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蜀山魔门正宗 > 373 洪都三老

  光明神教总坛在昆仑山,西北地区的玄门正宗全都无法安住。

  过去在昆仑三也有很多魔头,但大多在西昆仑,远离中土,又俱是孤家寡人,要么如赤尸神君那般潜修,要么如红莲先前那样圈地自萌。

  傅则阳降临此界,搅动风云,使得先有红莲之乱,后有光明之劫。

  红莲之乱是乱天下,损人身。

  光明之劫是安天下,劫人心。

  待此役以后,光明神光普照天下,到时候反飞升,住红尘的思想会大行其道,佛道两教的出世之法会被彻底边缘化,人人皆皈依光明教下,道教的神封三界和佛教的六道轮回都会被傅则阳阻碍,造成万年之内,再无人能够飞升之局。

  此役设计道统、教化,因此哪怕原来跟光明教无仇之人也纷纷出世参与进来。

  住在天山上的和尚尼姑早已合流,共同组成天山派。

  和尚以一发禅师为首,尼姑以广明师太为首,另外又请了山阴潜修的洪都三老出山。

  这洪都三老是前辈金仙洪都真人弟子,分别叫刘蒙、谷若虚、燕云叟。

  三人原在东北长白山修行,后来搬到天山穿云顶天音谷青琳仙府,共收下了九大弟子,这九个徒弟俱都有五六百年的道行,常年隐居在天山阴的铁堡这种,并不出世。

  这次对付傅则阳,将这些人也给请了出来,跟一发禅师和广明师太搭伙,加入天山派,然后一起率领门下弟子从北路进攻光明顶。

  单这三个老头鸠盘婆就斗不过,洪水旗左使乌头婆对战一发禅师,右使雅各达对战广明师太。雅各达绰号西方野魔,跟毒龙尊者同教传授,虽然师承并无直接关系,但教法是一脉相承,入得光明教下得傅则阳指点,法力大进,练就不少神通并几件厉害法宝,跟广明师太大手印对一指禅,转经轮对罗汉珠,打了个难解难分。

  乌头婆修炼一身邪法,尤其以呼名摄魂之术闻名,加入光明教以后亦有精进,但她性格孤僻古怪,虽然感念傅则阳复活他魂飞魄散的三生爱子,但向不喜欢与人来往,那一发禅师跟神驼乙休是至交,同时代修行人物,初时乌头婆还能跟老和尚斗得有来有回,时间一长便落入下风,而且颓势越来越大。

  乌头婆堪堪落败之时,鸠盘婆已经近乎一败涂地,她原自练就血河大阵,加入光明神教以后,傅则阳又给她一道血河教她炼成做一处,将此河东西搭在山峰之中,横亘北山,波涛汹涌,血浆澎湃,一道道血浪滔天,河中有竹筏九座,每个竹筏上面都有一个妙龄女子带着个小孩,或是浣纱,或是洗钵,顺水漂流,往来不息。

  本来有此血河看守门户,内有九子母天魔主持,可阻挡千军万马,天仙到这里沾染血气也要难免陨落。

  只是洪都三老太过厉害,共放出三百六十盏金灯,连缀成片,照亮河道,三人又各自发出一团庆云,自下托住,抵御红水魔焰,最后更把祖师爷传下来的九宫宝塔放将出来,护住头顶,压制得万魔惊号,血浪沉息,一路畅通无阻过了血河,杀到鸠盘婆车下,鸠盘婆穿上秘魔神装,带领三个徒弟殊死搏战,仍然不敌,三个徒弟转眼被杀,仅她一人负伤遁走。

  三老夺了五华车,刘蒙笑道:“这妖孽倒也乖觉,我们来时她妹妹波旬婆还向我们替她求情来着,只取其性命,容她元神逃命,方才一时手下留情竟让他走了。”

  谷若虚说:“此孽道行也真个高明,我们已经有多少年没有联袂出手了?竟未能将她留下。听闻她早已经开山做祖多年,又有这般厉害的魔法,我如今倒很好奇,那天运老魔到底有何能耐,竟然能够令她臣服,皈依教下?”

  老三燕云叟说:“你若真是好奇,咱们就赶紧上山,晚了的话可就要见不着了。”

  “是了。”刘蒙说,“心如神尼和媖姆大师联袂出手,那老魔便是有天大的本事也必死无疑,我只担心,那老魔气候已成,听说他修炼血神经已经进入不死不灭之境,咱们这么多人出手,要他死不难,要彻底消灭他却不容易……”

  他们在这里聊天说话,稍稍等待后面的人飞过血河,最后在合力将血河收了。不然他们把法宝一撤,血河恐怕还要再兴波澜。

  天山派南北两院的小辈们都借着金灯庆云连缀成的仙路过河,下方血河风平浪静,上面的魔火也已完全熄灭,但那股浓浓的血腥味和蒸腾的热气仍然让人头晕目眩。

  众人不敢往下看,只想快速通过。

  魏枫娘也在队伍之中。

  她终于还是回了天山,在佛前深深忏悔,跟随广明师太重新努力学佛。

  这次出发之前,一发禅师便提议不要让她来光明顶,否则天山派未来将有覆没之忧,魏枫娘当面乖乖听命,待众人出发以后,她再动身。

  等赶到光明顶时,天山派已经跟北方洪水旗的人打得天翻地覆,期间正逢护教法王红莲神君跟鸠盘婆打配合,使得血河之中开满亿万红莲,他在每一朵红莲之中显出亿万化身,合力跟洪都三老斗法。

  红莲神君当昔日便是魔教中的长老,虽然不如石神宫主,铁成老魔那样的四大长老,但也魔法高强,召开红莲法会,天下修士趋之若鹜。

  后来加入光明神教以后,越发神通广大,其时突然现身襄助鸠盘婆,打了洪都三老一个措手不及,将颓势搬回,更放出九朵魅影红莲去擒捉洪都三老的弟子。

  洪都三老嫡系传人共有九位,都已经是地仙修为,全被红莲老祖擒住,一时挣扎不开,正要沉入血河之中去,魏枫娘忽然现身,释放出她身上那朵血莲萼,骤出不意,那天山九侠也个个道法高强,内外夹击,一举破了红莲神君的法术。

  红莲老祖看见魏枫娘身上使出血莲萼,吃了一惊,正要有所作为,得光明顶上傅则阳神光传信,教他去斗圣姑伽因,以作了解,他便急忙赶去,万朵红莲于血河上一起消失。

  他一走,鸠盘婆立即不支,被洪都三老和九个地仙徒弟围殴,一败涂地。

  魏枫娘率众过河,恰行至血河之上,别人看着下方不断冒泡的血浆头晕作呕,她由于也修魔法也修佛法,倒不觉得怎样,反而望着血河微微出神。

  这血河从一端向另一端奔流不息,势必有其源头。

  它的源头是哪呢?是否是光明顶的最高之处呢?

  她目光顺着血河往上方悬崖峭壁的最高处望去,忽然,目力所及的尽头之处飘然飞来一个青衣少年,面目英俊,微笑说道:“枫娘,你又胡闹,这里岂是你能来的地方吗?”

  魏枫娘怦然心动,答道:“这里他们都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再说了,你不也在这里住的挺好吗?还成了光明教主。”

  来的正是众人这次合力打击的首要目标,光明教主,天运老魔,傅则阳!

  傅则阳来世极快,好似一片剪影,说话间已从血河尽头来到金灯云桥之上。

  “我知道你一直再找我,从黄山到江南,从河北到海外,如今见着,让你如愿。”

  魏枫娘哼了一声:“我才不稀罕找你呢!我这次是和大家一起来剿灭你这大魔头!”说着将手里仙剑晃动,上面涌起耀眼白芒,示威地往傅则阳比划了一下。

  傅则阳轻轻叹息:“其实这也怨我,昔年我修炼血神经初有成就,偏偏上册里面只有修炼的功法,没有应用的术法,我便自研自创。当年在伽蓝寺外相遇,我正好炼成一门道心种魔大法,你那时涉世未深,还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而性格里又带着一股劣根,我又讨厌那个广慧老尼,想要试验她们的道行,便将炼成的第一颗魔种种到你的身上,才诱使你这般作为,也是时候该收回了。”

  “你说什么?”魏枫娘怒道,“你胡说!我怎么做,怎么想,是你能够控制的吗?”

  傅则阳耐心地给她解释:“魔道正宗,就是在影响人心上面下功夫,凡是伤生害命都是落于下乘。如今我这道心种魔大法已经大乘,你看这光明顶上许多魔头,如雅各达、赵长素等,俱是心狠手辣,阴狠狡黠之辈,他们之间很多也互有仇怨,如何能够齐聚光明顶为我所用?皆因魔种之故,之所以告诉你这些,是我念着当年伽蓝寺外那一点因缘,这光明顶不是你该来的,此役之后,天山派也将覆没,你就此远走海外,隐居八百年,日后再回来重建门楣,至于那血莲萼,非你所能驾驭,我就拿走了……”

  魏枫娘听他说完,谨慎退步,横剑当胸,怎奈傅则阳向她额头伸手虚抓,竟然有一股沛然不可阻挡的力量,将她种于泥丸宫中的血莲萼强行夺走,更有一种冥冥中的感觉,仿佛凭空失去了很多东西。

  同时耳边传来数人齐声爆喝:“魔头焉敢放肆!”

  空中落下来七把飞剑,同时前后各有三把,共一十三道各色剑光飞来在傅则阳身上环身绞动,傅则阳立被绞碎,化作漫天流盈。

  魏枫娘额头上飞出来的那团莲花形状的血光却似被什么东西牵引,急速上升。

  洪都三老同时出手,刘蒙将两手一搓,掌心迸出千万道金色霹雳,散做满天星光直飚空中,略一闪烁,立即化作亿万条金蛇漫天狂舞。

  谷若虚将葫芦打开,里面嗖嗖嗖鱼贯飞出七十二柄斩仙剑,亦爆射云端。

  燕云叟则放出法宝去追击那朵急速升空的血莲萼。

  这时候云端显出两只巨大的手掌,分别攥住血河的两头,似抻面般拎起。

  血河被他拎起来,霎时间里面阴风怒号,血浪滚滚,更有无数魔头蜂蛹而起。

  那金灯和庆云组成的云路顿时摇摇晃晃,上面的人俱都立足不稳。

  因血河能够吸摄人的精神气血,似他们这般道行,若是从河上飞过,不管是御剑和驾遁,都会被吸去元神,尸身下坠,与血河融为一体。

  燕云叟大声喝令弟子:“快守住九宫宝塔,镇压血河,万不能让它飞起来!”

  九大弟子同时口喷真炁,催动那座九层金塔不断旋转,里面的九件仙门至宝也同时放光,金光潮涌喷薄,将血河中断镇住。

  血河不断扭动,洪都三老都升空去攻击作乱的源头。

  一发禅师早已经到达对岸,他扬手放出接引佛光,化作一道金桥,大声做狮子吼:“天山派弟子听我号令,快快顺着我的佛光过河!”

  一言未毕,桥对岸也出现同样的一发禅师,亦放出金色的佛光化作金桥,厉声喝道:“莫要被妖魔蛊惑,前途太险,你们的道行不足以对抗,快快撤退回来!”

  先一个禅师怒道:“妖魔焉敢变作我的样子!”扬手祭起腕上十八枚佛珠,升空以后,每个佛珠里面都出现一尊金身罗汉往对面打去。

  后一个禅师也怒道:“妖魔焉敢以我的形象魅惑世人!”扬手祭起脖子上的一百零八颗佛珠,每个佛珠里面都飞出一尊龙神、夜叉、修罗等,亦都金光闪闪。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蜀山魔门正宗》的书友还喜欢