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蜀山魔门正宗 > 367 灵婴卜天童

  赤尸神君独战五台派两大高手,他端坐于血莲萼之上,双手操纵十股赤红如血的长虹,俱都长达千余丈,时而笔直如剑,或刺或劈,或挑或撩,时而弯如彩带,或圈或缠,或绕或锁,刚柔并济,煞是好看。

  万妙仙姑许飞娘的剑术也是天下一流,所用百灵斩仙剑也是一等一的绝世神剑,化作一道近百丈长的惨白光芒,上下翻飞,左划右点,电射星驰,剑光闪亮,好似成百上千的惨白光蝶,将她围绕其中,血光每刺过来,都被她用巧劲破开。

  另一边太乙混元祖师剑术比她还要高上许多,不过他功力深厚,剑意古拙,一味大开大合,硬劈硬砍,天魔诛仙剑不断将缠绕过来的血光切碎割烂,只是血光源源不断,只需赤尸神君手指轻点,便有红光飙射而来。

  赤尸神君以刚劲压迫许飞娘,以柔劲纠缠太乙混元祖师,太乙混元祖师猛打猛冲,剧烈赤尸神君越来越近,许飞娘却被压迫得越来越远,斗了能有顿饭功夫,她已经离开赤尸神君数里开外,身子凌空高悬,轻喝一声,扬手发射一十三枚子母飞星弹,紧跟着再发六阴绝灭神针,针刚出手,又发出先后天五行连环梭!

  赤尸神君只瞟了一眼,手指轻颤,一道血虹迅猛急冲,前端迎上子母飞星弹,如同铁杵捣鸡蛋,噼啪数声脆响,只在血光里面冒出几点火星,便烟消云散,里面用九天罡煞混合陨铁星砂凝成的雷珠来不及爆炸就被血影神光化去。

  那六阴绝灭神针随手射入血光,如同泥牛入海,毫无反应,最后的五行连环梭倒是厉害,被血光收取以后,一并缩成一团悬在空中,外面是一团血焰,里面五色神光不断闪烁,越来越急,终于“砰”地一声爆炸开来,同归于尽。

  赤尸神君手指一点,又重新生出一道血虹,补占前缺,仍往许飞娘身上刺去。

  许飞娘使劲浑身解数,仍然奈何不了赤尸神君一只手,另一边太乙混元祖师以为自己以一打二,算是很不光彩,便不愿动用法宝,这时见许飞娘接连吃瘪,又愤恨自己的弟子死伤满地,他怒啸一声:“赤尸老儿,可敢跟我元神相斗么?”

  修为到他们这种境界,说要以元神相斗,便是要性命相搏了,因为稍有差迟,便要形神俱灭,几乎是不死不休了。

  赤尸神君冷笑:“有何不敢?”言毕双手向后收回,血莲萼千瓣齐动,血光冲天而起,到头顶汇聚成一团红云,一个小的赤尸神君便从他头顶飞出,跟本尊长得一模一样,腰间挂着一个白玉葫芦,合身化作一道血光,直扑太乙混元祖师。

  太乙混元祖师也将元神遁出,许飞娘刚要过来帮忙,空中忽然传来一个清朗的女声:“许道友莫要以多欺少!”

  余音未息,从空中落下五道彩烟,似慢实快,相互融合成了一张薄薄的彩色烟幕,烟岚轻轻飘动,仿佛吹口气便要散去。

  许飞娘和在空中回过头来的太乙混元祖师见着,脱口而出:“太乙五烟罗!”

  赤尸神君冷笑:“不错,就是太乙五烟罗!”

  太乙混元祖师突然见着自己的镇山至宝,乍喜又惊,急忙设法想要收走,那宝贝却毫无感应,依旧淡淡地立在那里。

  “别白费力气了!”赤尸神君说,“你那好徒弟朱洪对你早有异心,偏你眼瞎,对他宠爱备至,连这镇山至宝也肯借他。本教光明左使陈道友略施小计,就让他将此宝从你那里骗来,连同你的立教道书,一并送来光明顶,交到陈道友手上。如今它已经被陈道友以秘法炼过,不再是你之物,你焉能再唤得动它?”

  太乙混元祖师怒得双眼喷火:“妖道!我今天与你拼了!”双手向前一按,指间飞出一连串五光十色的气泡,似水沸腾一般,分作两股往赤尸神君身上飘去。

  赤尸神君见状不敢怠慢,凝神发射血影神光,十道血虹与那些气泡轻一触碰,立即发生剧烈爆炸,比先前那三万六千颗蛊雷同时爆炸还要强烈。

  太乙混元祖师将那些雷珠源源不断发出,赤尸神君的血影神光不断被炸散消耗,但仍能从他指间射出补充,两人此进彼退,你来我往,一时间僵持不下。

  陈玉凤的声音再次响起:“混元道友,你我两家本无深仇大恨,何必跟他们来趟这泡浑水呢?第一次黄山斗剑,你与峨眉相争,我们保持中立,虽然我师父赶走了绿袍老祖,武当派的几位师弟们可是站在你们一边的。第二次斗剑,本教没有参与,只有最后收官之时,去将红莲尊者带走。如今你虽然自诩也是玄门正宗,处处将自己划在道门之内,跟峨眉青城同心同德,但在那些人眼里,你们和华山派仍然是旁门左道一流。他们对外所宣称的都是前后三次斗剑,很显然,你们已经被打入邪魔一路……”

  太乙混元祖师一边持续输出,一边怒道:“我五台派与你光明教,何来无仇无怨?于公,你们于佛道两教之外,另创教宗,日后扶植人间帝王得了天下,焉还有我道门立足之处?我和峨眉相争,不过是道门内部南北两派的正统之争,与你们焉是一路?于私,你们光明军东征西讨,南征北战,杀死我门下弟子无数,上次岳韫率军入山西,把我们支持的代王杀了,还连杀我五位弟子,二十多个徒孙!若非我当时在闭关修炼,早就在太行山下大开杀戒了!我今日就是来逃回昔日的公道的!”

  陈玉凤幽幽叹息,沉默片刻,做最后的劝告:“过去种种,孰是孰非,现在没有时间跟你细说。不若你先带人回去,我将太乙五烟罗还给你,咱们两家从此罢兵,能够握手言和,日后和平共处那是最好,你若是实在气不过,咱们以后再谈道义利害如何?”

  太乙混元祖师哪里肯依,许飞娘更是说:“陈玉凤贱婢!你休要拿大话恐吓我等,你现在来不及细说?恐怕是幻波池圣姑和心如神尼已经攻进你的老巢了吧?”

  太乙混元祖师也说:“正是!今日你们又几乎杀光了我所有门人,这血海深仇,不能不报,已经月缺难圆,多说无益!”他将身子一晃,分化出两个化身,变成了三个一模一样的小人,此是他修炼的三尸化身,三个化身,同时发射那气泡似的雷珠,成了六股,齐往赤尸神君身上汇聚过去。

  陈玉凤不再相劝,只跟赤尸神君说了句:“还请赤尸法王速战速决。”然后便没有了动静,只是那太乙五烟罗仍然立在原地,将太乙混元祖师和许飞娘隔开。

  实际上她是故意说“现在没有时间”的话,虽未明言,却做足了暗示,为的就是要让太乙混元祖师不要退去。

  先前光明教内部高层开会的时候,傅则阳已经做出了最高指示:“这一场劫数,既是我光明神教的劫数,也是六大派的劫数,我们需要顺势而为,勿须留手,咱们会死很多人,六大派也要死很多人,这一场争取将六大派全部打残,日后待过了万佛大阵,咱们当并吞六合,席卷八荒,一路碾压过去,于此世界,唯我独尊!”

  如果太乙混元祖师真的厚着脸皮把太乙五烟罗要回去,将来再认个怂,窝在五台山上,耐心地熬过这一波魔道大兴之势,再要荡平中土,就要多费手脚。

  因此她于话语里故意留破绽,就是要把敌人吊在这里。

  果然,许飞娘号称万妙仙姑,成也万妙,败也万妙,聪明愚笨全从一个“妙”字上来,也是她深知严媖姆和心如神尼的厉害,料定光明顶上的傅老魔此时肯定极不好过,才坚定了留下来血战到底的决心。

  只是她短时间破不开陈玉凤留下来的太乙五烟罗,无法过去帮忙,空中司空湛跟宝相夫人斗得正狠,胜负未知,她略一犹豫,便决定去帮助五台派残存的弟子。

  她本来也是太乙混元祖师的徒弟,后来两人生了情愫,跟太乙混元祖师结成了没有名分的夫妻,太乙混元祖师代师收徒,改了师妹称呼,原来的同辈师兄弟们见了她这师娘难免尴尬,尤其是早他百十年入门的师兄们,除了几个师弟平素都不喜欢跟她来往。

  五台派剩下的人本就不多,又被卜天童催动万千恶蛊蜂拥围攻,负责主攻的辛辰子本就是御蛊高手,当年绿袍老祖咬掉他一个胳膊,他表面上对绿袍老祖好不记恨,绿袍老祖知道错怪了他,心有愧疚,把自己的道法倾囊相授,辛辰子学了绿袍老祖八九成的功夫。

  加入光明教后做了掌旗副使,辛辰子多年来亦有精进,跟五台派的大师兄脱脱大师斗得不相上下,待有了万千恶蛊主攻,便立刻将形势扭转。

  他挥动百度修罗幡,不断驱动毒虫蜂蛹席卷漫去,若非脱脱大师修炼金身罗汉大法,又有至宝护身,几乎也要如他的师弟们一样在第一时间被啃噬一空了!

  看见许飞娘飞来,百灵斩仙剑下,接连斩杀十几名青木旗众,都是连人带飞剑一并切成四段,只有随引见机的早,飞剑虽然被毁,人却及时逃走,捡了一条性命。

  卜天童见状,便从锁仙旗门里面飞出来,将许飞娘拦住。

  卜天童的飞剑也不是许飞娘的对手,赶奔没有拿出来,只将从北海带来的土木二行真气发将出来,傅则阳很看好他的资质,多次亲自指点他,传授他五行真经,又特地拨给他不少从南极运过来的二行真气,教他将魔法跟二行真气结合,练就甲戊神光。

  他这神光发将出去,化作一青一黄二色光气,拥有无穷变化,只是他道力太低,许飞娘剑术高强,飞剑亦强大无比,他的神光抵挡不住,只一盏茶的功夫便败下阵来。

  不过卜天童知道自己不能退,他一退许飞娘就要大开杀戒,青木旗除了自己,没有人能够挡住许飞娘了!

  他硬着头皮使出傅则阳传授给他的一门法术,乃是以奇门遁甲为根基,将甲木天符隐藏在戊土仪仗之下,然后根据天时变化,地气移动,在方圆十数里之内漂移挪动,隐形潜踪,让人无法找到。

  许飞娘一剑砍来,眼看就要将其枭首,他的身体瞬间变成青光,成了个青色光人,然后又有一团黄光在青光表面一闪,瞬间消失不见。

  她吃了一惊,急忙设法寻找,只是无影无踪,丝毫察觉不到,待要去帮助越来越颓的五台弟子,卜天童又突然在她附近数百丈之外出现,发射甲午神光攻击,她再翻身杀去,卜天童又凭空消失。

  许飞娘大怒,扬手放出五遁神桩,将周围空间全都遁住,青红光白黑五色光气打着旋在她周围乱飘,只是找不到卜天童的踪迹。

  她也是精通术数之人,已经看出来卜天童用的手段,只要找到“甲子戊”的所在方位,就能将其一剑斩杀!

  只是知道容易,做起来难,傅则阳创出这门法术的时候,于年中取月,月中取日,日中取时,时中取刻,直至“漏尽”……

  在一息之间分做上下两弦,每弦应十五息日,每息日分十二息时,每息时分作三息刻,每息刻中分定六十甲子,当作一微息年,再于这个微息年中再分年月日,按照天干地支排列,因此相当于在一呼吸中度过六万四千八百年,“甲子戊”每个时辰变化一次位置,也就是一呼吸中,转动两亿八千三百八十二万四千次!

  卜天童有傅则阳指导他炼制的奇门星盘,不需要自己用心,自动衍算,许飞娘哪里算得及,即便她勉强能够算出来,但从起心动念到御剑飞起,“甲子戊”早就变换了方位,根本来不及去杀,而卜天童却能周游六仪,随意变化隐藏地点,让她捉摸不定。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蜀山魔门正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