奖章,然后转身下台,将这份沉甸甸的荣誉交给了孟硕的家人。
天空开始飘起密密麻麻的雨滴,但没有任何一名民警撑伞,只是静静地站在广场上。
李振荣看了一眼贺梦婷,贺梦婷立刻会意,点了点头,然后示意其他队员一起抬起孟硕的棺椁。八名队员分列左右,抬着棺椁齐步走过广场,其他民警的目光跟随着他们,缓慢而坚定。
台上的支队和市局的领导也都站起身,目送着毒蜂护送孟硕的遗体前往烈士陵园。
“正步——走!”陆潇用哽咽的声音吼道。雨水拍打在他的脸上,夹杂着泪水,已经模糊了他的视线。
等到所有事情处理完,已经是傍晚了。毒蜂的队员们都换了干净的衣服,在会议室集中。窗外,雨水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在坚硬的地面胡乱拍打。陆潇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会议室。
“都到齐了吧?”李振荣低沉的声音在会议室响起,“人到齐了我们就开始吧。首先,对于孟硕的善后事宜,支队和市局表示将会尽量满足孟硕家里的一切要求,当前首要任务是安抚好他家里人的情绪。
“另外,他的名字会被刻在英雄碑上,镶上金边,这是为了纪念他在禁毒事业中做出的贡献。还有,上级领导已经批准孟硕火线入党的申请。”
“他妈的,”陆潇冷笑一声,“孟硕都已经牺牲了,现在才批准?早干嘛去了?市局和省厅那帮人能不能干?不能干换一批吧,让他们来毒蜂待两个星期,看看他们的办事效率还会不会这么低下。”
“你差不多得了,”陈振武双臂环抱,叹了口气,“小心隔墙有耳。都知道是什么样的人。”
“陆潇,你有的时候太激进了,”李振荣表示赞同陈振武的话,“这些话,我们内部人说就行,也不会有人传出来,但如果让别有用心的人听到了,你以后的从警生涯基本就完了。”
“笑死,”陆潇翻了个白眼,“爷在缉毒一线待了这么久,什么死法没见过?还怕别有用心的人?再说,毒蜂是受国家公安部直接指示的,难道他一个市局和省厅敢跟国家对着干?”
“要我说,”周南这时插了句嘴,“其实你们都没说错。副队长只是在表达他自己的看法。毕竟,在我们这个团队里,我认为他付出得最多,你们觉得呢?”
“我同意,”李芷薇举手,“他不仅是副队长,要协助老大管理队内事务,还要负责日常训练、担任狙击教官。云豹真的很不容易。”
“也不能这么说,”陆潇有点不好意思了,“老大和振武也很忙的。我们都是一个团队,都是为了大家嘛。”
“行了,别尬吹了,”李振荣拍了拍手,“我们现在的注意力应该集中到接下来的计划上面。你们有没有什么想法?”
“还是跟之前一样,”陈振武依旧稳定发挥,“我们目前掌握的情报其实没有多大改变,三名警方卧底,奥莱,紫荆和林晓,目前紫荆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八面佛经过这次行动,必然会对林晓产生怀疑,所以他现在唯一信任的,只有奥莱。”
说着,陈振武顿了一下,看向李振荣。
“你接着说。”李振荣对他扬了扬头。
陈振武点头,继续发言:“所以,奥莱是我们唯一的突破口。但是现在有个问题,奥莱一直跟在八面佛身边,我们肯定是没有办法跟他取得联系的。”
“那……顾老师呢?”李芷薇皱眉问道。
“首先,仁杰是在市局领导不知情的情况下介入这次行动的,”李振荣代替陈振武回答这个问题,“我们手上很多的情报,都是经过他和警方卧底的共同努力才传回来的。我们不能再麻烦他了,我们,至少是我,不想也不能够再忍受有兄弟牺牲在金三角了。”
李振荣竟然罕见地没有在毒蜂队员面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贺梦婷长叹一口气,抽了两张面巾纸,递给李振荣。
李振荣接过,红着眼睛看着陈振武:“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没了。”陈振武摇摇头。
“队长,发表一下你的看法。”李振荣把目光转向贺梦婷。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抓捕桑托的行动失败,紫荆受伤,我作为毒蜂小队的队长,要负全部责任,”贺梦婷突然站起身,表情严肃得可怕,“我认为我们的大方向是没有错的,差在武器装备上,但这不是我们能决定的。这次行动,缅甸政府不同意派遣军警协助我们行动,也不同意我们携带突击步枪进入他们的领土。所以,在行动过程中,我们遭到了八面佛手下的火力压制。
“但第二次行动不同。我已经把行动报告写出来并且传给省厅了。省厅禁毒总队队长白庭尧和大队长是故交,他会全力支持我们的行动,最大程度地避免意外发生。
“届时,我们所需的武器装备将会由上级提供,并且缅甸有关方面必须出动军警协助中国警方行动。”
“可是,我们怎么就能确定,八面佛不会逃出缅甸呢?”武毅然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别忘了,我们还有两名卧底,还有好几个线人,”贺梦婷回答,“更何况,泰国和老挝,已经容不下他这尊大佛了。如果他想要东山再起,把自己的势力再次发展壮大,他只能继续待在缅甸。缅甸山区大面积种植罂粟,那里将会是他最终的归宿。”
“所以我们还是需要奥莱,或者小概率是林晓,提供的情报。”刘思清总结了一下。
“这段时间,大家先好好休整一下吧,这次行动不止让我们,肯定也让八面佛元气大伤。但我们不能放松警惕,只要有情况,随时都要准备行动。”李振荣挥挥手,把毒蜂的队员都赶出了会议室。
等他们都离开会议室后,李振荣再也憋不住了,上腹部开始剧烈疼痛。他趴在桌上,右手捂着腹部,出了一身冷汗,额头上也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彬江市第一医院。
“医生,怎么样了?”李振荣神情有些憔悴。
医生看着他的片子,紧皱眉头。
“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医生转过头,盯着李振荣,“你的情况不太乐观。”
李振荣心里“咯噔”一跳。他从医生的语气和神态中判断出,医生没有在欺骗他。他咽了口唾沫。
“你说吧。”李振荣点点头。
“你之前有过这种腹部突然剧痛的症状吗?”医生关切地询问他的病情。
“有过,”李振荣思索了一下,点点头,“不过之前都是上个厕所就好了。”
“就是这样,”医生也点点头,“初步判定,你可能是胃癌早期。”
李振荣脑海中犹如晴天霹雳,这当头一棒直接把他打懵了,不知道怎么回答。
“医生,怎……怎么会呢?我怎么会毫无症状就……就得了胃癌?”
“你先冷静,听我说,”医生冲他挥了挥手,告诉李振荣不要慌张,“是这样的,虽然你得了胃癌,但好在是早期,肿瘤还不算很大,而且还没有发生转移,这种情况通常治愈率比较高,但同样,因为症状不明显,所以早期很少有人能发现。”
“那……现在应该怎么办?”李振荣的表情逐渐僵硬。
“我的建议是,尽早办理住院手续,再拖下去,就有可能是中期甚至晚期了。到那个时候,癌细胞发生转移,治愈率就不高了。”医生拍了拍他的肩。
“可是,我还有工作……”李振荣苦笑一声。
“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工作?肯定是自己的身体要紧呐。”医生虽然很无奈,但也很耐心地劝说着。
“这样吧,医生,因为我的职业比较特殊,所以我得先和我的领导请示一下。”李振荣掏出手机。
“可以,但是要赶快,医院床位不多。”医生同意了。
“好,谢谢医生!”李振荣走出诊室。
“局长,目前就是这么个情况。”李振荣将自己的情况如实报告给局长秦立海。
秦立海回答:“你的情况,我已经基本掌握了。老樊也在旁边,我们今天会商量出一个办法,然后尽快给你答复。”
“好。可是……”
“振荣,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现在这个情况,你必须听医生的话,今早办理住院手续,队里的事情,我们会妥善处理的。”
“局长,现在正是抓捕八面佛的大好时机,我们又有充足的证据和情报在手上,如果我这个时候掉链子,怕是会坏了他们的好事。”李振荣道出了自己的心声。
“振荣,”这时候讲话的是禁毒支队支队长樊磊,“你自己带出来的兵,自己还不信任吗?不管怎么说,你的身体要紧。因为八面佛,你已经连续半年多没有好好休息过了,很多时候,吃饭和作息的时间也都很不规律,才会得病。你也是该休息休息了。你才三十几岁,别把自己的身体搞垮了。”
“但是,队里的事情太多了,而且又复杂,要是空降一个大队长过来,秦局,樊支,你们觉得,他能胜任禁毒支队的职务吗?就算他可以,毒蜂那些人都心高气傲,你们觉得,他们会听这个人的命令吗?”
“那你有什么解决方案吗?”秦立海考虑了一下李振荣的请求,确实,这个职位不是谁都能胜任的,禁毒支队现在正在跟八面佛交战的紧要关头,不容许出现半分差池。
“我的建议是,婷和陆潇临危受命,让梦婷暂时代理一大队大队长的职务,陆潇暂代副大队长的职务,同时他们依旧负责毒蜂小队的管理和日常训练,毒蜂小队内部的主要事务,可以让振武承担一些。”李振荣回答。
“老樊,你觉得呢?”秦立海转过头看着樊磊。
“你是局长,”樊磊笑着回答,“你觉得合理就批了吧。”
“目前看来,也只有这个办法了。”秦立海叹了口气。
“那我来通知梦婷?”李振荣询问道。
“不用,你赶紧去办理住院手续,我刚好要去一趟队里,就顺便把这个消息带给梦婷。”樊磊回答。
“振荣,一定要听医生的话,积极配合治疗,早日康复。”秦立海叮嘱道。
“明白。谢谢局长!”
李振荣抬头,叹了口气,拿着自己的材料去交钱办住院。
“目前的情况就是这样。”樊磊看着贺梦婷。
“怎么会这样……这也太突然了吧?大队长的身体一直很好的。怎么就突然检查出来胃癌了?”贺梦婷皱眉,显然是对这个事实不太相信。
“好在现在还是早期,胃里有个小肿瘤,做手术切除就行了。但如果任其发展,等到癌细胞转移后,想要治愈就很难了。”樊磊把医生的话转述给贺梦婷。
“支队长,那我要怎么做?”贺梦婷转过身,目光炯炯地看着樊磊。
“至少在振荣住院到完全康复地这段时间里,你是一大队挑大梁的人。队里的一切事务由你全权管理,你拿不定主意的可以来找我,或者去找秦局,去找子寒,都行。陆潇也要接手大队的一部分工作,同时辅助你管理好一大队和毒蜂。接下来的时间里,你们肩上的担子很重啊。”樊磊拍了拍她的肩。
“放心吧樊支,保证完成任务!”贺梦婷轻松一笑。
“好,我相信你。”樊磊也笑着点了点头。
“那我先去了。”贺梦婷转身离开。
“我们目前的工作重心,依然放在八面佛身上。”陆潇听完贺梦婷的叙述,处变不惊,平静地表达自己的看法。
“大队长现在都进医院了,你也不关心一下他?”贺梦婷在陆潇胳膊上打了一拳。
“我关心有个屁用?我关心了他就能好?我关心他了,这手术就不用做了?还不是怪他自己平时忙着工作,吃饭休息时间都搞乱了。经常不吃早饭,中午和晚上大部分时间也都用泡面充饥,这要是让樊支和秦局知道了,不得给他骂死?”陆潇翻了个白眼。
“那倒也是,”贺梦婷无奈地点了点头,“之前我经常进他办公室交表格和报告啊什么的,经常就看他端着一碗泡面,桌上放着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三明治,就那样把晚饭解决了。有时候我们周末训练完出去吃饭,他也没空去。”
“嗯,所以啊,有因必有果。不过还好是早期,早发现早治疗,胃癌早期治愈率比较高的。”陆潇面无表情地回答。
“真的吗?”贺梦婷眼里似乎看到了希望。
“癌细胞还没扩散,只是胃里长了颗肿瘤,切掉就行,出院以后多休息,最重要的是要清淡饮食,注意作息规律。肠胃啊,三分靠治,七分靠养。把它们养好了,自己也舒服,不是吗?”陆潇开始教育起贺梦婷。
“哟呵,你还懂这些?”贺梦婷调侃道。
“别忘了,毅然以前的大学专业可是临床医学。”陆潇白了她一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